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一十四章 以暴制暴   
  
第三百一十四章 以暴制暴

我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熱的緣故,最近看書的兄弟們火氣也跟著大了起來,你們有怨氣我明白,但走肉從開始就不是一本純粹的爽書,如果想要從頭至尾都爽,縱橫里隨便翻翻也有上千本,可走肉需要過渡,或者你們覺得過渡太長了,總寫一些生活劇會很無趣,但誰叫我寫書喜歡寫的比較細致呢?我總想面面俱到,把一個清晰的末世世界呈現給你們,最後謝謝看走肉的每一個人,我一定會讓走肉繼續精彩下去的!

————————————————————————

林濤聽到一個球杆落地的聲音,很快,那個叫做珊珊的女人似乎就打開們出去了,接著,一個踩著地板的沉重腳步聲又響了起來,好像隔壁又走進來一個男人,"咔"的一聲,門又被輕輕的帶上,然後就聽一個男人聲的道:"姐,事打聽清楚了!"

"怎麼樣?"那個叫做雅姐的女人淡淡的問道.

"在少爺場子里出事的人,的確是咱們派去的那兩個!不過據昨晚只逃回來一個,而且還偏體鱗傷的,他也沒敢和少爺出去掙快錢了,少爺也只是以為他和人打架了,就沒管他,誰知道他在凌晨的時候突然尸變了,咬死了少爺好幾個手下,連少爺很喜歡的一個婦也被咬傷,早上被軍隊的人拖出去槍決了!"

"怎麼會這樣?你不是找的那兩個人都是好手嗎?那個沒回來的肯定是死了,那個活下來的也是個蠢貨,哪里不好去,偏偏跑回賭場,要是被那姓林的跟蹤了,他肯定會以為是偉派人干的,這下怎麼辦?那林濤可是條瘋狗!"

"姐,那兩人都不是蠢貨,他們不認識我,所以根本不敢把事胡亂栽贓給少爺,而且按照活著的那人昨晚回賭場的時間看,他應該是在外面兜了一大圈,確定沒人跟蹤才回去的!"男人急忙道.

"笨蛋,你忘了他已經變活尸了嗎?軍隊出動那麼大的動靜,林濤怎麼會不知道?還有那人無端端被感染了,肯定是林濤他們的干的好事,目的就是要放他回去,讓他自己找出幕後主使!"雅姐沒好氣的道.

"姐,反正姓林的和少爺他們早鬧翻了,而且他和老爺都受到了妮可姐的警告,我想他應該沒那麼打膽子來找上門報複的!"

短暫沉默了一會,雅姐的聲音再度響起,而且還帶上了一點煩躁,這次聲音又低了不少,林濤幾乎是把耳朵貼在牆上才很努力的聽了個大概.

"看來咱們真低估了那個姓林的實力了,這樣吧,咱們先不要輕舉妄動,暫時觀察一段時間,等姓林的松懈下來,就把重點轉移到他女人身上,他大老婆以前不是黃超然的相好嘛,找個機會把她綁了送給黃超然,讓他們兩個狗咬狗去!"

"姐……我句不該的啊,雖然林濤讓老爺和少爺都丟了臉,但是咱們有必要和他死磕嗎?這些事按理都應該交給少爺才對啊!"男人心翼翼的問道.

"老黃……你是從看著我長大的,一直以來你都對我家不離不棄,我從來就沒把你當成下人看待,你就和我的親人一樣,所以有些事我也不瞞你,我和朱偉甚至是朱德力,半點感都沒有,我對那個林濤也並不是無緣無故的恨……"

"老公,你猜我在廁所里看到了誰?"

林濤正貼著牆壁聽到最重要的部分,但就在這時曹媚卻興奮的推開了門,大概是曹媚的聲音有些大,隔壁話的聲音戛然而止,林濤無奈的轉過身來,上去摟著曹媚出了包廂,笑著問道:"是不是遇到黃超然的老婆了?"

