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三)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三)


畫面轉到數分鍾前的另一邊,在那里鄭吒正與尤里安對峙著,雖說尤里安已經封掉了鄭吒五感中戰斗最重要的三感,但是他還是絲毫不敢靠近鄭吒,因為僅僅只是安靜站在那里的鄭吒,他身上的威勢已經足以讓尤里安不敢面對的了,即便是有劍鞘的保護,面對著鄭吒也實在是太過危險了。

(他的力量與速度已經達到了凡體生物所能達到的極限,若他是天神小隊那名反叛的修真者那還好些,但他並不是,光是憑借肉體就能達到現在的程度,這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

尤里安站在原地揉了揉自己的傷痕,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接著又暗暗思索了起來。

(我也犯了萊因哈特的錯誤啊,將這中洲隊長的實力估計得太低了,即便我有阿賴耶識還未曾使用,但是能否對這破了心魔的人產生作用仍然是未知,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讓中洲隊其余人過來,否則連我也只能逃跑了吧……)

尤里安頓時又苦笑了一下,之前他本來還想讓中洲隊其余人向這個方向趕過來,但是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趕來的他們可不是被殺,反倒是來合圍他的了,這樣的情況他絕對不能允許發生,而且在另一邊的萊因哈特似乎也吸了中洲隊兩個人的力量,為免他繼續強大下去,尤里安無奈之下只能改變他最初的目的,打算再一次使用精神力將中洲隊其余人引向萊因哈特那方。

虛擬情景,特別是以精神掃描的方式發給其余人,這種技巧當然難不倒擁有高層次精神能力的尤里安,輕松放出了虛假畫面後,接著就將蕭宏律等人引向了萊因哈特,只是他們離王俠二人已經很遠了,趕著去的話至少也要遲上數分鍾時間……

這邊事完,尤里安終于是將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鄭吒身上,直到此刻為止,這個男人依然是安靜的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個正常人丟失了視覺,觸覺,聽覺三覺一般,不,准確的說是除了冷靜不同于常人以外,別的地方都和普通人一樣,就這麼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不怎麼對勁啊,他安靜得似乎過分了些……再怎麼說他也是鄭吒啊,就這麼輕易的被三感封鎖給廢掉了嗎?心里這種不安……)

尤里安深吸了口氣,他慢慢的向著鄭吒走了過去,直走到離他大約二十米處方停了下來,接著尤里安揮了揮手,那名中年白種人想也不想就向鄭吒方向走去,同時在他手上那只劍鞘也散發出了微微白光。

這名中年白種人走到了離鄭吒十米之處,可是他剛想再踏前一步時,一股危險至極的氣勢迎面襲來,而本來安靜站著的鄭吒也猛的轉變方向對著了他,只見鄭吒輕輕跳起一踢腳,一道風刃無形有質的向中年白種人斬了過來,這正是鄭吒六式之一的“嵐腳”,威力雖然不算太大,但是攻擊速度卻是一等一的快。

中年白種人還沒回過神來,那道風刃已經斬在了他身前半米處的白光上,這白光也著實堅韌,即便是倉促間被白光轟中,竟然也不見白光有絲毫衰竭的樣子,而中年白種人卻已經被風刃的力量推回了十多米開外,即便白光抵擋了風刃的威力,也無法完全抵消那撞擊的力量,可見這風刃威力著實是非常之大。

(能感覺到?為什麼?沒了視覺與聽覺,他就根本無法看到和聽到四周的一切,同樣的,連觸覺也給封閉,他連感覺到流風也不可能……第六感?雖然基因鎖開啟程度越大,本能與第六感的觸發成功率也就越大,但這兩種感覺畢竟不是正規感官,是有運氣的成分在里面,他不可能在接近他十米時就突然暴起,看那攻擊絕對是蓄力已久,莫非還有別的感官在內?精神力掃描?)

