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靈樓住客第0252章 自殺的三足金蟾   
  
第0252章 自殺的三足金蟾

g,更新快,無彈窗,!

就在我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鄭晨開口道:"我,我身上有東西."說著,還不停的打量著自己.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繼續說道:"說說吧,這樣鬧下去就不好了."

三足金蟾在鄭晨的肩膀上爬動了一下,然後在小院中憑空出現了一聲巨大的蛙鳴.

幾人都是一怔,我則是皺了皺眉頭,靠,這是什麼意思?是在威脅我還是這家伙不會說話.

"剛,剛才是什麼在叫."三足金蟾就在鄭晨的肩膀上,所以這個聲音鄭晨聽得來可謂是震耳欲聾,此時整個人臉都白了.

"沒什麼,你別亂想."我安慰了一下鄭晨,鄭晨看了看一邊的法案,又看了看我們,情緒果然如張老頭所說,好了不少.

三足金蟾還是沒有反應,我從懷里拿出一個銀色的小球,然後故意拉了拉袖子,露出手腕上的血色玉鐲.

銀色小球是伍劍偷偷給我的,說是李桂花弄的,至于是什麼,伍劍也不知道,但是據李桂花說保命沒有問題,而血色手鐲是露露給我的,也有一定的威能.

說白了,我就是在向三足金蟾展示肌肉.

三足金蟾看到以後,鼓鼓的大眼睛閉了一下,張了張嘴,露出滿口的尖牙.

"談談?"我努力讓自己的話語顯得平淡.

"他欠我的."

三足金蟾終于開口了,聲音聽起來有種金屬的厚重感.

能交流就好,我看了一下其他人,似乎都沒有聽到三足金蟾的話,全是一臉疑惑的看著鄭晨.

"他欠你什麼了?"

"你問他?"

我點點頭,問鄭晨道:"你欠人家什麼了?"

幾人見我和空氣似乎真的在交流,心中恐懼更甚.

鄭晨小心的看著四周,整個人都顫抖起來.

周燕怒道:"你到底欠人家什麼了,說啊."

鄭晨都快哭了,茫然道:"我沒欠什麼啊?"

我看著鄭晨的樣子,似乎並沒有說謊.

"你能說說他欠你什麼嗎?"

三足金蟾似乎顯得很激動,在鄭晨的肩膀上不斷地轉圈.

"不欠我什麼?不欠我什麼?不欠我什麼?"

三足金蟾不停的念叨,不停張合的口中不時露出尖利的牙齒,看樣子被鄭晨的話氣得不輕.

無論是鄭晨還是三足金蟾的表現都不似作偽,那麼只有一個可能,鄭晨忘記了自己的承諾或者做過的事了.

而且這個事要麼是鄭晨無意中做的,要麼就是在鄭晨看來很小的事,可是這件事到底會是什麼.

現在一個茫然,一個氣憤,讓我根本沒有辦法下手.

我想了一會兒,走到法案邊,三足金蟾瞬間不念叨了,警惕的看著我,我也沒有在意,點燃三炷香插在糯米上,放到鄭晨身前.

"吃點東西吧,別生氣,事情總的搞清楚."

三足金蟾仔細的看了看地上的香,半響眼中的警惕才慢慢消散.

眾人看不到金蟾,但是卻能夠看到那一股煙氣如同被吸引一般向著鄭晨的肩膀飄去,然後消失不見.

幾人都看著煙氣都發抖,鄭晨更是幾乎要哭出來了,張口求我們救他,完全沒有了當初的彪悍.

我搖搖頭道:"它說你欠他,你說沒有,這件事要搞清楚才行."

鄭晨在周燕的催促下回想起來,只是估計被剛才那一幕嚇到了,越想越是想不起,狂亂的抓起自己的頭發來.

這個時候我卻突然發現了一個細節,在鄭晨一臉痛苦的抓自己頭發的時候,三足金蟾也停下來了,正看著鄭晨,眼中竟然流露出一絲心痛.

靠,這是什麼情況.

周燕想到上前制止鄭晨的行為,鄭晨卻不讓周燕靠近,不過也沒有在抓自己的頭發.

我對三足金蟾道:"看來他是真的想不起了,要不你說說?"

地上的香早就已經燃完,三足金蟾眨巴著大眼睛終于開口.

"算了,他都已經忘記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我奇怪的看著三足金蟾,然後試探著指了指在周燕懷里昏睡的孩子.

"那你願意放過這個孩子嗎?我可以讓鄭晨給你供香."

鄭晨連連點頭,口不擇言的說什麼世世代代供香不斷,被我直接打斷,不能給鬼物承諾,一但承諾了還完不成,那麼事情會比現在嚴重很多.

敬香不斷,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做起來卻十分的難,還世世代代,我都懷疑是不是就是因為這張嘴,鄭晨才引來這只三足金蟾的.

誰知道三足金蟾卻搖搖頭,就在我以為它不願意放過孩子的時候,開口道.

"算了,都忘了."

說完,三足金蟾直接跳下了鄭晨的肩膀,慢慢的向著一個角落爬去,可是就在三足金蟾離開鄭晨肩膀的一瞬間,三足金蟾的整個身體都虛化了許多.

沒有寄托之物,我詫異的看著三足金蟾.

要知道,邪神之所以能夠被供奉,在很大的原因上都是因為有寄托之物,或石刻,或木雕,甚至其它古里古怪的東西.

一但邪神沒有了寄托之物,就會慢慢的消失.

三足金蟾離開了鄭晨就虛化掉,說明鄭晨本身已經成為了三足金蟾的寄托之物,以別人的身體成為寄托之物,那麼必然是緊密的聯系的.

就像李桂花,身為九世冤魂,卻只能借助倪敏的身體才能離開一樣.

現在三足金蟾離開鄭晨,這就是在找死,只是為什麼會這麼做呢?難道金蟾和鄭晨之間有什麼關系.

我看向鄭晨,鄭晨見我看向他,哭著一張臉一動也不敢動.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好奇的問向三足金蟾.

三足金蟾回頭看著我,聲音已經虛弱了許多.

"你不就是來趕我走的嗎?"

額,是的,我的確是來趕三足金蟾走的,只是在鬼樓呆了太久的我,對于鬼物並沒有什麼深惡痛絕的感覺.

更多的時候,我將這些善良的鬼物當成和自己一樣的人.

鄭晨見我看向一邊說話,小聲的問道:"我身上的東西走了嗎?"

我點點頭,想了一會兒,直接打開了通靈陣,頓時,所有人都看見了遠處趴著的三足金蟾.

周燕驚呼一聲,緊緊的抱著孩子,臉上除了恐懼,還有痛恨.

張老頭則十分感興趣的研究,還不時用手比劃著三足金蟾的大小.

而我則一直在關注鄭晨.

鄭晨在看到三足金蟾的那一刻的表情很是奇怪,似乎在確認什麼.難道鄭晨見過三足金蟾.

鄭晨在我詫異的目光中,慢慢的站了起來,向著三足金蟾的位置走了過去,惹得周燕大叫.

鄭晨看了一眼周燕,沒有再往前走,只是眼中的疑惑更甚.

緩緩的張口,不確定的說道:"是你嗎?"

上篇:第0251章 談判    下篇:第0252章 自殺的三足金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