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二章 身份暴光了   
  
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二章 身份暴光了

依靠在牆上,看著商場里的人來人往,又想到了[縹緲],在這些人當中,又有多少是玩這款游戲的呢?在正式運營之後,游戲賬號的無限量發行,又會將多少人帶到這款如此逼真的游戲里呢。

聽說游戲頭盔和游戲倉正式發行的時候,那還真是萬人空巷啊。

有時候拿下頭盔後,真有幾秒鍾分不清哪里是現實,哪里是虛擬。自從逝不還幫我開解過後,我對于[縹緲]這款游戲真的比較感興趣了。

以前,是因為毒毒她們的關系,我進入了游戲,我並不熱衷,所以我放任自己在‘乾林’中迷路也不著急。什麼怕引起恐慌、什麼不敢見毒毒她們都是借口,我只是希望找個沒人打擾的地方過些悠哉的日子。

可是沉默的出現打亂了我的心,因為想快些見到他,我想出乾林,然後又遇到了逝不還他們四個人。他們的出現讓我知道,原來在網絡游戲中,也是可以找到友情和關愛的。

我知道我封閉自己的心太久了,自從“他”死後,除了娃娃那燦爛的笑容、毒毒那看似口無遮攔但充滿關心的話語,小雨、魚兒和波波那默默的溫柔之外,我從沒讓其他人的感情進入過我的心。就算是她們五個人,我雖然也很關心她們、重視她們,可是我卻仍然從不曾把心底最深的地方打開過。

逝不還對我說的話,讓我真的輾轉反側了大半夜,的確,這世上誰沒有什麼秘密呢,娃娃有,毒毒也有,可只要不妨礙到對身邊的人的愛,有沒有秘密根本無所謂。

走出乾林之後就去朱雀城找她們吧,現在再怎麼說我的易容術已經到7級了,雖然不想騙她們,但還是不要暴露我的人妖身份的好。

“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敖似默的聲音忽然打斷了我的思考。

“嚇!想嚇死我啊。”拍拍胸口,不怕不怕。

看到我被嚇到的樣子,感覺很好玩,敖似默的嘴角難得的勾起了1厘米:“是你自己太入神了而已。”

翻翻白眼,不和他爭,我了解的沉默,只要是理在他那邊的,就別想說贏,我可不想在這里被他嘮叨,畢竟這里沒地方讓我睡一覺。

我的雙手拉過他的右手,往下一個目標前進:“好了好了,反正你的個人問題是解決了,接下來陪我看看新出來的光纖處理膜吧。”

走在前面的我並沒有看見,當我解開一點心結之後,下意識的按照游戲里的相處方式和敖似默說話、行動。而因為這個動作使得在我身後的敖似默雙眉都快擰成“川”字了。

‘為什麼這個女孩的動作語氣和感覺都和小三那麼像……’

****************************************************

逛了好半天,東西是一樣沒買,但看的很過癮。最後拉著敖似默來到了商場3層的咖啡店里休息,發了個簡訊給娃娃,讓她們逛好後來咖啡店找我們。

我點了杯水晶葡萄,敖似默要了杯熱檸檬茶,沒一會就端上來了。和娃娃一樣呢,喜歡喝熱檸檬茶。

敖似默很搶眼,這從一開始在旅店的餐廳里就知道,尤其一路走過來,他和敖日飛總是視線的焦點。不過看到這麼多人—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女人—都這麼看著他,我的心很不舒服。我在乾林里就明白了,我喜歡他,可是在游戲里,我是男的,他對我不會有感覺。現在在現實里也碰到他,可他也最多待3天就要走,一樣沒什麼機會。想想都很泄氣。

現在的敖似默也不太好過,眼前這個感覺有點帥氣的女孩自從進了咖啡店之後就一直盯著他看,而且好像越來越生氣的樣子,莫不是有什麼地方得罪了她?不可能啊,一路上感覺都還好啊,逛數碼區域的時候,她還看的很開心。難不成是有什麼喜歡的,可沒錢買,又不好意思讓他付帳?也不像,沒看到她對哪個產品特別留意或者有購買欲。

想不通的敖似默決定開口詢問:“咳咳,風子亞同學……”

“叫我瘋子好了。”

“呃……不好吧,再怎麼說你也是個女孩子……”

“你看我渾身上下哪點像女孩子?”

