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三章 情勢所逼沒辦法   
  
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三章 情勢所逼沒辦法

50W字了,過半百W了~~~~~~~~~~~~~~~`````````

豬仔從明天開始將改變更新時間,基本要到下午才能更新,因為豬仔又要重新做回學生了,上午要上課……

課業……課業……

不過豬仔還是會繼續將[縹緲]寫下去的,大家放心吧,因為豬仔現在有了存稿的習慣,只要豬仔能上網,就一定會每天更新

******************************************

歡歡喜喜一笑,我把詳細的地址告訴燈火闌珊後,就開始催促著他馬上帶路了。

了解我認路本領的燈火闌珊,只能辛苦的跳上垃圾堆的頂點,四下觀察、確認路線了。

還好先前為了工作,學校的地圖燈火闌珊還是有牢牢背下,現在倒也不怕找不到方向。

我和燈火闌珊一路小心的躲避著人群,連感覺到落單的人都要避開,雖然麻煩且浪費時間,但也算是順利的摸到了彭鈞偉的宿舍門前,期間並沒有驚動任何人。

幸運的是,彭鈞偉居然沒有去研發教授專用的實驗室,也沒有上游戲,而是待在宿舍里聽著音樂看書。

估計是因為我久沒回去,娃娃擔心我就沒上游戲。人不齊,也就只能原地打怪不能前行,所以彭鈞偉才沒上游戲,想休息一晚吧。

當彭鈞偉開門看到渾身髒兮兮的我和包的跟個黑繭子一樣的燈火闌珊站在他門口時,說沒愣住那是騙人。他是怎麼也想不通,我怎麼會邋里邋遢的帶著一身造型可疑的人來主動敲他的大門。

我躲他的那股勁他不是不知道,但覺得那樣很好玩的彭鈞偉就是喜歡看我想躲又躲不了,最後只能自己跟自己慪氣的樣,所以總是會隔三岔五的來惹惹我。

可像今天這樣,我主動來找他,那倒還真是一次都沒有的事。

“你們……”想入室打劫還是入室偷竊?

彭鈞偉心里閃過的,是常人不太能理解的想法。但換種角度來看,大門口站著的兩個人,還真有點強盜和小偷的架勢。

沒跟彭鈞偉多解釋什麼,先推著他進了屋,再讓燈火闌珊跟進來後順手關門。

向彭鈞偉借了套衣服,讓燈火闌珊把他那身惹眼的黑衣給換下來,我自己則進了浴室,打算好好打理下自己。

大半天在實驗樓里清掃,之後又進了百鬼林,最後又帶著燈火闌珊在廢棄堆窩了好半晌,身上早難受的要命。但也沒辦法,只能稍微洗洗臉,讓自己精神點。

衣服是不能換的,我如果真穿著彭大帥哥的衣服回去,天知道寢室里的人會怎麼想,如果娃娃再把這事捅到沉默那去,我就有的好煩了。衣服髒就髒點吧,我就說是打掃的時候不小心摔了。

把頭發再整理一下,看著鏡子中乾淨些的自己,拍拍雙頰,我回到了客廳。

彭鈞偉和燈火闌珊兩人已經在那坐著了。

彭鈞偉的衣服對燈火闌珊而言實在是大了點,松松垮垮的掛在燈火闌珊身上,還真有點好笑,像是偷穿哥哥衣服的小弟,但現在也只能將就點了。

把事情簡略的和彭鈞偉說了一下,關于燈火闌珊的身份和任務,我還是跳過了,只說是因為某些事情,被人搜尋著,希望他能幫我作偽證。

彭鈞偉也是個聰明人,當然聽得出其中的諸多不合理的地方,所以我打從一開始,就沒花心思在編謊話上。這些日子的相處,我當然知道他那腦袋有多聰明,只要有一處不合理的地方存在,他就能轉動他那不知道智商有幾百的腦袋瓜子,把前因後果給猜個八九不離十,所以我索性就給他個漏洞滿滿的解說,讓他自己猜去吧。

