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四卷 目標建城令 第三十六章 羞辱到你變色   
  
第四卷 目標建城令 第三十六章 羞辱到你變色

豬仔本來不認為這次起點的“新年送祝福”會有豬仔什麼事,所以當豬仔看到藍月玲朋友給豬仔的祝福時,豬仔頓時好感動好感動。T_T

豬仔因為明天要跑親戚,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平時豬仔是在上午9:00-10:00左右更新的,但明天顯然是做不到了,為了不妨礙大家的閱讀,今天豬仔拼了一下,把東西趕出來了。

豬仔今天提前更新明天的量,所以明天各位就不要向豬仔要了。豬仔頓首~~~

************************************************************

分好組後大家開始拼酒,因為分六組,有一組一定會輪空休息,為防止有人偷偷醒酒,說好先干掉對方的那組可以到處打游擊,多干掉一個是一個。

瞬間,整個包廂里就亂了,有人勾肩搭背說著哥倆好的拼,也有隔著桌子正經八百的你一杯我一杯的,更有掛著淫笑不停往杯子里倒酒打算不讓對方停歇的……

第一組和第二組里,是一場兄弟殘殺。一劍回眸可憐的連杯子都快吞下去了,沉默的酒量他是知道的,從以前到現在,他都沒喝贏過沉默,現在旁邊還有個拿著酒當水喝的欠債還錢……毒刺那家伙才喝了沒幾杯就泛暈了,當初還那麼狠的擱下狠話,現在全靠他一個人頂著……頂下去的是白癡,二對一耶,一個拼命和他對著干,一個拼命幫他倒酒,自己在這孤軍奮戰,他又不是癡線。酒杯一翻,說了句認輸,跑邊上吐去了。

沒了對手,沉默和欠債還錢對視一番,再看看旁邊鬧的歡的幾人,不約而同的拿著酒壺找個清靜的地方對飲去了。反正這組的金幣是沉默付的,欠債還錢根本不痛不癢,平心靜氣的喝免費的酒,何樂而不為。

第三組與第四組,是場隊友間的殘酷較量。很哀怨已經被天經地義灌的連哀怨也說不出來了,風生水起是滴酒不沾的新好男人,所以基本上是我們兩看著天經地義猛往很哀怨的嘴里倒著酒的。不消片刻,風生就背起很哀怨先回小屋了。並答應天經地義說是回去幫很哀怨蓋好被子就會回來繼續幫忙背人。

—_—|||

還真是個好孩子啊。

第五組和第六組,更是沒有任何懸念的決出了勝負。一騎當千一個人就輕輕松松的把見錢眼開和燈火闌珊給擺平了。

第一組已經被廢,第二組退出,第三組回家蓋被子去了,第六組躺邊上了。現在只剩下我所在的第四組和一騎當千的第五組了。

“嘿嘿。”看著一騎當千拎著個瓶子笑的一臉淫蕩,一陣反胃,為什麼同是獸人,人家風生水起就是個單純的好娃,而一騎當千怎麼看怎麼委瑣呢,尤其現在,哪來的一隊之長的風范啊。

