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鬼村紮紙人第1995章 人為刀俎,我為豬肉   
  
第1995章 人為刀俎,我為豬肉

g,更新快,無彈窗,!

呼!

在一片被濃密植被遮蓋的山坡後面,宋折柳雙手扶著膝蓋,長長呼出一口濁氣,他跟著孟凡一口氣跑了幾十里,沒見有人跟來,才長長松了一口氣,有汗水在他的鵝蛋臉上畫出一道道痕跡,很像是女人哭花了臉的樣子.

"蒙兄,咱們跑得有點不厚道,但不跑就沒命了,那人的修為你看出來了沒有?"

宋折柳坐在地上,用袖子擦了一把臉,瞅著孟凡道.

孟凡眺望著來路,道:"李小曼是長生一重境,那漢子能輕松搞定她,修為至少比她高一重,即是長生二重境,其實李小曼不應該那麼輕易就敗了,她的修煉路子比較陰柔,不是和人硬剛的那種,只可惜她擔心對方越過她去傷害金蓮兒,選擇了和對人硬撼的下策,否則她撐個一會兒半會兒還是沒問題的.而咱們能逃掉是個奇跡,也或許人家不屑于追咱們兩個地玄,畢竟咱們已經將東西丟在那里了."

他當時拉金蓮兒.

何嘗不是想創造一個最合適的局面.

可是金蓮兒沒領情.

"哎,可不是呢!"宋折柳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而後索性躺在了地上,撫了撫還在呯呯跳動的胸口,道,"當時金蓮兒聽你的就好了,咱們三個丟下東西跑,李小曼在後面周旋一番,或許也能跑了,不至于兩人全被抓走了."

宋折柳埋怨道:"女人有時候真難說話."

幾十里的逃跑,讓宋折柳口干舌燥,肚子還有些餓,可是東西都丟在了剛剛那里,包括水和食物,還有孟凡給他的冰蠍……現在著實是變得一無所有.

野蠻生長的荒草在臉上蹭過,宋折柳坐起來,沒主意的問孟凡:"蒙兄,咱們咋辦?最合適的辦法,是不是回門派叫人?只憑咱們兩個是沒辦法救出人來的."

"回去叫人,那倆丫頭孩子都有了."

"哎."

宋折柳再次長歎一聲,有些焦躁不安的用手拔著地上的草,纏在了纖細的手指上,小時候他和小伙伴玩過家家,總是當新娘子,小伙伴會給他戴草戒指.

"老宋,你沒想過就此離開,不再回南無了?"孟凡驀然問道.

"不能啊!"宋折柳搖了搖頭,"不厚道啊!金蓮兒那丫頭其實挺不錯的,就是嘴厲害了點……"

"那咱們就得救人了."孟凡伸手將宋折柳拉了起來,"那個人被同伙成為頭領,他們的大本營肯定距離事發現場不遠,咱們得過去探探."

"好!"宋折柳深吸了一口氣,"大不了死了,也問心無愧了."

兩人展開身形,快速向回掠去.

過了一陣子,兩人終于找到了一個掩映在茂密樹林中的寨子.

寨子的規模不大,只有十幾棟房屋,屋頂上都鋪著厚厚一層茅草,窗戶里散發著點點燈火,兩座用樹木搭建起來的哨樓矗立在寨子大門前,有人拿著弓箭站在哨樓里,四處眺望著.

兩道人影從遠處的草木中鬼鬼祟祟潛行了過來,繞著寨子轉悠了一圈,最後在寨子的西後方的一片亂石中潛伏了下來.

"蒙兄,知道她倆被關在什麼地方了不?"

看了一圈,宋折柳也沒看出金蓮兒和李小曼被關在哪里了,便出聲問孟凡,他也不認為孟凡看出來了,這寨子並不是能工巧匠設計的,布局很是凌亂,房屋大小也差不多,沒有什麼主次之分,中心位置竟然還是一片圓形操場,胡亂的擺放著一些木質工具.

從這樣的亂糟糟環境找兩個人,真的是很困難的.

"應該是那里."可隨後,孟凡便指向了一間只有一層的木屋.

"怎麼會是哪里?"宋折柳瞅著那其貌不揚的小木屋道.

"老宋,我問你,你若是占山為王的山寨王,搶了兩個長相還算不錯的小妞,第一件事要做什麼?"孟凡輕聲道.

"嘿嘿!"宋折柳咧嘴一笑,"肯定不會和她們聊人生."

"那就是要做生人的事了對不對?"

"生人……"

宋折柳腦海里湧現出一幅幅畫面,鵝蛋臉紅了起來,但還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如果你又是一個講究的山寨王,生人之前要給她們做一些什麼?"孟凡繼續引導.

"聊一聊?讓她們放松心理防線,不要反抗?"

"你想想,她們已經趕了兩天路了."

"那就給她們洗一洗?"

"那你再看那木屋."

"唔!"

宋折柳恍然明白了孟凡的意思,在那木屋的屋頂開著一扇天窗,有淡淡的水氣正從里面彌散出來,夜色籠罩,不認真看還真是容易忽略!

"蒙兄,真有你的!"宋折柳忍不住向孟凡投以敬佩的目光,這才是老江湖啊!

"咱們只要潛入那個木屋,就有機會救人."

兩人在亂石中悄悄挪動,向那木屋後潛去.

其實,剛才繞著寨子查探的時候,孟凡早就透視到金蓮兒和李小曼在哪了,兩人的處境很是糟糕,沒辦法用言語描述.

"大嬸,我家里很有錢,你放了我好不好?一定給你非常豐厚的報答!"

落魄的掌座千金金蓮兒,不知被喂了什麼東西,無力的躺在一張用凳子架起的木板上,紅色小肚兜被丟到了地上,有一個滿臉褶子的老婆子,往她身上澆了一瓢熱氣蒸騰的熱水,然後有一把用野豬鬃毛做成的刷子,在她身上用力刷著,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刷得她皮膚赤紅.

而李小曼已經昏迷過去了,躺在另一張木板床上,衣服也被丟到了一旁.

兩個人很像是砧板上的肉,瘦肉.

老婆子不理會金蓮兒的話,刷得越發賣力了.

金蓮兒不知是被刷疼了,還是被嚇壞了,眼淚啪嗒啪嗒的沿著眼角往下流,她這輩子都沒想到自己會被這麼對待,自己洗澡都是在浴桶里洗的,還要放彌散著香氣的花瓣呢!

現在算什麼?

刷豬麼?

刷乾淨了,就要送給人吃麼?

想起那個手拿大刀的恐怖狠人,金蓮兒的眼淚就成了斷線的珠子,愈加後悔沒跟孟凡逃跑了,現在人財兩失了……

木屋的後面,孟凡用手指按了按地上的泥土,潮濕松軟,挖一下子就是一個坑,還沒聲音.

宋折柳見狀,會意的點了點頭.

兩人一起動手,很快兩人就如同兩只地鼠,鑽到了木屋下方……

上篇:第1994章 我只是個小女孩,別殺我    下篇:第1996章 蟲子在吃我的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