雖然知道我沒把話說全,必有隱瞞,但彭鈞偉也不會多問什麼,就像我有些了解他一樣,彭鈞偉遠比我想像的要更了解我,明白對于我不想說的話,連我那老爸都撬不開來,索性也就不費那力氣,很爽快的答應幫我和燈火闌珊圓謊。

如果有人問起來,就所我和燈火來向他借書吧,反正他那滿滿一房間的書,隨便扔兩本給我們就好。至于在這留這麼久……就說我們聊的很投契就可以了。

至于聊了些什麼……就搬一堆學術性名詞給對方吧,反正這種東西我們三人腦子里一堆一堆的,只要把范圍先說好,倒也不怕穿邦。

再待了半個多小時,期間我打了個電話回宿舍報平安。再不打電話就不行了,我手機一開,“劈里啪啦”的,N個未接電話、電話錄音都快把我手機充爆了。

“是,我錯了……是我不對,我不該不開手機……是,我以後不會了……別吼,對嗓子不好,對我耳朵更不好……是是是,我錯了,再也不敢了……好,我答應再也沒下次……”我低聲下氣地對著話筒的另一端十分恭謙的賠不是。

花了好些時間才總算把在電話另一頭暴走的毒毒給安撫好,告訴她們,我現在在彭大帥哥這里,不是在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她們才算半安心。只要還沒見我完完整整的站在她們面前,她們就沒敢全安心。

反正她們真要問起來,我就說我迷路,讓彭大帥哥撿到了就可以了,簡單。

我在打電話這點時間里,燈火闌珊已經和彭鈞偉聊了起來,不過話題內容沒出[縹緲],看來都把對方在游戲里的身份認了出來。

他們兩的確是好認的很,而且在游戲里也都見過了,不可能認不出來。

無聊的聽著他們兩人的話題,心里琢磨著,都過去半個多小時了,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再向彭鈞偉要了個袋子,把燈火闌珊原來的黑衣給塞進去,我們告別了彭鈞偉,讓燈火闌珊送我回宿舍。

一路上燈火闌珊一反常態,沒什麼話,安靜的在前面帶路。

奇怪,他不是挺好奇的嗎,剛才在廢棄堆那問題不少啊,怎麼現在那麼乖了?

直到來到了我的宿舍樓下,燈火闌珊依舊沒有開口。

站在宿舍大門前,用我那雙充滿問號的眼睛直瞅著他:“靠,有什麼話就說,裝什麼深沉。別別扭扭的像什麼樣子。”

沒注意到我的粗口,燈火給了我一個和在有游戲里一樣的爽朗中帶著些青澀的笑容:“今天的事謝謝你了……還有,如果今天的事以後有給你帶來什麼麻煩,記得來找我。不知道我在哪里上課沒關系,讓毒刺和青鸞帶你過來就好。”

“切,什麼嘛,這種事你還要說謝謝。那真像你那麼說的話,在乾林里,我不是要天天跟你們說謝啦。”沒好氣的給了他一個白眼。

當初若不是逝不還他們的開解,我現在可能還陷在自己的死胡同里,哪可能像現在這樣放下心頭的枷鎖呢。

“你不問我些什麼嗎?”這點我很奇怪,燈火闌珊不是一開始就一直在問我這些嗎。

“我問了你會說嗎?”

