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偵探之鬼怪奇談第二十九章 :兄弟屠夫   
  
第二十九章 :兄弟屠夫

, , , , , ,

86.86686婆婆緊緊拉住我的雙手,迅速朝山下走去.

婆婆走得非常快,一路上沒有任何停留,她不斷的小跑著,看上去十分焦急的樣子.老實說,對于像秦婆婆這樣一個七十歲的老太太來說,能夠走得這麼快實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我和她相處了二十多年也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拼命趕路.我知道,顯然在她的心中,鍾老伯現在已經成為了她老家里唯一的親人了.她非常渴望能夠再次見到鍾老伯.

山路顛簸崎嶇,在趕路的過程中,有好幾次秦婆婆都被堅硬的泥巴給絆倒了,但是她老人家並沒有任何的灰心喪氣,她迅速爬了起來,立時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然後繼續往前奔跑著.

看著她老人家那種堅強不屈的精氣神,我不由得感慨萬千.當下也加快步伐,緊緊的跟隨在她的身後.

在山下趕了一個多小時的路程.一路小跑以後,我和秦婆婆兩個人終于來到了集鎮上.

抬眼望去,那是一個並不是十分繁華熱鬧的集鎮,人流量少得可憐,讓我感到悲哀的是鎮上的基礎設施相當落後,鎮上的馬路居然還是泥巴路.如果婆婆不事先告訴我這是一個集鎮,我簡直都不敢相信.一路走馬觀花,我發現集鎮上販賣商品的人並不是很多,我用手數了數,所有擺攤賣貨的店主加起來一共也只有十家.

我皺了皺眉頭,朝身邊的秦婆婆看去.希望她能夠盡快找到鍾大膽鍾老伯.

秦婆婆眼睛四處掃描著,眼神之中透著一絲焦急,我知道她一定是沒有在這些人里面找到鍾老伯.

秦婆婆用力的揉了揉雙眼,徑直朝馬路邊緣跑去.

我緊緊的跟在了婆婆的身後.

到了馬路的邊緣後,我定了定神,抬眼望去.在馬路的邊緣處居然有兩個四十歲左右的攤販,在他們的店門口上有一塊白色的橫幅,橫幅上面的字跡雖然已經開始脫落,但是經過一番思索後我還是猜出了橫幅上面的內容,上面寫著六個大字:天下第一快刀.我好奇的朝這兩個攤販望去,赫然發現他們兩個居然是賣豬肉的屠夫,他們的攤位上正用鐵鉤子掛著十幾串又大又肥的豬肉,攤位旁邊還放置著五六把用來殺豬的尖刀.此刻這兩個屠夫他們正坐在木頭凳子上閑聊,嘴里吞云吐霧的抽著一根老牌香煙,時不時的唉聲歎氣.

看他們的那個樣子,我便知道他們的生意並不是十分好.秦婆婆走到他們兩個人的跟前,仔細辨認了很久,但是她卻始終眉頭緊鎖,我以為她認識這兩個年輕人,是以走到她的跟前,問了起來:"婆婆,這兩個人您認識嗎?"

秦婆婆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道:"唉,太久沒有回來了,也不知道他們兩個是不是老刑的兒子.如果是老刑的兒子或許我可以從他們的口中打聽到鍾師兄的下落."

我認真聽著她的話,不去打擾她,任她去辨認,我相信她自己會主動上前詢問的.

果然,秦婆婆真的走到了這兩個賣豬肉的跟前.她清了清嗓子,問道:"請問,你們兩個是不是刑無能的兒子?"

那兩個攤販聽得秦婆婆這樣一說,立時站起了身,皺著眉頭,上下打量著秦婆婆.然後過了半分多鍾才開口笑道:"是……是我們兩個都是他老人家的兒子,請問您老人家是哪位?"

秦婆婆大喜過望,笑道:"你們兩個想必就是永才和永福了吧?我是秦媽媽啊,你們小的時候我還跟你們玩過呢?"

那兩個攤販瞪著雙眼,死死的盯著秦婆婆,兩個人同時聲音發顫,開口道:"您……您真是秦媽媽?"