“……”

的確,敖似默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個女孩真的很帥氣,過肩的長發用一根冰藍色的絲帶隨意的紮緊,額前只有幾縷發絲飄蕩著。紅黑色的格子長袖襯衫搭配深藍色帆布長褲使得整個人更顯精神,有些年頭但乾淨的跑鞋更體現了主人的潔淨。

眉毛濃濃黑黑的,眼睛圓溜溜的像貓兒的眼睛,有神、機靈,嘴邊總是掛著無所謂的笑容。從神態舉止上的確不像個女孩,如果不是娃娃介紹,以及因為逛的太累而挽起袖子,顯露出她過分纖細、白皙的手臂,他第一眼時也很難認出她的性別。但這樣的她反而有種吸引他的魅力,不嬌柔、不做作、爽朗的笑聲,個子在女孩中算是偏高,但纖細的骨架只讓別人覺得她單薄,總之,在沉默看來,她並不如她自己所說般沒女人味,只是她自己沒發覺而已。

“那好吧,我隨雪叫你小瘋子。”見我無所謂的點點頭,敖似默繼續剛才的問題“你為什麼一臉苦大仇深的盯著我看?”

哎?有嗎?

有!敖似默點頭表示。

“哦,那是因為我覺得你真的很帥呢。”總不能告訴他我吃醋吧,那還不把他給嚇的立刻收拾包袱回家,就算不這樣也一定會以為我是一朵世界花,可以隨時發花癡。“我是說真的。”一定要強調一下下。

敖似默臉上頓時飄上兩朵紅暈。

看到他臉紅,我只有低頭裝作喝飲料來掩飾自己的情緒,他真是太可愛了,每次都會臉紅耶,憋笑一定會憋成內傷的啦。

也因為我低頭,所以敖似默臉紅後那一臉沉思我又沒看到。

敖似默現在腦子里的疑問是越來越大了,他記得那兩句話,那是當初在‘泊伢湖’邊,小三對他說過的話,之後小三的反應和眼前的女孩一樣。只是她沒有笑出聲來,而小三卻笑的滿地亂滾,之後更發生了一些到現在沉默也沒有理出頭緒的事情。

一次感覺是巧合,兩次感覺是湊巧,那三次呢?從小受到的教育告訴他,世上不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可是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這怎麼可能!而且他問過他的妹妹,這個女孩在游戲里叫洛水,因為迷路的關系暫時還不能和大家碰面。當初聽到她也是迷路的時候還想起了小三……迷路?同樣是迷路,這又是一個巧合嗎?

我可不知道這麼點時間里,敖似默想了這麼多,通過簡訊得知娃娃她們也快過來了,和他打了個招呼,等著血拼歸來的娃娃她們。

不出五分鍾,就看見五個女人興致勃勃的走進咖啡店,後面跟著的是苦命的小跟班—敖二公子。為了風度,臉上還掛著無所謂的笑容,可是手上拎著的十幾、二十個口袋卻表明了此時的他也肯定不好過。

摟過不停用手當扇子使的娃娃,把我的飲料推給她:“怎麼樣,收獲如何?”再順手招過侍者,讓她們點單。

冰冰涼涼的水晶葡萄被娃娃一口氣喝掉大半杯,在順便幫她點了杯熱檸檬茶,再幫自己要了杯鳳梨汁,之後就看著她們大談自己的收獲。

“小瘋子,你不是貓舌頭—怕燙嗎?干嗎點熱檸檬茶?”娃娃很好奇我居然會點熱飲。

可聽到這句話的敖似默卻把耳朵豎的直直的,心想會不會是另一個“巧合”。

“笨,娃娃。”毒毒在娃娃頭上敲了個栗子,“熱檸檬茶是你愛喝的,瘋子怕你喝不下熱飲,就再點鳳梨汁,好幫你調試。”

