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四章 怎麼會有這種要求   
  
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四章 怎麼會有這種要求

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在粉紅色蛋蛋上,但依舊什麼突破都沒有,雖然很不甘心,但沒多余時間來浪費,我們只能三步一回頭的繞過它,往樹林方向走去。

我們的到來和離去,似乎都沒有影響到蛋蛋,它依舊靜靜的飄浮在半空中,被一雙看不見的手托著,有規律的一上一下,仿佛除它自身之外的一切都與它毫無關系,怡然自得的活在自己的世界內。

最後留戀的看了粉紅色蛋蛋一眼,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我還會見到它,並且因為它,發生一些什麼事。

搖搖頭,甩開這種突如其來的莫名想法,我加快腳步,追上了在前面等我的沉默。

而在我們消失于林間後,粉紅色蛋蛋的上方,忽然憑空出現一個穿著及膝連身短裙的半透明小女孩。她的這身裝束放現實里也許再平常不過了,可在這[縹緲]里,卻怎麼看怎麼別扭。

紮著馬尾辮的小女孩輕飄飄的從半空中緩緩降下,最後坐在粉紅色蛋蛋的頂端,似是自言自語地說道:“他就是幫玉姐姐完成心願的家伙嗎?好像是個很有趣的家伙,彤姐姐,你有沒有興趣跟上去看看?”

明明除了小女孩外,再無第二個生物存在的空地上,忽然傳出和小女孩清亮的嗓音完全不符的成熟、溫柔的聲音:“該見面的時候總會遇上,何必強求呢……還有,從我上面下來,我可不是你的椅子。”

聽了溫柔聲音的回答,半透明的小女孩嘻嘻一笑,輕輕一躍,毫無重量的落在了地上,用兩只剔透如上好美玉的小手托住剛才還壓在身下的粉紅色蛋蛋,“麼”“麼”地親上兩口。這女孩居然沒有被蛋蛋的反震給彈開,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般。

“彤姐姐,別那麼計較嘛,我知道你最疼囡囡了。”半透明的可愛小女孩沖著手中的蛋蛋就是一通撒嬌。

“你喔……”溫柔的女音中盡是寵溺的無奈。

原來這溫柔的女性聲音竟是從被我們研究了很久的粉紅色蛋蛋里發出來的,那這個蛋蛋應該就是小女孩說的“彤姐姐”了。

它也是有思想的啊。如果這時我們還在這里,一定會氣的半死。剛才探究了半天就沒見她開口,不是擺明了看我們的笑話嗎。

但是這一幕我們也沒機會看到了,進了樹林的我們早把空地上的蛋蛋給拋到腦後了。

而原先提出要跟上去看熱鬧的透明小女孩,也和粉紅色蛋蛋玩鬧開了,早忘了先前的提議。

***************************************************

我們離開了粉紅色蛋蛋,沒走幾分鍾,就來到了我們在懸崖下的湖泊邊看到的樹林外。

說實話,對我而言,[縹緲]里的樹林和我存在著某種孽緣,不然為什麼我無論走到哪里,都會陷入樹林中。

進入游戲後,從我一開始在乾林里的流連忘返,再到因為躲避桃子而再入乾林,更有之後做好玉盒任務後的乾林游,以及在玉林里那兩個月的練級。

害得我現在看見一棵棵參天大樹聚集在一起就有種想砍伐的沖動。

但看看左右兩邊都沒邊沒際的樹林……很理智的選擇放棄。

雖然已經受不了樹林之類的地方了,但沒有辦法,還是要進去,我只能拖拖拉拉、滿臉不願的抬腳進林了。

下次誰在跟我說樹林的好,我就扁誰。

走進去沒幾步,悠閑假日先嚷了起來:“誒,你們看,有條小路呐。”

我們順著她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條曲曲折折的小徑盤延在林間。雖然殘破不清了些,且雜草叢生,但一看就知道是以前供人行走的道路,只是年久無人行徑,才被草被植物掩蓋的差不多了。

也真虧悠閑假日能發現。

有路總比我們瞎摸前進的好,所以大家一致決定沿徑而行。

樹林這種地方,對我和秋水長天來說,都不是很喜歡。我是因為被困樹林太多太久了,而秋水長天的職業在樹林里,沒辦法發揮。

在這樹比草還多的地方,他可能還沒跳兩步就撞樹上去了。上次在玉林里還好些,也有些空地,且空地上也有亂七八糟的怪物讓我們練級,這次就不知道能不能幸運的找到地勢開闊的地方了。

