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五卷 守城之戰 第四十二章 瞞來瞞去大家瞞   
  
第五卷 守城之戰 第四十二章 瞞來瞞去大家瞞

當重新出現在游戲里,第一件是就是先看下小狐狸他們的情況。但它們的狀態依舊十分萎靡,和我下線之前沒什麼區別,看來要我在線它們才可以慢慢恢複啊。

看完小狐狸他們的狀況,就發現毒毒和娃娃已經上來了。

“等下你把斗篷拿掉,換個樣子,我們分別進城。”毒毒邊說邊動手想把我身上的斗篷扒掉。

“耶?為什麼?”我一邊搶救我的斗篷一邊問到,讓毒毒這麼粗魯的扯,我的斗篷哪還能用啊。

回答我的是娃娃:“因為幾大幫派已經派人在各個城門口守著了,還不就是想找弱水三千。”

“那也和我沒關系啊,我穿著斗篷,誰知道是我拿了建城令。”

見我死都不肯乖乖的脫下斗篷,毒毒的口氣已經很不耐煩了:“溫柔天使和誰能比我美已經讓人在麒麟城那里守著了,只要她們手下一看見穿斗篷的就馬上通報她們,然後她們就會帶一堆人來堵你了,你說關不關你的事。”

怎麼這樣?“那沉默他們呢?”

“已經先分別進城了,現在就等我們三個了。”

“那你們這麼進城,霸濤幫他們不會找你們麻煩?”我可以變個樣子,可毒毒她們不可能啊。

“這個你放心,溫柔天使的目標是你,還不會把我們怎麼樣。所以,你快點把斗篷脫下來,別浪費時間,城里一堆人等著你呢。”

“誰能比我美的目標是你吧。”

果然,在我身上做怪的手立刻停了下來。不過也就幾秒,毒毒就又開始了她的“扒衣”工作:“管她,到時候再說。”

***********************************************

毒毒和娃娃帶著我到離麒麟城十分鍾路程的地方,千叮嚀萬囑咐道:“這里已經可以看到麒麟城了,如果你還會走錯,我馬上下線去把你抓過來抽,抽到你永遠也不敢迷路。”

……

“記住哦,進了城後,直接往前走,一直走,不要打彎,沿著大路走,然後你會看到一個大大的噴泉,桃姐姐說她會在那里等你。看到她後,用通訊器聯絡,然後跟著她走,她會帶你去傳送陣。不要跟丟了!進了傳送陣後你就去朱雀城。朱雀城你到過,所以你可以傳送。如果不是你沒去過白虎城,我們就可以直接去白虎城了。到朱雀城後,二哥會在那里等著,你和桃姐姐跟著他走就是了。”娃娃不厭其煩的說著已經在路上重複過N次的話,就怕我有什麼地方沒聽清或記錯了。

“為什麼我不能和你們一起走。”我萬分委屈的哭訴著,為什麼要讓我一個人走。

“沒辦法。”娃娃雙手一攤,“我們這幾個人都被盯死了,如果你和我們一起進城,算算人數,是個人都知道你就是那個穿斗篷的神秘人了。那個時候,我們可能不止要面對誰能比我美所率領的猛虎幫,連霸濤幫都要抽空對付了。”

嗚~~~好吧,自己闖的禍我自己扛。

讓毒毒、娃娃在後面看著我安全進城,沿著那條人流不息的大路往前走。

就我現在這張平凡的臉雖然還是那麼陽光帥氣,但也不會引起女性圍觀,倒也平平安安的找到了娃娃所說的噴泉。稍一搜索,就看到了桃子,美人就是美人,不管放哪里都是人群的焦點,桃子身邊站的是英俊瀟灑的一劍回眸,帥哥美女的組合吸引了一群色狼加花癡。不過還好,大多數人還有些自知之明,想想比不過美女/帥哥身邊的另一位,也就摸摸鼻子在旁邊吞口水。有些躍躍欲試想上去搭訕的,看到一劍回眸手中的劍,再考慮到他等級榜上的排名,也只好訕訕的打消了念頭。

一劍回眸不是在朱雀城等我們麼?難道被桃子拉過來做護花使者了?沒敢多遲疑,打開通訊器,告訴桃子我已經看到他們了,他們可以動身走人了。

果然不消一會,就看見桃子和一劍回眸輕聲嘀咕了幾句,轉身就走了,我的通訊器也傳來兩字:“跟上。”

我立刻跟了上去,不過為啥跟著他們兩屁股後面的人不止我一個類?看看身邊一個個都哈喇子亂流、雙眼發光的色狼們,只能在心里不停的大喊“猥瑣,非常之猥瑣”。

來到一個類似古代驛站的地方,看著他們兩走進去,我也毫不猶豫的跟了進去。

跟在他們身後的大隊色狼們見他們進了驛站,也只能望而興歎了。

往一門簾後一鑽,就看見一塊大石碑,走上前,按了石碑上的傳送鈕,選擇了朱雀城,一陣天旋地轉後,再睜開眼看見的就是桃子和一劍回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跟著他們像做賊似的繞了好久,才來到一座兩層的建築門口。

用手肘捅了捅一劍回眸的腰際:“怎麼不是上次我來時的小院?”

