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九章 好奇之人皆有之   
  
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九章 好奇之人皆有之

這次游戲更新曆時1天,似乎也沒更新些什麼大的地方,就是增加了屬性相克相生這類的設定,像我當初居然用回複術就可以殺掉一個等級31級的怪物一樣。因為我的回複術是瞬間補血全滿,所以對不死系的怪物來說,我的回複術反而是能瞬間最少減去三分之一血量的必殺技能啊。

當然,這也要看情況的,如果我和目標之間的等級距離相差太大的話……只能強制減血1點了不起了。至于這個差距有多大……沒試驗過,不知道。

好像還有些細小的地方給完善了,不過我沒什麼興趣,就沒怎麼看了。

不過也因為這次的更新,我從蹭經驗的閑人變成了練級殺怪的主攻手,對此,早就因為剛才回複術的事而對我不滿的毒毒大肆嘲笑。

郁悶,現在除了幫伙伴加血還要對怪物攻擊,不過這樣唯一的好處就是我不用進行瞄准,拎著藍瓶亂扔聖光照耀,總歸能打中,管他是隊友還是怪物,都不浪費。

對了,小貓和小狐狸呢?最近一直在這里練級,看到它們的次數少之又少,而且它們很少回寵物空間,老愛亂跑。

不過我也無所謂,它們聰明的很,根本不用我擔心,它們吃不了虧。只希望別給我惹麻煩就好。

經過多日的枯燥練級,我的等級提升了2級,到22了,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升了一些經驗。

現在看看原來升級這麼困難啊!10級之前是一下子升上來的,沒什麼感覺,之後也都是靠小狐狸來打怪,因為在乾林內我們碰到的大多都是高級怪,現在看看,那些怪的經驗還是很不錯的,不過每次也就一只兩只的打,為了尋找食材才會讓小狐狸去打怪,所以對于等級經驗根本就沒看重過。現在拿這里的怪物經驗和乾林里的怪比比,還真是……還真是慢啊。

沒辦法,只能慢慢來了,我在乾林里可待夠了,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想再去了。還好,我也不是以升級為目的,只是想和沉默在一起好好聊天就好,可最後還是被毒毒抓來,說是要增進眾人之間的感情和默契。

萬般不願,可考慮到沉默可是一直占著等級榜第二,不能讓他掉下去,還要努力超越等級第一的那個狂嘯異天,扁扁嘴,任毒毒拽著我的後衣領出來練級。

記不得這是練級的第幾天了,只知道,毒毒他們和逝不還四人已經熟的好像認識了好幾年般,看來一起練級還真能快速熟悉。

已經對打怪練級有些厭煩的我,懶懶的依靠在朱雀城內比較有名的“紅羽茶樓”二樓靠窗座位的紅木圓椅上,像看小螞蟻般瞧著樓下來來往往行色匆匆的玩家們。

唔~~真懷念初進游戲時喝[云霧縹緲],現在想想,還能回味起那甘而不澀的溫潤口感。再抿了口眼前的綠茶……口感差太多了。

忽然,眼角瞄到有人沒經過我的同意徑直坐到了我的對面,心底嘀咕:“誰啊?我現在變的已經算普通了,只是個普通的陽光男孩,誰還那麼不識相過來湊熱鬧。”

用自認為最冷酷的眼神瞟著對面的不請自來者,對于打擾我難得清靜的人,想讓我好脾氣的以笑臉相對根本不可能。

不過等看清眼前來人,原先的不快轉眼消失。

“還姐,你怎麼有空來找我喝茶?”來人正是逝不還,迷人清冷的臉上還掛著微微的笑容,星眸中盡是寵膩。

“怎麼,想來喝茶還得經過你同意啊。”

“才沒有啦,別曲解我的意思嘛。”

因為我的缺陷大多數伙伴都或多或少了解些,所以大家都有意無意的總是確定著我的位置,好方便找我,防止我迷路。

幫逝不還倒了杯茶推至她的面前:“和毒刺他們相處的怎麼樣?”