行走在小徑上,腳下踩著各種顏色的落葉,發出“沙沙”或者“咯噠”的聲音,我的眼皮直跳,提醒著我,接下來可能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這個念頭剛起,眼角就瞟到右邊忽然閃過一抹紅影。下意識的抬手一拍,感覺到手掌的確拍到了什麼東西。

低頭瞧去,我倒抽一口冷氣,剛才想都沒想,居然用手直接去拍,沒出什麼事還真是福大命大,如果運氣不好,現在我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因為我突如其來的一巴掌,而躺在地上無力爬起的,是一只長相猙獰、有成人半個胳膊長的紅色四尾蠍子。

那長在它屁股上亂晃的四根帶著尖刺的尾巴看的我滿腦袋的冷汗。

現在想想都後怕。

我的動靜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順著我的目光,大家都看到了還趴在地上起不了身的紅色蠍子。張牙舞爪的四根尾巴與明晃晃的毒刺,兩只大而鋒利的鉗子,頂端帶鉤的六腿,鑲嵌在眼睛兩邊的角牙,長在背脊上閃著怪異光澤的綠色圓珠。

“咿……”這突然出現的奇怪蠍子遭到全體女性成員的一致嫌惡。包括我。

見我這副表情就知道我是不會動手的沉默二話不說擋在了我面前,趁蠍子還不能動的當下,沒幾下,就把它送回了[天後]的懷抱。

真摳,什麼都沒爆。

不過我那巴掌有那麼厲害嗎?居然拍的那紅色蠍子半天沒動彈。還是我正好拍到要害部位了?也不像啊,那蠍子一身的硬殼,除非我正好拍的它腦震蕩。

想不通,只能留下這個不解之迷不去想了。反正打也打死了,再想也沒什麼意思。

既然這里有怪物出來,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畢竟我們辛辛苦苦來這里可不是來觀光旅游的,我們是來打怪升級的。沒有怪物的話,我們可怎麼辦哦。

進了樹林後,果然是開始進入了怪物出沒的地域,奇奇怪怪的怪物出現了不少,像是被我一開始就拍暈的蠍子—夢魔蠍—我們一路上就遇到了不少。

再碰上這種蠍子我們運氣就沒那麼好了,沒辦法像第一次一樣輕松的解決它們。夢魔蠍動作快的很,一個不留意就很容易被它們偷襲成功。而且四根毒刺可同時攻擊,讓人防不勝防。總是要費好些力氣才能搞的定。

除了這蠍子,還有拿著大劍、半人高的綠油油的長著手腳的人形豌豆;米黃色節肢狀,頭部如同攪拌機里的小刀,頭部中央還有一根紅色細針狀尖刺,喜歡從土中突然竄出發動奇襲的穿孔蟲;足球大小,背上有著四顆星星,喜歡從樹干上直接跳下,落在我們頭頂上的四星瓢蟲;拖著大大毒囊的蜂女王,指揮著成群結隊的拳頭大小、屁股上的毒針比身體還長的毒黃蜂沖著我們直撲而來……

雖說有怪物出現,對專程前來打怪的我們一行人而言是很好不過啦,可有必要盡出現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嗎?難道是因為[天後]認為我們這一隊人,閃光度過高,為了平衡一下,才弄這些不能入眼的東西來制衡一下,免得我們十人因為看習慣了隊友間的美顏而審美疲勞。

還好沒出現蟑螂,不然我哪怕吼破我的嗓子,我也要用“河東獅吼”把它們全都震的生活不能自理,就算殃及隊友也在所不惜。視情況而定,吼的這樹林里所有的怪物半年內不敢冒頭也不是不可能的。

沿著小徑,停停行行了兩天的時間,期間戰斗好幾十場,我們順利的走出了樹林。如果沒那些不時竄出來的怪物,我們一天的時間就可以出來了。

不過讓我微感驚訝的是,這次怎麼這麼快就從樹林里出來了。

我一直認為,我和“樹林”有著解不開的孽緣,只要是踏進了林子,不管是“密林”、“叢林”還是“亞馬遜熱帶雨林”等等等等,沒個把月,是別想走出去的。可是這次沒想到,這麼快就走了出來。難道連[天後]都覺得我太委屈了,特別開恩嗎?

