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九章 教師的小小特權   
  
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九章 教師的小小特權

“那家伙……曾經……夜襲過我。”

“嘎噔”,我聽到兩聲下巴落地的聲音。所以我才不想說的嘛。

“她……她……她夜襲……你?”結結巴巴,毒毒短短幾個字說的很是費力。

“……對啦……”

“你讓她得逞了沒?”這個問題倒是問的很順溜。

“怎麼可能,是未遂,夜襲未遂!”如果陸綾瀨真得逞了,我早一拳頭打爆她了。

“那到什麼程度?”問出這個比較敏感問題的,居然是一向在我眼里純潔無暇的娃娃。嗚嗚……我的心在淌血,娃娃學壞了。

“別假哭,我也想知道答案。”

“……拜托,那時大家都還小好不好,而且她也沒具備那功能啊,也就……”

“也就?”兩人聲音里揶揄的成分占了八成,另兩成是好奇。

“也就親了一下嘴,之後就被我一拳頭打飛出去了。”

“你反應這麼快?”才親了一下,就驚醒了?

“因為她有來我家住啊,我都煩死了,睡不著。沒想到我剛有些想睡了,她就摸進我房間,就那個啥嘛……”

“…………”

“小瘋子,你也挺可憐的。”

“對吧對吧,所以啊,現在他們要來了,我當然要跑啊。”難得有人對我表示理解,我當然像抓著救命稻草般,希望可以得到支持。

“可是,光躲不是辦法啊。他們現在想找一個人還不容易。”

“那怎麼辦?”垮著雙肩,我問的有氣無力。

“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反正有我們在呢,我們會幫你的啦。”

“娃娃,你真是我的天使!”此時的娃娃在我的眼里,聖潔的如同觀世音在世。

“對啊,瘋子,放心好了,這麼好玩的事,我怎麼會錯過呢。反正底線就是你的貞操嘛,守住就好啦。哈哈……”

另一邊死命的拍著我後背的毒毒就不那麼可愛了,雖然最後底線差不多是她說的那個意思,但可不可以修飾一下,說的婉轉一點呢。

“蹬蹬蹬蹬”的腳步聲從外有遠及近傳來,不一會,魚兒三人就推著門進來了。一進門,就以超誇張的語氣給我們帶來一個噩耗。

“毒毒,你們三個慘了哦!剛才老師讓我們給你門三個帶句話,說你們因為無辜缺席,這門課在大考的時候,要被各自扣去十分哦。”

“什麼!不是吧?”

“那個死人老師,他敢?”

“嗚嗚,我就知道,只要和那幾個家伙扯上關系,我肯定沒好事。”

哭天搶地、惡毒咒罵、慘叫悲嚎,立時充斥整個寢室,並努力的向外擴散。

而被毒毒詛咒著的老師大人,只是很優雅的打了個噴嚏,用紙巾一擦,准准的把廢紙巾扔進了廢紙簍,繼續辦公。

‘哼哼,讓你們知道敢公然逃課的後果!’

滿足了身為教師而擁有的小小特權所帶來的成就感,老師大人把注意力繼續集中在手上的教材中。只留下鏡片特有的反光昭示著不為人知的小小陰險。

****************************************************

[縹緲世界],我們十人進入遺忘之地的半個月後,沉默、心的距離、風逍遙先後跨入60級大關,青鸞、悲傷獨角獸和秋水長天離60級只有幾步只遙。

此時,沉默三人的等級已經超越了埋首于城市建設而耽誤練級的狂嘯異天,正式占據了等級榜前三的位置。

再半個月後,也就是我們踏入遺忘之地的一個月後,青鸞、悲傷獨角獸和秋水長天也相繼到達60級。至此,只剩下我、悠閑假日、憂傷的魅力和愛吃桃子的貓還在奮斗。

在遺忘之地,桃子升級倒是挺快的,因為這里全是有待探索的區域,原本就有51級的桃子,跑遍了這里許多地方,再加上繪制地圖等,經驗撈的不少。

憂傷的魅力因為當初玉盒任務的獎勵,50級以前的升級經驗減少10%,在玉林里升級速度是蠻快的,現在經驗回到標准值,反而讓憂傷的魅力一下不能適應,總覺得經驗條長的恐怖,整個升級進度都慢了下來。現在正在努力調整心態,好習慣那需要一個一個數,才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位數的經驗。慶幸的是,一直使用技能,倒也能補貼些經驗,聊勝于無。

我還好些,有三獸幫忙,倒也可以多占些經驗。

最痛苦的就屬悠閑假日了,弓箭的攻擊力本就不能算是這里最高的,而且只能站在隊伍大後方,也沒什麼機會來個最後一擊拿經驗大頭。她唯一比我有優勢的,就是等級比我還高那麼一些。

所以大家把精力都放在我了和悠閑假日身上。在秋水長天也跨入60級後,離最後期限還有一個半月多些的時間,憂傷的魅力已經58級,接近59級了,愛吃桃子的貓也59級又一半的經驗了,估計她再多探索些小地方,把地圖繪制的更精准之後,成功到達60級也沒什麼問題了。

