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七十九章 回城   
  
第二百七十九章 回城

心里有事的時候,總覺得天色會黑的比較慢,林濤現在就是這種感覺,他撐著下巴出神的望著超市外面黑漆漆的夜色,腦子里也不知在想什麼,而不遠處張旭和領隊老吳一幫人,正鼻青臉腫的撅著屁股生火做飯,他們這臉自然是被林濤借口教導格斗術給揍的,奈何他們五個聯手也打不過一個林濤,只能苦逼的吞下"偷窺後遺症"這枚自釀的苦果!

羅榕自從甩了林濤一個大嘴巴之後,人就消失不見了,直到快開飯的時候她才從和林濤相處過的倉庫里走了出來,林濤一見到她立刻露出一臉的討好相,搓著手似乎想上去搭訕,但羅榕卻鳥都不鳥他,冷著一張臉完全把他當成了二傻子!

"嗯哼!蓮蓮,你過來我有點事找你!"羅榕環視了眾人一圈,淡淡的對劉蓮蓮招了招手.

"哦!"劉蓮蓮不明所以的從地上站起來,跟著羅榕走到了一個所有人都看不見的角落,她奇怪的歪歪腦袋,問道:"羅姐,你找我有什麼事啊?"

"你別叫我羅姐了,直接叫我羅榕或者榕榕都行!"羅榕走到一張桌子旁轉身看著劉蓮蓮,猶豫了一下道:"嗯,是這樣的,因為你是過來人,對男女方面的事比較了解,所以……我就有些事想請教你一下!"

"啊?"劉蓮蓮意外的眨眨眼,然後有些難堪的低下腦袋聲道:"榕榕,你……你那天看到我那樣也知道我都是被脅迫的,其實我並不是什麼隨便的女人,之前也就和我老公一個男人有過關系的,有些東西我也不是很懂!"

"你別亂想,我沒把你想成那樣,我就是想問你一些最基本的東西!"羅榕笑著拍了拍劉蓮蓮的肩膀,接著臉色緋的道:"那個……你在那個的時候會不會尿……尿床啊?"

"啊?"

劉蓮蓮又傻了,納悶的道:"不會啊?這怎麼可能呢!"

"可是我……"羅榕的臉蛋徹底成了兩個大蘋果,吱吱唔唔的半天也不出句整話來了,而劉蓮蓮畢竟是過來人,房事上面自然要比她懂得許多,便心翼翼的問道:"榕榕,你是不是和林爺發生關系啦?哦!你放心,我嘴很嚴的,這件事我絕不會亂的!"

"也不是啦,是……是他強暴我的!"羅榕突然丟出一個重磅炸彈,炸的劉蓮蓮腦袋暈暈乎乎的,好半天才止住強烈的心跳,難以置信的問道:"不會吧?林爺看著不像那種人啊!"

"哼!你以為他是什麼好東西?一樣是個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羅榕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可見到劉蓮蓮的神色怪異到了極點,她的俏臉又暈起來,蚊子一般哼哼道:"我…我反抗了,但是我沒他力氣大,那個壞蛋就……不過,他那個東西沒進來,就用……用手了,可是我…我…我居然尿褲子了……"

"啊?"劉蓮蓮被羅榕一個接一個的炸彈,炸的腦袋嗡嗡亂響,直到最後才從羅榕嘴里顛三倒四的了解了整個事的來龍去脈,接著她便開心的笑了起來,打趣道:"放心,榕榕,你那是特殊體質,不是什麼毛病,好多男人就喜歡你這樣的,我以前有個姐妹只比你稍微好一點,他老公為這個都愛死她了,你根本不用擔心的!"

"可還是好丟人啊,他一碰我我就尿褲子,這叫什麼事啊?"羅榕死死的咬住下唇,一張俏臉幾乎快的要滴出血來,但眼神卻惡狠狠的瞪向了不遠處談笑風生的林濤,看那表似乎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了才好!

