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三十章 出城又入林   
  
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三十章 出城又入林

“你和沉默老大真的是那種關系?”

我除了點頭還能有什麼回答,長眼睛的都看的出我和沉默之間的關系不簡單,尤其初見面時,我和沉默“親親”的畫面都差點被他們看到,想否認也沒立場。

“你們認識有多久了?”

如果這款游戲是卡通化的話,我現在估計能看到女王的眼淚睜著閃閃發亮的大大貓眼,兩只肉肉的貓耳朵興奮的豎立起來,希望能一字不落的聽到我說的每一個字,身後一條貓尾巴高高揚起,左搖右甩,身子整個向前傾,把上半身的重心全都壓在了桌子上,小嘴彎彎的充滿著好奇直瞅著我不放。

“也沒多久,進游戲後認識的。”

“騙人,才這麼點時間就這麼‘恩愛’了,一見鍾情式的?”

“……我算是吧,默……我就不知道了,想了解就自己去問他。”

“問沉默老大?還是算了,雖然是游戲,但死亡懲罰還是太嚴重了些,沒必要為了一時的好奇心折騰自己。”對我的提議不怎麼感冒,女王的眼淚把頭搖的像撥浪鼓,堅定的否決。

“……所以就來折騰我?”什麼人哪這是。

女王的眼淚得意的仰起小臉,對于我無奈的問題不以為意,泛著嬌俏的笑容,一副就是如此,你能如何的樣子。

不過眼珠子一轉,我計上心頭:“你想知道的更隱私的東西嗎?”

“……你願意說?”

當然不願意,不過不妨礙我的小計劃:“當然是有條件的嘍~~”

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說說看。”

嘿嘿,這是你自己搭上來的哦,希望以後別說我欺負美女:“今天這頓你請!”

女王的眼淚瞧了瞧桌上的一壺茶,大方的說:“沒問題,你盡管點,今天你在這的消費我包了!”

聽到這話我可不客氣,又接連點了好些吃的,當然,我可沒有好心的告訴女王的眼淚剛才已經被某人連吃兩桌了……

點的東西一上桌,在女王的眼淚驚訝的神情中,二話不說就將吃的全攬進腰帶里,一塊都沒給她留。

收拾妥當,沒給她反應的時間,手一撐,直接從窗口跳下了茶樓,穩當的站立在大街上,回首送她一個燦爛的笑容:“謝謝你今天的慷慨,我就卻之不恭啦,改天我們兩再好好聊哦!拜拜!”

為防止某美女暴走後牽連“無辜”—鄙人在下我,還是快點腳底摸油快點走吧。

沒料到我會這麼耍了她一把,女王的眼淚呆楞的看著我的背影直至消失在街頭,才驀然反應過來。

‘天,居然就這麼被耍了?!呵呵,真是太可愛了。有多久了,能坦然面對自己而不局促的人有多久沒碰到了?是因為身為第一美人,而格外的看淡外貌?還是說本就沒注意到我的臉?似乎都有可能啊。’明知被耍但依舊不生氣的女王的眼淚,心情不知怎麼的,好的不得了。

既然說請客,也就不好反悔,而且也沒給她反悔的機會。伸手一招:“小二,結帳。”

當小二露著諂媚的笑容報出價格後,女王的眼淚所有的好心情瞬間消失,取代的是不可置信的驚叫:“什麼?12個金幣4銀幣32銅幣?他吃了些什麼,金子啊?”

小二仍舊是必恭必敬的樣子:“請付錢。”

女王的眼淚氣憤的打開好友菜單:“弱水三千,你吃了些什麼?居然要2個多金幣!!!”

“……不是我吃的,是還姐……她逼我請客……”

“……然後你再讓我請?!弱、水、三、千!!!”

心里怕怕的我,馬上做出了決定,關閉聯絡系統,暫時誰都別想找到我了,淚姐太可怕了。

還沒發泄夠的某美女,無論怎麼呼叫都被系統提示為“你所呼叫的玩家不在線或已關閉通訊器。”有氣沒地方發,憤憤的付了錢,她決定,既然找不到第一美人,就去找真正的債主—逝不還。

用最快的速度離開紅羽茶樓的視線范圍,估計這陣子還是能躲就躲吧,晃點了淚姐,這陣子日子難過了。

決定在朱雀城之內好好逛逛,反正也不怕迷路,真的找不到路的時候,好友欄里隨便拉個人來找自己就好了。

抱著這種想法,我孤身一人在朱雀城內到處亂竄,當然,身上的斗篷是不能脫掉的,所以朱雀城內就多出了一個將自己包的牢牢的奇怪的人,對什麼都好奇、都過問。

*************************************************

啊嘞,現在是什麼狀況?居然和我當初第一次進朱雀城時一樣,不寬的街上被人流堵住,圍的滿滿的。本著看熱鬧的心情,我奮力的往里擠啊擠啊,可擠了半天,愣是沒擠進去一點,反而被圍觀的人群推後好幾步。