不容我再多抱怨,兩杯倒的滿滿的大酒杯已經放到我們眼前了,不干就是認慫。

我和天經地義可不是那麼容易認輸的人,看著一騎當千那得意洋洋的樣,恨的牙癢癢。

‘嘿嘿,就憑一個小姑娘,再加上弱水,他們兩那弱弱的樣子,自己還不是贏定了。’一騎當千心里想的挺美的,可是不是真的如他所願呢?嘎嘎,怎麼可能這麼順他的意。

我暫時不說,天經地義可沒那麼好擺平。

之後的半個小時,就是我們四個人對拼。沒想到梟殺也挺能喝的,在一騎當千的身邊居然也不落下風。

我不知道是誰最後趴下,反正我是繼梟殺躺平之後就難受的退出了比賽,頭暈暈的窩在沉默身邊,嘴里嘰咕著自己也聽不懂的話,睡去了。留下天經地義和一騎當千兩人繼續拼命。

等我醒時已經是現實中第二天早上了。因為長時間搜索不到腦波活動,系統自動把我從游戲里踢了出來。

摘下頭盔,起來活動下筋骨,沒想到在游戲里喝醉的感覺這麼真實,現在在現實里頭還有些暈暈的。

不過也很久沒喝這麼爽了。看著還帶著頭盔呼呼大睡的毒毒,再看看其他幾個拼命賴床的女人們,搖搖頭沒說什麼,洗洗去。

****************************************************

等我上線後,我已經不在酒樓里了,而是在桃子他們的小屋里。看來是沉默他們把我們這幾個醉貓搬回來的。

忍著輕微頭痛,從屋里出來,就看見在暖暖的陽光下,沉默挺立在屋前的空地上,抬頭看著天空的浮云。光線撒在他身上,讓沉默感覺神聖無比。

好帥哦~~~~~

……

似乎注意到我的視線,沉默回頭看見了我,一抹溫柔的笑揚起。心中一暖,腳步輕盈的來到沉默面前。

“默,抱抱~~~”說著,伸出雙臂,要求沉默抱我。

沉默依言用雙手環住我:“下次別喝那麼多了,如果我不在,你怎麼辦。”

“嘿嘿,好啦,聽你的嘛。”

就在我和沉默氣氛好好的時候,屋里傳來好大一聲呻吟。一聽聲音就知道是毒毒上線了。那貨喝的比我少,睡的比我多,可宿醉卻比我厲害。看來各人體質真的有區別啊。

和沉默相視一笑,他幫我拉好斗篷,我們手牽手回屋去了。

等所有人都上了線,並有氣力參加會議的時候,已過去了大半天了。昨天的比賽沒人去提,也沒人關心誰是最後一個倒下的,反正大家喝的很爽就OK了。

昨天大家都認識的差不多了,不過還是要正式介紹一下的。因為沉默他們的到來,原本就不是特別大的房間內更是擠的滿滿的,不過大家也都不在意,商定好路線與上下線的時間,了解一下各人的職業,以便在路上如果遇上突發事件時,可以快速反應。

在大家知道桃子這個活動指南針後,都以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毒毒和娃娃更是深切的看著我:“瘋子,你這一路上,哪怕甩了沉默都不可以和小桃分開哦,不然天知道你又要跑哪里去了。”

旁邊一劍回眸與逝不還幾人還心有戚戚的點頭同意。汗,都什麼人呐。

“我有那麼沒用麼?”

“在這點上,你基本沒有開口的權利。”眾多了解我迷路症狀有多嚴重的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很哀怨等幾人看著直笑。

“好好玩哦,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的路癡症狀可以和小丫丫媲美。”天經地義呵呵直笑的和欠債還錢嘀咕道。

欠債還錢眼底也充滿了笑容:“的確,我還以為這世上最路癡的就是那丫頭,沒想到還有人……”余下的話不說也知道了。

他們說的雖然輕,但耳尖的我仍然有聽到。暈,他們口中的那個丫丫其實也就是我啦,我本名叫風子亞,在狂天,因為大家的年齡都比我大,所以取我名字最後那個[亞]字的諧音,大家都叫我[丫丫]或[丫頭]。想當初,我每次迷路後開盤坐莊賭我會迷路多久的,也就是這兩兄妹。

讓比較熟悉青龍城的很哀怨和風生水起去采購些藥品以及路上可能會用到的東西。其他人則去青龍城門口集合。

************************************************

一行數天,平平穩穩的來到了麒麟城。當在麒麟城內安頓好後,大家決定下線,第二天統一時間上線。

從青龍城到麒麟城,雖然才沒幾天,但已經有人在官網上發布了建城令的下落了。

一個誤闖麒麟山谷的盜賊在網頁上宣稱,他在麒麟城外的麒麟山谷谷底曾經看到過類似建城令的令牌,但還沒看仔細就被守在那的山魈給掛回城了。

在網上還是能搜到山魈的一些基本資料,山魈,65級BOSS。對于現在普遍40級左右的玩家,65級的BOSS還是困難了點。,現在50級以上的玩家也就那麼零星幾個。而且麒麟谷雖然大,但放置令牌的谷底最多只能進去60個玩家。只靠60個玩家就想解決65級的BOSS?想得到建城令的又不止一方勢力,在相互牽制下,更不可能安心打BOSS。

