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靈異軍事 靈樓住客第0539章 判官殿的熟人   
  
第0539章 判官殿的熟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走到這一步,後悔也沒用了.

我打量了一下周圍,雖然全是古代建築,不過依舊能夠看出,東方的更加密集,更加高大雄偉.

我現在所在的是判官殿,東方的高樓應該是閻王殿,那麼我應該反其道而行之,往西方走.

為了確認,我詢問了一下小四,誰知道這家伙估計是怕說錯,支支吾吾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

我只能無奈的放棄了詢問,按照自己的想法前進.

沿著靠西方的走廊,一直向前.

判官殿很大,不過似乎人很少,一路行來,我都沒有發現什麼人,連陰差都沒有見到一個.

只有一間一間房門緊閉的房舍,沒有一絲的動靜.

黑壓壓的灰色霧氣布滿了整個天空,更加在這寂靜中,添加了一分詭異.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明明在這些房舍中並沒有感覺到陰氣的存在,可我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正通過房門的縫隙,在偷看我.

這里小四也沒有來過,我只能多加了幾分小心.

但是,那種被偷窺的感覺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明顯,就仿佛是見我沒有反應,而變得有些肆無忌憚.

找不到路,已經讓我的心情煩躁,這樣的感覺,幾乎要讓我發瘋.

繼續走了一段路,我有些忍不住了,直接推開了一邊的房門.

緊閉的房門直接被我推開,剛才我感覺到,這個房間里面也有人正盯著我.

可是當我打開房門,里面卻什麼也沒有.

最讓我奇怪的是,這個房間的布局十分奇怪.

只有一間四四方方的房間,很小,也沒有什麼桌椅,只是在正對大門的地方,放著一個祭台,祭台的燭台已經結上了蜘蛛網,而在祭台上方,是一副沾滿灰塵的畫.

這是一副水墨人像畫,畫上面是一個員外打扮的中年人,胖乎乎的臉,胖乎乎的身材,看上去很有福氣的樣子.

我看了一會兒畫,又在房間中掃視了一下,我心中已經隱隱有了猜測.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偷窺我的人,就是藏在上面的這幅畫里.

鬼附身在畫中,這並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只是我有些不明白,這里是判官殿,為什麼會這些畫在這里,還仿佛以前供奉過一般.

不光是我不明白,小四也不明白,只是小聲的告訴我,要小心.

其實不用他說,我也知道.

畢竟這些畫所處的環境實在有些詭異.

我走回了走廊,將房門再次關上.

就在我向前走的那一刻,我感覺到剛出來的房間,又傳來里面偷窺的感覺.

不過我沒有回去,而是再次打開了一邊的房門.

這間房間和剛才的那個房間,並沒有什麼區別.

只是從燭台上的灰燼來看,應該不久前有人打掃過.

而房間正中的畫,也換了一副.

這幅畫上是一個女子,身穿古裝,身材婀娜,可惜畫的只是一個背面.讓人看不到女子的長相.

"大人,您看."

我正准備離開,小四卻小聲的提醒我.

我一愣,在小四的指示下,才看到,就在供桌的下方,有一只紅色的繡花鞋.

我心中一動,目光向著畫看了過去.

畫作上,長長的古裝長裙擋住了畫上女人的腳.

我心中冷笑兩聲,畫上的女人剛才的動作並不是這樣的,現在我已經確定,這些鬼魂就是躲在了畫作之中,才躲過了我對陰氣的感應.

"出來聊聊."我對著畫作開口.

畫沒有任何的變化,我臉上掛著一絲冷笑,撿起了地上的繡花鞋,猛地向著畫作扔了過去.

就在繡花鞋即將碰到畫面的那一刻,繡花鞋突然縮小,然後消失在了畫作之中.

隨即,一聲歎息聲傳出.

畫作上的女人緩緩的轉過了頭,行動間,露出的腳上,已經穿上了剛才的繡花鞋.

因為是水墨畫,我只能看出畫中女子五官端正,其他的倒是看不出來.

畫面上,女子緩緩開口道:"小女子,玉英,見過鬼王大人."

我笑了笑,問道:"你怎麼會在畫里."

或許已經開口,玉英也沒有隱瞞,直接告訴我了原委.

原來進入判官殿後,那些因為各種各樣原因冤氣未散的人,就被進入畫中,獨享一個房間,等待著判官判決其冤屈.

而玉英則是,被一個厲鬼所害,含冤而死.

因為那厲鬼久久未來地府接受審判,所以玉英冤氣不散,只能在判官殿中孤獨的等候.

玉英已經等了足足三百年,這三百年來,沒有踏出房間一步.