[天後]大人,偶贊美你~

瞧著周圍稀稀落落的小樹,心情不錯。

我們越往前走,環境越奇怪,軟軟的土壤逐漸由堅硬的石板代替,綠色的樹木也被奇形怪狀的石柱所取代,昆蟲類的怪物也漸漸不見了,從四面八方竄出來的,都是些表皮堅固的怪物。

當我們發覺巨石取代大樹、石板代替泥土、石塊替換昆蟲、石林換取樹林的時候,我再一次的在心底發誓:以後絕對“逢林莫入”!進了林子,壞事總比好事多。

排序毫無規律、大小不一、參差凌亂、造型各異的石塊、石柱、石板、石頭……遍布在目所能及之處。

“我們這是進亂石場了麼?”娃娃的語氣配上那張粉嫩的小臉,怎麼看怎麼可愛,可在場沒一個人能笑的出來,因為就在剛才那一刻,我們同時接到了系統提示。

“玩家弱水三千踏入[遺忘之石場],目標未達到之前,不可走出[遺忘之石場]!”

目標?什麼目標?

“在[遺忘之石場]親手打敗規定數目怪物,方可離開。怪物數目為玩家現在等級的五倍。祝玩家游戲愉快!”

暈,什麼破爛設定。

和我聽到相似提示的眾人臉上表情也各不相同。

“什麼意思?”小腦袋一歪,秋水長天很莫名的提出他對剛才系統所講的不解。

悲傷獨角獸耐心幫他解釋:“就是我們不能走出這個所謂的[遺忘之石場],在這里打怪,打滿了規定的怪物數量,才能走出這里。至于要打多少,就是你目前的等級乘以五。”

“……兩百多只怪類,又不是兩百只螞蟻……不對,螞蟻也是有很恐怖的。”秋水長天顯然想起了我們在到[遺忘之地]之前在峽谷里碰上的螞蟻群了。

“可能不單單是這樣。”心的距離滿面愁容的開口,他那憂心忡忡的表情讓一張美顏變得怪異,有些像是……牙痛,對,就是牙痛,那種很痛又沒有辦法的感覺。

“怎麼這麼說。”在這里最了解心的距離的就屬風逍遙了,他當然明白心的距離不是無的放矢的人,沒有根據,他決不會這麼說。

沉思了一下,心的距離帶著七分確定,三分擔憂的開口:“系統剛才說的是……[親手]打敗……”

他那四個字讓我們很快明白他的擔憂了。

“靠,難道要單打獨斗?”不是吧,我們這里能沖鋒陷陣的可沒幾個啊。

“我想不止。”收緊本就快粘在一起的眉間,心的距離這次很不肯定的遲疑到:“剛聽到系統提示後,我就下意識的莫名其妙跳出一個想法,理智上認為不太可能,可……就是感覺,會……”

聽不下去他的吞吞吐吐,最急躁的秋水長天催促著他有話快說。

“我們必須對我們要打的怪物親自進行近身物理攻擊。”一口氣把他的想法說出來,換來的是九張把“不可能吧”四個字寫的清清楚楚的臉。

心的距離把自己的猜想說出來後,很不負責任的一聳肩:“我不知道,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

“……既然不能確定,就找個怪物試驗一下吧。”既然不知道正確的該怎麼做,那就先去做做看不就知道了。

我的提議大家想了想,還是點頭答應了,畢竟想弄清楚這次系統到底要搞什麼,也只能身體力行的試試了。

在我們找怪物做試點的時候,悠閑假日問到桃子有沒有收到什麼提示。

也對,桃子她可不能打怪的,那她得到的系統要求又是什麼。

自打我們決定先找怪物做試驗後,就一直低著頭不知道在干嗎的桃子口氣郁悶的蹦出一句話:“找出十個形狀各異、如同動物的石塊。”

汗,怪不得她像是掉了錢包一樣,頭低的都不肯抬起來。

我環視了一下遍地的大大小小石頭,有些納悶的問:“能找到嗎?這麼大塊地界……”在這種看不見邊際、除了石頭外什麼都沒有的地方,找十塊不清楚是大是小的動物形狀的石頭?不可能的任務吧。

