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偵探之鬼怪奇談第五十二章 :山林血尸   
  
第五十二章 :山林血尸

, , , , , ,

86.86686兩分鍾以後,狂風驟然停止,一切又恢複了平靜.威爾上校顫顫兢兢的湊到我的跟前,聲音發顫問著:"是不是那東西來了?"

我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怎麼,你這會兒知道害怕了?"

威爾抓了抓頭發,顯出一副鎮定的表情,固執道:"誰怕了,我只是問問而已.你說,是不是那東西來了啊?"

我深深呼吸,也不去理會他的問題,只是朝他說道:"你呆在這屋里不要出來,我現在就出去看看."

威爾重重的點了點頭,趴著身子躲在木板窗戶後面四處張望著.

我也不去管他,自顧自的輕輕拉開房門,然後迅速將之緊緊的關上,徑直朝大山深處走去.

夜,漆黑的夜.

夜,遠處的樹林中,不時傳來空洞的哀鳴聲,緊觸著人的大腦神經. 慢慢的,一片黑云飄了過來,仿佛就要下雨.沒有起風,沒有電閃,沒有雷鳴,靜靜地,空中落下了淅淅瀝瀝的幾顆雨滴.雨滴落在我的臉上,我本能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就在我放下手的那一刹那,我發現自己的手掌上突然變得血紅血紅的,那居然是人類的鮮血.空氣中彌漫著血腥的味道, 我匆匆而行,借著手中的電筒,漆黑的天空中陡然出現了一道顯眼的白影,那白影長發披肩,身材極為苗條,她如光速般自空中緩緩飄落下來.不言而喻,這白影赫然正是山田光子. 我看見在她的身邊,地上正躺著一句裸露的尸體,山田光子此刻正蹲在覆蓋枯枝的叢地上,她嘴里不斷發著"吱吱"的聲音,緊接著,我看見她發瘋般的舔著那具血腥的尸體.她當著我的面,露出一雙蒼白的手,然後將自己的手從尸體中拉了出來.突然,她又伸出自己那修長而又鋒利的手指甲,迅速插向尸體的腦殼處,鮮血如泉湧般噴泊而出,山田光子獰笑著,大口大口的吞食著那不斷狂湧而出的腥血,大約過了十幾秒之後,她將自己的雙手從尸體的腦殼處輕輕放了下來,緊接著取下了尸體里血紅的一顆心髒,慢慢地放入口中細細地"品味"起來,她一邊品味喉嚨里一邊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

面對如此凶殘血腥的一幕,我忍不住惡心起來,然後狂吐不止.

我再也顧不得許多,早已將自己需要帶口信的任務和責任拋到了九霄云外.

此刻,誰能保證她會不會發狂來吸食我的精血和陽氣?在這種緊急關頭,保住生命才是最為重要的.帶著驚恐害怕的心情,我拼命地向樹林外奔跑,我慌不擇路的四處亂竄著,就像是一只在漫無邊際森林里迷路的羔羊般迷失了方向.

一路奔跑,跑到了一片枯槁的叢林里,那林中到處都是枯枝,一顆枯枝樹木上面赫然掛著數十顆正在滴血的人頭,人頭順著大樹不斷往下滴著血.

我心髒砰砰直跳,開始呼吸急促起來,我緊張至極的轉身跑向一處正在流水的小河,舉起手電筒朝河面望去,陡然發現河中的水居然也是血紅色的,原來河流里竟然赫然"躺"著三具鮮紅的頭顱……

我尖叫一聲,嚇得立刻拔腿就往茅草屋跑去.

我打開手電筒,順著亮光朝前奔跑著,內心不斷的祈求山田光子不要再出現,我生怕再看見她吃尸體,吸精血的血腥場面.

我狂奔著,由于心情異常驚恐,在奔跑的途中突然被地上一個"物體"給重重的絆了一跤,四腳朝天的摔倒在地,起初我以為那"物體"只是一顆倒在地上的大樹,但是我伸手摸去以後才發現根本不是樹木,我在黑暗里摸索著,感覺出自己摸到的那"物體"柔軟中帶著堅硬.

