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七十二章 山谷激戰(中)四更   
  
第二百七十二章 山谷激戰(中)四更

"換崗了,換崗了,張老屁你們快下去吧,那些洋妞撅著屁股等你們呢……"

就在林濤眼中殺機一閃的時候,反面的坡下突然傳來一個男人大聲嚷嚷的聲音,林濤和羅榕的眼神一對,迅速捂住暗哨的嘴退到了大石頭後面,並用匕首頂在他的腰眼上,在他耳邊低聲道:"跟他們你們在撒尿,有好東西給他們看!"

"咦?老張你們人呢?死哪去了?"兩個挎著步槍的男人大步的走了上來,看他們滿臉舒爽的樣子估計剛才狠狠的快活了一番.

"我……我們在撒尿呢!你們快過來,有好東西給你們看!"

暗哨的聲音從大石頭後面傳來,雖然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但兩個剛上來的漢子壓根就沒在意,反而哈哈大笑著道:"哈哈!你們兩個老家伙不會在搞基吧……呃……"

嬉笑的聲音戛然而止,走在前面的漢子剛轉過大石頭就感到自己的脖子突然一涼,"哧哧"的漏氣聲音告訴他那是自己的氣管在往外噴血,接著,大量的鮮血就把他的氣管瞬間堵滿,一股可怕的窒息感飛快的襲滿了他的全身,他抱著脖子無比驚恐的看著面前那個面容森冷的男人,被捂住嘴的老錢正被他架在身前,漢子的嘴巴空洞的張了張,卻連給身後的同伴提個醒的聲音都發不出來.

就在這時,瀕臨死亡的漢子卻又聽到身後的同伴居然也是一聲痛苦的悶哼,他用盡全身最後一點力氣扭頭去看,只見自己的同伴早已倒在地上,而一個滿臉殺氣的漂亮女人正跪在他的胸口,一只怎麼看都不像能夠殺人的嫩手正死死的捂住他的嘴,一把黝黑的匕首正插在他脖子上,直沒入柄!

"喀喇……"

兩個剛上來的漢子雙雙斃命後,林濤也隨手扭斷了那個暗哨的脖子,笑著對剛剛起身的羅榕挑了挑眉頭,贊歎的道:"了不起,瞬殺兩人,身手果然不是蓋的!"

"哼哼~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羅榕得意的把占滿鮮血的匕首在尸體上擦了擦,她剛才一刀掠過一人的脖子,又閃電般解決後面一個人,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兩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就被羅榕一人輕松解決了,就連林濤也覺得就算是自己出手也不過就這樣了.

順著山腰繞到山後,林濤和羅榕蛇形而下,很快就趴在了一個土坡後面,林濤舉著望遠鏡觀察了一會,然後伏低身子,靠在羅榕的身邊輕聲道:"暗哨沒撒謊,下面是一個盆形的山坳,五個火堆,每個火堆都圍著十幾個人,那些被他們綁來的人都捆在大貨車旁邊!"

"那我們怎麼辦?我們兩個可沒法殺那麼多人啊!"羅榕蹙起了眉頭,兩杆槍對七十幾杆槍,誰輸誰贏只要不是弱智都會算這筆帳.

"我們從步戰車上下手!"林濤有抬起頭看了一下停在最角落里的那輛六輪92式步戰車,然後回頭對羅榕道:"我吸引他們的火力,你繞到後面去操縱步戰車,只要你上了步戰車再來一倍的人都不是問題!"

"不行!"羅榕一臉正色的看著林濤,道:"那樣你就太危險了,你去操縱步戰車,我來吸引火力!"

"別犟!"林濤蹙著眉頭瞪了她一眼,厲聲道:"你再厲害終歸是個女人,現在不是你逞能的時候,再不聽話我打你屁股!"

"你……"羅榕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屁股,竟然有些委屈的撅撅嘴,本還想再爭辯上兩句的話到了嘴邊終究沒敢吐出來,猶豫了一下,她關心的道:"那你自己心一點,千萬別有事啊!"