一劍回眸聳聳肩,說的輕松無比:“那個院子早暴光了,還在那里聚不擺明了讓人堵,所以換個地方。”

聽他那口氣,好像就如同換了雙鞋穿一樣。NND,還真有錢,朱雀城的房價可不便宜,聽他的意思,好像還不止這兩處房產。真想狠狠的敲詐一下啊。

似乎看出我的不懷好意,一劍回眸頭上霎時冒出一堆冷汗:“不要這樣看我,不是我買的,我沒那麼多錢。”說完,不等我有什麼反應,已經拔腳去敲門了。

沒用,才“溫柔”的看他一下就跑掉了,我的表情有那麼明顯嘛。

“小三,別嚇他了,想敲詐去敲你家沉默不好麼。”旁邊看戲看的直想笑的桃子算是幫一劍回眸求了個小情。

“切,沉默的本來就是我的,我要敲詐自然是敲別人的。”我說著,也提腳走進了屋子,獨留桃子在後面翻著白眼,沒好氣的表示我真的是無藥可救了。

上了二樓,就瞧見一圈人已經無聊的在捉對猜拳了。環視一下,毒毒和娃娃還沒到,看來是在路上碰上些麻煩了。

一瞧見我到了,還不清楚情況的很哀怨已經代表風生水起和欠債還錢兄妹“撲”了過來。

“好哀怨哦,小三。”我哀怨啥,我有啥好哀怨的。“早知道我昨天就跟你進麒麟谷了,竟然錯過和了弱水三千見面的機會。游戲第一美人呐,玩一輩子游戲都不一定能見到這麼漂亮的人,難得有機會見到真人,居然錯過了。”

我滿腦袋黑線。我這個游戲第一美人天天被你拽著聽你的“哀怨”還不夠,還想怎樣。知道實情的幾人都憋著笑,怕現在已經夠哀怨的某人跳起來發飆。

“現在只能看看網上別的人拍攝的片斷了……不過弱水三千真的好漂亮啊。尤其面對狂嘯異天時,甩都不甩他的樣……mmD,我都快要封弱水三千做我偶像了。”

汗,不用這麼搞個人崇拜吧,其實我很低調的。

很哀怨雙手往我身上一搭,嚴肅無比,害我以為大家已經把我的身份告訴他們了。還好,大家本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獨看戲不如眾看戲的精神,並沒有提前暴露我的身份。

“小三,既然建城令是被弱水三千拿走了,咱也不追究了,所以你也不用自責。”

哇,我好感動哦,很哀怨居然還以為我因為沒拿到建城令而內疚呢。

旁邊厚道的好人風生水起也開口想安慰我:“那個,小三,這次拿不到沒關系,2個月後還有機會,這次我們想辦法一起進去拿。”

嗚嗚,風生,你是大好人。

“所以,小三……”很哀怨依舊用著正經八百的音調和我說話,害我還以為他又想繼續安慰我。“你要老實的告訴我……弱水三千真人比照片上好看不?”

“咣當”一聲,一圈都以為很哀怨特仗義的牲口們全倒下了。

無視我們集體送出的“鄙視你”的手勢,很哀怨自信的說道:“靠,我就不相信你們不好奇。”

還別說,這里除了很哀怨、風生水起、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四人外,還真沒有什麼人會好奇。當初早看膩……膩是不會膩的,最多就是有了那咪咪抵抗力,不會動不動就因為看呆了而忘了手上在做什麼事了。不過大家都不會現在說破的,有些事還是等人到齊了之後,一起看笑話比較好玩。

但很哀怨卻以為大家的默不作聲是默認了,為此很是驕傲。我認為,如果毒毒在這里,一定會狠狠的告誡一下這個鼻孔朝天的孩子,驕傲是很不好的一種行為。但只可惜毒毒不在,其他人又沒那個口才,只能很扼腕的放棄了。

“毒毒她們什麼時候到?”我一把推開很哀怨那張英俊的臉,轉頭問著沉默。

回答我的是燈火闌珊:“剛才聯系了一下,她們似乎被猛虎幫堵到了,現在正在麒麟城里亂竄,估計還要好一會。”

這樣啊,那就是說現在無事可做嘍,既然如此。

我從腰帶里掏出兩套自制的[大富翁],高喊了一嗓子:“誰要玩?”