我又急又怕,迅速抓起地上的手電筒,朝自己跟前照去.

借著手電筒的亮光,我看見的又是一具側躺在地的尸體,那尸體居然渾身沒有一絲血跡,看上去干燥異常,全身枯槁,背面肌膚竟如樹皮般粗糙,令人情不自禁產生一股難以言喻的惡心感.

就在我准備不管這具尸體,打算離開之際,我陡然發現這尸體的手臂上有一條似曾相識的龍形紋身,那紋身我曾經在旅館見過.

我記得那種紋身正是當日在旅館里,美惠子派來給我送信的那幫黑社會們才有的特殊標志.

我好奇地將尸體翻轉過來,掩鼻朝尸體面部看去.不看還好,這一看之下,令得我驚訝至極的忍不住"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具被山田光子吸食了精血的尸體居然會是今天早上給我送信的渡邊三郎.

看著渡邊三郎的干枯尸體,我腦海里突然想起掛在樹林的人頭和"躺"在河流里的尸體.我雙腿顫抖,猛地想起那些死去的人竟然都是渡邊三郎的手下.

這時我突然想起周一仙當初對渡邊三郎的算命預言,他那日說渡邊三郎印堂發黑,會有血光之災,若是聽他的話或許還有得救,可惜渡邊三郎當時卻不肯相信,不料現在果然突遭不幸.

我呼吸急促的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心中不斷的咒罵著山田光子,更加堅定了要消滅她的決心.

大約癱坐在地上過了有十分鍾以後,我的心情漸漸平複下來,我緊緊的有左手將秦婆婆送給我的符咒揣在手心里,然後迅速站起了身子,右手握著手電筒,探頭探腦的繼續往茅屋走去.

隨著情緒的不斷穩定,我漸漸膽大起來,行路也沒有剛開始時那般慌亂.

我小心謹慎的繼續朝前走著,沒過多久便看見了那幢茅草屋.我驚喜交加的站在門口,剛要邁步朝里走去,不料一陣鬼氣陰森的聲音自我後背響起.

那聲音嘶啞道:"龍先生,鑰匙帶來了沒有?"

我轉過身,眼前背對著一個白衣女子,我望著這個白衣女子,這白衣女子赫然正是山田光子.

我陡然一震,一見到她,立時將手中的符咒緊緊握住,心中想著:她若是來強行搶奪我的鑰匙,只要她一靠近我,我便立時將手中的符咒貼到她的身上.

我朝山田光子悶哼道:"鑰匙是帶來了,但是這一次絕對不會給你了,因為你太讓我失望了.你上次還說自己不會再吸食人的精血和陽氣,可是我剛才又看見你濫殺無辜害人性命,似你這般慘絕人寰,我怎敢放心將鑰匙交給你……"

山田光子聽完我的話後,冷哼起來:"你答應過的話想要反悔?你當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我最痛恨別人威脅于我,是以沒好氣回答道:"龍某人絕不是貪生怕死之徒,不信你大可以試一試."

山田光子聽完我的回答後,呆了半晌,卻是不再說話.

我見她不再說話,顯得大是有理,繼續冷哼著:"你還記得自己上次說過的話否?你上次還說自己不會再去吸食別人的精血和陽氣,但是我剛才還在樹林里看見了被你無辜殺死的受害者,你知不知道那些被你殺死的人是你女兒美惠子派來尋找你的手下,你居然連他們都不肯放過,你到底還有沒有一點人性."

我以為用這樣嚴厲的語言罵對方,她一定會繼續保持沉默,不料她卻突然尖聲叫道:"我本來就不是人,是鬼魂……本來就沒有人性,我管不了那麼多,快把鑰匙交出來,如果你不把鑰匙給我,我就吸食你的精血和陽氣."

我聽得她這樣說,又憤怒又害怕,死死的將符咒拽住,把心一橫咬牙叫道:"你有本事就過來吧,我才不怕你……".

上篇:第五十一章 :互相爭辯    下篇:第五十三章 :女鬼面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