正在和眾人聊天的林濤,突然看到羅榕滿臉寒光四射的盯住了自己,他下意識的一縮脖子,有種晚上要被人摸被窩切掉雞/雞的不祥預感,他趕緊轉過身去假裝沒看見,一本正經的對張旭道:"那個……張旭啊,真的……哎?我剛才到哪了?"

"大家伙都跟我想轉跟你呢,覺得跟你比跟李強更有前途!"張旭靠在玻璃幕牆上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林濤,道:"然後你就突然那個…真的,就卡住了!"

"哦!"林濤一臉恍悟的點點頭,覺得還是羅榕那個眼神太具殺氣了,嚇得他連話都忘了,他趕緊抽了口煙定了定心神,接著道:"我以前就和你過,我又不是黑社會,也不搞什麼幫派社團,他們跟著我毫無意義,難道都去種地嗎?而且我要是這麼做了,無論是李強還是羅玉蝶那我都交代不過去,我和他們都是朋友,不能這樣挖人家的牆角!"

"可林爺……"一旁盤坐子在地上隊長老吳一臉焦急的道:"實在的,我也是強哥的老兄弟了,他和羅姐一直都對我十分不錯,但是強哥現在的狀況你也知道了,醫生他有沒有命活下去都兩,就算我們這些兄弟都齊心協力,但無論羅姐還是彪哥,他們都撐不起這個家的,影城和我們以前那個聚集地不一樣,到處都是人吃人,我們也都有家,也要為他們考慮,不是我們忘恩負義,實在是再這樣誰都看不到一點希望了!"

"是啊,林爺,大家伙跟著你才覺得有活下去的希望,就算你們叫我們種地我們都願意,至少我心里是願意種地的,只要種地能養活一大家子人誰希望沒事出去和活尸拼命啊,林爺,你就讓我們跟了你吧!"又一個漢子大聲道,這幾乎引起了在場所有漢子的共鳴.

"唉~老吳你們的意思我都明白,但你也要為我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吧!我要是帶走了你們,那人家會怎麼看我林濤?"林濤蹙著眉一臉為難的看著圍在身前的眾漢子,重重的歎了口氣後道:"而且李強既然是你們的老大,你們就更應該在他落難的時候留在他身邊了,也不枉他以前對你們的義!"

"林爺,強哥對我們好我們都明白的!"老吳看著林濤,突然拍拍胸脯道:"我吳大彤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發誓,只要強哥一天不死,我就會一直從我自己的口糧里拿出一份供養他家老,就算強哥以後真有個三長兩短,羅姐的吃喝都包在我身上了!"

"對,也算我一份,強哥對我們那麼好,我們也不能做白眼狼!"又一個漢子站出來,把自己的胸口拍的咚咚響,接著,就是一連串的反應,從李強那里出來的漢子沒有一個不是如此表態的.

"林爺,你就答應我們吧,我們知道你有大本事,我們不求能成為你的左膀右臂,但是鞍前馬後的出出力跑跑腿,需要炮灰拼命的時候我們保證不會惜命的!"老吳一臉真摯的看著林濤,和他的一樣,李強眼下生死未卜,就算拿著這批林濤弄來的物資,光靠羅玉蝶和李彪根本還是成不了什麼大事.

"你們別再了,這件事我林濤干不出來,不過你們以後誰要是有事都可以來找我,我林濤決不會個不字!"林濤一擺手,態度十分的堅決,而眾漢子看林濤的態度如此決絕,也只好閉口不好再什麼.

"嘿嘿,林哥,我和那李強不認識,你看看是不是可以收下我啊?"這時候就看老外馬克搓著手蹲過來了,笑嘻嘻的道:"殺人打仗雖然我不精通,但也算是不錯的,而且我家里本生就有農場,種地養牲口什麼的我也會的,哦,我還可以宣示跟你效忠,就像騎士跟古代君王那樣的效忠,你收下我保證不虧本的!"

"嘿~"張旭看著馬克笑了,指著他道:"林哥,這子還不錯,那天我們被襲擊的時候,老外中就他撿了一把槍跟著我們還擊了,打沒打死人我沒注意,不過重頭至尾都算勇氣可嘉!"