************************************************

當毒毒掛著暢快的笑容和娃娃一起回來時,看到的情況就是我手拿折扇笑的無比張狂。而我面前的很哀怨、一騎當千、見錢眼開則郁悶的瑟縮著拿著紙筆寫欠條。旁邊一圈人只是搖頭苦笑,大歎“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只需一眼,了解我甚深的毒毒自然看明白了狀況:“瘋子,你,你,你居然……你居然敢賭錢……”

寫著欠條的三人看著毒毒居然語氣悲憤的指責我的時候,都滿心以為終于有人肯為他們出頭了,是以都以熱烈的眼神注視著毒毒,覺得此時的她美的猶如雅典娜戰神。

“瘋子,你,你居然敢賭錢……你居然敢賭錢也不等我一起來,我太失望了!”

“噗!”一騎當千三人一口血,不,三個人應該三口血,忍不住噴了出來。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見過落井下石的,沒見過這麼扔炸彈的。三個人都一口氣沒接上來,有暈倒的沖動。

我可沒打算讓他們逃避現實,用腳捅捅皮粗肉厚的三人:“別裝死,要死也等把欠條寫好了再死。”

……

等我滿心歡喜的收好欠條時,所有人都已經各自找地方坐好,准備開大會了。

別說,從外面看看,這幢兩層的小樓是偏僻了點、破了點,可里面還是蠻大的,我們這一行十六人往兩樓的大廳一坐,並不覺得擁擠。

看著已經眼巴巴看著我的各位,除了只知道是要開重要會議而不知道會議內容的欠債還錢四人,其他人可都緊緊瞅著我的手,好像多看一會就可以看出一朵花來。

花呢,是肯定看不出來的,但是建城令嘛,是可以拿出來的。

在決定聚在這里之前,毒毒也曾問過我,是不是應該讓桃子他們五人一起來參加這次會議。

對于桃子我還是很信任的,畢竟她進游戲其實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想找我,對她來說,建城令的吸引力還沒有我大。欠債還錢和天經地義的為人我還是知道的,如果沒點基本誠信,狂天早就沒生意可做了,對他們來說,錢擺第一,而信用則就是第二了。至于風生水起和很哀怨,我也覺得應該可以信任,我不是相信他們兩,我相信的是欠債還錢。欠債還錢看人的眼光沒的說,對他來說,如果不是他能放心合作的人,他是不可能和他們在一起那麼久的,無論是現實還是虛擬。畢竟做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意,這點本事都沒有早讓人宰了。

所以總結下來一句話:讓他們參加。

慢悠悠的晃到位于大廳中央的梨花木圓桌前,慢騰騰的在自己的空間摸索著。

直到看見毒毒已經有些冒火了,才嘿嘿一笑,“咚”的一聲把令牌給扔桌上。

速度最快的,無外乎是見錢眼開這個盜賊和毒毒這個刺客了,令牌剛一碰上桌面,還沒來幾個回聲呢,就一把被他們兩人給奪了過去。不過毒毒憑借著長久累積下來的“淫威”,成功的踢掉了體積比她寬上兩倍有余的見錢眼開。

在確定這是建城令後,毒毒臉上笑的都快開出朵小菊花了。

“mD,瘋子,你太有才了,雖然你說你搞到了建城令,但我還擔心這麒麟谷里的不是建城令呢。現在……哇嘎嘎!瘋子,如果不是考慮到你沉默的人,而沉默現在在這坐著,我恨不得立刻抱著你再親兩口!”

汗,你不說沒人知道,你這麼一說,不就擺明了告訴所有人,你曾經和我發生過些什麼。

頓時,還不知道我真實性別的一群牲口看我們三個的眼神立刻曖昧了許多。

不純潔,思想嚴重不純潔,應該丟馬里亞納海溝里去好好洗洗腦子,淨化一下你們如此不純潔的思想。

“小三,你拿到了建城令?那就是說,你比弱水三千早一步嘍?靠,那大家把目標瞄准弱水三千不是白費力氣嗎!”得知我掏出來的是建城令,很哀怨馬上一驚一詐的叫了起來。

有趣的看著他,我悠閑地回答道:“也不是啊,大家把視線集中在弱水三千身上也沒錯。”

很哀怨和風生水起不懂了,而聰明的欠債還錢和天經地義似乎已經想通了些什麼。

“小三,不要告訴我,你就是……”天經地義吃驚的瞪大著雙眼,她身邊的欠債還錢也直直地看著我。

我朝著他們兩嘿嘿一笑:“小天真聰明。”