我因為還缺少些材料,所以想看看麒麟城內是不是可以找到,所以沒有馬上下線,打算在城里好好逛逛。

少有能一個人待著的時候,平時不是毒毒、娃娃在身邊就是三個小寵物陪在旁邊。三個小寵物在看到這麼多人的時候,就已經各自溜掉了,說是它們會自己好好照顧自己的,等我什麼時候到了麒麟城,用的到它們,就通過寵物空間召喚就可以了。

它們現在看到那群喜歡把它們捏捏揉揉的女人也頭大,索性“拋棄”我這個主人自己玩去了。

為了防止再一次迷路,我也不敢逛太遠,就打算在這附近看看。

逛街的時候和別人不小心撞一下,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所以,當我因為興致勃勃逛的時候,感覺肩頭一痛,就知道肯定是不注意的時候和別人碰上了。在這麼擁擠的地方碰撞一下,這種事我原本也就沒放在心上,隨口說了聲抱歉就打算繼續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去。

可沒走上兩步,就感覺被人拽住了斗篷。“誰准許你走的。”

被驀然拉住的我一下子有些愣了,奇怪的回過頭,看見一個盛氣凌人的穿著牧師服飾的精靈族女孩,正橫眉冷目的扯著我的斗篷。

“有什麼事嗎?”不明白為什麼會忽然被拉住,只好出言詢問。

見我停下,女孩更是傲慢的冷哼一聲:“你以為撞了我之後就可以一走了之嗎。”

看著眼前的女孩,不明白她到底想怎樣:“我記得我剛才有說過抱歉了。”

這回,傲慢女孩沒說話,她身後跑出來兩個男的,看裝備似乎是戰士,左邊的先開口了:“靠,道歉有P用,看你這個混帳小子,一定是想借機吃我們天使小姐的豆腐。”

右邊的也接著說道:“就是,肯定是看天使小姐美麗動人,所以色心大起。”

汗,還帶拍馬屁的。眼前的牧師女孩是還算可人,但看習慣了桃子姐的美顏、眼淚姐的氣質、娃娃的純真、毒毒的活力、逝不還的冷然、再加上進入游戲後自己的絕世容顏,基本已經對這個有些反應遲鈍了,沒有一定程度以上的特質,我還真沒感覺。

可這被稱做“天使小姐”的女孩還自我感覺良好的很,被那兩位長的不咋樣的跟班一誇,鼻子都快頂上天去了,掛著倨傲的冷笑開口:“現在,要麼低頭道歉,再在‘天上人間’擺上一桌,我看你的誠意再決定是不是原諒你。要麼我們現在就把你揍的跪地求饒,讓你當眾出丑。”天上人間是麒麟城內最好的酒樓,最好的當然也就最貴的,里面光是個炒菜心都要8個金幣。

她的一番話說的我就有些不太爽了,搞什麼,好好的一個女孩,弄的自大又狂傲:“小姐,只是不小心碰撞一下,有必要這樣嗎?”

女孩左邊的人不甘寂寞的又跳出來了:“臭小子,誰允許你這麼對天使小姐說話的,你還是乖乖的按天使小姐說的去做吧。”

“就是,也不看看我們天使小姐是誰,可不是你這個混小子惹的起的。”右邊的家伙也不放棄在“天使小姐”面前表現的機會。

皺著眉頭,看著他們咄咄逼人的樣子,覺得不可理喻。懶的和他們多廢話,我調頭就走,這種人越理他就越起勁。

可我想息事甯人不代表對方也想,看我居然什麼表示都沒有就走人,三人可不干,原本在右邊的那男人快速的竄到了我的前面,堵住了我的路。

口氣略有不耐的沖著眼前的家伙:“你們到底想怎樣?”

