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零七章 不速之客   
  
第三百零七章 不速之客

照片里的羅玉蝶渾身暈暈,欲拒還迎的表再清楚不過,一副黑色的蕾絲文胸已經被推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只粉白的玉兔被林濤捏在手里褻玩,而且後面一張更加的驚爆,是林濤騎在羅玉蝶臉上的,放在羅玉蝶嘴里進出的粗俗玩意實在是非常的不堪.

一連十幾張照片全都是兩人在獵豹車里的激場面,就連羅玉蝶攀上高峰時的迷醉特寫照都有,而且從照片里偶爾露出來的一根模糊的手指看,拍攝的器材應該是一部手機.

如此近距離的拍攝角度似乎除了林濤自己就沒別人了,不過從最後一張兩人的全身照卻不難看出,當時應該還是有第三者在場幫助拍攝的.

"老公……那次是拉修爾!"白茹和曹媚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因為她們死也忘不掉拉修爾那種極端邪崇的眼神,而且那次她們也是親眼看到羅玉蝶被拉修爾扛上了車的.

"當時還有誰在場?"林濤迅速轉頭看著白茹和曹媚,他也看出了那是拉修爾,因為自己的記憶里根本沒有和羅玉蝶的這一段,肯定是被拉修爾用特殊手段給屏蔽了.

"嬌嬌和六號!"白茹回憶了一下立刻道,然後看著滿臉愕然的嬌嬌,她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嬌嬌那次昏迷了,應該不知道!"

"是六號?"林濤深深的蹙起了眉頭,然後當著羅玉蝶的面掏出打火機把所以照片燒成灰燼,沉下聲音看著羅玉蝶問道:"羅玉蝶,我和你認真的,這些照片連我都沒看過,你是怎麼得到的?"

"林濤,現在還有演戲的必要嗎?"羅玉蝶的目光中飽含著譏諷,指著那些照片憤怒的道:"這些照片一個月前就貼在我們家大門上了,前前後後這已經是第五次了,這照片當時就是你拍的,旁邊還有你家那個傻奴隸,你還口口聲聲留著自己欣賞,你這混蛋還想裝失憶嗎?"

"姐……"羅榕慌慌張張的拉住羅玉蝶,焦急的道:"這件事肯定是個誤會,把這件事鬧得人盡皆知對林濤一點好處也沒有啊?你……你也應該知道,林濤也不想霸占你,完全沒必要弄出這種事的!"

"霸占我?他要是那麼有有義的男人,我羅玉蝶就算死也瞑目了!"羅玉蝶無比悲哀的搖著頭,甩開羅榕的胳膊道:"你以為他想的就這麼簡單?告訴你傻羅榕,你男人比你想象的還要狠毒上千萬倍,他先是讓和我們同坐一輛車的傭人感染病毒變活尸,想咬死我們一車人,但幸好我們命大只是翻了車,他看詭計沒有得逞,又過來用強哥的命來威脅我,強暴了我,是強暴我你懂不懂?他拍下我的照片就是想把我和強哥徹底搞臭,讓我們倆都沒臉見人,強哥的病本來是有所好轉的,但當他看到這照片後有直接吐血昏迷的你知不知道啊?"

"可……可這對他有什麼好處呢?"羅榕雖然很急,卻還是非常不解的問道.

"你怎麼還不明白呢,我的傻妹妹!"羅玉蝶歎了口氣,突然指著旁邊一臉震驚的吳大彤道:"他把強哥弄倒了真沒有好處嗎?他們就是最好的證據,你還不知道林濤是個很有野心的男人嗎,你看看他現在所做的一切,收弟,開賭場,到處收買人心,強哥最精銳的手下都給他攏絡過去了,到時剩我一個寡婦還不是隨他怎麼揉捏?如果不是有心人點醒了我的話,我還傻乎乎的以為他是個好人呢,真相信這些照片不是他撒播的,不定還給他幾句話一哄騙,強哥所有的家底都會被我雙手奉上,從此淪落成他的私人玩物!"

"不……不,姐,你……你一定是誤會林濤了,他不可能是這樣的人的!"羅榕很神經質的搖著頭,打死她都不相信那個在危急關頭死死把她護在身下的男人會是這麼惡毒的,不過白茹卻在此時拉住了羅榕,趕緊告訴她照片里的男人究竟是誰,羅榕這才舒了口氣,急迫的又想給羅玉蝶解釋什麼,但卻被司儀突如其來的古怪唱腔給打斷了.

"有客到……"

隨著精瘦的司儀大聲的喊唱,一大幫同樣身著黑色衣服的男人從門外大步走來,但讓林濤沒想到的是,領頭竟然是白茹的前男友,許久不見的黃超然!

黃超然領著一二十人從門外走了進來,他的手下抬著兩個大大的紙紮花圈恭敬的放在大門的兩側,黃超然目不斜視,沒去看林濤更沒去看微蹙眉頭的白茹,徑直走到李強的遺像前上了三炷香,十分恭敬的鞠了三個躬,這才轉身把一封禮金遞到羅玉蝶的手里,輕聲道:"蝶,節哀順變!"

蝶?林濤對黃超然這個曖昧的稱呼不自覺的蹙起了眉頭,而羅玉蝶也明顯慌亂了一下,眼神閃爍的看著面前的黃超然,表僵硬的點點頭,用對待林濤截然不同的語氣,柔聲道:"嗯,黃爺有心了!"