熱檸檬茶加鳳梨汁?能喝嗎?兩位帥哥同時在心里懷疑。

“噢!小瘋子,你對我真好!”感動的娃娃,整個人抱住我,小腦袋使勁的往我懷里鑽。

拿她沒辦法,只能讓她鬧騰。毒毒這時酸溜溜的在旁邊冒話了:“哼,就知道疼娃娃,從來沒疼過我們,姐妹們,今晚回宿舍討伐她。”

“不要啦,小瘋子最好了,小毒毒別這樣嘛。最多……最多……最多我把二哥讓給你,你去虐待他好了。”

看著娃娃如此就把把敖日飛給賣了,傷心的敖日飛捶胸頓足,直說白疼了這麼個妹妹。毒毒則在一邊研究著怎麼虐敖日飛才能讓她有快感。

不過娃娃似乎嫌只賣掉一個哥哥不夠似的,連敖似默一並賣了:“小瘋子,你也不要吃醋哦,我把大哥讓給你好了!”她這一句話,傷心的不哭了,研究的也傻了,連一旁看戲也呆了。“小瘋子現在不是在乾林里迷路嗎,沒關系哦,大哥有去過乾林,你把坐標告訴我,我讓大哥去里面接你出來!”

看著娃娃大大的眼睛里寫著“我很認真”,我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我不想讓敖似默知道我困在乾林里,你到好,兩三句話就全給我抖出來了。

不過娃娃的主意似乎得到了大家的贊同:“對啊,瘋子,你讓敖大哥把你接出來嘛,這樣大家就可以早點碰面了,有我們看著,你也就不太會走失了!”

別再說下去了。

“你在乾林里?”是敖似默的聲音,就知道他會發問。

“……是啊。”

“那你有沒有碰到一個左眉角有疤、很帥氣的少年?”

說的就是我啊,可我不敢承認:“有疤的少年?沒有沒有,我只碰到了幾個大叔。”一騎當千、見錢眼開,現在就委屈你們先做一次大叔吧,今晚我上線後肯定會好好犒勞犒勞你們的。

“……真的沒有?”聽的出來,還是很懷疑。

但這時不能漏氣:“沒有。”臉上還要有多無辜就多無辜。

“……是嗎,那算了。”敖似默不太相信眼前女孩說的話,畢竟有太多的巧合了,雖然性別不一樣,可是動作、神態、習慣、連有事隱瞞裝無辜的表情都一模一樣,敖似默不相信這女孩和小三沒有關系。

在我以為我騙過敖似默的時候,有簡訊傳來,打開一看,居然是坐在身邊的娃娃和毒毒傳過來的,大致內容都一樣:“你到底隱瞞了什麼?”

看來我裝傻的本事不過關,她們兩個還是騙不過,可我又何曾知道,我連敖似默都沒瞞過去。

***************************************************

逛完商店,吃完晚飯,敖家兩位帥哥將我們送到了宿舍樓下,在我以為今晚可以安全PASS的時候,敖似默叫住了我。

“小瘋子,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我有個朋友也困在乾林里了,你知道,在外面的我們是不能和乾林里的人通訊的,所以我希望你幫我呼叫下我的那位朋友,就說讓他等等,我一定會去找他的。”

呃?不是吧,讓我自己通知自己?敖似默是真的沒看穿還是起疑了想試探我?但我現在肯定不能拒絕。

“呃……好,好啊。那我今天上游戲就去叫,通知好了我會跟娃娃說的。”反正明天下線的時候隨便跟娃娃說一聲就好了。

“不用那麼麻煩,我們明天還是會來找你們的,你直接跟我說就好了。”敖似默慢慢眯起雙眼,冷峻的臉上逐漸泛起笑意。可是了解他的娃娃和敖日飛卻拉著毒毒她們稍微後退了兩步。

大哥要起肖了嗎?小瘋子有什麼地方得罪大哥了嗎?