聽到意料中的答案,把他們兩兄妹都給狠狠的震了一下,天經地義更是誇張地扶著欠債還錢:“哥,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小三他,他,他居然是……天,這個刺激太大了。”欠債還錢也難得的臉上有了些表情,眼睛瞪的快和牛眼相媲美了。

嘎嘎,這就不行了,那我等下把連毒毒他們都不知道的事一起暴料暴出來,是不是就要准備幾個擔架了。

風生水起還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依舊傻傻地問了句:“你們說啥呢。”眼神還特無辜。

很哀怨似乎抓住了些什麼,可又不清楚抓住的是什麼,在那煩躁地抓耳撓腮的。

逝不還幾人特同情他們,想想當初剛見到弱水三千的時候,受到的驚嚇也讓他們記憶猶新,那時表現可能還不如欠債還錢兄妹那麼好呢。

為此,坐在欠債還錢身邊的見錢眼開,很是正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外加一聲看穿生死般的歎息:“想開點,你們也不是第一個被這家伙騙的人。想當初,我們幾個……唉,往事不堪回首啊。”說完,還深沉的別過臉,對著緊閉的木窗做出一副不甚唏噓的表情。不過還沒拗完造型就被一邊看不下去的逝不還一腳踹牆邊蹲著去了。

看著很明顯大家都知道,只有自己和風生水起不知道的樣子,很哀怨爆發了:“靠,是個人的就站出來,告訴我到底是怎樣!”

沒有人好心的站出來,因為大家都想看好戲,也只有我這個當事人做好人做到底了。勾了勾手指,讓很哀怨和風生水起把視線集中在我身上,清清喉嚨說了句“注意了”,賊賊一笑,便解開了易容術。

寂靜,一片寂靜,連呼吸的聲音都近乎沒有。雖然見過好幾次,但每次見到這麼美的人突然出現時的沖擊還是很大的。

“咚”一聲,打破了這如同施了魔法的靜默,大家朝聲音的來源處看去,發現居然是風生水起暈倒了。汗,這麼受不了刺激。而第一次見到我真面目的很哀怨還是那副傻傻的呆楞表情,連身邊倒下個大活人都沒感覺。欠債還錢和天經地義還好些,見慣了大風大浪,現在所面對的刺激……勉強能處理。

覺得好笑的我嘴角一翹,“咚”“咚”又倒下兩個,是很哀怨以及見錢眼開。見錢眼開看來還是不怎麼習慣我的這張臉呐。

未免再倒下幾個,我只能用寬大的袖口捂著嘴,不讓笑聲傳出來,在那里拍桌子悶笑。

等我笑夠了,風生水起幾人也被燈火闌珊他們七手八腳的救醒了。看著還有些恍惚的很哀怨、風生水起,有些惡作劇後成功後的竊喜和不好意思。

這時候,毒毒已經在商量如何處置建城令。對于這些我不感興趣,所以也就窩在沉默邊上,整理著腰帶里的東西。草藥、礦石、稀有金屬、各種木材、獸皮、野獸身上的稀奇東西、還留在腰帶里的防具、武器、寶石、首飾、不知有何用途的東西……

我的腰帶里還真亂呐。

雖說我把大多數的注意力都用在整理上,但還是分出一絲的注意力在毒毒他們的討論上的。越聽我就覺得越奇怪。

“等等,等一下。”我還是忍不住出聲打斷了他們,“我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個問題……你們說你們要用建城令建城?”看著他們點頭稱是,還給我個“有什麼問題嗎?”的眼神。“你們難道加入了什麼幫派了?”沒有幫派怎麼建城?

可一堆人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我被看的毛毛的,怎麼他們的眼神都像看火星人一樣。

“沉默你沒跟她說過?”毒毒用誇張的表情—做給我看的—問著沉默。

“……我以為你們會跟她講。”

“……我以為你早告訴她了。”

……

“沒默契啊沒默契,我們居然都沒有和瘋子說過我們的事。”毒毒的口氣特惋惜、特心痛。

“不是小毒毒你特意不讓我們提起的嗎?”

……

什麼都不用多說了,一切的源頭都是毒毒那家伙,肯定是對我隱瞞了什麼,然後等著看笑話。

“哈哈……有麼?我怎麼不記得了。呵呵……”見到我眯起雙眼惡狠狠的盯著她,毒毒僵硬的扯了下嘴角,矢口否認娃娃的“誣陷”。只可惜沒人相信。

氣洶洶的表示以後有她好受的,現在要問清楚,他們到底瞞了我什麼。

上篇:第五卷 守城之戰 第四十一章 考前總複習    下篇:第五卷 守城之戰 第四十三章 寵物緣是很奇妙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