尤里安可不是莽夫,眼見鄭吒有了防備,他也不打算馬上進行攻擊,反正他的天舞寶輪至少可以封閉感官十分鍾以上,那怕是鄭吒破開了封鎖,他至少也沒有生命危險,憑借“遠離一切的理想鄉’存在,他可以放心大膽的尋找徹底打敗鄭吒的契機。

(……不是精神力,我沒有發現他的精神力有任何外泄的情況,這也是當然,無論他有多麼強,第一他不是精神力控制者,第二他沒有在度過心魔時進入到深層意識底處,當然不可能用精神力來戰斗了……這麼說起來的話,似乎他的戰斗方式一直都是用肉體的吧?無非就是肉體的強悍達到某個程度,已經不輸于使用能量來戰斗的人了,是了,光憑肉體本身所儲備的熱量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如此超高強度的消耗,他自身肯定是帶有能量屬性的,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血族能量了……)

尤里安想了想,他接著從地面拿了一塊巴掌大的破碎鋼岩起來,隨手就向鄭吒拋了過去,那塊鋼岩依然是在離鄭吒大約十米處受到了攻擊,只見他猛的轉身一拳轟來,拳頭的速度已經肉眼難見,而拳風輕易將鋼岩打得粉碎,連同那鐵碎屑一起轟向了尤里安。

尤里安站在原地也不動彈,任憑白光閃過將攻擊給抵消了下來,他這才微微皺起了眉頭,在剛才那鋼岩塊上,他實際上已經留下了一絲精神印記,這精神印記也是能量的一種,乃是精神力凝聚所成,是他實驗出來專門探測別人能量屬性的一種技能,而在剛才的探測中,果然讓他發現了在鄭吒身體邊有異種能量存在,最關鍵的是這種能量具備極強的能量腐蝕性,瞬間而已,他的精神印記竟然被腐蝕了個乾淨,看來鄭吒就是靠這能量布在身體四周來感應周圍的了。

鄭吒確實是使用了能量來感應周圍,這是他以前就發覺的一個能力,比如將內力和血族能量放出體外,可以憑借能量來感應周圍,只是能量的特性使然,離體越遠消散得越快,即便他有秘銀儲能戒指的存在,想要這麼揮霍能量也是不能,所以他在試過幾次之後,將這種技巧的能量來源放到了真元力和魔力之上。

真元力和魔力是內力和血族能量極度凝聚後的產物,這兩種能量一旦形成,除非是使用完畢或者消耗完畢,一般都不會自行消散的,即便是離體之後也是一樣,就仿佛已經由能量凝聚為物質了一般,否則修真器具也不可能過了無數年時間,上面的真元力與魔力依然完好無損。

鄭吒本身並沒有修真功法或者修魔功法在身,他也根本無法將這兩種強悍的力量作為戰斗的基礎能量,本著廢物利用的做法,在幾次試驗後他就發現了這種技巧使用,目的也僅僅只是將其作為探測能量而已。

(真是幸運啊,當時根本就只是試著好玩,沒想到這個時候卻是救了老命……)

鄭吒心里暗暗思量不停,在被剝奪了三感之後,他作為一個戰士最重要的感官已經徹底消失,剩下的味覺和嗅覺對他來說基本和戰斗無關,至少他並沒有學會如何靠味道來區分和尋找對手,在這樣的情況下,雖然僅僅只能將一絲魔力擴散到周圍十米范圍內,這對于他來說已經非常足夠了。

“真是難以想象,這封鎖五感的技能居然是如此可怕……”

鄭吒默默感歎了聲,他接著一瞬間就出現在了離尤里安並不遙遠的地方,幾拳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轟去,雖然劍鞘白光擋下了這幾拳的破壞力,但是拳頭的力量還是推著尤里安遠遠飛出,直到十多米開外才摔在了地上,而鄭吒也不停留,他又是一閃消失,但是這次他去到的地方卻是出了錯,直接撞在了尤里安身外十多米處的牆壁上,竟然將那牆壁給撞出了一個深刻人印來。

