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鬼村紮紙人24.第24章 看清楚這個世界   
  
24.第24章 看清楚這個世界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次誰來呢?"

孟青山拿手電筒挨個照了照,時而搖頭,時而點頭,像是挑西瓜似的.

最後,他指著一個體型略大的兔子,說道:"你很不錯."

接下來詭異的事情再次發生!

其它兔子猛地站立起來,將體型略大的兔子圍在中央,又撓又咬,頃刻間,竟將那兔子給打死了!

"很好."

孟青山也毫不含糊,一拍胸口,咳出一口血霧,剩下的兔子見狀歡呼雀躍起來,雙眼散發著紅色光芒,貪婪的吸食著血霧,不再理會孟青山了.

仿佛是一場交易!

孟青山撿起那只被打死的兔子,徑直向外走去,神情依舊是迷茫的,猶如是在夢游.

這一幕將孟凡看得瞠目結舌,急忙向洞外遁去,出了山洞,又潛藏起來,瞅著父親拎著兔子鑽出了山洞,沿著原路離開了落星溝,他又尾隨了上去.

孟青山的神情一路是迷茫的,出了落星溝范圍之後,他在一片山坡上停了下來,在腳下的草叢里,翻出一個早已設置好的鐵絲套,將一頭撞死的兔子勒了上去.

做好這一切,詭異的事又發生了,他的神情突然變得清明起來,和剛才判若兩人,只見他盯著被鐵絲套住的兔子,一臉喜悅,將兔子解開拎了起來,打量了一番:"這只不錯,又大又肥,兒子肯定喜歡吃!"

說著就拎著兔子,向家中走去.仿佛在山洞里發生的事情,他已經忘記了.

這一幕看得孟凡是心驚肉跳,下意識認為父親肯定是中邪了,連忙也回了家.

晚上,孟青山家里炊煙嫋嫋,散發著香味,惹得附近的鄰居流了口水.

"老王啊,你看看人家青山,會醫術,又會抓兔子,每天吃肉,你啥時候抓個回來,給老娘解解饞?"

"你可別說,這雖是入秋了,可草比人還高,抓兔子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回頭我問問老孟,看他是咋整的,今晚我先去給你討兩塊肉去!"

"不夠丟人的,你也長著手呢!"

那王姓鄰居還真的端著碗過去串門,見到孟青山之後,就是一番請教,孟青山也不藏私,把套兔子那一套,又講了一遍,最後還給王姓鄰居盛了滿滿一碗肉.

"老王啊,下次嫂子想吃,就直接過來,沒啥不好意思的."

"用不著,用不著,這不我也學會了,我套住了你來我家吃."

就這麼熱絡的聊著天,送走了王姓鄰居.

若是以前看到這一幕,孟凡肯定是笑容滿面的,這一次的臉色卻很不好看.

他可以肯定,如果父親再這麼折騰下去,必死無疑!

而且,那兔子,兔肉,估計會有問題!

也正好孟母在灶房遇到點問題,似乎是煙筒堵了,孟青山就過去看,見屋里沒人,孟凡悄悄的坐到了飯桌前,研究起那鍋兔肉來.

可怎麼看,那鍋兔肉都沒什麼問題,冒著熱氣,香噴噴的,讓人忍不住想偷吃一口.

這倒是有些奇怪了.

甚至孟凡還下意識的將真氣覆到了眼睛上,借以增強了視力,觀察了一番,也沒看出那兔肉有什麼問題.

直到父母就座後,他終于看出了端倪!

原來問題沒出在兔肉身上,卻是在他父親身上!

只見孟青山全身布滿了血色霧氣,一副入體已深的樣子.

更瘆人的是,這血霧還可以不斷影響身邊的人,兀自擴散著,一些籠到了母親身上,眨眼功夫便鑽了進去;

還有些是撲到了孟凡身上,可是在離他身體二十公分的地方就停住了.

這應該是他修煉了天罡滅神道經,對那血氣有了天然的抵禦之力.

