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二卷 迷路的收獲 第二十章 完成古墓任務   
  
第二卷 迷路的收獲 第二十章 完成古墓任務

期間上線下線好幾次,終于把三個墓穴都走透透了。其實蠻奇怪的,雖然通道里的骷髏、僵尸之類的怪不少,可是在墓穴里反而一只都沒有,平靜的有些奇怪。

更奇怪的是,見錢眼開竟然不怕骷髏,只怕僵尸。都是亡靈系的,怎麼只怕僵尸呢?但最後我的疑問還是不了了之,逝不還只說是跟見錢眼開以前受到的刺激有點關系。他們不願說,我也不方便多問,只能埋頭趕路。

在最後一個墓穴中找到了真的棺柩,可問題是,居然沒有人肯把它收起來,一聽到要把它放到腰帶里之後,全都齊齊倒退,退到不能再退,離石壁只有一掌的距離,實在是退無可退(其實是覺得石壁實在是太惡心了,上面都是那種掙紮不已、姿勢各異的類似人類的雕塑,不敢靠上去)之後,我只得無奈的把它收進腰帶里。

正在想著鎮靈鏡該從哪里找,就看見小貓一蹦一跳地叼著面圓圓的東西從角落出來。從它那拿到後習慣性的扔個分析術,哈哈,居然就是鎮靈鏡。

我都要懷疑我的好運了,怎麼什麼事都那麼簡單順利呢!

其實這還真是我運氣好才能這麼順利,誰讓我不怕這種刻意營造出來的氛圍呢,本來這個任務就比較注重心理考驗,誰知道碰上我這麼個對此毫無感覺的人。如果個個都像一騎當千他們四人那種反應,光是第一個墓穴就可以讓他們在里面耗個好幾天了,畢竟沒點心理素質要在這麼大的墓穴里找面小鏡子還真是有夠難的,何況還要去研究棺柩的真假,不惡心死人才怪。

再加上對于找東西,我又有兩個厲害的小幫手,不然還真不知道會在這個任務上花多少時間。

現在,我們就朝著主墓室前進,一路上我還不停的幫那四人做思想工作,天知道主墓室會不會比前三個還恐怖,要好好的幫他們設心理防線。

可當我們費了千辛萬苦之後到達主墓室的時候,我發現我先前做的所有的思想鋪墊都白做了。先前那些還算恐怖……不,應該說是惡心,我本來還擔心,到了主墓室他們就會受不了,可現在看看,得,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個主墓室倒是燈火輝煌、金光燦燦,格局和前三個墓室沒什麼區別,可裝飾和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高台是白玉的,還是蓮花狀的,燈柱是翡翠雕成的,完全就像是個俏生生的侍女,如果不是顏色不對,還真以為是真人呢。只是服飾有些奇怪。地上是由各種閃光的寶石鑲嵌成無數的花樣,牆上用金粉繪制出了無數的風景和奇怪的圖案。

看的我們嘴巴都張長O了,尤其是見錢眼開,這邊蹭蹭,那邊摸摸,口水嘩嘩的。如果不是這些都不能撬出來,不能移動,估計他老早就往腰帶里收了。

在小狐狸宣告說這里沒怪之後,我緩緩的爬上高台,說實話,這麼漂亮的白玉,踏上去都小心翼翼,感覺留下個腳印都是一種玷汙。

當我把汙穢的真正棺柩放在高台上,怎麼看怎麼覺得奇怪,潔白的白玉上安置著這麼一個髒兮兮又透露著惡心詭異的棺材,還真是……

掏出鎮靈鏡,按照系統的要求把它細心的放置在棺柩的正上方,就當我的手剛離開鎮靈鏡的那一刻,整個棺柩突然白光大作,毫無防備的我一下就被白光晃暈了眼。

就當我不知所措之時,忽然覺得腰間一緊,整個人騰空向後飛去,左手揉著雙眼,右手按住腰間纏繞上我的東西,憑著觸感,我感覺像是小狐狸那毛茸茸的尾巴。就在我還摸不清頭緒的時候,我已經被輕輕的放下,腳下那硬硬的觸覺讓我知道我安全著陸了。

可是被強光刺激到的眼睛一時半刻還不能複明,只能在旁邊干著急。右肩一只大掌搭上來,同時傳來一騎當千那溫厚的聲音:“別急,暫時沒事。”

聽到暫時沒事,我也稍微放心了點,就怕我看不見的時候出什麼事。真是失策,先前什麼事都沒有,如今來這麼一下,誰能想的到呢。

好一會,眨眼帶甩頭,眼前才稍微清晰一點,可還是什麼都很模糊看不清,“嘶—”一騎當千的抽氣聲又把我的心吊了起來。

“怎麼了怎麼了?”

