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鬼村紮紙人2.第2章 踱步的無頭雞   
  
2.第2章 踱步的無頭雞

g,更新快,無彈窗,!

"誰!"

柱子驚魂甫定,猛然向前方看去,卻發現孟凡指的地方漆黑一片.

"誰在哪?"

可是,盡管看不到什麼,卻分明能感覺到那里正有什麼東西在盯著他們,感覺自己的神經快要崩斷了.

"咔嚓!!"

正在此時,一道閃電毫無征兆的,撕裂了漆黑的夜空,瞬間將四周照得煞白,一個詭異的人影驟然出現在他們眼前!

只見那個人影低著頭,突兀站在剛才出現紅綠燈的地方,一動不動.

周遭吹過一陣陰風,風聲猶如嬰兒正在哭泣,夾雜著草木起伏的聲音,聽得人心頭顫顫的.

"誰媽蛋的在那裝神弄鬼,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柱子緊握著大扳手,壯著膽子大吼一聲,孟凡也從地上摸起一塊石頭,舉起來死死盯著那人.

"咝咝."

那人影發出令人不適的聲音,似笑非笑的隱隱傳來,突然,人影猛地抬起了頭,露出一張慘白的臉,眼睛好像是兩個圓圓的黑洞,正汩汩往外冒著黑血,沖著他們陰森一笑,隨即緩緩隱匿在了黑暗里.

"是張……張木匠!"

印象太深刻了,柱子看到人影的臉,一下子認了出來,拉著孟凡的胳膊,魂不附體的說道:"是張木匠啊,咋可能啊?!張木匠已經埋掉了啊!還是我鏟的土,壘的墳!"

"快走!"

事情詭異,以防遇到更詭異的東西,孟凡再也不敢在此地逗留下去了,拽起柱子就往車上跑,只想趕緊回到家,再也不出門了.

柱子沒有說錯,這次他回來的不是時候.如果早知道這樣,哪怕是在外面餓幾天,他也要晚點回來的.

孟凡的家就住在豬蹄山的山腳下,一個叫孟家莊的地方,只有百十戶人家,雖然叫孟家莊,可奇怪的是只有孟凡一家是孟姓.

二人到了村子之後,孟凡為表歉意,多給了柱子一些租車錢.隨後,在村子里陣陣狗吠聲中,他神魂恍惚的往自家院中走去,路上遇到的怪事讓他頭皮發麻.

雖然已至三更半夜,可孟凡的父母還沒有入睡.

二老的鬢角已然發白,正坐在昏暗的燈光下,守在一張方桌旁等待遠歸的兒子.

方桌上放著早已涼透的飯菜,葷素皆有,滿滿擺了一桌,顯然是精心准備了良久.即便是涼了,菜香也是濃郁的,滿是親情的味道.

他們聊著孟凡小時候的趣事,不時有溫暖的笑容浮現在蒼老的容顏上.

當聽到院子里響起推門聲,二老欣喜的站起身,迎了出去.

"回來了呢!"

看到那個日思夜想的身影,兩個人都一起笑了.

"小凡,怎麼才回來,飯都涼了!"

孟母微笑著責怪孟凡,目光憐愛,一把搶過孟凡的行李,遞給孟父,就要端著飯菜去熱一熱.

"別忙活了,娘."

孟凡強迫自己忘掉紅綠燈的事,擠出一個微笑,坐到了方桌旁,看著滿桌子菜,眼前一亮,佯裝心情不錯的吃了起來.

"小凡,咋回來這麼晚呢?"孟父將行李放好,坐到飯桌旁,倒了兩杯酒,目光很是關切.

"火車晚點了,山路又難走,耽擱了些功夫."

孟凡含糊解釋了兩句,本想詢問一下張木匠的事情,但話到嘴邊又咽下去了,他怕自己這麼突兀的一問,爹娘會多想.

山村容易出現詭事,對于鬼神,山中父老多有信奉,這種事能不說就不說吧.

而且,他身為一個大學生,有些唯物主義,雖然目睹了路上詭異的一幕,但是打心底還是不太相信,不相信這事真能把一個大活人生生弄死.

在他看來,張木匠死去的事情應該是個巧合.

可是,為什麼會出現紅綠燈?

為什麼本來死去的張木匠怎麼又突然出現了?

他無法解釋.

思慮重重下,孟凡如坐針氈,可在父母的注視下,還是裝作一副開心的樣子,陪父親喝了二兩酒,便借口太累了,匆匆應付了幾句,便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太邪門了,太邪門了!"

躺在厚實的床鋪上,孟凡卻怎麼也睡不著了,心神籠罩著一種膽顫心驚的感覺,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一點點消逝,讓他渾身無力,連睡覺的力氣都沒了.

"是死亡的感覺麼?"

孟凡喃喃自語著,恐懼從心頭升起,彌漫在了屋中,陰冷.

一夜無眠.

次日,孟凡神情憔悴的去了柱子家,柱子遇到的是紅燈,如果詛咒應驗的話,應該明天就死了.孟凡覺得自己很有必要來看看柱子的情況.