"別這麼客氣,不是和你過叫我超然就行了嗎?你和李強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現在強子走了,你自己一定要學會堅強!"黃超然關切的看著羅玉蝶,口氣異常的溫柔,他一身合體的黑色毛料西服,頭發一絲不苟的背在兩旁,深邃的眼神中無時無刻不透露著強大的自信,黃超然輕輕拍拍羅玉蝶單薄的肩膀,用十分負有磁性的聲音對她道:"記住,無論什麼事都有我在你的身旁!"

"嗯,知道了!"羅玉蝶滿臉的感動,用蚊子哼一樣的聲音答了一句,那股乖巧,那股羞澀,任誰都能聽得出來,而且看羅玉蝶的表也知道,她完全是無意識的,全憑著本能在回答!

"唉~尸骨未寒啊!"曹媚看到林濤眼中爆發出來一團強烈的精光,她不屑的搖搖頭,輕輕貼在林濤耳邊了這麼一句,林濤沒話,只是眼神卻更加深邃了.

曹媚看著眼前對羅玉蝶關懷備至的黃超然,就連她都不得不承認,黃超然果然有吸引白茹的資本,不僅長相玉樹臨風,比林濤都帥氣不少,而且能力也相當的出眾,加上他那種致命的溫柔目光,十分具有男人味的陽剛外形,曹媚相信,若是把自己換成此時的羅玉蝶,在這種彷徨無助的況下,她肯定也會愛上黃超然的,因為這幾乎是肯定的事,像黃超然和林濤這種男人,他們似乎天生就有著一種對女人的致命吸引力!

"媚姐!"嬌嬌也緩緩靠了上來,在她耳邊輕聲道:"我猜就算羅玉蝶之前跟這家伙沒一腿,但只要黃超然想,我估計羅玉蝶今晚就會扒褲子跟他上床的,這種深沉老男人的魅力可沒哪個女人能抵抗的了!"

"誰沒有,你旁邊不就站了一個嗎!"曹媚笑著努努嘴,看向一旁嘴角正翹起一絲嘲諷的白茹.

"茹姐是個例外,要不然她怎麼配做我們大姐呢,不過這姓黃的也真壞,估計是來打人家老寡婦家產的主意了!"嬌嬌撇撇嘴,相當的不屑.

"那你就別管那麼多了,總比她把家產送給咱們老公好,不然又該咱們幾個女人頭疼嘍!"曹媚睿智的一笑,卻又笑的十分玩味,這種男人她曹媚也覺得有些反感,和白茹私下里和她過的一樣,黃超然很多地方都十分的出類拔萃,幾乎是每個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但是偏偏黃超然的城府太過深沉,深沉到幾乎讓人半點都猜不到他在想什麼,那種捉摸不透的感覺,只會讓人心里面一點底都沒有.

白茹可不想找個終生伴侶還是和自己同床異夢的,曹媚也認為這種男人太過可怕,左右看看還是自家男人更好,林濤好就好在他會跟你敞開心扉交流,讓你時刻都覺得他很真實,很用心的在愛你,不然他身上背負著那麼多的秘密,也不可能讓曹媚她們知道了!

"走吧!"曹媚上前分別挽住林濤和白茹,笑著道:"還不走留下來看人談愛嗎?"

林濤頹然的點點頭,此刻的心里竟然有種強烈的失落感,他轉身挽著神狐疑的羅榕就准備回去,但是就在這時,一直和羅玉蝶在聲話的黃超然卻叫住了他.

"林濤!"黃超然轉身看向林濤,等林濤也轉身面無表的看向他時,黃超然大聲道:"我勸你見好就收吧,做人做事都要留一分底線,別當李家沒人了,至少李強還有我們這樣的好兄弟!"

"哈~你別監守自盜就好!"曹媚知道自己男人不善打嘴仗,而白茹肯定也不好開口,所以曹媚立即嘲諷的反駁,然後拉著林濤大聲道:"有句話怎麼來著,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別弄的太明顯可就下不了台了!"

"林濤,我希望你能認真考慮我的話!"黃超然毫不理會曹媚的含沙射影,只是目光炯炯的看著林濤.

林濤淡淡的看著黃超然,知道他的話里其實存在兩層意思,一層當然是指羅玉蝶,而第二層就是在白茹了,分明是讓林濤再考慮考慮他上次在四海酒樓里的條件,他那時過,為了白茹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管好你自己吧!"

林濤丟下這麼一句話,沒理會黃超然是什麼臉色,帶著一行人大步出了殯儀館,不過無意間,林濤卻在黃超然手下中竟然看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面孔,那是一條黑壯的漢子,就算他現在混雜在幾十人之中,凌厲如鷹隼般的眼神也格外的顯眼.

這中年壯漢不是別人,正是和李強同一個聚集地里出來的袁大炮,那個帶著幾十個東北漢子就能在聚集地里成為第三大勢力的硬漢.

袁大炮自從來了影城林濤就沒聽過他的消息,不知道黃超然怎麼會籠絡到他的,按理袁大炮也是個不甘于人下的性格才對,但現在卻甘心帶著他昔日的手下給黃超然當起了馬前卒,這讓林濤萬分的想不通!

上篇:第三百零六章 豔照風波    下篇:第三百零八章 消失的手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