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鬼村紮紙人4.第4章 下一個就是你   
  
4.第4章 下一個就是你

g,更新快,無彈窗,!

"不能空著手,是要送點什麼去的."

孟凡態度轉變,回屋從自己的行李袋里摸出一樣東西,心情忐忑的向著張婆子家走去.

張婆子的孫女名喚柳小溪,幼年時父母相繼病逝,和張婆子相依為命.

柳小溪曾和孟凡是同學,學習很好,人長得也俏麗,孟凡曾打著學習的名號,沒少接近人家.但她的卻命不好,忽然間得了怪病,一夜之間瘸了腿,便退了學.

為此,孟凡還傷心了好一陣子呢.

她的家坐落在一處山谷中,門口正迎著豬蹄山,門前有一處溪水,溪清水靜,怕是因為這條小溪,才取名叫柳小溪的.

走到了門口,孟凡詫異的發現地上灑了長長一溜草木灰,歪歪扭扭的,顏色灰白,很是紮眼,就是不知有何用處,味道倒是挺好聞的.

考慮到張婆是村中的神婆,或許是有什麼講究.

在門口略作徘徊之後,孟凡這才開口喊了一聲:"柳小溪在家沒?"

話音落下不一會兒,一個拄著木制拐杖的女孩,長發搖曳,一瘸一拐的出現在院中,雖衣著樸素,在明媚的陽光中站著,還是難掩容顏中的一抹芳華.

女孩明眸善睞,向著門口望去,看到是孟凡,俏臉上露出歡喜,暖暖一笑:"是孟凡啊,別在外面站著,快進來坐吧!"

大門是一道木柵欄,虛掩而已,孟凡邁過地上的那圈木灰,推門而入,將拿來的東西遞了過去,神情有些靦腆:"小溪,這是同學淘汰的隨身聽,雖然成色舊了一些,但是音質倒還不錯,里面存了不少歌,你沒事可以聽聽."

"跟我還這麼客氣."

柳小溪莞爾一笑,也不多讓,大方的接過東西,將孟凡讓進屋中,屋中擺設簡單,物件陳舊,卻整潔溫馨,更有些盆栽剛剛開出小花,散著芬芳的味道,讓人神清氣爽.

"說吧,好久沒見你了,一來就送禮,是不是有什麼事呀?"柳小溪美眸含笑,打量著孟凡,落落大方里藏著一點點羞澀.

"有有."孟凡的目光和女孩一對視,心頭急跳了兩下,忙避了開去,慘然一笑,"柱子死了,村里想求一下張婆婆做一場法事."

嘴上這麼說,心里卻想著,許久不見,這柳小溪竟然又變漂亮了,那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那精致的紅嘴唇,一抹紅霞似的,真是太過于動人了.

"好說."柳小溪將隨身聽放好,也不多說,拄著拐杖,帶著孟凡向後院走去,"奶奶就在後院住,平時很少出來走動,她雖是濕婆子,心腸卻很好,你見到別害怕."

"哦,哦."

孟凡緊隨其後,又忍不住偷偷打量起柳小溪的背影來,畢竟許久不見了嘛.

只見她的長發垂在腰間,隨著細腰擺動,楚楚動人,腰下面的翹起部位也顯得玲瓏柔軟,凹凸得恰到好處,不收斂也不過份,觸感應該是極好的.

更可聞到一縷處子香氣,香香暖暖的,給人的感覺也很好,只是那腿……

雖然勻稱,也修長.

但是,瘸了.

一個瘸腿的美女罷了.

孟凡陶醉中帶著惋惜,尋思著若能大難不死,日後發達了,一定要將柳小溪的腿治好,算作是了卻年少時的傾慕之情了.

到了後院之後,又是另一番光景,院內桃樹遮天,雜草荒蕪,氣氛陰冷,彌散著一股泥土的味道,缺少人氣的樣子,更是有一條黑色的土狗,看到孟凡過來,呲牙咧嘴,汪汪直叫,模樣凶狠,為此地平添了不少怪異.

"阿福,一邊玩去!"

柳小溪佯裝生氣,嬌斥一聲,沖著土狗揮了揮手,那土狗倒也聽話,後退兩步,蹲在不遠處,但還是死死盯著孟凡,似是在盯著什麼危險的東西.

"奇怪了."

被土狗一吠,孟凡突然覺得籠罩著他心頭的那層陰霾被驅散了不少,連帶心情也輕松了許多,不由得多看了那土狗一眼.

"阿福平時很溫順的,你別在意."柳小溪不知孟凡心境的變化,歉意一笑,指著一間土屋說道,"小時候你們都怕我奶奶,這後院沒來過吧,他就住在里面."

