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五百五十八章 拔毛活尸   
  
第五百五十八章 拔毛活尸

"咪咪,咪咪,快出來吃飯了咪咪!"

吃完飯,蔣晶晶終于轉移了目標,打開現場唯一一輛越野車嘴里呼喚著她的寵物,林濤卻好奇的問道:"晶晶,你開始抱著的那只貓咪不是玩具啊?我怎麼看它動都不動呢?"

"咪咪本來就懶,而且它昨天生病了,一直打呼嚕睡覺呢,不過咪咪是只狗,不是貓!"蔣晶晶回頭白了坐在地上的林濤一眼,林濤則啼笑皆非的道:"這能怪我嗎?哪有人給狗起個貓名字的?"

"咪咪的時候總是咪咪的叫,所以我才叫它咪咪的呀!"蔣晶晶甜甜的笑了笑,探著身子在車里尋找,但找了半天也沒看到半只狗的影子,而她一看到對面那扇半開的車窗,便驚慌的喊道:"糟了,林大哥,咪咪不見了,肯定是跳窗跑了!"

"嗷嗷嗷……"

林濤剛站起來想叫人幫著尋找,但馬路對面一棟倒塌的民居里卻傳來一陣陣狗的哀鳴聲,蔣晶晶可人的臉蛋立馬驚的煞白,二話不拔腿就往對面跑去,但林濤哪敢讓她去冒險,急忙拉住她喊道:"別亂跑,這附近有活尸!"

"那是咪咪,是咪咪在叫,林大哥你快救救它吧!"蔣晶晶急的眼淚水都在眼眶中直打轉,林濤只好點點頭,道:"你快回去,我去救它,不許跟過來!"

蔣晶晶萬分委屈的點點頭,乖乖的退到戰士們的防守圈以內,而林濤也不食,抽出背後的奪星刀便急速躥向了馬路對面,順著狗的慘叫聲很快就尋找到了目標.

林濤舉著長刀從倒塌的房屋閃出來,但見到狗的慘狀他卻差點氣暈過去,他本以為狗是遭受到了活尸的襲擊才會那樣慘叫的,卻根本沒想到竟然是張旭他們這幾個兔崽子,正把那條病怏怏的狗按在地上使勁拔著毛呢!

周猛和張旭兩個一人按頭一人按尾,兩只大手不停拔著白狗身上蓬松的卷毛,狗動彈不得,無力的蹬著四只纖細的腿,一身漂亮的白色毛發都已經被拔得半禿了,露出粉色的嫩肉,還帶著點點的血絲,而一旁還有個孟黑子,正撅著個大屁股跪在一堆木柴前,賣力的扇風點火!

此此景,這幫家伙的動機再明顯不過了,分明是想把蔣晶晶家的咪咪給生烤了!

"哈!林哥你來的正好,快借我把刀把這狗宰了,沒想到在這里還能碰上野狗呢,這下可爽翻了!"張旭擦擦快要流下來的口水,伸手想問林濤借刀,林濤卻沒好氣的上前一把搶過快要暈厥的咪咪,又一人一腳踹在三人的屁股上,把他們全都踹翻了一個跟頭,然後氣呼呼的罵道:"吃吃,你們就知道吃,你們見過這麼乾淨的野狗嗎?這是蔣晶晶那丫頭養的寵物,吃了我看你們怎麼和人家姑娘交待!"

"我就不是野狗了,你非要吃!"孟黑子趴在柴禾上,剛剛燃起的火焰又被他雄壯的身子給壓滅了,還一臉埋怨的看著張旭,張旭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起來,納悶的撓撓腦袋問道:"這狗是蔣晶晶的?沒看見那丫頭帶狗哇?"

"放屁!還是你跟我的,那丫頭那麼大人了還抱著個毛絨玩具,那玩具不就是這只狗嗎!"林濤氣憤的瞪了張旭一眼,又看看手里已經奄奄一息的禿毛狗,氣憤的問道:"看你們把人家的狗禍害成什麼樣了,你們怎麼辦?讓我怎麼和人家解釋?"

孟黑子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屁股上的灰塵,指著狗道:"就……就是被活尸弄的唄!"

"靠!你家養的活尸會拔毛啊?"周猛白了老黑一眼,但是抓耳撓腮想了半天也沒個好主意,便試探著對林濤道:"那就只能被活尸弄的了,嗯……要不就遇上了會拔毛的變異活尸?"