"呵呵~你們正規軍我都不怕,還能怕了這群土匪?"林濤很自信的笑了起來,但看著羅榕關切的眼神,他卻只好點點頭,道:"我會注意點的,不過你也要心,你可是深入敵後!"

"深入敵後不正是我們特種兵該干的嘛!"羅榕臉上的自信一點都不比林濤的少,檢查了一下槍械後,她給了林濤一個堅定的眼神,拎著自己的步槍,貓著腰往步戰車那里繞去.

山坳里燃著一堆堆的篝火,一群凶神惡煞般的漢子圍坐在火堆旁大聲的調笑,手里撕咬著的進口食物是他們今天剛剛獲得的戰利品,而堵在山坳入口處的幾輛大貨車旁,一群蓬頭垢面的男女像豬玀一樣被捆在一起,兩個端著步槍的漢子就坐在他們的面前,誰要是敢稍有異動他們便會立刻抬槍射擊.

這群被捆在一起的男女大約有三十多人,絕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人,因為抓人的重點就是她們,就算有七八個老外男人混在其中也是鼻青臉腫的,而這里的女人已經基本上都被手持槍械的漢子們糟蹋過了,除了那幾個實在丑到不行的,年輕漂亮的女人各個都是面如死灰的歪坐在地上,衣衫無比凌亂.

這時候,一個滿頭金色短發的女人腰間插著槍,只穿了一件軍綠色的背心緩緩向人質這里走來,盡管她的頭發是金色的,但她明顯不是歐洲人,一張精致的亞洲女性面孔,卻被一道從嘴角一直拖到耳根後面的傷疤給破壞了美感.

"隊副好!

看到無時無刻不滿臉煞氣的金發女人走來,一個坐在木箱上的看守趕緊跳了起來,滿臉諂媚的對女人道:"您來巡查呀,放心,有我和王在這保證這些奴隸一個都逃不了!"

"逃不了最好,逃一個就下你們一條胳膊,逃兩個你們這腦袋也就別要了!"女人絲毫不買賬,反而冷冷的看了那守衛一眼,守衛似乎知道這女人的厲害,立刻誠惶誠恐的點頭哈腰的道:"不會,絕不會的,我到現在連哈欠都沒打一個呢,他們到時可都是咱們的口糧,少一個那我們自己可不就得餓肚子啦!"

女人沒有話,只是緊了緊自己腰間的手槍,三把造型不同但都十分鋒利的匕首分別插在她的腰後,胯部和軍靴上,她緩緩的走到一群人質面前,掃了這些滿是驚恐的人們一眼,似乎很滿意這些人的反應,然後眯著眼睛指著其中兩個外國女人,道:"你,還有你,跟我來!"

兩個外國女人滿臉恐懼的對視一眼,卻不敢不從對方的話,從她們身上血淋淋的傷口來看,肯定也是不聽話被男人們教訓過了,所以很快她們就滿臉苦楚的從地上站起來,本能的理了理自己身上已經像破布條一樣的衣服,跟著金發女人緩緩向一輛越野車邊走去.

"嘿嘿~陳哥,這女羅刹又出什麼幺蛾子啊?"一個年輕的伙子抱著步槍,賊眉鼠眼的靠上來,低聲道:"她一個女人叫兩個妞去車上搞什麼?她不會也好那口,跟她們玩'磨盤子’吧?"

"不是'磨盤子’,而是'舔盤子’!"年紀大一點的守衛點起一顆煙,一臉神秘兮兮的道:"告訴你,這女羅刹變態的很,以前也不知道是不是給男人玩多了,她特別喜歡折磨人,尤其是女人,手段比咱們男人還狂野呢,昨晚和牛隊一起喝酒的時候他就告訴我,女羅刹從來不用水洗腳,全是讓人幫她舔乾淨的,連上完廁所都是呢,你變不變態?"

"嘿!"年輕人一臉驚奇的抓抓腦袋,望著遠處的越野車果然看到女羅刹的軍靴已經扔到了車外,他滿臉浮笑的道:"還真是啊,你不我還沒想起來呢,她剛才從石頭後面轉出來,應該是才方便完吧,我靠!這口味可真夠重的啊,咱們牛隊怎麼就對這種女人有興趣呢?還弄到身邊做副隊長,真把我們給害慘了!"