一騎當千用著干澀的聲音回答我:“那個棺柩……變……乾淨了。”

乾淨?難道那道光還是什麼清潔魔法嗎?

什麼狀況都搞不清,只能干著急。等好不容易能看清楚之後,我也覺得我的喉嚨很干了。

原本黑漆漆又惡心的棺柩已經變的和高台的質地一樣的白玉棺柩,上面那些惡心腸子、心、脾之類的裝飾也變成了花鳥的雕花,在放置鎮靈鏡的部位上還有一陣白光,不過不強烈。

拽了拽一騎當千,問他:“這算什麼狀況?”

“……不知道。”

靠,就回我這三個字,我強烈之鄙視。

可是現在也沒有辦法,只能等。

還好,時間不長。5分鍾之後,白光逐漸消失,現場一片寂靜,我們都提著心等著。可隨著時間的推移,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系統也沒有什麼提示,證明我們的任務肯定沒有完成,那還有什麼問題?

就在我們等不下去,決定找個人上去看看的時候,白玉棺柩忽然發出“咔咔”的聲音,我們瞬間擺開戰斗姿勢,防止有什麼突變。

棺柩的頂蓋好像被什麼東西一點一點的推開了,我想如果不是這里光線充足又金光閃閃的話,見錢眼開早嚇暈過去了。

有的時候真想說他兩句:“長肉不長膽!”

不過在這種時候還能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也太沒緊張感了吧。

這時候,剛才都沒注意的小狐狸和小貓不知道從哪里鑽了出來,尾巴一搖一擺的面朝棺柩,輕松坐在我們面前。微微一愣,我明白應該是沒什麼危險了,不然它們才不會這麼安穩呢。

不過剛剛卷我下來的真的是小狐狸那條蓬蓬松松的尾巴嗎?它又學會了什麼技巧了?想的入神的我連那棺柩也不管了,只盯著小狐狸左右搖擺的小尾巴看。

“哦,痛!”正研究著呢,頭上就被敲了個栗子,是一騎當千下的手。

“亂看什麼呢,盯好那棺材,否則當心出個怪就秒了你。”

我還沒來得及反駁呢,小狐狸和小貓就在心底給我泄氣。

“自作孽!”

“活該!”

吼,我這遇到的都是些什麼家伙啊,隊友這麼對我,連寵物都這麼對我。可是當看到逝不還、燈火闌珊和見錢眼開臉上那明顯的顯示出“活該”二字的表情後,摸摸鼻子不做聲了。

我可惹不起眾怒。

哼哼,今天這筆帳我記著,反正小女人報仇三十年不晚,外加不擇手段,你們都等著吧。

在我的胡思亂想下,白玉棺柩已經打開的差不多了,緊張的咽了口口水,我們等著謎底揭曉。

“啪!”

“哇!”

前一聲是從棺柩里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如明玉般的手,白的無瑕又幾近透明,這只手伸出來就搭在了棺柩上,發出了“啪”的一聲。

至于後面那聲麼,想都不用想,除了膽小被嚇到的見錢眼開還能有誰。一騎當千也機靈,一把捂住胖子的嘴,用戰士強大的力量迫使胖子開不了口,誰知道弄出聲音會不會讓棺柩里面的家伙暴走。