"咦?你怎麼知道?難道你也看到她了?"曹媚驚訝的看著林濤,挽著他的胳膊神秘兮兮的道:"告訴你一個秘密哦,我剛才在廁所調戲她了,哈哈~"

"呃?你怎麼調戲她了?"林濤詫異的問道.

"其實也沒怎麼,她蹲那方便,這里門是壞的,我就點了支煙站在那什麼也不,就是死死的看著她,她正好便到一半,繼續尿也不是,不尿也不是,憋的臉通,還問我為什麼看著她,我就看你屁股白呀,就想多看看,你繼續別管我!結果她居然罵我流氓,哈哈,我看她急的都要哭了!"曹媚異常開心的大笑,興奮的拍著林濤的胳膊道:"不過她的屁股還真是又圓又白,把我看的都有些嫉妒了呢!"

"你還真是流氓!"林濤立馬一腦門的黑線,相當無語的拉著曹媚進了球房的辦公室,然後站在辦公室的百葉窗之後向外看去,沒一會就看到黃超然的老婆白珊俏臉暈的從廁所里跑了出來,慌慌張張的樣子竟然連牛仔褲的拉鏈都沒拉好,露出一條很可愛的粉絲蝴蝶結內褲來!

不一會,三男兩女就從拐角的通道里走了出來,不過那三個壯漢一看就是保鏢的模樣,遠遠的跟在兩個女人身後四五米遠的地方,完全不打擾她們話,林濤也分不清誰是雅姐口中的老黃,但是和白珊手挽著手的女人卻讓林濤立刻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老公,和白珊有有笑的那個女人是誰?好面生啊!"曹媚貼在林濤身上也在向外張望,非常好奇的問了一句.

"那是朱偉的大老婆,明媒正娶的!"林濤眼神冰寒的解釋了一句,他在咖啡館里見過她一回,對這少婦本來的映像還算不錯,很有修養,很有文化的一個文藝型輕熟女,但卻因為一句要綁自己的女人,林濤對她的感官已經降到了冰谷,一股暴虐的殺機都開始在他心里蔓延開了.

林濤其實並不明白她對自己的仇恨是從何而來,給水井里下毒那是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但她剛才自己卻了,對朱偉對朱德力都沒有半點感,而自己跟她明明只有過一面之緣,就在咖啡館等夏嵐她們的那天,自己也僅僅因為看到了她胸部露出的春光,還被罵了一句低級,總不至于為了這點事,她就要殺自己滅口吧!

還有,聽她和白珊的對話,也終于讓林濤知道自己的豔照是被誰泄露出去的了,不過那部手機又是怎麼落到這女人的手里,林濤就更想不明白了!

"這女人的氣質真不錯,可怎麼打扮的那麼土氣?真不會穿衣服!"曹媚看著少婦身上純白色的老土連衣裙,相當不屑的撇撇嘴.

"她好像有嚴重的潔癖!你看她拎的包也是白色的,而且在包底好像還故意貼了一層透明的薄膜!"林濤指了指少婦手上的拎包,十分怪異的道.

"難怪我剛才聽服務員在那抱怨,來了一個相當難伺候的客人,竟然讓她們拿消毒水把球室從里到外都消毒了一遍,把球杆的漆皮都快擦掉了她還不滿意,這種潔癖還真是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了!"曹媚冷笑了一下,轉頭看著林濤突然一臉好笑的道:"那你她跟朱偉平常是怎麼上床的?那種東西要是弄在她臉上,她估計得惡心死吧?"

"哼~"林濤郁悶的搖搖頭,轉身坐上了原本屬于黃胖子的那張老板椅上,想了想對曹媚道:"媚兒,去把張旭他們都叫來,我要開個會!"

"嗯!我這就去!"曹媚的雙眸猛的一亮,剛剛林濤眼中的殺機她何嘗沒有看到,或許這正是一個可以讓林濤心甘願站出來和群雄一搏的絕佳契機,作為一個望夫成龍的女人,曹媚無時無刻不在向往著林濤可以站在全人類最高峰的那一天!