生氣生氣,雖然我力量弱了點,但也沒這麼不頂用吧。心一橫,觀察了下四周,找了家兩層樓的房子,雙手攀著圍牆,右腿抬起來努力勾啊勾的,費了好大勁,終于爬上了人家的屋頂。原本還擔心系統不讓,沒想到等自己舒舒服服的坐下看戲的時候,系統什麼反應都沒有。

OK,那就是說,我可以安穩地瞧好戲了。

附近的其他玩家看到我安然的坐在屋頂上,都像受到提示般,有點能力的,三跳兩跳的就上了屋頂,能力差些的也就多費了些功夫。不消片刻,周圍的樓頂上已滿滿的或坐或站著好些人。

這感覺不像是在看熱鬧,反而像是在開武林大會!-_-|||

往下看去,怎麼說我花了半天時間爬上來可不是為了顯擺的,是為了看熱鬧。

瞅了好久,終于看清楚下面到底在演哪出戲了。居然是幾個長相猥瑣的男玩家在調戲美女啊,怪不得圍觀的男人比較多,被調戲的還是個大美女呢,距離是有些遠,但不妨礙看清美女的長相,比淚姐還漂亮,那肯定是美人榜上的人。

大美人身手不錯,已經把幾個不開眼的家伙摁在地上揍了。不過美女一邊揍一邊嘴上還罵罵咧咧的:“靠,連我縹緲第五美人—愛吃桃子的貓—都敢調戲,活膩味了是吧,我今天就讓你們知道知道,調戲mm是不對的,調戲超級美女是應該受到天譴的!!!”

美人榜第五—愛吃桃子的貓?難怪那麼漂亮啊,雖然扁人的動作粗魯到爆,但只讓人覺得率直,好似本就是應該這樣。

可,好像覺得有見過的樣子,那張眉飛色舞的臉,好眼熟啊。

想啊想……啊!是她!我注冊時遇到的美女—桃子姐!!她也進游戲了?她不是公司員工嗎,應該不能以玩家身份進游戲的,難道我認錯人,她其實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桃子姐?

搞不清楚,那要不要下去相認?可如果不是她,我不就自爆其短,等于又多一個人知道我的秘密。認,還是不認,這是個問題。

不過不用我再煩惱了,某人的行動已經讓我下定決心了。中心的美女已經將幾個不開眼的家伙扁成豬頭了,這也就算了,反正在城里用拳頭打人,也出不了人命。美女終于揍爽了,起身一抹根本不存在的汗珠,笑的如同天使降臨,讓人沐浴在耀眼的光芒中。下一秒,美女腳一抬,對准那幾個不幸調戲到她的男人的重點部位,狠狠的來了幾下。

瞬間,大街上除了幾聲悲慘的哀號外,寂靜一片。包括我在內,所有圍觀的人都擦著頭上冒出的汗,太慘了!

“記住哦,下次見到我就繞路走,不然我見一次扁一次,扁死為止!”暈,用笑容可掬的臉說出如此帶有威脅性的話,真矛盾。

現在我打死都不會下去了,不管她是不是桃子姐,我都沒有相認的心。

悄悄爬下屋頂,“嗖—”的一下往相反方向跑,能離遠點就遠點。

總感覺今天我總是在避美人啊。難道今天的黃曆上寫著“忌遇美女”嗎?

腦子里想著亂七八糟的東西,不看路的亂走,導致的結果就是不知何時我居然走出了朱雀城,返身想走回去,我可不敢保證在城外轉悠的我能安然的沿路走回去,只能趁現在離城門還近,趕快回去。

沒走幾步,我又馬上轉身離開,只看見那位愛吃桃子的貓居然心情愉悅、腳步輕盈的從城里走出,我現在往城里走一定會和她打個照面,想想還是避開吧,不管她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桃子姐,也不管她會不會認出我,能減少麻煩最好。

瞧見離開不遠處,有座小叢林,進去躲躲吧。

想到就做,在不引起她注意的情況下,我瑟縮在樹叢中較大的樹木後,拔著地上的雜草,估算著時間。可這大美女好像在城外等人一樣,就站在那里不走了,害得我只能遮遮掩掩的藏著。不過我干嗎要躲呢?當初趁她不注意溜進城不就好了。敲了敲有些變笨的腦袋,看來太久不用是要生鏽的。

手上無聊的拔著雜草,腦海里不著邊際的瞎想著有的沒的。正魂游太虛呢,忽然被系統的提示音打斷。

“恭喜玩家采得草藥—悠然草!”

