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七卷 麻煩的任務 第六十三章 理所當然招搖過市   
  
第七卷 麻煩的任務 第六十三章 理所當然招搖過市

我先前的猜測果然沒錯啊,我們一行七人所造成的轟動的確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

從玄武城外遇到第一個玩家起,我們周邊就不缺乏“木樁”。

大多數人從震驚中清醒過來時,第一件事就是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擰上一下,確定不是做夢後,馬上呼朋引伴的往美人們的目標—玄武城趕去。哪怕再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我這次可沒有使用易容術,身邊都是俊男美女,如果當中夾雜個其貌不揚的人,反而顯眼,所以我決定頂著這張比先前弱水三千更招搖的臉大搖大擺的混跡在美人堆里,迅速通過玄武城。

我們一行七人的陣容實在太耀眼了些,一路上看美人的是不少,但卻沒一個人敢厚著臉皮糾纏上來。不過看情況,等下網站上又要掀起股風暴了。

圍觀的人群發出了無數的感慨。

“天,我居然有幸能見到這麼多的美人……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休克了……”

“居然都是美人榜上的,難道玄武城有什麼選美活動嗎?”

“哇,美人榜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靠,還有個比弱水三千還勝上一籌的帥哥……”

“那個帥哥不就是弱水三千嗎?”

“什麼?不可能吧?”

“靠,仔細看看還真是他,怎麼他又變的更漂亮了?”

“你看,憂傷的魅力、秋水長天和悲傷獨角獸也感覺比以前漂亮了耶!”

“啊,難道他們接到了什麼任務,可以讓人更漂亮?”這位仁兄還真猜的八九不離十啊。

“暈,不是吧,這種任務還讓美人榜上的碰上?”雖是疑問句,但那羨慕的表情還是告訴大家,他們都很相信。

“嗚,美人啊,絕世大美人啊!”

“咿……你好髒啊,居然流口水。”

“靠,你丫的居然連臉盆都拿出來接口水了,你惡心不惡心啊。”

…………

我們七人硬著頭皮,直奔玄武城的傳送點。我已經讓毒毒在白虎城的傳送點等著了,而且讓她多帶點人手,方便讓我們完整的出白虎城。

我們費了番力氣,擠開堵在驛站不讓我們離開的玄武城玩家,頭上冒著虛汗的出現在了白虎城。

想想剛才還真讓人抹把汗,為了能進驛站的傳送點,以我和憂傷的魅力、秋水長天為首,幾人或多或少的都賣了點色相,趁眾人被我們的笑容迷的有些暈頭轉向之際,閃電般的竄進了傳送點進行傳送。

我們稍顯狼狽的突然出現讓已經等的不耐煩的毒毒嚇了一跳,可一看清來人後,毒毒臉上那花癡般的笑容就沒消退過,害的我都不想上去和她打招呼。讓身邊的人知道我認識這個笑的那麼……猥瑣的女人,我還要不要我這張小嫩臉了。

就在我想舉塊牌子表明我和她不熟時,毒毒很不要臉的掛著怎麼看怎麼礙眼的笑,湊了過來。

“瘋子,你總算來了!聽在玄武城的手下回報,你們在那風騷的很嘛,連NPc侍衛都擠不過人牆來捉拿你們這群‘妨礙城市交通’的罪魁禍首啊!嘎嘎嘎嘎……”一邊說,一邊在我胸口猛拍,讓我懷疑她是不是有吃我豆腐的嫌疑。

汗,毒毒的話聽的我們大汗,我說難怪怎麼感覺人牆外嘈雜的很,本來還以為是看不到美人的在後面抗議呢,沒想到原來是和NPc侍衛起爭執了。

“別鬧我了,你先想想怎麼把我們安全帶出白虎城吧,我可不想去參觀白虎城的牢房。我們的任務再過個十天就要正式開始了,我們可不想浪費時間。”

知道事情的緊急性,毒毒也不廢話,和其他六人禮貌的打了個招呼,做了下簡單的自我介紹後,開始安排人手在我們身邊圍包圍圈了。

當然,她偷偷抹口水的動作我還是看見了。

切,就知道在美人面前裝斯文……

去晴空城這一路上,我們輕松的多了,看著被人群推擠的五官變形還要死撐的晴空幫眾,在心中默默的獻給他們一咪咪的同情。

雖然止不住愛看熱鬧的廣大人群,但我們還是安全的來到了晴空城市政廳。至于一路跟隨我們而來的群眾,就讓他們好好參觀一下晴空城,為晴空城的收入增加幾個百分點吧。

晴空城現在還蠻熱鬧的嘛,剛才毒毒帶我們稍微瀏覽了一下城內的建築、店鋪。毒毒介紹說,除了45%的房屋掌握在晴空手上,其余的店鋪、住宅已經或租或售的差不多了,而且晴空為防止有人搗亂,還定時派人巡邏,可以很好的保障開鋪商人的利益。