“不會。”我異常堅定的回答他,不想騙他,可有些事又不方便說,所以只能三緘其口。

聽到我的回答,燈火闌珊聳了聳肩,身上的衣服向下劃拉了一下,他慌忙向上拉好,沒好氣地說:“早知道你不會說,那我干嗎還問,浪費我口水。”

被他氣鼓鼓的表情逗到,我忍不住放聲大笑。

臨走時,燈火闌珊扔下一句話,把我剛才的好心情全打散了:“你身手不錯呐,改天我拉上胖子他們幾個,和你好好切磋切磋,大哥他一定會很開心。”

暈,燈火闌珊嘴里的大哥除了一騎當千還能有誰,讓我和那個戰斗狂人切磋?我還不如去跳馬里亞那海溝來的痛快類,而且還要從珠穆拉瑪峰上往下跳。

沒理我那張苦瓜臉,這次是燈火闌珊大笑著擺手離開。

嘴一撇,沖著他的方向做了個鬼臉,轉身,回寢室。

剛推開寢室門,還什麼都沒看清呢,一頓劈頭蓋臉的粉拳繡腿就直接招呼到我的身上,打的我莫名其妙的“哎哎”直叫。

“干嗎呐?干嗎打我……靠,還打,我還手了啊……別打了,別打了,有話好好說不行嗎,大家都是文明人……啊!打人不打臉啊,你們怎麼可以打我的臉蛋……靠,誰啊,趁機吃我豆腐,連我的咪咪都敢摸……別打了,再打就死了……”

我滿房間亂竄,可哪里都有人堵著,房間就那麼點大,我左躲右閃,怎麼都逃不了。寢室里的五女一邊打一邊還批判我的罪行。

“誰讓你這麼晚回來的……”我也不想的,情勢逼人。

“誰讓你不開機的……”我真要開機了,你們只能在明年的今天幫我灑杯薄酒祭奠我了。

“誰讓你獨自和帥哥相處還不叫上我們……”靠,這連想都不用想,能說出這麼沒良心的話的,就只有死毒毒了。

“誰讓你害我們擔心……”這話讓我感動的,一定是娃娃了。“……弄的我們游戲都上不了!”我倒,娃娃你變壞了。

“誰讓你還在樓下和男生依依惜別的……”暈,這罪名可不能落實嘍,傳到沉默那我還要不要安生啦。

“誰讓你……讓你……讓你……想不出了,不管了,反正今天不好好教訓教訓你,你還真反了教了。姐妹們,什麼都不說了,好好讓瘋子明白明白,我們有多麼擔心她。動手,扁啊!”死毒毒,都什麼破詞兒,我又不是她女兒,用得著她那麼用心教嘛。

“對對,我們也順便做做集體減肥運動。”

要死了,真讓她們做這種集體運動,我估計我三天都下不了床。

“女俠們饒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抱著腦袋,躲避著十只不斷落下的粉拳,我叫的不無悲苦。

只可惜,估計我回來前,五人已經達成了某種共識,連最心軟的娃娃都對我的求饒充耳不聞。看來今晚我注定要練習“輕功”了,一整個晚上都在跑跑、躲躲。

聽說第二天,我們寢室周圍的幾件房間,紛紛有代表前來抗議,說我們吵的她們都睡不著覺。但在毒毒“咯噠”“咯噠”的扳著手指頭、一臉挑釁的注視下,這種聲音在半個小時內消音。

至于被群體狂毆的可憐的我嘛,終于在太陽冒頭的時刻,被毒毒大赦的放我進浴室洗了個舒爽的澡。清清爽爽的穿著睡衣,抱著偶親愛的枕頭,滿足的躺下了。周公家的大公子,偶來和你月……日下談情啦!

上課?上什麼課,今天我們寢室決定全體翹課,美容覺比上課重要的多。

雖然不知道這麼想的她們干嗎要浪費睡覺時間來欺負我。難道欺負我,比美容覺還重要?那我只能可悲的得出一個讓我還算有些安慰的答案:我比上課還重要!