悠然草?什麼東西?瞧了下手上攥著的一把雜草,一根一根的看下來。終于,找到根和雜草沒什麼區別,只是葉的邊緣多了些不規則的倒刺。

悠然草:可入藥,增加5%藥性。

5%的藥性?良好的藥引!這里有這麼一棵一定還有更多,把所有的事情都拋到腦後,趴在地上不停的找著和雜草有些微不同的悠然草,可也太難了,基本要翻找好幾十顆雜草才能找到一株悠然草。

在找到了30多株悠然草後,再怎麼找都找不出來了,揉著酸痛的腰,僵硬的從地上直起身子,雙腳一麻,一個沒站穩,帥帥的臉和地面來了個近距離接觸,吸進的空氣中都透著泥土與草木的味道。

渾身沒力氣的我,決定先休息下再說,費力把頭挪挪方向,好方便喘氣,雙眼一閉,睡一覺先。

***************************************************

睡的舒服的很,良久,感覺到鼻子癢癢的,抬手一抹,沒放在心上,一翻身,繼續睡我的覺。

可沒多久,癢癢的感覺又襲來,不耐煩的一揮,再一個翻身。可這感覺如影隨形,無論我怎麼躲,鼻尖上癢癢的感覺就是沒停過。

一火大,把整個人蜷縮起來,把膝蓋頂在腹部附近,臉與膝蓋的距離不足兩個手掌,用手上寬大的衣袖蓋住整張臉,現在的造型估計像只煮熟的蝦子。

現在可以安心的睡了。

鼻子是終于不癢了,在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覺頭發一陣陣的痛,像是有什麼在拉扯我的發根。

不勝其擾、怒從心起,在這樣不斷的騷擾下還能睡的下去的家伙,根本不存在。

火大的坐起身來,想找出打擾我睡覺的罪魁禍首。

眯著眼掃視了身邊,並沒有找到目標。就在我疑惑的同時,身後傳來小狐狸那特有的清冷、童稚的聲音:“怎麼,終于肯起來了。”

啊嘞,頭一低,就看見小狐狸那毛茸茸的銀白色腦袋從我身後鑽了出來。

另一邊感覺也有些東西,調頭一看,不是小貓又是誰。

“你們怎麼在這里?”

小狐狸從身後走到我面前,再努力的爬到我的膝蓋上,仰著頭,用那雙圓滾滾濕漉漉的眼睛瞅著我,但明顯能感覺到它透露出一副“你沒救了”的意思:“與其想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不如想想你是怎麼又跑到這里來了。”

什麼意思?

茫然的環顧四周,陌生的環境卻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參天的大樹,沒見過的植物,晦暗不明的光線,沒有明確的道路……還真是好熟悉啊。

不會是我腦子里想的那個答案吧:“我們……是不是又迷路了?”剛才只顧找悠然草了,怎麼來到這里根本記不起來,更不要提沿路回去。

至于原本不在我身邊的小狐狸和小貓能來到我身邊,應該是寵物空間的關系吧。它們從別的地方回到空間里,再出現在我身邊。

小狐狸無奈的回答我:“不是‘是不是’,而是肯定。你……又迷路了,而且還是‘繼續’迷路。”

“繼續?難道……不會吧,你別騙我。”將小狐狸整個提到面前,它小巧的鼻尖離我的鼻尖之間的距離不超過2公分。

回答我的不是小狐狸,是一直沒出聲的小貓:“誰有興趣騙你啊,這里當然是你之前曾經迷路過的……乾林嘍。”

不是吧,我居然又走回了乾林,那不就是又不能和沉默他們見面了,不能和他們聯絡了,我又要在乾林里“游蕩”了……天,我不要啊!!!

激動的晃著手上的小狐狸:“不要啊,不要啊,你快告訴我你們在說謊啊,我不要再迷路了,那太無聊了。”

被我晃的受不了的小狐狸不耐煩的一甩尾巴,在我手上狠狠抽了下,迫的我只能放手:“我沒那麼無聊,這是你自作自受,誰讓你明知道方向感不好還到處亂跑,活該!”

