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四十八章 花癡不代表白癡   
  
第二百四十八章 花癡不代表白癡

林濤被拋出窗外後極力的睜大著眼睛,周圍的快速旋轉的景色映在他眼里只能看到一片漆黑,但憑著過人的直覺他還是勉強找到了應有的方位,接著他急忙縮緊身體,落地的同時他的雙手猛的一撐地,就像個人肉皮球一樣一路滾出老遠.

"操!"林濤七暈八素的砸在一個沙堆里,憋屈的從嘴里吐出一口黃沙,但還算幸運,他除了兩個胳膊肘有些火辣辣的感覺之外,身體其他零件都還算完好.

林濤晃晃暈乎的腦袋急忙從沙子里站了起來,發現遠處的法拉利也不知道翻了多少個跟頭之後,竟然四腳朝天的仰躺在一個沙丘旁,幾個黑轱轆還在兀自的轉動著,四下根本看不到艾米的影子,但林濤跑出幾步之後,總算在車窗里看見一雙大張著的美腿.

"艾米,你怎麼樣?艾米……"

林濤急急忙忙的跑過去想把艾米從車里拽出來,但是原本沒動靜的艾米突然"咯咯"一笑,竟然十分開心的從車里自己退了出來.

林濤愣愣的看著這個瘋子一般的尤物,艾米的發型已經亂到不成個樣子,身上的短裙也跑到了肚臍上方,而且她的額頭處還有著一塊擦傷,可艾米依舊一臉興奮的撲到林濤身上道:"刺不刺激親愛的?沒坐過這麼爽的過山車吧?"

"你腦子壞了是怎麼的?有你這樣玩的嗎?"林濤看到艾米沒事便沒好氣的搖搖頭,一屁股坐在了沙丘上,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煙點上,無奈的看著艾米道:"這下好了,十幾公里咱們得步行回去了,不過在此之前還是把你所謂的陰謀給我聽聽吧,要只是欺騙我的手段,我一點都不建議挖個坑把你埋在這里!"

"哦,寶貝,你別破壞氣氛好嗎?你沒看到我全身上下充滿了激動嗎?我想我們現在最應該做的事只有做……愛!"

艾米著就給了林濤一個火辣辣的電眼,然後她就像個頂級的芭蕾舞演員一樣,踩著柔軟的黃沙優雅的給林濤呈現著絕美的舞姿,但和芭蕾舞所不同的是,隨著艾米的輕輕舞動,她身上的衣服正在一件一件的減少.

黑色的短裙被纖細的手臂拋向空中,露出了艾米仿佛象牙一般的高聳胸部,她穿著一件蕾絲鏤空的黑色胸罩,通過那薄紗一般的蕾絲很輕易就能看見里面隱藏著的粉色櫻桃,艾米的皮膚相當的細膩,猶如綢緞一般光滑,沒有一絲贅肉的腹上誘人而又平坦……

艾米把雙手搭在自己的黑白相間的內褲上,輕輕拉下來一點卻不完全脫下來,林濤已經望到了那和她頭發顏色一樣的金黃色草叢,等艾米邁著貓步,臉上似笑非笑誘惑十足的走向他時,林濤的呼吸立馬難以抑制的粗重起來,他狠狠的吐出一口煙,道:"艾米,我們肯定……"

但林濤的話還沒完,艾米便帶著一陣香風撲了上來,他只感覺嘴里一甜,一條粉嫩的舌便鑽進了他的口腔,艾米整個人就像條蛇一樣跨在他的身上來回扭動,一雙手十分靈活的就鑽進了他的襯衣里盡的撫摸,之後她輕咬著林濤的下唇,雙眼直勾勾的望著他,吐氣如蘭的道:"寶貝,你為什麼還猶豫?難道我不美嗎?"

艾米的嘴里似乎有著一種醉人的芳香,聞到這種非常特別的味道後林濤立馬就開始暈乎起來,似乎連腦海里都有個人在呐喊,上啊,快把這個浪蕩的婊子按在沙子干啊,不干你絕對會後悔的!

林濤已經分不清那究竟是不是拉修爾的聲音了,他只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已經被**所填滿,他粗喘一聲,一下就握住了艾米的高峰,狠狠的在上面揉捏.