尤里安看得是目瞪口呆,直到鄭吒從那牆壁里出來後,又若無其事的站在原地發呆時,他這才苦笑了起來。

(懂了,他完全是靠猜的啊,只要從那個方向打來了攻擊,他就會使用超高速度瞬間沖向那邊,憑借他身體周圍十米內的感應,再去攻擊在這范圍內的任何人,雖然他的攻擊破不開劍鞘的防禦,但是被他力量給推開也會很疼痛的啊……)

尤里安苦笑了好半天也實在是沒想出個辦法來,這鄭吒實在是比帶刺的烏龜更可怕,打也打不贏,打又打不得,總之一句話,讓人覺得實在是萬分難辦,如果早知道是這樣,他早先真該兌換一把高科技武器才對,將他變成瞎子和聾子之後,直接用高科技武器在遠處攻擊他。

(沒辦法了,用阿賴耶識吧!)

尤里安神色一肅,猛的將兩只眼睛徹底張開了,在他張眼的瞬間,本來靜靜不動的鄭吒忽的轉向了這邊,雖然並未攻擊,但是鄭吒的全身心注意力已經偏向了這邊。

“注意到了嗎?雖然還未使用,但是這股威壓依然讓你感覺到了吧?沒錯,這就是我的壓箱底絕招了,阿賴耶識,也稱之為六道輪回,是我兌換‘沙加’屬性之後,憑借這一招沉入心靈意識深處,在那里得到的力量……”尤里安冷冷一笑道,同時他沖著鄭吒彈了彈指頭。

指頭發出了啪的一聲脆響,與此同時,鄭吒只覺得體內的內力與血族能量忽然洶湧波動了起來,促不及防下差點造成能量暴走,即便如此他也受了小小內傷,嘴角流出了少許血絲來。

(沒錯了,這是……心靈之光!)

心靈之光,念動力,心靈之力,AT力場,這些形容詞都是說的同一個東西,就是人在解開基因鎖第四階,並且度過了心魔後,人體可以領悟到的一種力量,比如鄭吒的心靈之光就是潛龍變,雖然是物資身體上的轉變,但這就是他的心靈之光的表現方式,再比如趙櫻空主人格的心靈之光就是能量吞噬,那種黑色光芒可以破開能量,還有鄭吒在趙櫻空記憶中所看到的那個人,擁有精神力控制屬性能力的趙蕊空,她的心靈之光就是深層意識催眠。

眼前的尤里安所謂的阿賴耶識,也即是這種同樣性質的能力,不但可以催眠和控制生物體,而且更可以將其基因催眠和控制,以造成人體的自身崩潰和破滅,這是一種非常霸道和恐怖的力量,若是沒有解開基因鎖第四階或者以上的等級,在這種能力面前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還手之力,當然了,要擁有這種心靈之光的代價其實也非常之大,除開必須是精神力控制者以外,更要整個人完全沉入到意識最底層,在那里轉變為惡魔才行……

“沒想到……你居然會有這個層次的力量。”

鄭吒呼了口氣,他接著猛的一喝,整個人的基因鎖程度開始迅速解開,從第二階基因鎖不停往上攀升,直到進入到第四階程度時,那尤里安的神色才終于有了極大的變動,而鄭吒根本就是絲毫不顧,依然全身心的繼續解開基因鎖,終于……第四階中級程度的基因鎖,他的心靈之光產物,潛龍變出現了!