逝不還端起茶杯,輕抿一口:“不錯,你的那些朋友都很坦率,像現在,隊長他們已經和毒刺、青鸞他們一起去練級了。”放下茶杯,聳聳肩:“只可惜,去的地方依舊是我沒什麼發揮的陵墓,索性我就來找你喝茶。”

我知道,這只是逝不還的借口,她來找我,可不單單只是找我喝茶那麼簡單。聽他的口氣,肯定不是和毒毒他們相處的問題,那只剩下……

“是想問我和沉默之間的關系嗎……”也是,無論是誰一開始都會被嚇一跳吧,忍到現在才問已經是很難得了。

抄起筷子朝桌上的點心進攻:“你如果不想說我也無所謂,就在這里看看風景也挺好的。”說完,一口吞下一只燕餃。

“真不想知道?”我也拿起筷子和逝不還爭起了眼前的食物,再不搶就沒的吃了。逝不還吃東西的實力我還是有所了解的,一句話:“忒恐怖類!”

果然,不出幾分鍾,原先擺滿了一桌子的各色點心已經只剩下盤子了。從我的筷子下搶下最後一個珍珠圓子,逝不還將小嘴塞的鼓鼓的,手一揚,叫來茶樓小二,又叫了一桌子的點心。游戲里的茶樓酒樓就這點好,點好了菜不需要等。不出五秒,桌子上又擺滿了各種各樣的糕點。

不過這次逝不還沒有拼命奪食,而是悠然的喝了口茶,一樣一樣的細細品嘗著糕點。幫她已空的茶杯注滿,我也順便歇口氣,剛才搶的太厲害了,有些噎到了。

歇兩下,喝了口茶,語氣平淡的開口:“我和沉默……算是兩情相悅吧……”

“用眼睛看也知道。”不客氣地打斷我的話,逝不還一邊咀嚼著嘴里的食物,一邊送我個白眼。

被她一句話給頂回來,沒好氣的翻著眼看茶樓的樓頂。朱雀城的建築物都很古色古香,所以相對的,最高的建築才三層樓高,現在我們所在的茶樓也就兩層樓,所以落入我雙眼的便是一根根的橫梁、木架。

“你還要不要聽。”

自知在不恰當的地方插嘴而引起我的不滿,逝不還馬上無辜的擺出個請的手勢讓我繼續。不是不想開口賠罪,實在是她的那張嘴暫時沒空說話。

在思考了五分鍾之後,我決定把我的一些秘密與逝不還分享下,我知道逝不還是真的很關心我。在這虛擬的游戲中,還能找到個真心真意的朋友,本就不容易,如果再因為自己的隱瞞而欺騙朋友,本就不是我所願意的,也不是我的風格。

如果倒最後事實證明我看錯了人,也就當付次學費吧。

當然,我不可能在人流雜亂的茶樓里光明正大的說這些事,當然只能選擇密語。

所以在茶樓里,只能看到我和逝不還一口一口搶點心吃的情景。

“我和沉默在現實里也是認識的。”

雖然奇怪我為什麼會改由密語聊天,但逝不還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回了兩個字:“繼續。”

“沉默和青鸞是兄妹。”

“知道,一劍回眸也是青鸞的哥哥。你們不都是說過的嘛。”似乎我盡說廢話,引起逝不還的不滿。

不過我沒在乎她的抱怨:“我是先和青鸞認識,才認識沉默的。”

終于受不了我不知所謂的話,逝不還還是瞪了我一眼,明顯的表示出:“再不進入正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的意思!

吐了下舌頭,知道再繞下去,某美女就要暴走了:“我和青鸞還有毒刺是同學兼室友。”

已經被我不切正題的廢話擾的煩了,對于這句和沉默連邊都不沾的話,逝不還根本沒反應,仍舊一口一口塞著食物。十秒過後,夾著千層糕湊到嘴邊,剛張嘴,逝不還瞬間定格。

看樣子是正在琢磨我十秒前的那句“廢話”啊!