"啪"的一聲,艾米的胸罩在林濤的拉扯上徹底斷開,兩枚精致到極點的櫻桃立馬就展現在他的眼前,林濤眼神一陣恍惚,迫不及待的用嘴上前叼住……

"哦……"艾米輕吟一聲,高高的仰起了她的腦袋,緊緊的抱住林濤的脖子賣力的迎合著他的動作,很快,她就被林濤翻到在沙子里,艾米"咯咯"直笑,很自覺的就抬起了自己的屁股任林濤把她巧的內褲給拽去.

林濤赤著雙眼望著沙子里赤條條的美人魚,艾米極盡魅惑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毫無保留的為林濤展現著她極具異域風的優美體態,以及那堆經過精心修飾,呈倒三角的金黃色草叢.

似乎是嫌林濤脫衣的速度太慢,艾米直起腰主動的為他脫去衣衫,直到林濤和她一樣**相對時,艾米又是吃吃一笑,無比興奮的一口叼住了林濤的兄弟,抬著頭向他眨眨眼後,居然連手都不用,次次都是探到最低,極其熟練,極其賣力的為林濤服務著,林濤也舒爽至極的昂起了腦袋,覺得這洋妞似乎也是很有獨到之處的,就比如這深侯,一般的女人根本做不了.

"來吧,親愛的,快用你的大家伙來填滿我吧!"艾米帶著滿嘴的粘液,雙手壓在腦後優雅的倒在了沙地里,那雙誘人的長腿也跟著勾住了林濤粗腰,在上面來回摩擦著.

"呼~"林濤嘴里噴出一口火熱的氣息,仿佛整個人都要燒著了一般,赤的雙眼里全是艾米動人又性感的嬌軀,她的胸部明顯比曹媚還要大上不少,怪不得會被眼尖的曹媚稱為洋奶牛,因為她即便是躺著也有傲人的一團,剛剛才親手試過手感的林濤知道,那絕對不是充了矽膠的假貨,完全貨真價實.

面對如此極品的美人是沒有一個正常男人可以忍受得了的,林濤自然也不例外,他的腦海里也不斷在回響著那個惡魔般的聲音,上吧,上吧,她就是個浪蕩的婊子而已!

"嗯……"

隨著林濤的挺刺,艾米的鼻子里發出一聲既興奮又滿足的呻吟,她的雙腿很快就盤在了林濤的腰間,雙臂也抱住了林濤的脖子,就像條靈活的八爪魚一樣整個纏住了林濤,而她長長的粉舌更是伸出嘴來,輕輕的在林濤的耳洞里來會攪動,並且不斷哼著讓男人熱血沸騰的低吟.

男女間最原始的沖動爆發了,無關乎感或者愛,只有男與女最本能最**的激!

林濤粗壯的身子狠狠的把艾米釘在沙地里,而艾米看似柔弱的身體似乎也極具忍耐力,任憑林濤如何沖撞聳動她都能照單全收,嘴里還發出一浪高過一浪的**聲,顯得無比的興奮!

突然,艾米纏在林濤腰上的雙腿陡然伸到筆直,十根塗著猩指甲油的精致腳趾,也以十分奇異的角度在極力彎曲著,連她的指甲也開始深深的陷入林濤的後背,艾米渾身劇烈的發著抖,高昂的腦袋難以克制的在沙堆里來回鑽動,她似乎已經陷入了一種十分癲狂的狀態,雙眼上翻,嘴巴大張,喉嚨深處不斷發出類似被人卡住的嘶啞聲.

艾米渾身越抖越厲害,就像在打擺子一樣,她似乎很想把林濤拉進她的身體里,又很想把他推開,糾結中的艾米不斷扭動著各種古怪的動作.

終于,在這種抖動頻率達到最巔峰的時候,艾米的身體猛的一頓,就像被人突然拔掉了身體里的電池一般,渾身無比僵硬,慢慢的,她的雙手雙腳開始從林濤的身上耷拉下來,軟軟的摔在沙地里,再也不動,像極了一條被人蒸熟的死魚,翻著兩只大大的白眼.

