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三百二十章 和魔鬼的交易   
  
第三百二十章 和魔鬼的交易

"拉修爾,你這個該死的惡魔,你的卑鄙又一次得逞了,你是想逼著我跟你同歸于盡嗎?"林濤精赤著上身坐在保時捷的車頭上,面目猙獰的吼道.

"哦哦,不!我可不想這樣,自己打自己真的一點也不好玩!"一個戲謔的聲音在空曠的山頂響起,顯得十分的突兀.

"那你為什麼在我體內的力量里動手腳,我剛剛明明沒有動用它們,但它們卻直接過來魔化我,讓我墮落,這就是你假裝受傷的把戲嗎?"林濤憤怒的大喊,他今晚一系列的失常舉動都是拜拉修爾所賜,讓他失去控制的同時也在進一步魔化他.

"天哪,難道善良讓你的智商也變低了嗎?難道你認為那是我玩的苦肉計?我現在這麼虛弱你感覺不出來?哈哈~不過你真有點讓我失望,一個來自地獄惡魔的話你竟然也會全信,你的那些智慧都被你射進你女人的褲襠里了嗎?"

"是,我是在你體內動了手腳,但那也只是在我受傷以後順便的事!不過你就真的這麼天真嗎?以為我大發善心,給了你力量就是保護你的那些女人?哦,我的良知,你知不知道自從你遇上那些女人後,你就徹底的變了,變的就像一只在善與惡之間徘徊的可憐蟲,為了她們你可以無端殺戮,看,看那車里的婊子,你想殺她直接給她一槍不就得了嗎?為什麼要折磨她?雖然我又放大了你的**,但你心里要是沒有**,我又怎麼能放大?想想看吧,要是你現在還是一個人,你會坦然接受我給你的力量嗎?你問問你自己,你接受了那些力量究竟是為了你,還是為了那些可以跟你上床的女人!"

"拉修爾,你不要在這花巧語,不要用你那套世界觀來看待我,我現在是個人類,純正的人類!人類需要的是家庭,是親!這些你懂嗎?你根本不懂,你腦子里除了殺戮,除了力量還有什麼?剩下都只是卑鄙了吧!"

"你跟一個魔鬼談卑鄙?哈,路西法聽到這句話都要被你氣笑了,我要是不卑鄙,那我不成天使了嗎?哦,不,天使比我還卑鄙呢!哈哈哈……"

"拉修爾,你能讀到我所有的記憶,但卻讀不懂我的感受,善良不是偏執,更不是去維護世界和平,我沒那麼大的宏願,現在的我只想和我的女人,我的家人平平安安過完這一生,你現在已經將我魔化到了百分之七十,那種暴虐的緒我要耗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將它們壓制,我希望你不要再繼續下去了,我和你性格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倔強,如果你再進一步,我會毫不猶豫選擇自殺!"

"那我也正式的告訴你,你想讓我什麼都不做根本不可能,我願和你兩敗俱傷,我也要突破桎梏降臨人間界!"

"拉修爾,你懂不懂什麼叫做家?哼哼,不是你在地獄里的狗窩,是真正的家,有人關心你,愛護你,危難時刻會和你站在一起,那種感受你有過沒有?"

"我要家做什麼?偉大的魔神從不需要家,只有你們這種軟弱的可憐蟲才需要那些破玩意!別跟我提什麼家!"

"別那麼歇斯底里,拉修爾!你面對的不是別人,是另一個你自己,你的孤獨,你的寂寞,我都知道!你要是不渴望有個家,為什麼愛麗絲死的時候你那麼傷心?還要孤身殺入地獄之堡!"

"夠了,你這個爬蟲,不許你再提愛麗絲的事,否則我立刻毀滅你!"

"別再自欺欺人了,你和我一樣,都渴望有人來愛護自己,關心自己,你才是一個真正孤獨的可憐蟲,你妒忌一切有溫暖家庭的人……"

"別挑戰我的容忍,你再下去你會後悔的!"

"哼~你這就惱羞成怒了嗎?好,既然這樣我就和你做個交易!"

"交易?和魔鬼做交易只會讓你墮落,你敢嗎?"

"這次是我自願墮落!拉修爾,你有著近乎無限的生命,而我卻沒有,所以你只要答應我,不再來想方設法的魔化我,再過二十年,我會放棄抵抗,讓你降臨人間界!"