張旭他們來的速度很快,林濤手里的一支煙還沒抽完他們就集體到了,連賭場都沒留下人手去看管,因為他們誰都知道,林濤一般很少召集眾人開正式會議,一旦召開,那必定是有大事要宣布!

"林哥!"張旭收起了平常吊兒郎當的模樣,進門後心翼翼的對林濤點了點頭,他發現現在的林濤似乎有點不一樣,雙手按在大班桌上面無表的看著他們,雙眉間凝聚的殺氣任誰都能觀察的出來,所以張旭也不敢造次了,下意識找了個不顯眼的角落就窩了起來,滿心期望林濤心里這把火不是沖著他來的,那他的日子估計就不如現在這麼好過了!

"林爺……"

"林爺……"

漢子們陸陸續續的和林濤打著招呼,但每個人此時都表現出一股謹慎微的態度,他們當然不是傻子,林濤那張黑臉就好像是暴風雨的前兆,隨時都有徹底爆發的可能,好在黃百萬這間辦公室夠大,這麼多人進來都縮在一個角落里也不顯得太過擁擠!

"兄弟們喝茶吧!"曹媚帶著幾個女人端著茶盤走了進來,一些拆散的香煙也放在幾個玻璃杯里盛著,等她看見以張旭為首的這幫漢子縮在一起的窘迫模樣,她想笑又不敢笑,林濤陰沉的臉色可不僅僅是張旭他們看著敬畏,就連她這個枕邊人也一樣很是畏懼.

"咔嗒~"

被曹媚關上的木門發出一聲輕響,卻在這極了七八十條壯漢的房間里顯得格外明顯,坐在大班桌之後的林濤依舊還是不話,漢子們不自覺的又放慢了一點呼吸,除了"啪啪"吸悶煙的聲音之外,整間屋子安靜的詭異!

"今天叫大家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宣布……"林濤緩緩的開口了,身體也隨之正了起來,他慢慢掃視著前方一群眼巴巴看著他的漢子們,繼續道:"我只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認為我們王府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這關系到我們以後的生存發展,我希望大家可以認真考慮一下!"

以前經常開會的兄弟都知道,領導一般這麼的時候,其實並不是想真的來征求你的意見,只是想顯得他很民主罷了,這種話多半是個引子,所以無論你什麼基本上都是廢話,領導想要的,只是你揣摩出他真實的想法,借你的口出他想的話而已!

林濤之前沒當過領導,他會不會免俗不知道,但他手下這幫人肯定是沒有一個在大單位干過,公務員那更是想都別想,所以一雙雙充滿血絲的大眼球眨了眨之後,五花八門的意見立馬蹦了出來!

"林爺,這調子不是早就定好了麼?女人們種地持家,咱們就出城尋找物資啊,這段時間不都是這樣的嗎?"一個頭發油膩膩的漢子,莫名其妙的的舉起半只手嘀咕了一句.

"是啊!兄弟們都覺得這樣挺好啊!"立刻有別的漢子附和起來,很納悶的道:"咱們兄弟兵強馬壯,一般人也不會惹咱們,咱們要糧有糧,要水有水,只要隔三差五的出去轉一轉,這日子眼看著就火啦!"

"可物資總有一天會搜索完的,食物會變質,武器會生鏽,包括我們必須的日用品都會損壞!"林濤雙手托著下巴輕輕搖了搖頭,心中暗歎自己這幫手下膽色倒是都有,可論腦子還是欠缺了一點,想事很少去往長遠的方面想,當然,這也和他這個領頭人很少灌輸危機意思很有點關系.

"林爺,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吳大彤微有些緊張的看著林濤,想了想道:"咱們都是一幫老粗,動腦子方面肯定不行,不過我們始終還是那句話,只要林爺你帶領著大家,咱們就算一頭沖進閻王殿里都不怕!"