言罷,徑直帶著孟凡向土屋走去,進屋之前,還特意交待:"奶奶耳朵不好,待會兒你說話可要大點聲哦."

進了屋內,孟凡環視之下,不由得一愣,只見屋內光線略暗,空間不小,前前後後,擺放著不少紙人--

這些紙人神態各異,惟妙惟肖,或嗔或喜,都穿著古時舊裝,花花綠綠的,然而,奇怪的是都沒有畫上眼珠,顯得有些詭異瘆人.

除了紙人,還有紙馬幾匹,紙橋幾座,應是山村里死人後,做白事之用.

更為惹眼的是,一頭白發的張婆子正盤膝坐在這些物件中間,手中正紮著一個沒完成的紙人,已完成骨架,還沒糊紙,骨架嶙峋,充滿了神秘感.

"張婆婆,我是孟青山的兒子孟凡,村子里死了人,村長特意請您去做一場法事."

孟凡見張婆子一直低頭忙活,想起柳小溪的交代,特意提高了音調,聲音很大.

"原來是孟青山家的小子,都長這麼大了."

那張婆子緩緩抬起頭,直勾勾的瞪向孟凡,眼睛眨了數下,卻將孟凡瞪得毛骨悚然!

只見張婆子眨眼之後,原本渾濁的眼球忽然閃現精光,左眼慘白,赫然沒有黑色眼瞳,只有一片白膜!而右眼則是漆黑如夜,黑洞洞的.

兩眼竟是,一黑一白!

"陰陽眼麼?"

孟凡愕然,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令人心驚肉跳的眼神,下意識的覺得這跟電影里的陰陽眼很是相似.

不過,等他平靜之後,覺得這張婆子可能是左眼得了白內障而已.

"穢氣!"

那張婆子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瞳複又變得黯淡無光,說出一句讓孟凡倍覺意外的話來.

"這是啥意思?"孟凡聞言身體一震,聽者有意,心想,"難不成張婆子真有些道行,看出什麼不成?"

"奶奶,你別嚇孟凡了,他膽子本來就不大,嚇壞了我可賠不起."柳小溪有些嗔怪,跺了跺腳,近前揉了揉奶奶的肩,"您老可別擺架子了,幫幫他哦."

"你出去吧!"張婆子對柳小溪揮了揮干枯的手,放下手中的紙人骨架,輕輕擺放在一旁,仿佛是對待有生命的東西一般,"順便把門關上."

"好吧,好吧."

柳小溪努著嘴,繼而看了孟凡一眼,睫毛眨動,好像是安慰他,隨後便轉身出去,將門關了.

關門之後,屋內的光線更是暗淡了不少,唯有張婆子的絲絲白發反射著光線,氣氛顯得不太正常.

"那個……"

孟凡呆呆站立著,不知道張婆子留下自己有什麼用意,但是想起剛才一幕有些唬人,忍不住問道:"婆婆,您剛才看出什麼來了?"

"廢話!"張婆子面色很是不悅,連帶皺紋都生硬了不少,"都快死了,瞎子也能看出來!"

孟凡聽了心里一驚,態度端正了不少:"我前天夜里回村,路上遇到了紅綠燈,柱子已經死了,婆婆您有解救之法嗎?"

"孟青山倒是好算計,居然丟給我一個大麻煩."

張婆子沒有直接回答,竟然隨手抓起一把糯米,也不顧孟凡的感受,丟到了他的腳下,自顧自說著,"你爹平日里,對我孤老寡女多有周濟,對小溪的腿也用了心,老身如果不幫忙,卻是說不過去."

"豬蹄山二十年前山裂,形成一道天塹,像是被一刀劈開,形成斬天煞."

張婆子伸出樹皮似的手,指著豬蹄山的方向.

"這裂縫尖利如箭,正對著孟家莊,又形成穿心煞."

張婆子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那時老身就曾說過,雙煞齊下,時日久了,必然會招來災禍,十五的中元節還沒到,禍便來了."

也不管孟凡聽不聽得懂,張婆子嘴里念念有詞,但接下來說的話,卻讓孟凡的心一下子高高懸起,一股生死危機轟然而至!

"斬天煞氣呈赤紅色,穿心煞氣呈碧綠色,雙煞滔天,聚而不散,幻化成紅綠兩色勾魂燈,專攝人魂魄,見者必死!"

"先是張家男人死于非命,今又是你說的那位後生,而接下來,死的就是你!"

上篇:3.第3章 驗尸    下篇:5.第5章 紮紙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