蔣晶晶一臉焦急的站在臨時營地中等待,但看到林濤閃進房子後面就再也沒了動靜,連她的咪咪也不哀嚎了,她雙手緊握在胸口,整顆芳心都快提到嗓子眼里了,但沒過一會房子後面竟然響起了一連串的喊殺聲,而且聽聲音似乎慘烈無比,正當負責值守的齊天南驚訝的准備帶人沖過去的時候,卻見到林濤四人一臉狼狽的從屋子後面走了出來,手里還捧著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莊主,發生什麼事了?"齊天南一幫人急忙迎上去問道.

"唉~別提了!"林濤喪氣的擺擺手,把手中肮髒的半禿狗遞給了滿臉震驚的蔣晶晶,蔣晶晶一看到自己心愛的寵物居然變成了這幅淒慘模樣,盡管還沒死,她還是失聲的哭喊起來:"咪咪,咪咪你怎麼了?不要嚇姐姐啊,嗚……"

蔣晶晶哭的梨花帶雨,死死的把狗摟在懷中,傷心欲絕的模樣實在是人見人憐,林濤惡狠狠的瞪了張旭三人一眼,張旭等人心虛的根本不看去看蔣晶晶,垂著腦袋如同喪家之犬.

"張旭,是遇上活尸了嗎?這狗……"齊天南一看林濤的神色就知道絕對是張旭他們干了缺德事,本還想問個究竟,但話了一半只好打住.

"遇上……遇上了一只變異的活尸,腦子聰明不,吃東西之前竟然還曉得拔毛,要不是莊主及時趕來,我們根本對付不了它,是……是莊主救了那狗!"張旭話的時候一直看著蔣晶晶,而蔣晶晶一聽到張旭的話,立刻憤恨的抬起頭來,帶著滿臉的淚花問道:"那只活尸死了沒有?咪咪給它害的這麼慘,我一定要親手找它報仇!"

"死了死了,被……被我們莊主給砍的稀爛,你想報仇也報不了了!"張旭急忙點頭,生怕蔣晶晶真的去找那只莫須有的"拔毛活尸".

"林大哥,謝謝你!"蔣晶晶含著眼淚,十分感激的看著林濤,林濤只能僵笑著道:"不……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也謝謝你們,三位大叔!"蔣晶晶滿臉真摯的又向張旭他們鞠了個躬,而聽著丫頭天差地別的稱呼,三個男人立刻滿臉的黑線,周猛更是委屈道:"我……我跟莊主同年的,怎麼就是大叔了?"

蔣晶晶見懷里的咪咪終于緩過氣來,可憐巴巴的舔著她的手掌,丫頭也喜笑顏開,俏皮的對周猛吐吐舌頭道:"可林大哥長的比你們年輕多了呀,不是大叔是什麼?嘻嘻~"

差點吃了人家姑娘的狗,被人家鄙視一下也是應該的,三個大叔級別的老男人懷揣著滿心的郁悶回了營地,蔣晶晶對"拔毛活尸"也不疑有他,依舊抱著咪咪有有笑的膩著林濤,林濤心虛的厲害,無論蔣晶晶什麼他都點頭,臉上的尷尬之色任誰都能看的出來.

夕陽西下,暮色緩緩襲來,金燦燦的陽光在和黑暗的較量中此消彼長,一寸寸的退去,步行了一天的人們也並沒有走出太遠,就盤踞在昨夜戰斗最激烈的墩山鎮上,准備在此休息一夜.

墩山古鎮經過昨夜的一戰還有搜刮,早已面目全非,房倒屋塌,剩下的只有一片淒慘慘的殘垣斷壁,能住人的房屋根本沒幾間,不過苟延殘喘的難民們也沒法計較什麼,神呆滯的在縣城官員的大聲呼喝下排成一條條長龍,領著得來不易的一頓晚飯,也只有看著隊伍最前方那幾十口熱氣騰騰的大鐵鍋,難民們才能稍稍的提起一點精神,眼中也有了一些神采!

林濤靠在松軟的稻草堆上,手里夾著半截香煙,看著眼前那些仿佛軀殼般的人們慢慢往前蠕動,他的心也相當的複雜,他倒是有心想接手全部的難民,但他卻沒有這個實力,如果沒有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生存體系,就把這些人貿貿然全都帶回去了,那麼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大家一起餓死!

