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鬼村紮紙人47.第47章 不折不扣的鬼村   
  
47.第47章 不折不扣的鬼村

g,更新快,無彈窗,!

"造孽啊!"

孫村長一張老臉扭曲著,變得十分難看.

村子里出現這種事,他這個當村長的是絕對不想看到的,有孟凡搞出的恐怖紙人在先,這又有賈氏死而複生回了家,如果引起村民嘩變,他這個村長肯定當不成了.

一輩子辛勤耕耘,難道就這樣了?

他想要的結果,絕不是這麼……怪誕!

"都散了吧."

走出去安撫了一下村民,他又跟張婆子聊了幾句,張婆子卻明確表示,這種事超出了她的能力之外,況且她年事已高,身患疾病,法力大不如從前,再施法恐會傷及自己性命,要找,就得去找別人.

張婆子說的很是懇切,也不是托大之詞,一切尊重了事實,孫村長一時沒了辦法.

找別人?

難道還能找孟凡不成?

他那個紙人已經夠嚇人了!

好好的孩子怎麼就走了邪路呢,太惋惜了.

他怏怏的回到了村委,召集干部們商量對策,其實也沒什麼好商量的,這種事是破天荒第一次遇上,壓根沒有應對的經驗.最後只好委托一些身體強壯的勞力,守在余豐慶家門口,不要惹出麻煩才好.

但是人還沒守一會兒,就被余慶豐給拿著掃帚趕走了.

余慶豐也算是大徹大悟了,他雖然怕死人,可這死人是自己的老婆,況且跟活人看起來也沒什麼區別,只是沒有體溫而已,那還有什麼好怕的.

她會做飯,還給她洗衣服,陪著他聊天,噓寒問暖的,總勝過自己守著空蕩蕩的屋子等死來得好.

人老了,最害怕的事情莫過于……老無所依!

孫村長的情況卻截然相反,他心情很差,這一晚,連飯都吃不下去了,筷子里夾著幾根面條,卻放不進嘴里,總是滑落下來,因為手是抖的,索性不再吃了,抓起手電筒就往走去,也不理會老婆的詢問.

在村子里戰戰兢兢巡查了一圈,走到了村口時分,已是月上柳梢頭了,山風微冷,偶爾傳來一聲烏鴉沙啞的叫聲,聽起來很是不祥.

他被冷風一吹,打了一個哆嗦,蹲在一塊石頭上,摸出來一支煙點上了.

村子里的煙民大都是抽煙槍的,綁著一個煙袋的那種.而他作為村長,手頭並不是過于拮據,過濾嘴的香煙還是抽得起的,只是這煙一點上,還沒抽兩口,就從指縫里掉在了地上.

有心事吶!

死人回家的事如果傳出去,怕是再也抽不上香煙了.

對這種事,他已經無能為力了.

心神不甯的低下頭,想要把煙撿起來,想不到卻被一只手搶了先,那只手將煙捏了起來,遞到了他的手中,也在他旁邊蹲下了.

"謝了."孫村長心事重重,深吸了一口煙,也沒抬頭看,還以為是熬夜做農作的村民,隨口問道,"這麼晚了還不回去?"

"哥."那人聲音像風一樣冷颼颼的,"是我,你弟弟孫來福啊."

"噗通!"

孫村長只抬頭了一眼,便一翻白眼,身體一抽搐,栽倒在地,昏過去了.

孫來福的確是他弟弟,死了得有七八年了,是在修理一台落地吹風扇的時候,不小心被電死的,整個人都電黑了,死的時候也沒合眼,還是他親手給抹上眼皮的.

這怎麼又突然回來了?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正被孫來福背著,眼見就要到家了.

孫來福的背比河邊的石頭還要冰涼.

"來福啊……"孫村長氣息微弱,恍如在做夢一樣,"別回家了,嚇著你嫂子……去村委."

那孫來福也沒有答話,改變方向,又往村委走去.

這時候的村委已經沒人了,孫村長強忍著恐懼,將死去的弟弟拉進了一間放雜貨的庫房里,關上門,打開了燈.

這庫房放著一些農具,有鐵鍬,有耕犁,有繩子……還有一把生鏽的鐵錘,開山的時候打樁用的.

孫村長瞅了一眼鐵錘,咬了咬牙,對死去的弟弟說道:"來福,你咋又回來了?是哥給你燒得紙錢太少了麼?"

孫來福的視線聚焦到了孫村長的身上,怔怔的問:"啥紙錢?"

"喏,那種紙錢."

孫村長指了指弟弟身後,見弟弟轉身去看,他猛地抓起鐵錘,一鐵錘砸在了弟弟的後腦勺上,將他砸倒在地,順手抄起一條繩子,將其捆了個結實.

"哥."孫來福醒來,感覺不到疼痛似的,眼神有些委屈,不明白的問道,"為啥砸我,又為啥綁我?"

"死人,你這個死人,我砸死你!"

孫來福掄起鐵錘,又要去砸,可看到弟弟無辜的眼神,心軟了下來,鐵錘從手里滑落,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來福啊,人都死了,你還回來干啥,有啥放心不下的啊!"孫村長捂著臉,蹲在了地上,眼淚從指縫里流了出來.

這一夜,他不知道是怎麼熬過去的,第二天天亮的時候,他往死鬼弟弟嘴里塞了一塊破布,確認他發不出聲音了,這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可他卻沒料到,自己這里不是開始,也不是結束,同樣的一幕,在不少村民的家中都發生了--

隔壁老王的妹妹,因難產而死,于昨夜凌晨時分,回到了家,嚇昏了老王的老婆,屎尿流了一地;

村東朱屠戶的父親,拄著陪葬的棗木拐杖,敲開了朱屠戶的大門,一拐杖將熟睡中的朱屠戶打醒,將其嚇得跪地直叫爹;

村南放羊的馮老頭,其女兒回到了家,見馮老頭被褥單薄,竟連夜給馮老頭做了一條棉被,蓋在了他的身上,馮老頭哭著關閉了家門,不再見任何人;

村西種果樹的許麻子,半夜聽到果園里有動靜,拿著土槍去抓賊,卻看到了失足墜崖而死的親哥哥,驚恐之後,抱著哥哥痛哭流涕,讓哥哥住進了果園里……

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了太多太多,震撼著村民脆弱的神經!

他們對待死人的態度也各不相同,有的將死人關了起來,比如孫村長;

有的將死人養了起來,比如余豐慶,馮老頭,許麻子……

還有的……

比如隔壁老王一家,嚇得不輕,采取了搬家,一開始想搬到張婆子家,畢竟張婆子是濕婆子,鬼神不敢接近,在他家肯定是安全的.

結果事與願違,連家門還沒進,就被張婆子給趕出來了.

接著突發奇想,竟然以極其強硬的態度,搬進了孟凡家的院子里,將被褥往地上一鋪,說什麼也不走了.

他的想法很簡單,孟凡連那麼恐怖的紙人都能操縱,還對付不了死人?

當鄰居這麼多年,看著孟凡長大的,就算孟凡再邪性,還能害他不成?

甚至還主動將孟凡幫他收玉米的錢,給補上了.

這讓孟凡有點傻眼,也有點啼笑皆非,更多的卻是憂慮!

不出他所料,鬼事接二連三的發生了!

孟家莊成了不折不扣的鬼村!

死人陰氣重,照這麼下去,活人也得變成死人!

這是一場浩劫……

上篇:46.第46章 給活人做飯    下篇:48.第48章 鬼打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