“唉!”我的疑問只換來桃子的一聲歎息。

算了,還是不打擊她了,這種事我光想想就頭大,更何況要去完成的桃子。

在這時,憂傷的魅力表示發現了試驗用怪物。是兩只渾身上下被石頭覆蓋的野豬。

沉默和心的距離商量了一下,決定由沉默對其中一只進行物理攻擊,而另一只則由心的距離進行遠距離法術攻擊。最後看兩人打怪的結果是否是如心的距離先前所猜測的那般。

至于我們八個人,閑閑在旁邊看戲吧!不是八人,是七人,因為桃子的頭就沒抬起來過,甚至已經蹲下身子,一會扒開這塊石頭,一會挪開那塊石板,忙的不亦樂乎。

因為她的行為而引起好奇心的秋水長天忙問身邊的青鸞,桃子究竟在做什麼。青鸞茫然的搖頭表示不知,悠閑假日立刻跳上前去,把桃子的行為做了下解釋。

說到悠閑假日和娃娃,兩個都是可愛系的美少女,可不知道為什麼,兩人之間的關系好是很好,但這兩人卻更喜歡賴在憂傷的魅力身邊。

本來娃娃是想粘我的,但一看到她大哥沉默溫柔的笑容,不知怎的,就下意識會覺得如果貿然靠上去會有危險,就只好中途拐彎,跑第二感覺很好的憂傷的魅力邊上去了。

當然,這些我們是不知道的,我們現在等的,就是沉默和心的距離的答案。

沒一會,兩只岩石野豬同時倒地,沒瞧見有什麼東西爆出來,沉默收劍來到了心的距離身邊,之後就見兩人埋首嘀嘀咕咕不知道交流什麼心得。

雖然聽不到,但看到心的距離那愁的都可以充當肉包子的五官,不用想也知道,沒什麼好消息。

“恩……該怎麼說……”

“直說!”我們很默契的打斷了心的距離意圖賣關子的心思。

“……”扔了一個“不給面子”的眼神,心的距離認命的開口:“我的第六感很准,必須是[親手]對怪物進行物理攻擊才行。”

暈,那我們這里的人該怎麼打啊?

“沒你們想的那麼糟。”沉默沒打算讓我們陷入陰暗中,給我們帶來個不好不壞的消息:“不需要全部都進行物理攻擊,只要你拿著武器或者空手給它一下,只要能強制扣血,別的攻擊方式也完全沒問題。我剛才就這麼打那只野豬的。”

不了解!我們全都—排除已經改趴在地上到處爬的桃子—滿頭問號的望著沉默。

“像小妹你,完全可以讓召喚獸一擁而上,在把怪物打的沒多少血的時候,用小匕首什麼的,攻擊一下,能扣血就可以了。這只怪物就算是你打的。”

“真的?”不是我們不相信,而是沉默怎麼能憑打敗一只野豬而這麼肯定。

“不信你們自己找個行動不快的怪物試試不就好了。”

也對。有了些安慰,大家催促著憂傷的魅力放出靈體,幫忙搜索怪物。

偶然瞟見靈體的桃子從地上竄了起來,也纏著憂傷的魅力分兩個靈體出來幫她找石頭,讓我的憂傷堂姐好一陣忙亂。

好了好久,試了好些怪,總算是得出了結論。

必須親自動手,最起碼要打到怪物的身體,至于是空手還是用劍就不強求了,只要能扣血就可以了。不需要一開始就沖上去,只要在怪物死亡之前進行物理攻擊就行。除了自己不能讓其他玩家對目標進行物理攻擊,否則這只怪不屬于任何人,當然其他人可以做輔助攻擊。輔助攻擊者的攻擊量必須是總量的三分之一,就是說輔助攻擊者只能打掉怪物三分之一的血,多了這怪依舊誰都不屬于。

暫時就總結出這三點,也夠我們頭痛的了。讓一群遠程戰士們去和怪物們玩近身戰,想想也夠暈。這石場里的怪物,等級最低的也有62級,最高的麼……沒敢去招惹,不了解。

唯一慶幸的是,我身上的武器足夠大家分的。找石頭的桃子不需要,本來就有佩劍的沉默也不需要,剩下七人,我每人給了一把長劍或者匕首。

悠閑假日本來也不需要近身武器,因為她是弓箭手,也是物理攻擊者,但為了預防萬一,也塞了把匕首給她。

汗,也就我的職業特殊,所以我每種基本職業的武器都備了幾把放在腰帶里,反正地方夠大,盡可能往里扔也不怕沒空間,就怕扔的太爽,要用的時候會找不到。

拿了稍微趁手武器的眾人立刻找了順眼的怪物“開工”了。本來還擔心桃子該由誰來負責保護,但桃子卻表明,只要她不去招惹那些怪物,在這里她是不會受到攻擊的。

“放心啦,系統有提示過說,我在這里只要不是主動攻擊怪物,那些怪物就不會來找我麻煩的。”

聽到有這好事,大家也都放心了,但每個人看到桃子東奔西跑、爬上爬下的在這大的都能同時開幾場美式足球比賽的石場里亂找的時候,沒有一絲同情那是不可能的。大家只能在心里默想:快點完成工作量之後幫她一起找吧。

上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三章 情勢所逼沒辦法    下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五章 我被趕出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