"打死了,打死了,我打死兩個還傷了一個呢!"馬克立刻舉著手猛點頭,一臉急于表現的樣子.

"我又不組織軍隊打仗,你急個什麼?"林濤也笑了起來,想了想後道:"你要是真懂養殖方面的知識還真是我需要的,這樣吧,你到我那試用一個月,那窩雞就歸你養了,要是養的好的話,你以後就跟著我干吧,要是給發現你在吹牛,你就趁早卷包袱滾蛋!"

"哈,太棒了!"馬克興奮的一拍手,急忙道:"BOSS,我告訴你,我從就是在農場長大的,從養雞到養豬還有放馬我都會的,保證不吹牛,連雞都不吹!"

"哈哈,那你一定吹簫了!"張旭指著馬克色眯眯的一笑,弄的所有漢子也都跟著哈哈大笑.

……

長長的車隊從灰蒙蒙的天際駛來,聲勢浩大的樣子像極了末日前才有的物流車隊,一個守在城門洞里守衛手搭涼棚,疑惑的跟身邊幾個同伴道:"喂喂,你們看那是誰家的車隊啊?怎麼那麼多車呢?天呐,四五十輛車得有了吧?"

"嗯?"一個正滿腹心事的壯碩漢子聞也向著遠處眺望,望了一會也沒看出個端倪,便道:"快,叫兄弟們都准備起來,障礙都擺好,這些車都面生的很,弄不好不是咱們影城的!"

"可姚隊,運送尸體的板車隊正要出去呢,堵在這里可就臭死了!"一個年輕的守衛滿臉苦惱的從後面跑上來,而就在他們的不遠處,三四輛滿載著尸體的板車正排著隊准備出城,那惡臭的味道隔著老遠就能聞到.

"靠,讓他們到里面再等等,貧民區哪天不死上幾個人啊?還能急這一會?去,讓他們都到里面等著去,臭死我了!"姚隊長不耐煩的擺擺手,眼見著長長的車隊越駛越近,他趕緊一拉槍栓,如臨大敵一般帶著五六個人迎了上去.

"姚隊長,還是那麼敬業啊,又親自來接我們啊!"領頭的獵豹剛開到近前,一個帶著墨鏡的帥氣男子就從車里探出了腦袋,話間更是大方的甩來一整條玉溪香煙.

"哈,原來是林爺啊!"姚隊長先是一愣,等看清林濤的相貌之後他立刻欣喜的跑上來道:"林爺,您這次是在哪又發了一大筆啊?這麼多東西,該不會是端了哪家大超市吧?"

"好眼力啊,還真是端了一個大超市!"林濤的心也格外的好,笑呵呵的對姚隊長點點頭,不過他有點盼家心切,扔了一支散煙給姚隊長道:"不和你聊了,十來天沒回來了,有點想家了,有空到我那坐坐去啊!"

"哎,好嘞!兄弟們,快把障礙都挪開啊,林爺這里有賞!"姚隊長天天守在城門也是個極為活泛的角色,手里的一條煙他根本不獨吞,一人一包就散給了手下幾個親近的兄弟.

長長的車隊直直的駛入了城門洞里,而後面那些貨車里,一個個蓬頭亂發的老外們都好奇的把腦袋伸到車窗外面,看著那堅實的青磚城牆,他們又一次感歎起華夏古國的神秘浩瀚來.

還好城牆里的停車場足夠大,才讓林濤他們這一長溜四十多輛車全都能停的下,而且他們現在來這里也算輕車熟路了,張旭跳下車對登記室里喊了一嗓子,自有里面幾個任勞任怨的女孩跑出來給他們進行登記檢查.

而眾漢子們現在口袋鼓了,腰杆自然也就挺直了,誰都選擇了用測紙做檢測立刻進城的方法,不過就算立刻可以進城,他們這幫人一共兩百多號,一個一個來也至少得花上一兩個時,而且還有四十多車的貨物等著下呢!