“……青鸞是‘妹妹’吧?”充滿不確定的口氣。

我點頭。

“……你們學校男女同宿?”懷疑的語氣。

我搖頭。

“……毒刺和青鸞……還有你,住一間……屋子,不,房間?”這句話已經有些顫抖了。

我仍舊點頭。

等了好久,才傳來逝不還的聲音:“……弱水,你到底是男是女?!別和我開玩笑!”聲線已經顫抖的很厲害了。

還想再耍耍總是冷靜的美女:“你問游戲還是現實?”再送她一個無辜的眼神。

“弱!水!”被我點燃了引爆點,逝不還暴怒的對著我一吼。

唔~~~~~~~~~~耳鳴了,眼好暈。還好是密語狀態,不然她這一吼估計能把這座茶樓震下十斤的灰塵來。

好不容易緩過勁來,慢慢的把當初注冊人物時我選擇到性別轉換的獎勵說了出來。

良久,已經聽的有些呆滯的逝不還吐出一口氣,往椅背一靠,一副受驚過度劫後余生的狀態。

“太不可思議了……”

我也這麼覺得,如果不是發生在我身上,我也一定不會相信居然有這種事情發生。

“那按照你的說法,現在這張臉和現實中的你最像了?”咽口口水,有些口干,灌了口茶,逝不還艱難的問出了她現在最在意的問題。

得到肯定答案後,驚奇的叫道:“居然能美化這麼多,難怪你能登上美人榜第一,我還在奇怪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人呢。”

郁悶,居然戳我的軟肋。

為了定心,逝不還夾了塊素餅往口里一塞,猛的將茶杯里的水一口干光,將嘴里的東西沖下去。

又想了想,逝不還又開口問了個問題:“知道這件事的有多少人?”

“娃娃—就是青鸞,毒毒—毒刺,沉默,一劍回眸,還有我們寢室里的另外三個同學,再加上你。就這幾個了。”我扒拉著手指頭一個一個算給她聽。

“那你不怕告訴我後,我去召告天下?”

無聊的試探:“你又不是這種人,別說這些連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話。”

逝不還了解般地一笑,接過茶壺,緩緩倒茶:“那對于隊長那邊呢,你想怎麼說。”

知道逝不還心里已經有打算了,將皮球踢回給她:“你看著辦吧,畢竟還是你比較了解他們三個人,該怎麼做你應該比我更明白。”

逝不還放下茶壺,與我雙目相對,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還姐,當初一開始知道我和沉默的關系是不是真的嚇了一跳啊?”捉黠地對著逝不還一笑,打算看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被我踩到痛腳,逝不還小巧的臉蛋一紅,忿忿地盯著我,可一看到我嬉皮笑臉的樣子,最終雙肩一垮,什麼都沒說的朝著桌子上的點心進攻。

看著拼命吃著食物的逝不還,我只是靜靜的喝著茶。我想,逝不還是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一騎當千他們的,並不是說一騎當千他們會守不住秘密,只是大家心里都明白,知道這種事越少人了解越好。雖然他們三人就算知道我的秘密也不會改變對我的態度,但有些時候,有些事還是不方便知道。

逝不還就是為我考慮,所以並沒有在這件事上強迫我去告訴他們。

一掃而空桌上的食物,抹抹嘴,逝不還雙手一拍:“弱水,這頓就當作你給我的遮口費,我呢也就不客氣了。現在我吃飽了,也就不打擾你沉思了。回見!”

說完,不理我充滿詫異與不可置信的神情,兩手一攤,起身下樓。等走到茶樓外還抬頭對著我坐的方位揮手致意!瞧著逝不還少有的調皮行為,我哭笑不得的盯著滿桌的狼圾,該死的,居然白吃我一頓還讓我付帳,逝不還被帶壞了。

沒辦法,招招手,讓小二收拾一下,再讓他重新沏壺茶上來,我繼續發我的呆。

輕輕吹著微燙的茶水,心底琢磨著是不是下次有空去找下一騎當千或是見錢眼開兩個人,把今天逝不還吃掉的這頓給補回來呢。

決定了,既然要找,就兩個人都找,這樣可以吃兩頓,本金加利息全回來了。有了決定,心情大好,可沒好幾分鍾,對面的椅子上又坐下個人。

搞什麼,今天大家都很空嗎?還是茶樓沒位子了,干嗎老來坐我面前。

抬頭一瞪,看清楚眼前的人後,只能訕訕的收回凌厲的眼神,咧了個傻傻的笑容以對。

怎麼盡是些我不能得罪的熟人呢:“呃,淚姐,來喝茶啊。”繼逝不還後,現在坐在我面前的是毒毒和娃娃的隊友,美人榜第九的—女王的眼淚。

她的出現,導致整個二層上所有喝茶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我這一桌,連樓梯口也擠滿了一層的客人。