當然,這兩者毫無可比性。

…Z…Z…Z…Z…Z…

****************************************************

[縹緲世界]內,我們十人努力打怪中。

當日干掉章魚怪後,我們沿著湖邊,在靠近山崖的地方,找到了一條通往懸崖上方的小路。小路不寬,只能容納兩人並排而站,但還算平坦。

順著小路一路向上,來到了崖頂。崖上,光禿禿的好大一片空地,空地的另一邊,是左右兩面連綿至天邊的樹林。

寬大的空地上,有一片籃球場大小的、被石柱特別圈起來的橢圓形怪圈。怪圈中央飄浮著一只粉紅色的、有成人腦袋大小的蛋,這蛋像是被什麼托舉著一樣,忽上忽下的緩慢擺動著。

我和悠閑假日感覺好奇,雙雙跑到怪圈的外面,小心的抬腳踩了進去,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就大膽的走到了粉紅色蛋蛋的邊上,身後跟著擔心我、怕我出事的沉默。

圍著粉紅色蛋蛋轉了三圈半,上上下下都看了N久,它也沒什麼動靜,依舊一上一下的沉浮著。

抓過沉默的手,點了一下胖咕咕的蛋蛋,它還是沒什麼反應。問了下無可奈何的被我抓著手的沉默,蛋蛋碰上去,有啥感覺,沉默想了想,只給了我幾個字:“有反彈的感覺。”

反彈?他的回答讓我和悠閑假日更是好奇。

悠閑假日沒我那麼厚臉皮,她可不敢抓著沉默的手去做實驗,只能自己上前試試了。

悠閑假日剛把她那小小的手掌輕柔的按在粉紅色蛋蛋上,出乎所有人意料,她像是被什麼東西打出去了一樣,整個人雙腳離地的向後“呼”的橫飛了出去。

幸好正好站在她身後不遠的風逍遙一把接住了她,不然還不知道會不會受什麼傷。

我們慌忙的圍到悠閑假日的身邊,焦急的問著她有沒有事。

“我沒事……”受到驚嚇的悠閑假日心有余悸的按著胸口,臉色煞白的回答著我們的關心。

風逍遙把悠閑假日放到地上,我掏出“牡果酒”給悠閑假日,讓她壓壓驚。見她好受了許多,我們才開口問她剛才是怎麼了。

“剛才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抿了口橘子色的“牡果酒”,悠閑假日自己也很疑惑:“我在碰到那個蛋的時候,就忽然感覺有股反沖力,之後就被整個甩出去了。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逍遙接住了。”

“反沖力?”對于悠閑假日的解釋大家都不太能理解。

“恩,就感覺像是……沖擊波?對,就像是沖擊波,可又沒有沖擊波的那種打擊感。”琢磨了一下用詞,悠閑假日給了大家這麼個抽象的答案。

……

不能理解。

“……算了,想要了解的唯一辦法,就是自己親身去試驗一下就可以了。”

說出這個提議的心的距離立刻被風逍遙給拉住,說什麼也不肯放手。

“默,那你為什麼剛才碰上去沒什麼事?”我想起,沉默剛才似乎也碰過那個蛋蛋啊,為什麼他就沒什麼事。難道這個蛋蛋是母的,只讓異性碰觸?

因為我自己這惡搞的想法而打了個冷顫,這猜想太無聊了。

沉默看著剛才碰到粉色蛋蛋的手指,問道:“會不會是因為我只用了手指的指尖稍微碰了一下的緣故,所以反震力不大?”

“指尖?”

“反震力?”

心的距離和悲傷獨角獸分別叫了出來。沉默的問題反倒是點出了重點。“難道是受力面積越大,反震程度越深?”想到就做,有了這個結論,我三步並做兩步,再次來到了粉紅色蛋蛋邊上。

邊上跟著對我很不放心的沉默,他別的不怕,就怕我做事沖動之後反傷了自己。

這次我沒有讓沉默去試,而是伸出了自己的食指,輕輕的用指腹貼上了蛋蛋的外殼。剛一和蛋殼接觸,就明顯的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的反彈,嚇的我馬上收回手。