羅馬不是一天建起來的,任何一個城市同樣也不可能一天建成,即使有這個雄心,也要一步步的慢慢來!

蔣晶晶清純可人,心地也是善良無比,隊伍一停下,她便早早的就跑去爐灶邊幫忙,把一碗碗稀粥盡可能的親手送到每一個人手上,即使對方吃不飽,但蔣晶晶那無比燦爛的笑容也會讓他們心中一暖,自然而然的就驅散掉心里積存的不少陰影.

"大老爺,你倒是會享福呢,你瞧我忙的這一頭汗!"蕭楠香汗淋漓的走了過來,笑眯眯的蹲在了林濤的身邊,林濤心知她沒穿奶罩,雙眼極不規矩的在她胸前亂掃,但蕭楠一套長褲長褂穿的十分正經,半點春光都看不到,林濤無趣的挑挑眉頭,笑著道:"你們那些活慢慢的干,又沒人催你們,回去做也是一樣的!"

"那怎麼行呢?在其位就要謀其事,我又不是那種靠臉蛋吃飯的三!"蕭楠看著林濤,故意把"三"兩字咬的格外重,但見林濤似是而非的笑笑,有一口沒一口的繼續抽著煙,她嬌嗔的撅撅嘴,似乎沒得到林濤的表揚十分不滿意,便提醒道:"你真的不要看我們的工作哦,一點的差錯都會給以後留下天大的隱患,就像剛剛,我們就配合齊隊長他們甄別出一批不可靠的人,及時的把他們踢出隊伍才不至于讓他們帶壞別人!"

"哦!"林濤淡淡的點點頭,十分揶揄的看著蕭楠,意味深長的問道:"你是想對我什麼?是不是想讓我晚上好好疼疼你?"

"討厭!"以蕭楠的閱曆也不禁了臉,趁沒人注意這里,她氣哼哼的捶了林濤一下,卻有意無意的捶在了林濤的命根之上,想了想又傲然的對他道:"我就是想告訴你,我不是個花瓶,我的能力和相貌絕對是對等的!"

"你的能力昨晚我就已經領教到了,的確過人,今晚你也可以繼續施展出來!"林濤嘿嘿一笑,眼神里充滿了浮.蕩,蕭楠翻了他一眼,沒好氣的道:"就會占人家便宜,人家和你正經的嘛,等到了山莊你打算怎麼安置我們?我可是聽了,你幾個老婆沒一個是省油的燈!"

"你又不給我做老婆,操那麼多心干什麼?"林濤無所謂的笑笑,彈飛手里的煙頭便道:"明天下午車隊估計就能趕回來了,你們跟著第二批人先走吧,讓你們這些女人這麼跟著實在委屈你們了!"

"喲?良心發現啦?"蕭楠很是狹促的看著林濤,然後眨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目光流轉的輕聲問道:"明天不想讓我伺候你啦?"

"想,怎麼不想?但來日方長嘛!"林濤笑眯眯的看著笑顏如花的蕭楠,世上總有那麼一種女人,只看她的外表就很能讓男人產生莫名的沖動,尤其是蕭楠那張狐媚至極的臉蛋,眼角微微上翹,似乎無時無刻不在放著電光,林濤和她的眼神一對,就有種想把她撲倒,按在身下狠狠蹂躪的**!

"哼~來日方長,我看那個'日’字恐怕才是最重要的吧?你要是不安頓好我們,看哪個女人以後能讓你日的這麼舒服!"蕭楠咬著下唇,眼中卻全是不盡的渴望,而且如此粗魯的話語從這麼個端莊的女人嘴里出來,林濤心里狠狠一蕩,也不顧大庭廣眾,便在蕭楠的乳上重重的捏了一把.

"呀!要死啦?這麼多人呢!"蕭楠猝不及防,酥.胸被襲,羞的滿臉通,剛想站起來跑開卻見張旭一搖三晃的走了過來,蕭楠的臉色立馬恢複了原有的正經模樣,緩緩站起來,不卑不亢的對張旭笑道:"張隊長好!"