我們一行七人也興致勃勃的游覽著晴空城的一切,還不時提出些疑問,讓毒毒幫我們講解。

的確是比我離開是好很多了啊,我離開時,晴空內大部分建築還正在施工階段,都只起了個地基,現在回來後,看到當初那些零零落落的骨架現在已經煥然一新,還真有些感慨。

進了市政廳里那大大的都快可以開舞會的接待室,沒有同其他人一樣驚歎接待室的裝潢精美,我死命的揉著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我看到的。

在臉上輕輕的擰了下,微微的刺痛告訴我,我沒有在做夢。我靠,死毒毒,這事居然沒有提前告訴我,一定是想給我個驚喜,看在這點上,就不計較她知情不報的罪了。

看清那個自打我們一見來,就從座位上站起來的人,我的臉不自覺的擺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沒有任何遲疑,邁開雙腿,直奔而去。

“默~~~~~~~~~~~~~~~~~~~~~~~~~~~~”一個起跳,一個熊抱,緊緊攀在沉默身上,不下來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跟我講,害我剛才還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這麼久不見了,我好想你哦~~~~~~~~”說著,還把頭埋在沉默頸間努力的蹭啊蹭。

一手托住我,一手揉著我頭頂,沉默微低著頭,在我耳邊小小聲的說:“想給你一個驚喜啊。”那隨著話語一起噴出的氣流,搔弄在我耳朵上,弄的我癢癢的,只能一邊躲著沉默難得的惡作劇,一邊“咯咯”直笑。

晴空里的老班底對我的行為已經見怪不怪了,除了無力的送我幾個白眼,連嘮叨一句都懶。還不如轉頭看另一邊的美人們來的實在。

難得美人榜上的名人能聚齊這麼多,此時不看更待何時。

我帶回來的六人就沒那麼鎮定了,雖說他們一向認為大風大浪都經曆過了,沒有什麼能讓他們嚇到了。

只可惜,我在久不見沉默後,對于沉默表現想念的行為,還是讓他們不同程度的受到了驚嚇和打擊。

憂傷的魅力、秋水長天、悲傷獨角獸還好,畢竟他們也還知道我的真實性別,一下倒也反應了過來,就是在心底嘀咕,順便猜測我和沉默的關系是不是他們心里想的那樣。

悠閑假日被我那誇張的叫聲和更誇張的動作嚇到了,而且嚇的不輕。許久後才囁嚅道:“沒想到他們的關系真的像網上說的那樣啊,原來那些不是謠言、不是空穴來風……嗚……我失戀了,我雙重失戀了……”說著,蹲到一邊去哀悼她那壓根就從不存在的破裂戀情去了。

至于一直對我這張臉很在意的心的距離,見到我和沉默在那親密的抱在一起,竊竊私語,再看到我臉上那幸福、滿足的笑容。心的距離覺得體內有什麼忽然碎掉了,閉著雙目,他整個人都微微顫抖,如同風中殘燭般,他的下唇都快被自己咬的出血了,但他仍舊毫無所覺。

風逍遙見不了他如此自虐,一把摟過他瘦弱的肩膀,用另一只手輕輕撥開心的距離緊咬著唇瓣的貝齒,細細的來回輕柔著留下一排齒印的紅唇。

心的距離張開眼斂,無神的雙目在風逍遙臉上來回飄蕩,似是一下認不出眼前之人。

等瞧清了身邊讓他依靠的人是誰後,自知失態的心的距離只是黯然的露出一個淒涼的笑容,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正在這時,接待室的大門被人從外推開,進來的就是我們這次最主要要見的人—愛吃桃子的貓。

桃子剛整理完自己的工作資料,就聽見說弱水三千帶著一票美人回來了,收拾下桌上的東西,桃子就來到了接待室。沒想到,一打開那扇精美的大門,眼前就頓時一片閃光光的,看清後,才發現晴空城市政廳的接待室里,或站或坐的“鋪”滿了帥哥美女。

哦,耀眼,太耀眼了,刺的人雙目生疼。

晴空幫里的主干人物,在上次和猛虎幫的一戰中,出盡了風頭,引得大家屁股後面的崇拜者人數唰唰的往上冒,連火箭的升空速度都沒這快。

不勝其擾下,大家不約而同決定在市政廳里避難,不出去了。正在大家閑的無聊,打算是不是該在市政廳里開辟個比武場,切磋切磋時,知道失蹤了N久的弱水三千居然要帶著一群美人來晴空後,就全窩在接待室里蹲點了。

所以桃子一推開門,才會被里面的陣容迷了眼。

好不容易分辨出接待室里的眾人,桃子揉著干澀的眼睛,有些失神的怎麼也琢磨不透,為什麼晴空內的帥哥美女會越聚越多呢?像是那個笨笨的弱水三千身上有吸力般,把帥哥美女盡往她身邊吸。

桃子正疑惑著,忽然眼角瞟到一張熟悉的臉,反射性的,桃子驚訝的叫出了聲:“學長?”