棺柩里漸漸出現了一個人,也不能說是人吧,通體的透明白玉,透過“她”的身子還能看見後面的景色呢。隨著“她”的起身到站起,我們的視線都無法移開。

“她”有著精細的五官,傲挺的雙峰,纖細的小腰,修長的雙腿,“她”很美,像是從玉中誕生的精靈,又好似幻化成玉的精靈。

緩緩步下高台,即莊重又典雅,還透著無比的高貴和暖暖的溫柔。

來到了兩獸前面,彎下了身子,對著兩獸行禮,同時“她”那猶如玉器相撞的清脆嗓音在整個墓室中飄蕩:“原來是銀狐大人和白虎大人駕到,有失遠迎,萬分抱歉。”

除了我之外,其他四人因為“她”的話而使嘴巴張成了O,目光來回的在小狐狸和小貓之間搖蕩。

小狐狸和小貓各自用尾巴向“她”的方向甩過,算是回禮。

小狐狸用它那獨特的冰冷而清亮的聲音回答:“沒事,只是幫主人完成一個任務而已,只是沒想到居然是幫你揭開封印。”

“哦?銀狐大人的主人嗎?”說完,抬起頭把目光轉向我們這里,只瞄了一眼,就把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我,勾起嘴角,輕輕的繞過小狐狸和小貓,步伐輕盈的來到了我的跟前。拉起我的右手,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一個吻。感覺冰冰涼涼的,可是又是軟軟的,感覺像是一個真的人的觸感,就是體溫低了點。

“真不愧是銀狐大人的主人啊,居然如此完美!”

不願被忽視的小貓冷冷的加了句話進來:“也是我的主人!”

“她”因為聽到這句話,吃驚的張大了看不出瞳孔的雙眼,回頭看著小狐狸和小貓,得到了肯定答案後,將我仍然被緊握住的右手手背貼在了“她”的額頭。

這次時間長點,我更覺得除了體溫太低,顏色不對外,怎麼樣都感覺像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

“她”那玉器般的聲音又響起:“請原諒乞靈的失禮,尊貴的禦主。希望您能接受乞靈的歉意。”

說完,不等我的回應,放下我的手,彎著身子倒退回去,在路過小狐狸那里的時候,居然像後面長了眼睛一樣,還能繞開它們後退。

站回高台前方,“她”,也就是乞靈綻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朝小狐狸和小貓還有我欠了欠身,手一揮,白玉棺柩又綻放出了白光,只是這次是從棺柩里面出來的,而且不怎麼刺目。

“系統提示:玩家[弱水三千]完成任務—探索古墓。獎勵玩家升級經驗XXX,並可升級一技能5級。請玩家選擇升級技能。”

哇,升5級?那不是省很多力氣嗎!尤其是我的經驗條又比一般玩家多很多,哇噻,賺到了。

“升級易容術!”我現在可就靠這個才能出去啊。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升級!”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升級!”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升級!”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升級!”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升級!”

“玩家[弱水三千]易容術7級!”

“玩家等級上升1級,得到3點屬性點!”

“祝玩家[弱水三千]游戲愉快!”

哈哈哈哈,太好了,技能升級,等級也升了,我已經19級了,再努力一下搞不好出‘乾林’之後我就可以20了!耶!

“不知禦主是否滿意呢?”是乞靈的聲音,關了屬性面板後,就看見“她”笑吟吟的站在高台前,詢問我的感覺。

我當然滿意啦,易容術升這麼多級我做夢都要笑呢。

得到我的肯定答案後,乞靈臉上的笑容更大了:“雖然還想好好伺候禦主以及兩位大人,但受主神規定,乞靈不得不送幾位出去。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請再來乞靈這兒,乞靈願為三位效勞!”

小狐狸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個“恩”字,而乞靈也不介意,手再一揮,白玉棺柩就變成了一個魔法陣。

“這就是出去的道路,幾位,請吧。”

看著欠身恭送著我們踏上魔法陣的乞靈,我忽然覺得心頭有種很不安的感覺。

似乎是察覺到了我的不安,小狐狸在心底幽幽的歎道:“別想那麼多了,有些事還不是現在的你可以知道的,那關系著太多太多複雜的往事和……仇怨。”

“是很悲傷的往事嗎?”