“真的有耶,不過好像不是很強嘛,也沒見把我給扔出去。”依在沉默的臂彎間,我像發現新玩具一樣的說道。

“……你很想被扔出去?”聽到我遺憾似的抱怨,沉默覺得額際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口氣自然不太好。

看到沉默那有輕微扭曲卻依舊很帥帥的臉,我尷尬的咧嘴傻笑:“呃……沒有,絕對沒有,我怎麼可能會那麼想呢。我要是真被扔出去了,你還不心疼死啊,我怎麼會忍心做出讓你心疼的事呢。你說是不是啊,默~~”說著,還很挑逗的眨巴著眼睛,一副我很不忍的樣子。

被我的恬不知恥給惡心到,其余八人全做干嘔狀。同時也在心里認為,我這麼說的目的就是想讓沉默因為我的自戀而反胃,然後對我的魯莽不追究。

不過美人就是美人,雖然態度和語氣都蠻惡心人的,但依舊美的人神共憤。

只可惜他們都太小看沉默了。

“知道我會心疼就好,你既然有這樣的認知,以後就不准再這麼沒頭沒腦的亂來。”沉默反而順著我的話接了下去,還順手在我頭頂亂揉一通,把我花了好久才理順的頭發弄的毛毛躁躁的。

“默,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別揉我頭發啦,這麼長,弄亂了要花好久才能理順的耶。”

“我幫你疏理。”瞧著我嬌憨的抱怨表情,沉默就是想寵著、疼著。

“真的?太好了,這是你說的哦,不可以賴皮。”太好了,賺到個免費勞動力!終于可以擺脫和頭發糾纏的命運了。

沉默對我的承諾從不會失約:“恩。”他就是貪看我那大大的燦爛笑容。

“嘻嘻!”

旁邊幾人受不了我和沉默之間的卿卿我我,除了風逍遙表情奇怪的注視著臉色如常的心的距離,其他幾人都圍在已經被我遺忘的粉紅色蛋蛋邊上開始研究起來了。

光看是什麼也研究不出來的,所以每個人都上前碰了碰蛋蛋,但無一例外的全都被震開了。

連憂傷的魅力的靈體都試過了,可以穿透許多物體的靈體面對蛋蛋也沒用,照樣在貼上蛋蛋的那一刻被無情的彈開。

最後我們十人不死心的試了好多辦法,依舊毫無收獲,沒有一個人能成功的碰到蛋蛋而不被彈開。連我家的狐狸、白虎、朱雀、麒麟和秋水長天的豬仔、悲傷獨角獸的獨角獸上去都沒用。

什麼?麒麟怎麼變成我的了?傻哦,依照“沉默的東西就是我的,我的東西還是我的”定理,麒麟自然是屬于我的。

只是讓我們大家都沒想到的是,悲傷獨角獸的種族是獨角獸族也就算了,他連收的寵物也是仙獸級別的寵物:獨角獸。

以前從沒見他召喚過寵物出來,沒想到原來還藏這這手,難怪能在綜合實力榜上掛第四。

我們這里大多數人的職業都很特別,至于身上的服飾和裝備都是剛轉職的時候就拿到的可成長型裝備。這些裝備原本的屬性就很好,現在再加上寵物的幫襯,看來能在實力榜上占一席之地並非偶然。

只可惜悲傷獨角獸還是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他的寵物暴光了。

獨角獸是什麼?那可是美麗與高貴的化身!怎麼可能會輕易讓我們這些喜歡漂亮事物的人乖乖放手呢。

這不,我、憂傷的魅力、娃娃、悠閑假日、愛吃桃子的貓已經把神情靜雅、形態優美的雪白小獨角獸團團圍住,開始唧唧喳喳的討論開了。

看的另五位正宗男士們頭上不斷冒汗,只能轉首繼續研究起那個奇怪的粉紅色蛋蛋。

順便說一句,悲傷獨角獸給他的小寵物起了個讓人噴血的名字:獸獸。

上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二章 避難之所不好找    下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四章 怎麼會有這種要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