“啊……那,那好啊,我等下上線就去叫。”怎麼辦?那就說‘沒找到人,可能對方沒上線。’就好了,恩,就這樣。

我在想明天該怎麼應付的對策,所以沒注意敖似默抬手對著我的頭頂就是一陣亂揉:“那我等你的消息哦。”

他的聲音很溫柔,像是在乾林里我無緣無故發脾氣的時候,他總是用這種溫柔的聲音安慰我,並揉亂我的頭發。所以,下意識的,我拍開了他的手,用有點撒嬌的語氣抱怨:“哎呀,討厭,沉默,跟你講了多少次了,別揉我的頭啦,會亂耶……”可是當我看到敖似默身上的休閑衫的時候,我才猛然反應過來,這里是現實,不是游戲。而我是沉默妹妹的同學,不是游戲里的小三。

倒吸一口涼氣,抬頭看到高我一個頭的沉默正滿臉震驚的看著我,我知道我闖禍了。像是急于補救一樣,我開口想辯解,可是卻越描越黑:“我不是三千!”明白過來用手捂住嘴的時候已經晚了。

不等他們有什麼反應,我轉身就朝宿舍跑去,反正他進不了宿舍,有什麼問題等我腦子清醒一些再說吧。

敖似默仍然是抬著手揉我頭頂時的姿勢,一動不動。感覺奇怪的室友們和敖日飛慢慢靠近敖似默,最後,娃娃把大家心里的問題問出來:“大哥,你和小瘋子……認識嗎?”

等了很久,久到大家以為敖似默已經快變成化石的時候,他動了。看著剛才揉著風子亞頭頂的右手,還是不說話。

娃娃他們互覷半天,還是把娃娃推出來做發言人。可是還沒等娃娃出聲,敖似默先說話了:“你們有誰知道小三的全名嗎?”

小三?現在關他什麼事?大家都知道敖似默在乾林里碰到個很好的朋友,敖似默很關心他,而且因為敖似默不小心被白虎掛出來了,所以一直很擔心仍然在乾林里的朋友。可是現在是提他的時候嗎?

不過大哥問的話還是要回答的,所以敖日飛代表知道“小三”這個人的毒毒和娃娃回答:“不知道,大哥你從來沒說過。”

“雪和毒刺也不知道嗎?”聲音還是柔柔的,不過聽得大家都亂起雞皮疙瘩。

“敖大哥你一直都說‘小三’、‘小三’的,我們以為小三就是全名……”

似乎很滿意毒毒的回答,將右手握成拳,把視線移至古老的宿舍外牆上,用他那冰冷但語調溫柔的聲音一字一句的說:“既然連你們都不知道,那為什麼聲稱沒有見過他的人卻能說出他的全名呢。而且我如果沒猜錯的話,你們應該不會跟風子亞同學說過三千—也就是小三的事情吧。”

呃?????

對于敖似默的問題,大家全都莫名,同時把目光也一起調向了宿舍的外牆。

“……敖大哥你的意思是……瘋子知道……呃,那個小三……的情況卻不告訴你?”

“不,不是,我懷疑她和小三……是同一個人。”

“……不可能!”眾人合音。“小三不是個男的嗎?”敖日飛誇張的表示到。

聳聳肩,敖似默將視線轉移到了身邊的人們身上:“我知道很誇張,很讓人難以置信,可是經過一下午的觀察,風子亞同學的動作、神態和小習慣,和小三有太多太多的相似處了……再加上剛才她的反應……”再看了看右手,“我每次安慰小三的時候都會揉他的頭,而他的回應則和剛才風子亞同學一模一樣。之後她更是說出了小三的全名—三千!”