“……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感覺到你心底的悲哀……”

“……”

小狐狸沒有回我,小貓也沒有對這件事發表任何意見,只是靜靜的倚在我的腳邊,像是想尋求些溫暖般,用尾巴纏著我的小腿,小腦袋輕輕的靠著我。

當魔法陣發動的時候,白光閃過,最後進入眼簾的是逝不還四人探究的眼神,我知道,出去之後,又是一些需要解釋的事情。

***************************************************

和我想的不一樣,當我們從古墓中出來後,大家都沒有問我關于小狐狸和小貓的事情,只是各自負責各自的事,因為傳送的關系,有3秒的保護時間,利用這3秒,速度最快的燈火闌珊和見錢眼開立刻負責起了警戒,逝不還馬上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來確認路線,一騎當千擋在了我和逝不還的跟前負責保護我們。

沒有什麼不一樣,和從古墓出來之前一樣行動。我所擔心的因為我的隱瞞而產生隔閡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松了口氣的同時也在奇怪。

可還沒等我將疑問化為語句,逝不還扔出來一個炸彈:“我們可能會迷路。”

????

四個問號扔還給她。

“這里我們沒有來過,而且我的地圖現在是全黑色的。”

為我們解答的同時已經抱著自己的地圖研究起來。

只要是到過並探索過的地方,游戲里自身攜帶的地圖自然會顯示出來,如果是黑色的,就表示是沒有到過,或者是身處在此,但因為沒有探索過,顯示不出。而且因為地圖如果要顯示,也只是顯示一定的面積,如果想要察看全景地圖就必須把所有的地方都走遍,所以我從來都不看地圖,反正看不懂。

可是現在逝不還卻說這里是他們沒到過的地方,這就比較頭痛了,該怎麼出去呢?黑漆漆的一團,再怎麼研究也找不出路的啦。

不過看他們商量的這麼起勁,在這方面完全插不上嘴的我,也只有坐在旁邊研究下自己的屬性面板,等著聽消息了。

因為現在陷入集體迷路狀態,所以為了表示我有出力,我還是打開了我的地圖,可一看之下,我的嘴就合不上了。

將地圖轉化為實體狀態,拿著實體地圖興沖沖的來到了四人身邊,一個勁的要擠進去。

“弱水,乖!別鬧!”一騎當千一把把我推出來。

“我說弱水大哥,別玩,我們在商量正事。”胖子揮揮手像趕小狗一樣把我趕出來。

“弱水,你如果無聊就幫我們做飯啊。”燈火闌珊很敷衍的拍了我肩膀一下。

而逝不還從頭到尾就沒理過我,四人心里都在想:“靠,鬧啥鬧,現在這種狀況,你再出主意不是死的更快!”

東推一下,西拍一下,我的火氣就被鬧出來了。吼~~~~就這麼打發我,哼,等會讓你們求我。

四處看看,找了塊圓圓扁扁的大石頭,一腳踩上去,站的比他們都高,比最高的一騎當千還高一個頭,雙手叉腰,清清喉嚨,對准他們的方向就是一嗓子:“我有這里的地圖!!!!!”

別說,這一吼,還真把他們給吸引過來了。

“弱水,這可開不得玩笑。”

“弱水大哥,你別逗了,你有這的地圖你還會迷路?”

“弱水,你真的有嗎?”

“弱水,別開玩笑。”

“哼,我才沒有開玩笑呢,而且,我迷路就是因為我看不來地圖嘛。”說著,展開手里的實體地圖,讓他們看的仔細。

果然,在我的地圖上,這里一塊地方清清楚楚的沒有一絲黑霧。

欣賞著他們一臉呆楞的樣子,我得意的狂笑,可還沒等我笑夠呢,手中的地圖已經易主了。

呆呆的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已經在一邊研究地形的逝不還冷冷的吐出了四個字:“做飯,我餓!”

似乎知道我要開始做飯了,兩只小獸也不在一邊裝深沉了,也跑過來點餐了。

既然我來過這里,那麼小狐狸肯定對這里有些了解,一腳踢它去找食材,讓小貓留下戒備。

嗚~~~~~~~~~~苦命的大廚上工了。

上篇:第二卷 迷路的收獲 第十九章 又將陷入矛盾    下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一章 哥哥們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