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六百七十八章 南柯一夢   
  
第六百七十八章 南柯一夢

"哈哈~是不是無話可了?"老胡得意的大笑起來,高聲道:"林濤啊林濤,你他媽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偽君子,老子當初出賣你的決定果然是英明的,不然山狗不弄死我,你有一天也會親手干掉我的,你想想看你都干過些什麼,挖兄弟的牆角,偷兄弟,偷仇人的老婆,甚至連自己老婆的親媽和親姐你都不放過,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敗類……"

"不!你放屁,你不可能是老胡,你不可能是他,你他媽早就死了……"

林濤突然狀若瘋魔的跳了出來,怒著雙眼,面容異常的扭曲,他幾乎想也不想便把子彈往老胡所在的位置傾瀉過去,而老胡也不甘示弱,黑暗中連串的射來子彈,一時間槍聲大作,火光交錯,但林濤突然一聲悶哼,腹部再次中彈,而老胡也不好受,慘叫一聲似乎也中了槍.

"死吧!你這個王八蛋,滾回你的地獄去吧……"

林濤一梭子子彈打空,閃電般又換上一個滿彈彈夾,子彈如同雨點一般朝著老胡激射而去,他此刻腦中徹底被怒火爆滿,眼中的殺氣前所未有的濃重,而老胡幾乎被他壓的抬不起頭來,匆忙間射來的子彈通通落空,但老胡似乎也被激發了死志,居然大吼一聲跳了起來,一槍再次大中林濤的胸口,猛的將他掀飛!

"該下地獄的應該是你,這就是你偷我老婆的下場……"

老胡一聲嘶吼,如同受傷的野獸,林濤重重的砸在一堆木箱上,"轟"的一聲壓塌了一片,而老胡得勢不饒人,猛的沖過來還想給林濤致命一擊,但一道黑影卻毫無預兆的一閃而來,閃電般將老胡撲倒在地,血盆大口瞬間就咬了下去.

"啊……"

老胡淒厲的慘叫起來,身體拼了命的想要掙紮,可在黑影的壓迫下他連動都動不了,林濤心中一喜,黑影特殊的嘶吼聲他再熟悉不過,明顯是來自失蹤已久的米迦勒,可當他急忙擰開手電一照,壓住老胡的卻根本不是米迦勒,而是一條跟米迦勒一般高大的活尸犬!

"哧啦"一聲,活尸犬輕易的一甩腦袋便撕下了老胡的左臂,老胡那標志性的大背頭在手電光的照耀下顯得油亮無比,老胡被扯下左臂之後痛苦的慘嚎高昂了一倍,但林濤此刻非但沒有一點喜悅之,一股兔死狐悲之感居然油然而生,似曾相識的猶豫感再次出現,救還是不救又成了林濤腦中最糾結的問題!

只是這次林濤僅僅一愣神,手中的槍械便毫不猶豫的把子彈射了過去,他已經錯過一次了,不想再錯第二次,就算老胡現在想要致他于死地,那也是因為對他見死不救的恨意!

"嗷……嗷……"

高大的活尸犬慘叫著摔了出去,躺在血泊之中的老胡竭力的抬起了一點頭,複雜的眼神讀不出究竟是感激還是羞惱,但林濤卻覺得心里終于松了一口氣,長久以來積壓在心中的那股懊惱悄然撒去,他強撐著身體站起來,慘笑著對老胡道:"老胡!欠你的還給你了,以後各安天命吧!"

"謝……謝謝……"

老胡輕輕點了點頭,臉上似乎也有了點解脫,但看在林濤的眼中,他*猾狡詐的面孔卻突然模糊起來,變的朦朦朧朧看也看不清,不過沒有時間給他驚愕,那只被他打飛的活尸犬居然跳了起來,凶猛的朝他猛撲而來!

這條活尸犬生前似乎是條素以迅猛著稱的杜賓犬,即使尸變之後那速度也依舊無以倫比,林濤連開兩槍居然都被它閃了過去,然後大嘴猛的一張,眨眼間便將他撲倒在地.

林濤半個身子都已經麻痹了,卻也根本不敢怠慢,落地的同時他一拳砸在活尸犬的下巴上,傳來"咔嗒"一聲重重的牙齒碰撞聲,但這條活尸犬卻無比的堅韌,腦袋一甩頑強的把他按在了地上,腦袋一低,林濤肩膀上的一大塊肉便被他生生給撕去了,而林濤也瘋狂起來,手槍和手電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一手揪住活尸犬的耳朵,拳頭擂鼓一般猛擊過去.

"咚~"

一陣瘋狂而又血腥的厮打之後,林濤居然猛的被對方甩了出去,在接著薄冰的地面一直滑出老遠才停住,林濤此時只感覺腦袋嗡嗡作響,一陣黑過一陣的虛弱感不斷交替出現在他眼前,但他來不及多想,如此黑暗的環境中他根本不可能是活尸犬的對手,好在活尸犬似乎也受了重傷,躺在地上翻騰了幾次都沒能成功起來!