這是要害他全家啊!

孟凡臉色刷一下子變了.

父母與人為善,從來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怎麼就攤上這檔子事了!

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

第二天早起之後,孟凡本想攔住父親,不讓父親再抓兔子的,可見到父親之後,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不用攔了.

父親已經病入膏肓,奄奄一息了.

更糟糕的是,家里的草藥也已經不多了,還需要去收購草藥.

可孟凡問了幾家經常給父親提供草藥的農戶,都是因為農忙,這幾天沒有去挖,如果再去縣里購買,怕是來不及了.母親只好給父親打了吊瓶,吊了一口氣.

孟凡守在父親的床頭,看著正在抹眼淚的母親,壓下心中悲傷的情緒,輕聲開口:"爹,你告訴我,最近你出去看病,有沒有遇上過怪事,或者……怪人?"

孟青山眼皮耷拉著,有氣無力的搖了搖頭,狀態非常不好.

"那你都去給誰看病了?"

孟凡不想放棄任何一個線索,一定要找出一些端倪,只要找到了源頭,才能對症下藥,救下父親.

"張……婆……子……"

"嗯."

孟凡點了點頭,這件事他自然知道,張婆子腿上有傷,父親過去換過兩次藥,若真是有人動了手腳,張婆子難逃嫌疑!

"你第一次拿回來的鐵絲套放那了?"孟凡強忍著心中的憤怒,"就是帶血的那個."

"床……下……"

孟凡在床下一摸,摸出了那個帶血的鐵絲圈,調動真氣一瞧,赫然發現那鐵絲圈上也散發著血氣,一如那鍋兔子肉的.

"果然是張婆子!"

這事很容易就可以推斷出來,張婆子腿被鐵絲圈弄傷了,傻子都能看出來,可她還是矢口否認,說是自己割竹子弄傷的,事出無常必有妖,私下里肯定沒干好事!

只是沒想到,張婆子的手段竟然如此歹毒!

僅僅因為受點傷,就要害人全家!

著實太過份了也!

孟凡霍然站起,長身而立,目光里蘊滿了仇恨,恨不得現在就去拎張婆子過來,當著父親的面,手刃了她!

可是看到父親氣息萎靡,怕是一轉身,就是別離了……

母親更是在旁邊拉住了他的衣襟,搖了搖頭.

"爹……"

孟凡重新坐下,握住了父親的手,那手有些粗糙,做了很多粗活的樣子,也有些瘦弱,顯然是吃得不太好,讓孟凡眼眶濕潤了起來.

"爹,有些事一直想告訴你,可一直沒機會說……"

孟凡的手指在父親的掌心輕輕畫著圈,仿佛在畫著對父親的眷戀.

"從我回家的那晚說起吧,娘你也聽著,聽了可不要害怕……"

孟凡強忍著眼淚,從遇到紅綠燈說起,說到了張婆子,說到了紙人,說到了干尸,說到了桃木劍,說到了三清鈴……一直說到了那幾只詭異的兔子……

"爹……"

"這世間有很多事,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比如這把桃木劍,真的可以殺鬼,我就殺過一只."

"這是三清鈴,鈴音很好聽,只是現在我還不會用."

"還記得上次我給你變的戲法麼,那也不是什麼戲法,而是真的."

"對了,我還能變出一個大香爐來,有這麼大……"

孟凡比劃著,卻突然怔住了,眼睛里突然閃現過一抹狂喜!

"對呀,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香爐,煉尸爐,煉體爐,這麼神奇的爐子,我可以給父親的身體煉化一下,說不定能有奇效啊!"

揮手之間,那碩大的爐子便出現在了屋中央,占了不少空間,散發著一股古樸的味道.

"……"

孟青山和孟母一下子愣住了,眼睛睜得圓圓的,看看那爐子,又看看孟凡,仿佛是新生兒第一次看清楚了這個世界……

上篇:23.第23章 詭異的兔子    下篇:25.第25章 因禍得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