"你知道個屁啊!這是上面給安排的!"中年看守不屑的看著年輕人,一臉得瑟的用手往上指了指,接著道:"你當牛隊吃飽了撐的,弄這麼個變態到身邊來,你又不是沒看到她臉上那疤有多滲人呐,多看兩眼我感覺都要陽/痿,這都是上面的大老板安排下來的,據是十分欣賞女羅刹的狠勁,才讓牛隊多帶帶她的,大家伙都猜測呢,這女人再干一段時間的副隊長,肯定就要升官了,自己單獨領一只大隊呢!"

"靠,我就猜她有來路嘛!不怪牛隊每次操她的時候還要找個沒人的地,原來是怕這妞跟他翻臉啊!"年輕人一臉大驚怪的道.

"哼哼~你知道就好!"中年守衛得意的笑了笑,然後眼神掃向那群人質,拍拍年輕人的肩膀道:"你先看著點啊,我看那個少婦還挺乾淨的,我再上去弄一次,弄完正好換崗睡覺!"

著,中年守衛滿臉狠色的走到坐在地上的人群前,指著其中一個還在哭哭啼啼的少婦,道:"你出來,再給老子弄一下!"

蓬頭亂發,衣不蔽體的少婦一呆,秀氣文靜的臉上立刻露出十分驚恐的神色,捂著自己身上兩處重要部位,懼怕的搖著腦袋哭道:"求求你們別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們了……"

"老子數一二三,你再不出來,老子一槍崩了你信不信?"守衛立刻不耐煩的掏出自己腰間的手槍,先前因為不聽話,牛隊直接殺了兩個女老外立威,又當著她們所有人質的面,還讓手下把兩具女尸剁碎了扔進湯鍋里煮了,所以守衛一掏槍,少婦立刻嚇得魂不附體,只好哭哭啼啼的站起來,也不用守衛,她一瘸一拐的就往大貨車的後面走去.

色的大貨車後放著七八個面粉袋鋪在地上,少婦似乎十分明白將要發生什麼,淒淒慘慘的走到面粉袋上坐下,她的身上只有一件沒了扣子的白色襯衣,下身的完全就是光著的,看守衛一臉浮笑的走上來,她絕望的躺倒在面粉袋上,並且十分自覺的打開襯衣張開自己的雙腿.

少婦明白無謂的反抗只能招來更暴躁的虐待,無比淒苦的臉上布滿了無助的淚水,等守衛迫不及待撲上來粗魯的進入她的身體時,少婦只能痛苦的閉上雙眼,把玲瓏的拳頭塞進自己嘴里,死也不叫出那會讓她羞憤欲死的呻吟聲.

守衛黑粗的屁股在少婦白嫩嫩的身子上橫沖直撞,一黑一白,一粗一嫩,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比,守衛就像頭禽獸一般用著自己最大的力量狠狠的沖撞著少婦,纖瘦的少婦被撞的七零八落,無助的就像葉在大海中苦苦掙紮的舟,卻只能一下一下默默承受著巨浪的拍擊,連哭都不敢哭出來.

守衛的脖子越來越,神也越來越暴虐,他突然不管不顧,狠狠一口咬在少婦胸前的褐色/核桃上,少婦終于忍不住,即使嘴里塞著拳頭她也大聲痛叫出來,但就在她以為自己的胸口的/核桃要被咬掉了的時候,守衛卻突然松開口渾身猛的一抖,肌肉繃的比石頭還要緊.

以為是守衛終于爆發了,但那股讓她恨不得死去的激射感卻遲遲都沒來到,少婦疑惑的睜開眼,卻見壓在身上的守衛正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死死盯著她,而一柄閃著寒光的刀尖也從他的喉結上突破出來,帶著大量溫熱的鮮血滴落在少婦的肚臍上.