但是同樣處在癲狂中的林濤卻不管不顧的還在肆虐,幾分鍾之後,原本就像死掉的艾米突然深吸了一口氣,猛地彈起來的樣子就像被人用心肺複蘇救醒了一般,片刻後她媚笑一聲,伸出長長的舌頭就舔去了林濤滑落在下巴上的汗水,然後一邊被動的被人頂動著,一邊滿足的道:"哦,寶貝,我真愛死你了,你竟然能讓我得到巔峰,我多久都沒嘗過這種刺激的滋味了,你真是我的最愛呀!哦,不過……你知不知道我們家族對于摯愛都是怎麼處理的嗎?呵呵,對不起,請別分神,瞧,你也快來了,等你出來的一刹那我一定會用行動告訴你的!"

"吼~"林濤突然間一聲低吼,額頭上的青筋畢露,死死的按著艾米嬌的身體就像想要把她刺穿一樣,接著,林濤的身體也開始不斷顫抖,一種無比舒爽的感覺幾乎要讓他的靈魂也飛出去一樣,但就在這時,正在浪/叫的艾米臉上卻浮現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眨眼間,她香氣逼人的檀口里竟然伸出了兩顆十分尖銳的虎牙,那兩顆虎牙閃著寒光,艾米一勾頭,毫不猶豫的向著林濤頸上鼓起的大動脈猛地刺去.

"嗯……"林濤的雙眼突然大張,脖子上的刺痛片刻間就讓他清醒過來,而體內的血液源源不斷的向艾米的嘴里流去,讓他瞬間就明白了,這個看上去騷媚動人的狂野尤物竟然是個吸血鬼,而自己之所以會這麼癲狂的上去占有她,也僅僅是因為血族天生具有的催手段才讓他迷失.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血族刺穿人類皮膚的一霎那,嘴里就會釋放出一種讓人難以抵擋的催素,這種催素不但很容易讓人爬上巔峰,也同時讓人使不出半點力氣任憑她們擺布.

艾米死死的纏在林濤身上盡的吮吸著他身體里的血液,似乎林濤的血具有極為特殊的味道,艾米的眼中露出又是驚喜又是興奮的神色,可等林濤下身那一股股精華抑制不住的繼續向她噴湧過來時,艾米竟然又從鼻子里呻吟了出來,兩條美腿劇烈的一抖,就像被開水燙了一下一般,這**竟然在吸血時再一次攀上了巔峰.

林濤的雙眼眼看著灰敗下去,彈性十足的皮膚也開始急速干癟,但艾米卻似乎沒有像要他命的意思,幾分鍾之後便心滿意足的把林濤從她身上推開,舔著嘴角鮮的血液,她很是興奮的望著地上的虛弱的林濤道:"哈~我就知道收尸人的血液非同凡響,簡直比處女的血液還要美味上十倍,讓我覺得我這麼多年吸的血簡直都是垃圾!呵呵,親愛的,我不會讓你死的,你可是第一個讓我連續兩次得到巔峰的人類呢,不僅你的血液,連你的身體都那麼的讓我迷戀呢,我已經把你變為了我的奴仆,我會在你的精力被我抽干之前,慢慢享用你的!現在嘛……快起來給我舔乾淨這里,我這里面可全是你射進來的髒東西呢!"

林濤軟軟的倒在地上,眼神陰寒的看著無比得意的艾米,他的容貌似乎一瞬間就蒼老了十幾歲,原本滿頭的黑發都幾乎蒼白了一半,但是艾米卻似乎越來越水靈了,那綢緞般的嫩膚幾乎和嬰兒差不多了,林濤知道,那是她吸了自己體內精華的緣故.

"哦,我忘了你已經沒力了呢,那我就自己來吧!"艾米不屑的一笑,蹲到林濤身旁一把拎起他的頭發,居高臨下的冷笑著道:"你不是很傲嗎?我倒貼你你都不願意,現在你還不是得像條狗一樣給我添?呵呵~你可能不知道吧,妮可那個婊子是我姐姐,關于你的資料可是她告訴我的呢,但她怎麼的?讓我離你遠點,你很危險!哈,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個笑話,來吧,我的狗,快給你主人清理乾淨!"