"柱子,你在干啥?"

一走到柱子家的院子里,孟凡就看到駭人的一幕,柱子手里正拿著一把血淋淋的菜刀,刀身正滴滴答答往地上滴血.

"殺雞呢!"

柱子甩了甩刀上的血,臉色明顯有些暗淡.

"殺完了嗎?"

孟凡只看到了血,卻沒有看到雞的影子.

"沒."

柱子抬了抬下巴,望向了一個方向.

"唔……"

孟凡目光一凝,赫然看到一只沒有頭的母雞,無頭母雞正站在遠處踱步行走,斷裂的脖子處正汩汩向外冒著鮮血,鮮血灑了一地,觸目驚心!

而被砍掉的雞腦袋已經掉落在地上,正在一閉一合,驚悚的眨著眼睛!

眼前一幕異常詭奇,讓人心中不安起來.

"雞無頭能活,人無頭必死."

都說雞被砍頭之後還能活一段時間,這次孟凡可真的見識到了.

"連雞都不想死,更何況是咱."

柱子的語氣有些觸景生情,顯然紅綠燈的事帶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你殺雞做什麼?有啥講究麼?"

孟強揉了揉太陽穴,有些心驚肉跳,尋思著柱子殺雞有什麼緣由,難道想借此躲過紅綠燈的詛咒?

"燉肉吃."柱子沖著孟凡咧嘴一笑,"如果明天俺真死了,可不能做餓死鬼."

孟凡點了點頭,略有理解,覺得臨死前吃點好吃的,不失為一件有意義的事.他挽起袖子,幫著柱子抓住了這只無頭雞,到中午時分,兩個人便吃著雞肉,喝起酒來.

"柱子,咱倆應該沒啥事吧,上次張木匠死的事,說不定是別的原因."孟凡端起一盅酒,心中滿是歉意,"真對不住了,讓你跟著一起擔驚受怕,我敬你!"

"說啥呢兄弟,俺開車還不是為了掙點錢,死了就死了,不怨你."柱子端酒一飲而盡,"死了正好,我正好到陰間去看看俺那早死的爹娘,自己一個人在世上怪沒勁的,連個媳婦也找不到."

"真的有陰間嗎?"孟凡對這件事持有懷疑態度,總覺得陰間是人無中生有編造出來的.

"死了不就知道了,如果真有陰間,俺托夢告訴你."柱子撕了一個雞腿遞給孟凡,突然神態嚴肅,"孟凡,如果俺真死了,你燒幾個好看的女紙人給俺,讓俺在下面爽爽,這是兄弟的遺言了."

"嘿!"孟凡笑罵了一句,勸柱子不要胡思亂想,急忙轉移了話題.

一直喝到傍晚時分,孟凡才醉醺醺的站起身,打算回家睡一覺.

"孟凡兄弟,不是跟你開玩笑,俺已經感覺到了,可能撐不到明天了."

柱子目光肅然的注視著孟凡的背影,將剩下的酒一飲而盡,隨後腳步踉蹌的關了門,回到屋沖著父母的照片磕了幾個頭,便醉倒在了亂糟糟的床上,臉色白慘慘的.

而此時,若有人認真觀察,會發現一絲若有若無的黑云,慢慢從空中落下,形成一道漩渦,旋轉漂浮在柱子家的屋頂之上,似乎正在汲取著什麼……

第二天,宿醉一夜的孟凡,被父親叫醒了.

"啥事啊,爹?"孟凡看著父親的表情,隱隱有些不安.

"柱子死了."孟父說道.

"啥?!"

孟凡聞言騰一下跳了起來,心神震動,頭皮快要炸裂,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股生死危機如針紮一般,紮在了他的心頭,與此同時,悲傷侵襲!

"柱子死了,我……我恐怕也會跟著死去吧!"

"哎!"

孟父看著孟凡,不明其中的緣由,歎了一口氣,慈愛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絲難以遮掩的失望.

孟父是村醫,醫術一般,醫德卻極好,他經常翻山越嶺給人看病,風雨無阻,雖病患不少,但收費微薄,家中依然清寒.

眼見著孟凡上完大學,本以為會有個體面的工作,光耀門楣,想不到他最終還是背著行李回到村里--這已然說明了一切,孟凡這輩子估計沒啥出息了.

"柱子身子骨壯得跟頭牛似的,說死就死了,村長說死得有點蹊蹺,讓我去驗尸,你也一塊去吧,順便給我打打下手,等我老了干不動了,你就子承父業吧."

孟父說完,步履蹣跚的向屋外走去,一心為兒鋪陳後路.

"死了……死了……時間不是還沒到麼?怎麼提前了?"

孟凡心神恍惚,喃喃自語,死亡像一塊堅硬的石頭,壓在軟軟的心頭上,魂不附體的跟著父親向柱子家走去……

上篇:1.第1章 不該出現的東西    下篇:3.第3章 驗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