剛才美女逝不還也只造成小小的騷動而已,這次的動靜可比剛才大多了。

我已經可以聽到其他人的念叨了。

“靠,那小子是誰啊?坐了這麼一會,就兩個美女找上來了。”

“是啊是啊,一個比一個漂亮。”

“這個就是美人榜上排名第九的那個美人吧,叫什麼來著?”

“女王的眼淚,聽說她最近一直在朱雀城。”

“啊,好美啊!剛才那個美女也好漂亮!雖然吃東西的時候誇張了些……”

“那小子也不怎麼帥,怎麼找他的都是美女。”

“就是,還都是自動坐上去的。”

“我要是那小子多好啊……”

不聽了不聽了,美色害人啊!

沒理我傻兮兮的笑臉,女王的眼淚自顧自的倒茶喝茶,對于周邊的碎語全當是蚊子叫。抿口香茶,吐出來的第一句話和逝不還一樣:“怎麼,想來喝茶還得經過你同意啊!”

汗,怎麼感覺都那麼沖呐。

脖子一縮,乖乖閉嘴,惹不起俺還躲不起嗎,乖乖喝我的茶就好。

對于我的默不作聲,女王的眼淚皺起了好看的眉毛,細長的雙眼眯著,一臉高深的直瞅著低頭喝茶的我。

被她的視線燙的難受的我,瑟瑟縮縮地抬起了頭,心里直泛嘀咕:我有惹到她嗎?我哪里得罪她了?難道她暗戀沉默所以敵視我?還是暗戀一劍回眸?

想想什麼可能性都有,越想頭上的汗越多,心也就越虛。

不對,我心虛什麼!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事,干什麼這麼窩囊。

女王的眼淚好笑的看著面前帥氣的男孩,一開始在自己的眼神下有些閃躲,整個人越縮越小。驀然,像換個人一樣般,身板立刻直了起來,雙眼透露著堅韌,一副天不怕地不懼的樣子。

有趣的家伙:“你和沉默認識多久了?”

汗,真的是朝沉默來的,難道她真的暗戀沉默?我不答應,沉默是我的。我瞪我瞪,我決不把沉默放手。

“別這麼凶的瞪著我,我對沉默可沒有非分之想,只是比較好奇你和沉默之間的關系……正確點說,是我和梟殺都比較好奇,只可惜青鸞、毒刺他們都不肯說,連自戀狂(一劍回眸,大家對他的稱呼)都不肯松口。”

呃,又是一個愛八卦的女人……或者還要再加上另一個愛八卦的男人。

“為什麼你們都那麼好奇呢~~~”而且為什麼都來問我,不會去問沉默嗎?不過我想,就算真的敢去問沉默也會被他給砍回來吧。

女王的眼淚嬌媚的一笑,瞬間把茶樓中男男女女的魂勾去大半,可桌底下的玉足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踹著我:“能不好奇嗎,換你碰上這種事你不想深入了解?反正我和梟殺的好奇心已經被大大的吊了起來。”

說完,沖我拋了個風情萬種的笑容,再次把茶樓里的人狠狠震了一下。

當然,我身上仇恨的眼神也再次集中。

敗給她了,為求“真相”居然連美人計都用上了:“淚姐,別害我了,有什麼問題你盡管問,我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只求你別在折騰我了。”

爽心一笑,沒了先前的媚態,清新的笑容比剛才更吸引人的眼球。眼淚重新滿了茶杯,不急不徐地說出了自己今天的目的,當然,聰明的她用的是密語:“你和沉默老大真的是那種關系?”雙眼還閃閃發光,如同瞧見了心愛之物的小女孩般,眼里都是興奮的光彩。

上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八章 一切坦然面對    下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三十章 出城又入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