四十多車的貨肯定不少,光靠漢子們和女人下至少得下到天黑才行,所以姚隊長用對講機喊了一聲,那些城里的苦力們立刻聞風而動,一下就沖過來四五百號人,通通圍著林濤他們求點活干,林濤索性也當賑濟災民了,以每人兩斤米的價格把搬運的活都交給了他們.

"林爺!是林爺吧!"就在林濤第一個接受完檢查在和羅榕聊天時,一個穿著白裙的女孩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一看到林濤她立刻激動的大叫:"林爺,我們總算把你們盼回來了,幾位夫人可都要急瘋了!"

"哈,是素素啊,你怎麼在這呢?"林濤轉過身笑看著素素.

"從前天開始大夫人就派我們輪流在這里值班守候了,只要你們一回來就讓我們立刻通知她們!"素素無比驚喜的看著林濤,轉身就想往回跑,卻給林濤及時拉住了.

"你先別回去,等會我去給她們一個驚喜!"林濤笑呵呵的拉著素素,然後指著那些正在下貨的貨車道:"去看看有什麼喜歡的吧,挑幾個你自己帶上!"

"謝謝爺!"素素興奮的鞠了一個躬,像只燕子一樣就朝貨車邊撲了過去,拉著正撅著屁股下貨的呂梁嘉就喊道:"呂少,林爺賞我幾件東西,讓我自己挑,有沒有好東西呀?"

"哈哈,寶貝,你想要什麼好東西呀?我這有根金箍棒你要不要呢?"呂梁嘉轉頭一看是親密戰友素素,立刻口花花的調笑起來,趁林濤沒注意這里,立刻在素素的懷里掏了一把,並且低聲道:"想要什麼快跟我,我都知道放哪了,晚了家里那麼多女人可就沒你的份了!"

"真的啊?"素素眼睛一亮,卻滿臉猶豫的道:"可……可我不知道你們有什麼啊,我怎麼要呢?"

"哎呀,你怎麼這麼笨呢?那點腦子都長到你胸上去啦,難怪你胸那麼大呢!"呂梁嘉沒好氣的看著素素,轉身從車里翻出一個黑盒子來,賊兮兮的道:"女款浪琴表,十幾萬一塊的那種,這麼多人本來都不夠分的,我是拿我的男表特意跟別人換的才有你的呢!"

"哇,太棒了,這款表我以前就知道呢!快幫我戴上!"素素喜滋滋的伸著手讓呂梁嘉給她戴上,然後媚眼如絲的道:"呂少,出去那麼多天快變和尚了吧?晚上你要是敢,就跟姐姐去後院,姐給你好好弄一下啊,就算被媚姐抓到責罰一頓,姐也一定讓你好好爽爽!"

"嘿嘿~爽是肯定要爽的,不過我回來之前就跟林哥過了,你和阿芬以後就歸我養了,伙食以後都從我自己那份里扣,和我睡一間屋子,往後都是我呂少正兒八經的女人了!"呂梁嘉一臉豪氣的拍著自己的胸脯,完全忘了在槍戰時他被嚇到尿褲子的場面.

"啪嗒~"

素素手里的表盒掉在了地上,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呂梁嘉,呆呆的道:"呂…呂少,你…你別逗我開心啊,我……我以前是做姐的,你真的肯要我?"

"廢話,我逗你干什麼?再了,整個影城里做姐的多了去了,那又不是你願意的,不過從今以後你只能做我呂少一個人的姐了!"呂梁嘉一臉得意的道.

"嗯!嗯!我……我以後就是你一個人的姐,你要我咋樣我就咋樣,姐永永遠遠都是你一個人的了!"素素滿臉激動的上去抱住了呂梁嘉,香吻雨點般落在了他的臉上,曾經以為早就和愛絕緣的她,才發現幸福竟然如此的近.

——————————————

稍等,後面還有一章!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羅榕的隱私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溫柔鄉英雄塚(上)免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