少婦下意識的就想尖叫,但檀口卻被人及時捂住,鼻腔里傳來的不是那種男人肮臭的汗水味,而是一股淡淡的幽香味,聞到這股幽香少婦差點蹦出胸膛的心髒居然出奇的安靜了下來,只是呆呆的望著捂住她嘴的那個女人,有幾分疑惑,更有幾分女人間的羨慕.

"噓……別叫,我是來救你們的!"羅榕看著躺在面粉包上的少婦,掀開了倒在她身上的尸體,等她的眼神平靜下來並點了點頭,羅榕放開按在她嘴上的手,輕聲道:"你別怕,我是部隊的人,是來救你們的,不過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你能幫我把車後面那個守衛誘到這里來嗎?"

少婦猶豫了一會,從粉包上痛苦的爬了起來,又考慮一下之後,她點點頭弱弱的道:"我……我試試看!"

"嗯!你只要讓他走到車頭這里來就行了,剩下的交給我!"羅榕欣喜的看著少婦,給了她一個鼓勵的眼神後,然後她就如鬼魅一般悄然滑到了大貨的車身底下,一眨眼就看不見了.

"大……大哥!"

少婦一絲不掛的站在車頭旁,渾身青一塊紫一塊,怯生生的對坐在箱子上的年輕守衛喊了一聲.

"哎?搞什麼?老陳呢?"年輕守衛一臉疑惑的回頭看向少婦,有些莫名其妙.

"他……他做了一半突然抽筋了,你快來看看他吧!"少婦低著腦袋指了指貨車後面.

"哈哈~這家伙不會是馬上風了吧?叫他一晚上弄四次,看把他能的!"年輕人一臉幸災樂禍的從木箱上跳起來,從少婦身邊跑過時還側著頭在她胸上掐了一把,並威脅道:"老陳要是被你這**榨干了,你就等著被剝皮熬湯吧!"

年輕人笑嘿嘿的轉過車頭,一眼就看到直挺挺趴在地上的老陳,他剛想上去取笑一番,但從左腳的腳踝突然傳來的一陣鑽心巨痛,讓他身子一歪就往地上倒去,可還沒等他慘叫出來,一柄布滿鮮血的匕首卻狠狠的紮進了他的後頸里.

年輕守衛渾身電擊一般的趴在地上抽搐,嗓子里發出猶如漱口一般的"咕嚕咕嚕"聲,但沒幾秒就徹底不動了,居然致死都沒發現偷襲他的人.

這時就看羅榕身形一閃就從貨車底下鑽了出來,把匕首上的血跡在尸體的衣服上擦干,她十分滿意的對少婦道:"干的不錯!不過我還需要你幫個忙!"

"什……什麼忙?"少婦一臉怯懦的問道.

"那個……為了不讓別人起疑心,你得學男女上床的那種叫聲……"羅榕雙手比劃了一下,又有些不確定的道:"呃……上床的時候是要叫的吧?我聽別人是這麼告訴我的!"

"沒……沒人在我上面,我叫不出來!"少婦的臉一下子就徹底了,她要不是結了婚,估計純度也和羅榕差不多.

"非要上面有人嗎?"羅榕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剛剛目睹了一場激大戲,才讓她隱約明白點男女間的私密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她只好揮揮手道:"那算了吧,你老實呆在這,鑽到車襠下面躲起來,記住,千萬別亂跑啊,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

"嗯!"少婦老老實實的點點頭,完就撅著屁股鑽進了貨車的車廂下面,並從輪胎後伸出一個可憐巴巴的腦袋看著她.

羅榕此時深吸了一口氣,靠在貨車的輪胎後面往山坳中查看了一下,步戰車就停在中間靠山壁的地方,但要想接近步戰車就必須越過一塊捆綁人質的空地,以及一長溜的越野車,所以她才會讓少婦把那個年輕的看守誘過來.

羅榕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發現和林濤約定的時間只有兩分鍾了,她從大腿上的槍套里飛快的抽出自己的手槍,抽出彈夾查看了一下,確定子彈數量無誤後,她在心里默數著時間,等待林濤槍響的那一刻.

上篇:第兩百七十一章 山谷激戰(上)    下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山谷激戰(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