"……婊子,還從來沒有人敢讓我叫他主人的,你算什麼狗東西?"

就在艾米滿臉得意的把林濤往自己腿間按去時,林濤卻猛的伸出了一支手卡住了她的脖子,艾米驚叫一聲就想後退,但林濤就好像已經完全恢複過來一般,不但手上的力氣巨大,而且就像個精鋼打造的鐵箍一樣,牢牢的箍住艾米的脖子,任她如何掙紮就是無法掙脫.

艾米已經被林濤卡著脖子從地上舉了起來,林濤正一臉玩味的歪著腦袋打量著她的全身,咂咂嘴道:"好棒的一個吸血鬼啊,身材曼妙,奶/子還大,臉蛋也是數一數二的,還具有隱藏氣息的天賦,難怪林濤一直看不出你是個血族了,不錯,非常不錯,居然敢跟老子玩潛伏這一套!"

"你……你怎麼?我明明……"

艾米臉色憋的蒼白,一雙腳不斷在空中亂蹬,但是林濤的力量明顯遠遠超過她,她此時就像個無助的女孩一般,滿臉驚恐,徒勞的和林濤掰著腕子,表漸漸的從驚恐變為了哀求.

"哦?明明什麼?明明你已經把我咬成你的奴仆了,為什麼我還能還手是吧?切~你才幾歲,你看你褲襠里的金毛都沒長齊,就學你家大人出來咬人了?"

林濤不屑的一笑,突然怒吼一聲,連額頭的青筋都暴了出來,接著,只見他脖子上被艾米咬出的兩個血洞不但快速愈合著,就連兩道黑色的血液也給他擠了出來,順著他的脖子飛快的往下流淌,直到流出來的全是色鮮血後,林濤的傷口才徹底愈合.

聞著那腥臭的味道,艾米立刻絕望起來,因為那正是她給林濤注入的毒素,一種可以控制他,讓他為奴為婢的毒素,但現在居然給他原原本本的擠了出來.

"嘿嘿~怕了吧?我可不僅僅是床上功夫厲害,對付你們這些蝙蝠可也是很有一手的哦!婊子,給我顯出原形來吧!"

林濤突然一聲低吼,一掌拍在艾米的腦袋上,艾米慘叫一聲,背後立刻"啪"的一聲就蹦出來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翅膀無力的在她背後揮動著,那蝙蝠一樣的形狀正是艾米血族的原形.

隨即,艾米被林濤像垃圾一樣扔在了地上,艾米卻滿臉絕望的看著林濤,驚慌失措的捂著腦袋叫喊道:"哦,不,你對我做了什麼?你怎麼能打裂我腦袋里的血核,你不能這樣做,那樣會讓我死掉的!"

"老子沒一掌打死你就算不錯了,讓你敢吸老子的血!"林濤一腳踩在艾米的腹上,似乎憐香惜玉對他來完全就是個狗屁,艾米嬌美的身體立刻被他踩成了一個蝦米狀,艾米滿臉痛苦的抱著林濤的腿苦苦哀求道:"對不起親愛的,是我錯了,求求你別這樣對我好不好,我是你的人不是嗎,你讓我怎麼做都行,就是別傷害我好嗎?"

"現在想起老子是你人啦?呸~"林濤一口吐沫就吐在艾米高聳的鼻梁上,他冷笑著道:"少跟老子裝可憐,老子的人多了去了,親手殺的也不在少數,你最多算我一個炮友罷了,我真不知道你到底長了一個怎樣的豬腦子,妮可那**都警告你離我遠點了,你卻還敢送上門,這是你自己找死!"

林濤著,眉間的煞氣就是一閃,彎下腰"喀拉"一聲就擰斷了艾米抱在自己腿上的右胳膊,艾米淒厲的一聲慘叫,森森的斷骨都從她細嫩的皮膚里戳了出來,從未受過如此重傷的艾米立刻就被嚇破了膽,無比驚恐的喊道:"不,求求你,求求你別傷害我,我,我願認你為主,求求你千萬別殺我……"

上篇:第二百四十七章 午夜狂飆    下篇:第二百四十九章 認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