短暫的沉默,拉修爾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但很快,拉修爾沉下聲音道:"我的良知,是感讓你徹底軟弱的嗎?你的那些信念呢?執著呢?都在你的溫柔鄉中被泡到泯滅了嗎?不過,既然你這麼選擇,我沒道理不配合你!但是,你體內那股力量你最好還是慎用,別怪我沒提醒你,你要是自己被魔化了,可就別再玩什麼自我毀滅的招式了!"

林濤沒再話,因為他知道這次的談話已經結束了,他摸出一支煙轉身打開車門轉進去,卷縮在副駕駛上的少婦也正好悠悠轉醒!

……

"林濤……是不是不論什麼女人你都會干,干了之後你就不怕後悔……"

保時捷的副駕駛上,已經清醒過來的少婦無力的靠在車門上,身上不著片縷,她再也不會羞澀的去遮擋什麼,因為這已經是兩個多時之後了,她的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幾乎就沒什麼好的地方,頭發上也白白的一塊一塊,糾在一起打著結,這倒不是林濤也跟著變態了,而這都是她自己在激動的況下主動要求的.

"怎麼?我看你下面又沒鑲鑽,干了不就干了!"林濤靠在椅背上抽著煙,眉頭深深地鎖著,因為煩悶,他把話的十分難聽,而且他覺得對眼前這女人也實在沒什麼好客氣的,全是因為這**剛剛興奮起來,會提出連他都不好意思的古怪要求,嘴里還會喊著一些讓他都老臉通的話語!

"就算鑲了鑽,你還不照樣干!"少婦冷冷的笑了笑,探身拿過林濤嘴上的香煙,放進自己嘴里深吸了一口之後,吐著煙氣望著林濤,嘲諷的道:"你知道我叫什麼嗎?你就敢把我干了?"

"相逢何必曾相識,干了你,我也算解氣了,沒必要再有什麼瓜葛,如果你再來招惹我,我會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林濤面無表的看著遍體鱗傷的少婦,心里那點仇恨也隨之煙消云散,而看到少婦把她嘴里的煙又想塞回到自己嘴里,林濤偏過頭,冷笑著道:"我可不想沾上自己的尿!"

少婦的臉上突然一白,但隨即又十分坦然的道:"我是變態,可你不也玩的很興奮嘛,別跟我在這裝事後的正人君子了,你一直都這麼虛偽嗎?"

"我虛偽?至少我至始至終從來不裝腔作勢吧,我該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不像你,表面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樣,被人按在車上野戰的時候,卻騷到不可思議!"林濤滿臉不恥的笑著,指著她的嘴道:"剛才你的潔癖去哪里了?怎麼什麼都喝的下?味道很好吧!"

"是,我是喜歡裝/逼,可你們男人不就喜歡這樣的嗎!"

少婦在窗戶上狠狠掐滅了煙頭,直起身子指著自己的臉頰道:"我這幅臉蛋看上去是不是很端莊典雅?是不是很秀氣很斯文?嗯?可我剛才為什麼沒要求你射在上面,你卻主動射在上面了?這是什麼?這是臉,女人的臉,還不是你心里也很陰暗,操了我這樣發騷的良家婦女很有征服感是吧,把我擺弄的像條母狗一樣,你不也哈哈大笑?哼哼~我要是八兩你也是半斤,大家彼此彼此,你有什麼資格我?看不起我你就不要干我啊,你剛才不也跟條公狗一樣趴在我身上!"

"啪~"

從未打過女人的林濤毫不猶豫的給了她一個大嘴巴,雖然他是第一次打女人,但卻不是第一次打這個女人,林濤惡狠狠的指著她,罵道:"婊子,你越越來勁了是吧!自己是個**還往老子身上潑髒水!"

林濤的一個嘴巴不可謂不重,打的少婦嘴角都出了血,可少婦卻無所謂的擦擦嘴角,吐了口帶著血絲的吐沫,回過頭神色淡淡的繼續對他道:"我還是那句話,既然干了我就別看不起我,不然你自己又是什麼?哼,別裝清高了,在我面前你還有什麼可裝的?哼哼……你又想打我啊?來啊,反正我就是個賤貨,你越打我越興奮的,只要打不死我,我明天就拿著喇叭告訴你幾個老婆你是怎麼虐待我的!"

林濤氣惱的放下手,他知道自己這套對這絕世女變態是沒有一點用的,除非把她剁巴剁巴扔去喂活尸,不然還真不好堵住她這張臭嘴.

林濤煩躁的點起一支煙,斜著眼睛看著她道:"你要是有膽子出去,我想第一個倒黴的肯定不是我!等會我就把你送回家,大家就當做了一場春夢,了無痕了!"