林濤趁機翻身急忙向著一邊快速爬去,可伸手不見五指的鬼地方讓他根本沒有方向感,只能認准了一個方向不斷的往前爬,他很快就發現自己鑽進了那成排成排的床下,大量的雜物讓他的速度一降再降,但身後很快就傳來了活尸犬追擊而來的撞擊聲,它似乎發了狂,如同坦克一般在床堆里橫沖直撞!

林濤再次加快了一層速度,奈何身中三槍,經過的地方直接留下了一灘血線,而且劇烈運動下他根本爬不了多快,眼看活尸犬大步追擊而來,高低床骨牌一般翻到,林濤卻終于力竭一頭栽倒在地,再也無法動彈,整個天地似乎都在跟著旋轉起來,但就在這時,他的面前突然射來一道強烈的光柱,迷迷糊糊間他只感覺一個人猛的拉住了他的衣領,正在快速的把他往前拽!

林濤很勉強的抬起點頭想看看是誰在幫他,但昏暗之中對方竟然是個豬臉人,長長的嘴巴簡直跟豬八戒一樣,混沌的思維已經讓他分不清真實還是幻覺,他就像只破麻袋一樣被人順地拖著,而與此同時幾聲槍響再次傳來,追擊他的活尸犬慘叫著滾到一邊,林濤即將合上的雙眼下意識的看去,但一個震驚的景象卻出現在他最後這一瞥之中,也注定要讓他帶著這股極端的震驚暈去!

為什麼會是……米迦勒……

……

"嚯~中了三槍還沒死哎,好嚇人哦,會不會變活尸啊……"

"賭就賭,我賭他活不過今晚……"

"嘖嘖~能在那地方活下來本身就是奇跡了,居然連槍傷都開始複原了,這人是妖怪變的嗎……"

"哇!瞧他這一身腱子肉啊,我都流口水了……"

"你摸夠了沒有,讓開給我摸摸……"

許許多多的聲音在林濤的腦海中來回穿行,可惜他的腦子還是一片混沌,不但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甚至自己是誰都無法想起,他的思緒猶如一團漿糊,一張張生動的面孔不斷出現在他的腦海里,他本能的覺得這些人自己應該很熟悉,可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他們究竟是誰.

林濤感覺自己好似昏睡了一個世紀那麼久,那些猶如魂游天外的思緒終于陸續回到了他的本體,而腦子里也生出了第一個明確的目的——他想起來尿尿!

"呃……"

林濤的嘴里發出一聲嘶啞的低吼,可這種摩擦鐵片一般的沙啞嗓音卻把他自己給嚇了一跳,自己的嗓音怎麼會難聽到這種程度,就如同嗓子里被人澆了滾油一般恐怖,不過隨即一個更加古怪的念頭卻出現了,我以前的聲音應該是怎麼樣的?難道就是這樣?

林濤本能的甩了甩頭,帶著一股撕裂般的痛楚他艱難的睜開了眼睛,可入眼之處依舊是一片黑暗,和他沉睡時一樣,什麼都是漆黑一片,林濤下意識的以為自己瞎了,但等一陣短暫的適應之後,一點微弱的燈光終于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那是一盞用碗制成的菜油燈,豆丁般大的火光已經接近枯竭,就擺在距離林濤床邊的一張櫈子上,順著火光林濤發現這里是一間連窗戶都沒有的房間,房間不大卻很潮濕,斑駁的牆皮處處都帶著黴斑,混合著油燈發出的味道,讓人有種肥肉吃多後的粘膩感覺.

四周的擺設十分的簡單,一張櫈子一只床頭櫃,外加一張木質的單人床就是這里的全部家當了,林濤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一床沉重的棉花被下,他居然是一絲不掛,甚至連條內褲都沒有,這種怪異的感覺讓他本能的覺得不安全,可他實在是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在這,又為什麼要在這,而且最最關鍵的是,他竟然想不起自己究竟是誰了!

"咔噠~"

房門門把被旋轉的聲音突然響起了,林濤本嫩的閉上眼睛動也不動,保持剛剛那樣半死不活的狀態,房門跟著就被人推開了,憑著過人的聽力,他發現有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兩人都徑直來到他的床邊,其中一個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這人的手十分細膩,明顯是個女人!

"咦?居然不發燒了哎,昨晚還燒的嚇人呢!"對方似乎十分驚訝,而傳來的聲音也的確是個女人,不但清脆動人好像還十分的年輕.

"是嗎?"又一只手伸了過來,在林濤的額頭上反複感受了一下,和剛剛那只細膩卻有些冰冷的手不同,雖然這也是個女人,但手卻是火熱的,撫摸在林濤的額頭上讓他本能的有種舒適感.

"不錯!還真的退燒了,不枉費我們一番幸苦!"女人的聲音中帶著相當的滿意,但緊接著蓋在林濤身上的被子卻被人猛的掀開,就聽那女人道:"今天拿溫水給他擦擦身吧,我擦上面,你擦下面!"

"嘻嘻~這麼便宜我啊?"另一個女人有些驚喜的笑了一句,但手上的動作卻不停,一陣"嘩啦啦"的水聲之後,兩條濕熱的毛巾便搭在了林濤的身上,賣力的給他擦拭起了身體.

上篇:第六百七十七章 老胡複活?    下篇:第六百六十八章 女兒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