“雖然一個是女的,一個是男的,但這世上有這麼巧合的事嗎?都在乾林里迷路,小習慣都一樣,反應也那麼像……會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沉默,大家都陷入了沉默。

娃娃猶猶豫豫的開口了:“那,那為什麼小瘋子要隱瞞呢,尤其是對我們?”

“我想我知道。”一直皺眉苦思的毒毒這時反而站出來說話了。

迎上了七雙詢問的眼睛,歎口氣的毒毒揭曉她的猜測:“她會隱瞞,估計和我們前一陣子的態度有關。”

什麼意思?

捏捏鼻梁,毒毒繼續道:“首先,我們先肯定敖大哥大膽的猜測,瘋子就是那個和敖大哥牽掛的小三是同一個人。”說到“牽掛”二字的時候,還別有深意的看了敖似默一眼,然而敖似默並沒有表示什麼,連個表情都沒有。雖然沒有看到期望看到的東西,但毒毒仍然不在意的繼續說道:“然後,瘋子她對我們說她的游戲名稱是‘洛水’,對敖大哥說叫‘三千’,如果把她所說的兩個名字連起來,結果不用我多說了吧。”

“洛水……三千……洛水三千……弱水三千!!!”

“游戲第一美人—弱水三千???”

“可……可是小瘋子進游戲怎麼是……男的呢?她……”

將雙手搭在娃娃雙肩上,使她冷靜下來:“別急,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我知道,游戲里有一個系統獎勵就是可以轉換性別。所以瘋子如果真的抽中的話,也沒什麼。”雖然抽中的概率比南極和北極重合還要小,但按照現在的情況,可能這麼小的概率還真就發生了。

“那你又怎麼知道?”

“笨日飛,因為我有親戚在[騰勝]工作啊。”

可是敖似默在心里可不認為毒毒的這個解釋是實話,就算在[騰勝]工作,如不是核心人員根本不可能知道這個消息。

不過現在不是研究這點的時候:“那為什麼你說她的隱瞞和你們的態度有關?”

他的一個問題,剛才還茫然的娃娃害羞的用手指卷起了發角,鎮定的毒毒抬頭看著烏七麻黑的天空,還直說“云好白啊!”,小雨、魚兒、波波拿著商品袋討論“這布料真好啊!”

連不愛動腦子的敖日飛都知道里面有貓膩。

受不了兩位帥哥的瞪視,毒毒滿心不願的將原因說了出來:“因為我當初說,如果認識弱水三千這麼個大帥哥,就可以展開‘與帥哥的近距離接觸’活動,可以靠弱水三千的皮相賺錢。我還是當著瘋子的面說的,所以……”越說聲越輕,直至完全消音。

敖似默沒好氣的猛翻白眼,敖日飛誇張的猛拍額頭,對于這位毒刺小姐的斂財手段,在游戲里他們感觸頗深,所以很明白風子亞不願意透露身份的原因了。

沒好氣的看著有些不好意思的毒毒,敖似默搖頭歎息。不過不可否認,當得知已經在樓上的女孩很可能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小三後,他的心情沒來由的變的很好很好。

“雪,今晚你們好好的把事情問清楚,如果風子亞同學真的是我認識的小三,就幫我跟她說一句:我不生她的氣。如果不是的話,也請她務必幫我在乾林里找找小三。”

“大哥,你為什麼說有可能不是呢?”娃娃歪著頭好奇的問。

“因為……長相不一樣。雖然小三是個很帥氣的男孩,但和弱水三千長的不一樣。”

“有這種事?好,敖大哥,你放心,今天哪怕不睡覺,我也會幫你問清楚的。”

“是為了滿足小毒毒你自己的好奇心吧。”小雨不合適宜的吐糟。

“你們不想知道?”

“……想!”四重合音。

上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一章 哥哥們來了    下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三章 守得云開見月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