唔……被寵物無情的點出自己的缺點,嚴重受到打擊,沒了先前的焦躁,整個人陷入了自我厭惡中去。

知道它的一番話打擊到了我,小狐狸也有些不好意思,只得跑到我身邊,小爪子往我背上一搭:“好了啦,是我說錯話,別鬧別扭了,還是想想,到底是亂逛還是努力找出去的路線。”

“就算他想找,那也要他找的到……”小貓不合時宜的吐糟,使我剛剛升起來的一點信心瞬間像泡沫般消失。

看到我又繼續消沉,小狐狸雙眼發著黃光,惡狠狠的轉頭盯著說錯話的小貓。被瞪的小貓連連後退,冷汗不停的冒,知道說錯話,耳朵一耷拉,兩只肉肉的爪子遮住雙眼,一副“我錯了”的投降樣。

暫時把小貓放一邊,小狐狸繼續安慰我:“放心,肯定有辦法出去的,上次不也就遇到了見錢眼開他們幾個,然後就走出去啦。”

好受些的我用可憐兮兮的表情瞅著盡力裝可愛的小狐狸,怯怯的問:“真的?你沒騙我?”

“沒有沒有,放心吧。”

“哦,那好,我們出發吧。”說著,爽快的站起身,隨便挑了一個方向,邁步向前進。

看到我居然這麼快就振作起來,無奈的小狐狸及在後面偷偷竊笑的小貓,只得甩著尾巴跟上。

“慢點慢點,別再亂跑了,我們兩可不會帶路……”小狐狸焦急地不停咋呼。

不過沒人領情,小貓反到趁機調笑:“狐狸,我看跟著弱水之後,你越來越像個老媽子了……”話未完,已經被小狐狸一個凌空飛踢,對准它圓滾滾的後腦勺就是一腳,踹趴下了。

對于它們之間的“恩怨”我可沒有興趣插入,不過:“你們別玩了,想想我們這次能在乾林里找到些什麼好東西吧。既然已經被困在這里了,就要好好利用!”

“誰跟它玩了!”

“誰跟它玩了!”

兩獸同時暴吼出聲,表示自己的不滿。

聳聳肩,扔起許久不用的分析術,開始自己又一次的森林之旅。

***************************************************

“什麼!!!!!!!!!你又迷路到乾林里面去了?!你豬啊,你怎麼從城里跑到離朱雀城有幾天路程的乾林里去的?”

心虛的接受毒毒那狂轟亂炸的口水攻擊,兩眼不安的東瞄西看,就是不瞧正面拽著我衣領的憤怒美女。

“不要給我裝傻,說,你明明才離開城里連一天都沒有,怎麼會忽然出現在乾林里!還有……你是怎麼從城里跑到城外去迷路的。”最後一句話已經顯得有氣無力,對于我高干的迷路本領“佩服”的五體投地。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乾林中的,畢竟幾天的路程不可能讓我一天就走到,所以這個原因可能要去游戲里面問兩只小寵物了,至于從城內迷路到城外……

“意外,純粹意外,我是為了避開某……些麻煩,所以不知不覺就……我可以保證,絕對是意外!”

被我說了等于沒說的解釋氣的不輕的毒毒,認命的放開我,泄氣的拉過飯盒,用吃來消化怒火。

“可是小瘋子,那你也可以在原地別動啊,剛發現不對的時候,你的位置肯定在乾林外圍,只要記下坐標,下線告訴我們,那就可以讓大哥去找你了,你只要別亂走就好啦……我說錯什麼了嗎?”

發現我和毒毒凶狠的盯著她直看,娃娃的聲音越來越小。

一語驚醒夢中人!為什麼我沒有想到呢?娃娃的一番話不止提醒了我,也讓我懊悔不已,如果早想到,我就不亂跑了,現在我都已經不知道我在哪了,不過娃娃的辦法還是可以用用,也許我現在也還在外圍呢。

受到娃娃提點的毒毒也用一副“你笨死了”的表情瞅著我。脖子一縮,吐吐舌頭,心虛的干笑兩下,避開毒毒的視線,抱著還在云里霧里的娃娃親了一口:“娃娃,乖,等下上線的時候幫我給沉默傳個話,讓他來救我……如果我所在的地方太深入的話,那就算了,反正我也還可以自得其樂。”

停頓了一下,想想還是加個但書:“如果他知道我迷路後,很生氣的話,就不要讓他來了,我怕怕。”

搶在娃娃搭腔之前吐出諷刺之語的是毒毒:“沒用!”

當沒聽到,我抱著娃娃搖搖晃晃的逼她答應。

暈的難受的娃娃還是點頭答應先幫我看沉默的臉色再決定是不是讓他來救人。

再警告了一下吃著飯的毒毒,拿著自己的空飯盒開門離開寢室,洗碗去嘍!

上篇:第三卷 出來了又進去了 第二十九章 好奇之人皆有之    下篇:第四卷 目標建城令 第三十一章 決定其實很容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