說實話,這樣如同囚禁的生活,讓玉英幾乎有要自殺的沖動.

只是,很可惜,在判官殿中,她什麼也做不了.

我很奇怪,為什麼判官非要審判後才允許玉英投胎.

對此,玉英也不是很了解,倒是小四道聽途說的開口.

因為地府對很多鬼物的掌控力減弱,導致很多的鬼物滯留陽間,或者在陰間依附強者.

但是這並不代表這些鬼物就不會下到地獄,如果有一天,機緣巧合之下,地府也有可能抓住那些厲鬼,而這個時候,就需要人證來對厲鬼進行審判.

畢竟這些鬼物,不是實力強勁,就是有所後台,很難在沒有人證的情況下,直接進行審判.

地府這樣的做法,讓我不由得撇撇嘴,因為自己的無能,就將這些無辜的冤魂囚禁起來,這未免有些搞笑.

萬一一百年抓不住,人家就一百年不投胎,月底,玉英不是都呆了三百年了嗎.

我甚至隱隱覺得,這樣的地府,的確是存在太大的問題.

也難怪幾大閻王都要反出地府.

不過,我沒有只聽玉英的一面之詞.

告別玉英後,我一連走了好幾個房間,才臉色難看的確認了真相.

我的步伐放緩了很多,低聲問道:"小四,你覺得現在的地府怎麼樣?"

"很,很好啊."

"這是你的實話."

"……"

小四沉默了,半響才道:"其實,其實還行吧."

"很多人想要反出地府,你知道嗎?"

"嗯,知道."

我和小四都沉默了下來.

很多人要反出地府,這樣的事情,連小四一個普普通通的獄卒都知道,看來地府的問題真的很大.

或許見我不說話,小四有些擔心道:"其實,大人,那些反出地府的人,都不會成功,並且很慘."

"哦,為什麼?"

我好奇的追問,聽小四的意思,似乎並不是指這次的鬼王反叛.

小四想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地府有地藏王菩薩在,沒人能夠反叛成功的."

地藏王,這個我也聽過,就是那位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菩薩,這次露露讓我找孟婆,也是想讓孟婆去通知地藏王或者平心娘娘.

只是我很好奇,地藏王到底有多強大的能力,能夠對付幾大閻王的反叛.

于是我追問了起來:"地藏王很強?"

"嗯."

本來我以為小四會告訴我地藏王有多強,誰知道小四話鋒一轉.

"地藏王菩薩座下諦聽,能夠監視陽間,陰間,沒人敢亂來的."

我很是奇怪,如果諦聽能夠監視,為什麼秦廣王等反叛,地藏王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呢,而且還需要我找到孟婆去通知地藏王.

我正想詢問,小四卻接著開口.

"大人,你知道嗎,地藏王雖然發下宏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但是他從來沒有去過地獄,不,應該是他只呆在地獄的十九城的道場之中.他們,他們都說地藏王不想成佛."

"啊.為什麼?"

"小四不知."

我心中一動,奇怪的問道:"小四,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

"是,是他們告訴我的,要不是小四膽子小,估計就和他們一樣,化成飛灰了."

小四的語氣變得悠遠起來.

我沒有追問他們是誰,想來必定是曾經企圖反出地府的人.

只是,我很奇怪,如果小四說的都是真的,那麼地藏王為什麼不願成佛呢.

要知道,地藏王不成佛,就永遠無法離開地府.

還是說,地藏王本身就不想離開地府.

一路上,我沒有再說話,這些的事情畢竟離我太遠了,我救出我的親人朋友.

一直走到,我都可以聽到外面大街上傳來的喧鬧聲時,我才停住腳步問道.

"小四,外面應該就是豐都吧."

"是的,大人,可惜沒有找到往生路."

我笑著搖了搖頭,沒找到就沒找到,總比在判官殿兜圈子好.

我甩了甩頭,看向不遠處的大門,和數量眾多的守衛,走了這麼久,我終于再次看到了判官殿的陰差.

小四開口道:"大人,這里我們只能沖出去,只是這樣動靜很大,恐怕我們出去後,需要躲藏一段時間."

"沒有其他的辦法?"

小四苦笑著搖頭.

我皺了皺眉,那就只能硬闖了,我正准備沖出去,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幾個陰差的押送下走了進來.

那人面色淒淒,手上腳上,帶著手銬腳鏈,一副重型犯的樣子.

我不由得一愣,他怎麼會這樣.

我暫時放棄了離開的打算,化成一股黑煙,飄在了走廊的橫梁上.

上篇:第0539章 判官殿的熟人    下篇:第0540章 豬蹄沒貨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