“想怎樣?哼哼。”男子冷哼兩聲,“你現在立刻給天使小姐下跪賠罪,不然你今天別想安穩的離開著。”

我有些火大的轉身看著那個女孩:“不就是碰了一下,你們何必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被稱做“天使小姐”的傲慢女孩毫不客氣的一聲大笑:“本姑娘身上可是鑲金鋪銀的,像你這種肮髒的低下人等連看我一眼都是對我的一種侮辱,更何況你這死不要臉的還敢來撞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還敢吃本小姐的豆腐。”

聽了她的話,我已經冒火了,她的跟班還一前一後的在那大放厥詞:“是啊,是啊,像天使小姐這種美人怎是你這種家伙可以唐突的。”

“小子,不想被揍就快些賠罪,不然我們只要隨便叫一聲,馬上來個幾十個人把你堵這里,到時候你連開口的機會都沒了。”

越聽越火大。

如果換成幾天之前的我可能會想辦法往人群里一鑽,然後脫了斗篷使用易容術避開。可剛剛解開心結的我,已經有些恢複以前那種無法無天的張狂勁了,現在這幾個不知好歹的家伙還居然敢來惹我。

我可不管他們說的什麼一叫就幾十個人這種話是真是假,惹火了我,我連聯盟的老大都敢上去踹兩腳,更何況是眼前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

羞辱人嘛,誰不會,也不想想當初白虎是怎麼被我氣的發狂的。

冷哼一聲,當初我認真起來,連亂噴毒液的毒毒都沒在我嘴下走過三回合,更何況你們這些雛:“這位小姐,學不會自重不是你的錯,可你還沒自知就跑出來亂嚇人就是你的不對了。”

沒料到我會開口反擊,三人明顯愣了愣,不過我可不會給他們反應的機會。

“鑲金鋪銀?虧你一身銅臭還敢出來招搖過市,也是,沒有內在就只能靠外在物質填補,可你要填要補也弄的好些呢。要臉沒臉,還自認是天下第一美人,沒上美人榜就好歹收斂點。要身材沒身材,只能靠寬大牧師袍來遮掩已經是很悲哀了,還不快點裝清純些,興許會有哪個有戀童癖的對你這嬰兒身材有興趣。外形已經很失敗就躲在家里別出來了,可你倒好,還深怕別人看不見你的缺陷似的,帶著兩個歪瓜劣棗張揚跋扈的呼嘯而過,凸顯你那失敗到已經不能再失敗的品德。這也就算了,你只要不來招惹我,你愛怎麼在大街上丟你的臉都隨你,可你現在倒自我感覺良好啊,纏著我不放,還振振有詞的說我吃你豆腐?我要真吃你豆腐,那我才叫瞎了眼呢。是不是想釣我,卻找不到好理由啊,哈男人就直說嘛,何必又想偷吃又想裝高貴,說我這種人看你一眼就是侮辱你,那你出門不就是被人從頭侮辱到底,既然這樣你還拼命往外跑,那不是逼著別人去侮辱你嘛,這年頭只聽過逼良為娼的,今天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逼別人侮辱你的。我就說嘛,我好好的在路上走著,怎麼就會被你撞了,原來是小姐你寂寞難耐,可路上的人都實在是不想降低身份去侮辱你,害你半天沒得到自我滿足,只能拼命往別人身上撞,來尋求自我的滿足……”

我說的那是個痛快啊,一張嘴沒停下來過,弄的在那里已經氣的臉發紫的丫頭半天插不上一句話。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周圍已經圍了一群圍觀者,有一開始就在旁邊看熱鬧的,也有後來加入的。但每個只要聽到我那一串嘲諷的人,都目瞪口呆的張著嘴,一臉的佩服。