秦婆婆拍著他們兩個人的肩膀,笑道:"嘿嘿,可不就是我老人家嗎?想當年我離開的時候你們才只有二十歲,還是年輕小伙,想不到現在也老了,我都差點不敢認你們了,哈哈哈……"

其中一個叫做永才的中年人抓了抓頭發,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站在他旁邊的另外一個叫做永福的人看上去似乎顯得要大方很多,他朝秦婆婆笑道:"秦媽媽,您是來找我爸爸的嗎?他老人家此刻正在家里殺豬呢,走,我和永才帶您上我家吃飯去."

秦婆婆頓了頓,連忙擺手道:"孩子,不用麻煩你們了,我不是來找你們爸爸的,我這次來是想向你們兩個打聽我師兄的下落的,你們兩個孩子今天有沒有看見他來這里賣果酒啊?"

那兩個中年人聽得婆婆這麼問,雙腿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突然轉過身子,背對著秦婆婆,然後互相使了一個眼神,拼命的眨了眨眼睛. 他們兩個還以為沒有人看見他們剛才那種拼命掩飾的神情,殊不知我這時卻是正對著他們.

他們轉過身,正面對著秦婆婆,齊聲道:"沒有啊!今天我們兩個沒有看見鍾老伯來鎮上擺攤啊!"

秦婆婆當然沒有看見他們使眼神,以為他們真的沒有看見鍾老伯.她焦急萬分,搓著雙手,嘴里喃喃自語起來.

我當時心中萬分奇怪,看他們的神情明明知道鍾老伯的行蹤,可是為什麼這兩個人要故意隱瞞鍾老婆的蹤跡呢?難道他們有什麼難言之隱?

如果鍾老伯的蹤跡並沒有關乎到我們人類的安全,我一定不會強迫他們.但是現在,鍾老伯是唯一能夠消滅墳山上那只厲鬼的人,無論如何我都必須盡快找到他.

顧不得許多,為了能夠打聽到鍾老伯的下落,我不得不冒犯眼前的這兩個陌生人.

趁他們沒有注意,我用右手慢慢的摸起了他們桌子上的一把殺豬刀,我將殺豬刀緊緊貼在我的褲腳下,用右手遮蓋了起來,然後我別扭的一步一步朝那個看上去較為廋弱的永福走去.我正欲掏出尖刀,恫嚇永福說出鍾老伯下落之際,突然一陣急性喘氣的咳嗽聲從另一間偏房里響了起來.

我立時回過頭望去,我看見了一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她的步伐簡直比蝸牛走得還要慢,她邊走邊劇烈的喘氣,我皺了皺眉,好奇的上下打量著她,我發現她臉部和手上的皮膚全部都是凹凸不平的皺紋,眼窩深陷,皮膚蠟黃,一副病態的模樣,她的樣子十分之蒼老,我估計她至少已經有了一百多歲.

秦婆婆一見到這個老奶奶突然面露喜色,立時恭敬的走了上前,握住了她那如枯樹一般的雙手,在她的耳邊大聲說道:"刑大媽,您還認識我嗎?我是根香啊!您好好看看我."

那個老奶奶的行為十分之古怪,她嘴里咕噥了一句,我卻也聽不清楚說得是什麼,只見她連連甩開秦婆婆的手,嘴里喃喃自語道:"無能,我的兒子,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啊!我快不行了,我就要快去見你那風流鬼死老爸了,你趕快給我安排後事吧!"

我皺著眉,猜測著這個老太太一定是因為上了年紀,精神失常.

就在這時,邢永福突然走到了那個老奶奶的跟前,安慰道:"奶奶,爸爸在家里殺豬呢,明天我和哥哥就送您回老家.您先進去好好休息一下."

那老奶奶看了一眼邢永福,合不攏嘴的笑道:"乖兒子,你是我的乖兒子.好,我聽你的話,我現在就回屋休息."

永福走到秦婆婆的跟前,擦著眼淚道:"我奶奶上了年紀,聽醫院的大夫們說是得了瘋癲症.現在她老人家根本就認不出一個人來,只記得自己兒子的名字."

秦婆婆聽到這樣一個消息後,眼睛也濕潤了.

面對這樣可憐的一個老奶奶,我立時打消了用尖刀威脅她孫子的想法.我不知道當她看見我那粗魯的行為後病情會不會變得更加嚴重,如果她因為受到驚嚇而一時發起病來,那我就將是一個千古罪人.

我立時將尖刀收了起來,原樣放回了攤位上..

上篇:第二十八章 :偏僻山村    下篇:第三十章 :莫名恫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