"回家?我全身都是傷我還怎麼回家?"少婦又把林濤嘴里的煙奪過來抽著,一邊抽一邊氣惱的道:"你們男人永遠都是這副德行,玩完了一擦嘴就翻臉不認人,我這樣子回去你想讓我死嗎?"

"我的確是挺想讓你死的!"林濤一臉的冷笑,道:"跟你句實話,你下午在球房里和白珊的對話,還有和那個什麼老黃的對話我全聽見了,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這麼往死里整我!"

"你不是聽見了嗎?還問?"少婦也同樣滿臉的冷笑,想了想又側過身子看著林濤,玩味的道:"你應該沒把我的話聽全吧?不然你肯定不會這麼對我的!"

"你以前認識我?"林濤皺了皺眉頭,十分奇怪的問道.

"你知道我叫什麼嗎?"少婦露出一抹*詐的笑容.

"少賣關子,直!"林濤不悅的道.

"呵呵~我可了哦,聽完你千萬別吃驚!"少婦滿臉的戲謔,指著她自己的胸口,昂著腦袋道"我姓蘇,單名一個雅字,叫蘇雅!而我有個親妹妹,叫……蘇玥!"

"嘶~"

林濤猛抽了一口涼氣,這一驚的確非同可,直接剛點上嘴里的香煙一下就掉在大腿上,他趕緊手忙腳亂的拍去身上的煙頭,無比震驚的看著蘇雅道:"你……你認識蘇玥?"

"你耳朵不好嗎?我了,她是我的親妹妹,只不過我們是同父異母而已!"蘇雅一臉不屑的冷笑,看到林濤驚駭莫名的扭曲表,她得意的笑道:"怎麼了?現在知道怕了,怕給你那個人知道你操了她親姐姐,會找你算賬,再也不理你了?是吧,妹夫!"

"……"

林濤雙手不斷在空中比劃著,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簡直都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了,他和蘇玥談過一場不長卻很刻骨銘心的戀愛,雖然兩人後來分開了,但不是因為感出了問題,而是各自的使命和責任導致讓他們無法繼續在一起,其實林濤心里一直都有一個盼望,只要再遇上蘇玥,他會不顧一切把她留在身邊,什麼使命,什麼責任,通通讓它們去見鬼!

但現在他在郁悶的同時還震驚的想到,以蘇玥那種性格堅強正直的女人,怎麼會有個如此變態的姐姐呢,簡直是兩個最極端的存在!

"怎麼了?用不著這麼尷尬吧?我是不是你大姨子也沒關系吧,你不一樣和我玩的很爽嗎?看看我這一身的傷可都是你的傑作呢,而且姐妹雙飛,多有成就感的事啊!"蘇雅臉上冷笑不斷,抱著胳膊又道:"再告訴你一個秘密哦,知道朱偉是蘇玥什麼人嗎?那可是她同母異父的親弟弟呢!"

"靠……"

林濤幾乎是吼出來的,他差點驚的跳起來,呆愣了好一會,才結結巴巴的道:"怎……怎麼可能?你……你們家的關系怎麼會這麼亂?朱偉可是你老公啊,你怎麼能嫁給你弟弟呢?"

"那是她弟弟,又不是我弟弟,我們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還有,我和蘇玥那個賤女人關系非常的差,請你不要再把我們聯系在一起,那種賤女人不配做我妹妹!"蘇雅咬著牙,一臉猙獰的大喊.

"你再叫蘇玥是賤女人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林濤也怒了,聲色俱厲的瞪著蘇雅.

"我偏,我偏,賤女人,賤女人,你弄死我好了,弄不死我你就是烏龜王八蛋!"蘇雅一臉的倔強,讓舉著手的林濤不禁想起了蘇玥發怒時的模樣,蘇雅現在的樣子倒是和蘇玥有著六七分的相似.

"滾吧,老子不跟你這種賤貨一般見識,你腦子根本不正常!"林濤極其郁悶的又靠回椅背,抽著煙,無語的看著面前的方向盤,而蘇雅也悶悶地抽著煙,什麼也不,好半天林濤又蹙著眉頭道:"你到底和蘇玥是怎麼一回事?還有你怎麼會認識我的?哼~別你不知道,你明白的,我只要一抽你屁股,你什麼都會往外!"

"那你抽啊,抽爽了我連我大姨媽什麼時候來都告訴你!"蘇雅毫不畏懼的看著林濤,滿臉的挑釁,可真等林濤無可奈何的搖搖頭,蘇雅倔強的表卻慢慢軟了下來.

上篇: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死仆役    下篇:第三百二十一章 複雜的身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