“靠,那小子還真能說啊,我就說嘛,那個牧師丫頭怎麼最近老在大街上晃,原來是想釣男人啊。”一名圍觀者暗自嘀咕。

“是啊是啊,肯定是寂寞難耐了,想找找看街上有沒有什麼好貨色,好劫回去滿足一下。”他身邊的另一委瑣男也發表同意的意見。

這兩人一表態,就如同輻射般,圍觀的人不管是明白事情發展的還是中途加入啥都沒搞清楚的,都在傳著一句話:“別看那牧師小妞長的還算白淨,卻天天上街劫男人,今天卻碰上這個甯死不屈的,正鬧騰著呢。”

他們的竊竊私語並沒有逃過我們四人的耳朵,畢竟說是竊竊私語,說的人多了,總能聽到一句半句的,稍微組合一下,也知道說的是什麼“好話”了。

我可不管別人怎麼說,反正今天別指望我能口下留德:“……沒人愛你就要自我檢討、虛心求教,可你不僅不去尋求解決辦法,還變本加厲的到處找男人,你也稍微有點良心,男人看到你就躲已經很可憐了,你還要一個一個去把他們找出來加以**就是你的不對了。還硬帶著兩個已經被你摧殘的不像男人的男人來顯示你還是有男人緣的,就更自欺欺人了……”

“夠了!”臉上已經換了好幾種顏色的“天使小姐”,受不了的大聲讓我閉嘴。切,你說夠了就夠了?

“……有點自知之明就起名字叫‘母夜叉’得了,還叫什麼‘天使’,你這不是讓虔誠的信奉上帝他老人家的信徒對他們的信仰產生懷疑麼,如果天上的上帝他老人家知道了,還不得下來找你拼命啊……”

“啊!!!”終于受不了我的喋喋不休,狂叫一聲宣泄後,發狂的“天使小姐”有些歇斯底里的叫到:“你們兩個廢物,還不快點上去,給我狠狠地打。”

“哼,理虧就想動手,也是,那兩個廢柴也就是給你撐場面的……哦,對不起,不是撐場面,就他們那五官移位、感官不全的,最多也就當片枯葉,來襯托你這朵快凋殘的‘昨日黃花’,讓你好證明你依舊活的風騷無比。”

看不把你氣的吐血,就算不氣的你吐血也要氣的你多出幾條皺紋來,如果再氣的你內分泌失調,某些每個月都要來報到的早或晚來那麼幾天,那才爽。

果不出我所料,那個剛才還神情倨傲的牧師已經搖搖欲墜,有些站不穩了。

看到“天使小姐”站不穩,她身邊的“哼哈二將”可急了。

“天使小姐,你沒事吧。”一個馬上扶住她。

“天使小姐,別動氣,我們現在馬上好好教訓那混小子。”另一個已經卷袖子打算開打了。

看著眼前這個戰士,說不心慌是騙人的,但那又怎麼樣,反正在城里,打架不能用武器,也不減血,除了痛點什麼損失都沒有,而且在狂天,被扁已經是家常便飯了,不管是群架還是單挑,我都不怕。想當初那群牲口借“幫我打好紮實的基礎”這種鬼都不相信的借口,爽爽的虐待我的日子我都熬過來了,現在就憑眼前這個家伙,想讓我低頭?做夢。就算他把那所謂的幾十個人都招過來又怎麼樣,大不了姑娘我下線,找毒毒他們搬救兵去。

就在我和那家伙大眼瞪小眼(當然是我的眼睛大嘍,就憑他那雙老鼠眼?)時,人群外傳來一陣騷動,接著像紅海般,一邊的人群瞬間讓出了一條兩人寬的通道。

mmD,誰那麼大的號召力,讓人群自動讓路?

上篇:第四卷 目標建城令 第三十五章 集合啦集合啦    下篇:第四卷 目標建城令 第三十七章 火氣是很難消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