她那訝意的叫聲引起了我們所有人的注意,包括心情低落的心的距離。

輕微靠在風逍遙肩上的心的距離往發聲地一望,與門口張著小嘴的桃子視線相撞。

“小陶學妹?”

他們兩之間的稱呼已經完全告訴在場所有的人,他們之間的關系了。大家覺得挺稀奇的,沒想到在這里桃子會遇見熟人。連桃子和心的距離都覺得很詭異。

[縹緲]地圖不小,五大主城周圍的新手村更是數不清,除非事先說好,不然認識的人很少能在游戲里碰上面。像是桃子和心的距離,都知道對方是美人榜上的人,但在這之前根本都碰不上對方。

別以為[縹緲]里就五座主城,想在路上碰上很容易,主城的廣大不是能一時半刻說的清的。如果不是一方成為眾人的聚焦點,誰能在茫茫人海中注意到別人呢。

系統五大主城隨便挑一城出來,里面光是名為“中心噴泉”就不止一座,而這個所謂的“中心噴泉”,也分為“城東中心噴泉”、“城西中心噴泉”、“城南中心噴泉”、“城北中心噴泉”與“中心噴泉”。分別位于城東、城西、城南、城北與城市正中心。

所以我能在游戲里遇上以前的N多熟人,我自己也覺得奇怪。

現在桃子和心的距離明顯是有關系,而且關系也不淺,那我之前的那番猜測果然沒錯,“弱水三千”這張臉,現實中還真有其人,而桃子當初會幫我調整成這樣,也是有預謀的。

從見到心的距離的震驚中清醒過來,桃子第一件事不是上前和許久不見的學長好好聚聚,而是扭頭四下尋找著什麼。

當她和我那略有所覺的眼神一對上,桃子心虛的瑟縮了下,尷尬的扯著嘴角,給了我一個要笑不笑的僵硬笑容。

從沉默身上跳下來,一步三搖的來到了桃子面前,看著桃子敷衍的“嘿嘿”假笑,用眼神告訴她:“遲早要你好好坦白。”現在可不是和她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而且這事也不是特別重要,先放放也不防。

把老乞丐給的羊皮卷丟給桃子,涼颼颼的對著她說道:“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內給我個答案,不然……”低下頭,將自己的鼻尖對著桃子的鼻尖,我們兩的視線緊緊對上:“哼哼,桃子姐,你應該知道,我不爽起來,可是什麼都敢做的哦。”

說完,不理在那里抱著地圖欲哭無淚的愛吃桃子的貓,招呼著屋里對于我們的對話云里霧里的眾人,打算給大家做個介紹,好讓大家都互相認識認識。

娃娃、毒毒樂得多認識些帥哥美女,自然是屁顛屁顛跟著我身後一派斯文淑女的樣,表面功夫做的十足十。

看的晴空幫內的眾人一腦袋黑線。心里不停的嘀咕:裝,真會裝。虛偽,非常之虛偽。

至于一邊的桃子,已經苦命的抱著地圖趴在地上,身邊擺滿了一大堆連我也搞不清用法的工具,開始在自備的白紙上塗塗畫畫了。

她剛才粗看了一下我扔給她的地圖,就有暈倒的沖動了。在她看來,想研究透徹這張地圖,怎麼也要個五、六天,可我才給了她三天的時間,不抓緊時間不行啊。

雖然平時弱水看著是很怕桃子,但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也只是弱水他愛鬧,且不在意。