"對!只要林爺帶頭,咱們把腦袋系褲腰帶上就是了……"

"對對!咱們也不是好惹的……"

漢子們紛紛叫嚷起來,腦子雖然不怎麼頂事,但論到表決心他們卻是半點猶豫都沒有.

"好了,不是讓你們去殺人,更不是讓你們去拼命!"林濤無可奈何的往下壓壓手,等好不容易安靜下來,他挑挑下巴對人群中的張旭道:"張旭,你站起來看吧,咱們王府的路究竟該怎麼走,你是第一個跟著我的弟兄,如果連你都沒有一點應有的意識,我想咱們干脆散散伙,都回家老老實實種田算了!"

"這個……"正躲在人群中猛抽香煙的張旭愣住了,不明白都躲的這麼好了怎麼還是被林濤點了名,他只好偷偷的扔掉半截煙屁股,猶猶豫豫的從人堆里站了起來,他心知林濤這是在考驗他,十有八/九也是來真格的,要是他真答不出個所以然來,林濤搞不好還真有可能把他徹底扔去種田,所以他飛快考慮了一下便僵笑著道:"老大,我……我就發表一點我個人的見解啊,的不對你千萬別罵我啊!"

林濤沒話,只是臉色深沉的點了點頭,這下張旭就更加緊張了,一向溫和的林濤難得這麼嚴肅,那股嚴肅直接化為了一股強大的氣場,壓的他粗氣都不敢喘一口,就算往常林濤家庭不和睦了,他的臉色也從未這麼認真過.

張旭眼睛在那轉了半天,才結結巴巴的道:"我認為啊……那個,什麼都是空話,現在這個世道一切都應該以實力為尊,不然就算你田種的再好,井出的水再多,人家只要實力比你強,把你搶了就搶了,搞不好連你女人都不放過,所以只有實力強了,那才是最重要的,咱們想怎麼制定法律就怎麼制定,讓誰種田誰就得種田,讓誰打活尸就得誰打活尸……"

到這,張旭偷偷觀察了一下林濤的臉色,發現林濤的臉色不但陰晴不定,看樣子也是陷入了層層的思考之中,這下張旭多少嗅出來點味道了,明白林濤一定是遇上讓他憤怒的事了,不然一向淡然,一向道德至上的林濤根本不會興師動眾的在這召開會議!

"你繼續!"林濤看了張旭一眼,示意他繼續.

"老大,我一直都覺得媚姐過的一句話很對,她,咱們一直都在謹守著自己的底線,卻不知絕大多數人連內褲都不穿了,完全沒有底線可!所以和這樣一幫人生活在一座城里,實在的,道德底線不能沒有,但適當的時候也應該對他們舉舉屠刀了,只有徹底讓他們怕了,他們才不敢來招惹咱們,諸如昨晚投毒那件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張旭一臉狠色的著,他的話立刻引起了眾人的共鳴,這些都是有血性的漢子,他們懂得放長線釣大魚的道理,也更加懂得一擊斃命的*力手段!

"BOSS!"見林濤陷入了濃濃的沉思,這下連馬克都站出來了,他也捏著雙拳道:"有個道理我想老板你一定懂,對待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我們所面對的並不是手無寸鐵的婦女兒童,而是一幫危險的暴徒,自古以來對待暴徒最有效的手段只有一個,那就是……殺!"

"殺殺……"

眾人再一次熱血沸騰的叫囂起來,林濤坐在大班桌之後,掃過一張張慷慨激昂的面孔,突然間他似乎明白了過來,他所帶領的並不是一群普通人,而是一群從血山尸海里拼殺出來的優秀戰士,這樣的戰士你不能把他們當成溫順的獵狗去養,他們是一群真正的餓狼,只有不斷的激發他們的凶性,他們才會為你義無反顧的沖鋒陷陣,鏟平一切荊棘!

"好!那就以暴制暴!"鐵拳重重的砸在木的大班桌上,和林濤的吼聲一樣令人振奮!

上篇:第三百一十二章 幕後黑手    下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女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