嘩啦一聲嘶響,鄭吒那對龍翼從後背上猛的張開,將衣物給撕得了粉碎,與此同時他的身形和面貌也不停發生著變化,直到最終成形為止,尤里安早已經向後跑出了百米開外,倒不是說他感覺到了害怕,而是此刻的鄭吒身邊威壓太甚,待在他身邊就仿佛泰山壓頂一般。

“你太危險了,這種層次的力量不適合出現在現實世界中,本來以為你只是會些封鎖感官和普通催眠的技能,但是你居然會使用這一招……你對我的伙伴們來說實在是太過危險了,不能讓你接近他們,必須要在這里就干掉你……之前的賭注就此作廢,我放棄使用你的打算……”

尤里安冷冷一笑,他自負有“遠離一切的理想鄉,護體,是絕對不會被殺掉的,所以也並不擔心會就此死掉,他只是用意識說道:“你居然也知道阿賴耶識的存在?這是現階的我還無法徹底操縱的能力,但是它給我的優勢已經非常明顯了,你知道嗎?我也稱阿賴耶識為種子,我將阿賴耶識的精神印記深埋在人的意識中,要不了多久那人的意識就會被我的種子腐蝕乾淨,接著這個人就會變成我的一名傀儡,比如這個用劍鞘的人……你可能並不知道吧?你的伙伴們的意識中已經被我種下了種子,只有你的意識太強,度過了心魔的人果然不同凡響,不過只要打敗你也行,你的伙伴們我就接手了……對了,或許複制體的你擁有了完整版的阿賴耶識,不然為什麼他控制的人為什麼連‘主神’都無法修複?遲早有一天我也會達到那個層次的,哈哈哈……”

鄭吒也不理他,忽然將體外的魔力變成了長帶狀,從身體周圍十米范圍內變成了一條長達上百米的長帶子,接著就以他為中心旋轉了起來,首先被這條帶子觸碰到的就是站在不遠處的白種中年人,在一感覺到白種中年人所在後,鄭吒已經猛的沖向了那邊,當胸一腳,將那白種中年人踢出了百多米開外。

在鄭吒一腳踢到白種中年人時,那道白光依然是一閃而過,將這踢力的破壞給徹底消除了,但是消除了破壞卻無法抵消力量,這中年男人依然是飛出了百多米開外,這才安然無恙的站了起來。

尤里安見狀冷冷一笑,他這才說道:……自阿賴耶識除了你所知道的破壞以外,還有另外一種攻擊方式,可惜這一招我絕對不會用在自己身上罷了……說完他又是打了一響指。

這一響指打出來,那白種中年人渾身肌肉忽然劇烈膨帳了起來,那肌肉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不停蠕動了起來,不多時竟然從身體上裂了出來,仿佛觸手一樣不停亂動著,而這個男人的身體也不停的膨帳,直到長大到三米多高時才停了下來,整個人加上那觸手般的肌肉,看起來既惡心又恐怖,只是讓人覺得奇怪的是,這人的肌肉皮膚已經裂成這樣了,他居然滴血未流,仿佛那身體本來就是如此一樣。

鄭吒並沒有看到這一切,他的魔力帶接觸到白種中年人的瞬間又一次沖了上去,這一次他數拳同時轟出,拳頭的破壞力依然還是被那白光所抵消,只是這一次白種中年人只是微微的晃了晃,連絲毫後退都沒有,接著數條粗大的肌肉卷起來猛抽向了鄭吒。

啪的一聲大響,肌肉條被鄭吒的手臂給擋了下來,雖然鄭吒連晃都未晃一下,只是兩人所站的腳下鋼壁已經寸寸崩裂了,巨大的力量只能從兩人腳下流入地面,這時鄭吒單手握在了那肌肉條上,白色的光芒猛現,任憑鄭吒如何去捏也無法傷害那肌肉條。

尤里安冷笑了聲道:“別再嘗試了,你現在只是個沙包而已,只有我們打你,你根本無法傷害到我們……”

話音剛剛落下,鄭吒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柄赤紅色大刀,待到鄭吒身邊的魔力猛的一凝,下一秒,這條粗大的肌肉帶已經被齊齊切了下來,而白光……絲毫阻擋不了凝聚了魔力的虎魄刀!

上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七章:阿賴耶識與全面開戰!(二)    下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抱歉,我現在的心態已經不適合寫無限恐怖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