在晴空里,可以惹火女王的眼淚,可以惹火沉默、也可以去惹火毒刺,但大家都有一個默契,絕對不會讓弱水三千發火,絕對不可以讓弱水三千決定“認真”的對付你。

收服白虎的經曆讓大家對弱水的狠辣、不擇手段有了個概念,而和仙獸叫板則讓大家明確了這點。

弱水不會和你正面硬拼,因為他清楚,他現在沒這個能力。當然,就算有,估計他也不會選擇這個在他看來,吃力不討好的行為。

經過毒刺和青鸞的形容、講解,大家都很清楚,弱水他最喜歡做的就是趁你不注意的時候,找機會下絆子、拖後退。不求一擊斃命,只喜歡看人“哎哎”叫的樣子,且樂此不疲。

但還算好的,弱水他很少生氣,對于朋友,平時打打鬧鬧時的行為、話語,他也大多不會放心上。

這次弱水放話下來,三天搞定。桃子不知道如果這次她三天內搞不定,弱水是不是會真的做出些什麼,桃子不願意作為晴空里第一個試驗品。

大家很有默契的,希望“弱水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句話,永遠都不要驗證。

最起碼別在晴空里、別在晴空幫眾身上驗證。

接待室里,隨著我的介紹,晴空內除了早知道幾人身份的毒毒、娃娃、沉默及一劍回眸,眾人的雙眼和嘴在我說一個人名時就擴大一圈。

等我介紹完六人,大家伙的下巴基本都已經脫臼的按不回去了,眼珠子也快滾出來乘涼了。

大家心中的驚訝和疑問節節攀升,怎麼都想不透,為什麼弱水每次迷路,總能帶回來些厲害的家伙呢。

先是逝不還他們四人,算是弱水帶來晴空最早的戰斗狂人了。接著是桃子五人,也各個實力不俗。這次最誇張,美人榜上的先不說,畢竟憂傷的魅力、秋水長天、悲傷獨角獸總是一起行動大家也略有耳聞,可當弱水介紹到心的距離和風逍遙是等級榜第三第四時,想暈倒的人數就不是一雙手能數的過來的。

“瘋子,你是走了什麼狗屎運,怎麼什麼人你都能碰上。”毒毒代替早就下巴脫臼的眾人吼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這能怪我嗎?”被毒毒提著領子,我萬分無辜的囁嚅著。可看著周圍所有人那“不怪你怪誰”的眼神,我只能在心底絮叨著:“要怪就去怪[天後]嘛。”

娃娃湊到風逍遙身邊,充滿好奇的問:“那你們倆……”指了下風逍遙和心的距離,“你們倆在綜合實力榜上排第幾啊?”

聽了娃娃的問題,剛剛把下巴合上的眾人也閃著好奇光線,靜靜的打算聽取第一手資料。

“綜合實力榜?那是什麼東西?”

剛從玉林中出來的我們七人疑惑的開口詢問。

而我們的問題一出口,就震倒一片。其中還包括在地上橫畫一條、豎畫一筆的桃子,而她因為這個打擊,不小心畫錯一條線,使她先前所畫的圖紙徹底完蛋。

聽著桃子哀號的慘叫,我們搖頭表示我們真的不知道“綜合實力榜”是什麼東東。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白癡者易變笨。”確定我們七人不是在裝傻,毒毒搖頭晃腦,無不遺憾、惋惜的看著我們,最後把視線定在了我身上,大有我就是把大家變笨的罪魁禍首。

氣的我差點把一口銀牙給咬崩了。

而其他人掩嘴竊笑。

“毒、刺!”我咬牙切齒的叫著毒毒的名字。

“怎樣?有什麼不滿?說出來,我們探討探討。”一挺她那傲人的胸部,毒毒雙手叉腰,一副WHO怕WHO的樣子仰首和我對瞪。

我和毒毒之間火花亂冒,其余人除娃娃,皆有些擔心的看著我們,倒不是怕我們打架,而是擔心我們會把接待室給拆了。

就在眾人用眼神商量,決定把一劍回眸給踢出去時,我對著毒毒忽然嫣然一笑,把大家—包括毒毒—給電的一陣迷暈。見過一次這種笑容的秋水長天六人,第一時間清醒過來,打了個冷戰,齊齊向後倒退三……不,五大步方覺安心。

“毒毒……”我用柔的不能再輕柔的聲音對著毒毒放電,右手還擺弄起了毒毒耳邊的紅色短發。“不知道齊伯父會不會對他女兒在[縹緲]里的事感興趣呢~~~~”我的臉緊緊貼著毒毒的臉,鬧了她一個大紅臉。

一聽我的話,知道毒毒身份和她父親身份的敖家兄妹把同情的目光同時送給毒毒。

“你敢威脅我?”這次換毒毒咬牙切齒了。對她那“二十四孝老爸”,她頭痛的很,沒想到我居然拿這點來威脅她。“你敢去說,我就去找你老爸,要死大家一起死!”

“好啊,看誰比較頭痛。”我壓根就不怕這點,雖然我老爸是很寵我,但我想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有毒毒她爸爸那麼纏人,所以我有恃無恐。

如果我家老頭真對我不放心,也不會放我在外六年近七年了。

明白這點的毒毒險些咬碎了一口銀牙,最後只能重重的“哼”了一聲,扭頭到邊上欺負起一劍回眸來了。

“嘎嘎嘎嘎……”接待室里,我囂張的笑聲久久不散,間或能聽見一、兩聲呼痛的悶哼。

害的一群晴空幫眾在外探頭探腦,順便幻想、猜測一下,接待室里的晴空高層人員是不是正在進行些什麼少兒不宜的事。

上篇:第七卷 麻煩的任務 第六十二章 沒人能懂的地圖    下篇:第七卷 麻煩的任務 第六十四章 最純淨的笑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