"嘿嘿~簫助理,和咱們莊主什麼呢?我怎麼瞧你臉都了?"張旭玩味的看著蕭楠暈的俏臉,似乎想瞧出一些端倪來,但蕭楠面不改色的淡淡道:"哦!是和莊主到了一些女性健康的問題,肯定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麼?"張旭有些狐疑的看著蕭楠,但蕭楠是個老油條了,依舊是一臉矜持的微笑著,並且轉頭對林濤又道:"老板,我知道現在看病是件很奢侈的事,但只有姐妹們的身體健康了,才能更好的為您賣命不是?所以一切就拜托您了!"

"啊……啊!好的!"林濤眨巴著眼睛,愣愣的回答道,他心里雖然明白蕭楠是在刻意掩飾她倆的*,卻也不得不佩服這女人的急智和淡定的心態.

"謝謝老板!"蕭楠優雅的笑了笑,又對張旭道:"張隊長,不打擾你們話了,我先過去忙了!"

完,蕭楠便一本正經的走開了,但張旭卻不想放過她,幾步追上來喊道:"簫助理,等一下!"

"什麼事,張隊長?"蕭楠詫異的回過頭來問道.

"那個……"張旭摳了摳下巴,回頭看著草垛上的林濤,悄悄對蕭楠招招手,等蕭楠滿臉奇怪的靠過來,他便低聲道:"簫助理啊,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有些話我想我也能直了吧?"

"但無妨啊!"蕭楠掃了一眼張旭,眼神中帶上了一絲警惕.

"你看啊,咱們山莊的大體構架你也了解了,分為外莊和內莊,雖然都是山莊人,但內莊才能算的上是咱們真正的自己人,待遇差別也是很大的,你們一去肯定不可能進入內莊的,只能從外莊慢慢做起……"張旭雙臂抱在胸口,很有深意的看著蕭楠,接著又循序善誘的道:"不過呢,你們想進入內莊雖然有些困難,但只要有人發上一句話,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張隊長,蕭楠是明白人,話沒必要兜圈子,是非黑白,我自然也會自己去判斷的!"蕭楠微微一笑,對張旭的心思她已經了然于胸.

"好!痛快!"張旭"啪"的一拍手掌,便笑嘿嘿的對蕭楠道:"機會就在你眼前,咱們莊主這趟為了你們專程出來,身邊也沒個女人解悶,我想簫助理要是能善解人意的陪陪咱們莊主,到時候大家可就不分彼此,以後無論什麼事可都好了哦!"

"呵呵~張隊長,不是我故作矜持,我都已經徐娘半老了,也沒什麼放不開的,但你確定莊主對我有興趣?別到時候我投懷送抱不成,反被幾位莊主夫人記恨了,那我一個女人可是招架不住的!"蕭楠一臉從容的微笑著,心里卻已經大定,只要不是張旭來打她主意就好,林濤那里早就勾搭成*了,還用的著別人來給她指點迷津嗎?

"不會不會!"張旭自信滿滿的擺擺手,道:"我老大我了解,最喜歡的就是你這種已婚婦女,只是他這個人比較要面子,肯定不會出來的,咱們做他兄弟的,自然有義務為他排憂解難了對不對?你晚上只管去勾引……哦不,找他聊聊心事,我保管你能成事,只不過呢,你也不要有什麼非份之想,這件事千萬不能給別人知道,只要你能安安穩穩的當你的地下人,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不然到時候連我也保不住你!"

"哦?是麼?"蕭楠似笑非笑的看了張旭一眼,故作苦惱狀的思考了一會,但還是搖搖頭道:"對不起了張隊長,蕭楠蒲柳之姿,估計入不了莊主的法眼,如果是莊主自己提出這個要求,蕭楠抗拒不了,只能盡心盡力的迎合,但要我主動去勾引他,我一個清清白白的婦道人家……真的做不到,抱歉!"

"你……"張旭看著蕭楠轉身就走,當場就愣在那里,因為蕭楠的態度和她一貫的表現太不一致了,他本以為通曉人世故的蕭楠絕對會二話不,主動去投懷送抱的,卻沒想到她竟然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張旭自然不會知道林濤早就在她身上開過炮了,他看著蕭楠那豐滿的身段,大屁股扭的奪魄勾魂,他氣呼呼的罵了一句:"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晚上就找人輪了你!"

上篇:第五百五十七章 聽天由命的難民    下篇:第五百五十九章 狐狸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