我和悠閑假日還分別在54級與56級之間掙紮。

這還算好的,之前的玉盒任務免了我那職業帶來的10%的經驗量,不然我現在可能還在51、52級左右呢。

不,估計連當初在玉林里的48級任務都危險,極有可能完成不了,之後接受自己極度不願意接受的懲罰。

不過這遺忘之地還真是個很神奇的地方啊。

短短兩個月不到的時間,我們就見識了不少好風景。有高山、大川、盆地、草原、叢林、沙丘、湖泊、小溪、瀑布、河床、懸崖、深淵……風景真可說得上是美輪美奐。

每走上三至五天,景色就會悄然轉換,怪物也會隨著地貌的不同、生長地域的不同,而變換著。讓我們在打怪的途中不至于覺得太無聊,避免了我們到最後變成麻木的殺怪機器的可能性。

像這種有多樣地貌集合在一起的地圖,也是充分考慮到我們這里有個靠畫地圖、探索新地點來升級的家伙啊。

在最後半個月多些的時間里,我們十人基本可以說是在和時間賽跑。尤其在只剩我和悠閑假日還未到60級的時候。

我們所遇到的遺忘之地里的怪物,等級最低的怪物都是63級的,且經驗比外面同等級怪物高上一半有余,所以進度還算可以,不然我們早放棄這個任務了。

當我和悠閑假日到了59級時,所有的人,除了沒辦法攻擊怪物的桃子,能幫忙的全上了。幫我們兩引怪,把怪物打的半死不活,讓我們給上致命一擊,好獲得最大的經驗。為的就是可以讓我們多打幾只怪,多得些經驗。

這遺忘之地有個特別不讓我們喜歡的特性,那就是哪怕是組隊狀態,隊內其他人就算打上一百只怪,不動手的人永遠別想分到一點經驗。

你付出了多少攻擊,造成多少傷害,才能得到多少經驗,雖然很公平,但卻很不適合在短期內沖級的我們,害得大家想幫忙都無從幫起。

到了倒數第五天時,我們所有人的屬性欄里都多出了一個正在倒計時的小鍾。看著它“滴答”“滴答”的倒數著剩余時間,弄的我們的神經一天比一天繃的緊。

我們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總是給我們出難題。我發誓,這次任務結束後,除非那乞丐老頭發布的轉職任務也必須是打怪,否則在三個月內,休想我再練級。

因為這個小鍾的出現,無形中逼的我們十人全身心的投入到游戲里,能多打一只怪,多賺一點經驗也是好的。

可以說,其他人比我們還累,因為他們不僅要幫我們牽制怪物,還要專門為我和悠閑假日去找那些皮薄、血少,經驗也要足夠的怪物,煩的每個人都一副胃抽筋的表情,一張張帥帥、美美的臉,扭曲的都不漂亮了。

最後的幾天,正好不用上課,是休息日,不然我只能厚著臉皮繼續翹課了。最近班主任早就對我、毒毒娃娃的缺席情況很不滿了,再被抓到,可能就不是掃除教學樓可以解決的了。

我和娃娃現在連食堂都不去了,全讓毒毒幫忙打飯回寢室,然後利用游戲頭盔連續十小時後需要休息一小時的時間把食物掃進胃里,稍微休息下啊,繼續再上游戲打拼。

雖然很明白這樣對身體和腸胃都很不好,但特殊時期特殊作戰,只能先這樣了。

終于,在時限快到的最後一天,悠閑假日平安的跨入了60大關。一聽到系統的升級提示,悠閑假日含著眼淚,收起長弓,跑到唯一無所事事的桃子身邊哭訴去了。

這幾天把她折騰的也夠嗆,這心里上的壓力肯定不小,現在不用再面對那些怪物了,也不用麻木的不停執行拉弓、瞄准、射箭的流程,讓一放松的悠閑假日就想找個人來大哭一場。而不能幫忙打怪的桃子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想當初在玉林里都沒那麼痛苦過,雖然也是被逼升級,但最起碼勞動力沒那麼大,壓力也輕的多,所需要的經驗在那時看是蠻多的,可放在這里一比,根本沒有可比性。

悠閑假日是可以收工了,我還不行呢。這不,她一搞定,大家就把所有的注意力放我身上了。

看著屬性欄里,那59級又99%的經驗值,我狂汗。都打了好半天了,這99%就沒見它動彈過,讓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你好歹是動一下啊。

索性去看精准的經驗數算了,最起碼還知道差多少。暈,還差23769點的經驗呢,還是繼續打怪吧。

隨著時間“滴答”“滴答”的流逝,我們十個人,沒有一人放棄希望,努力幫我引怪、打怪,或者在一邊組成啦啦隊大喊“加油”。

在最後半個小時里,那個本來在屬性欄里的小鍾不知怎麼,跑到我頭頂上懸掛著,甩都甩不掉。那“滴答”聲擾的我心煩意亂的緊,把火氣全撒在了眼前的怪物身上。

最後幾分鍾,其余人全停了手,不再招惹其他怪物,駐足在周圍,看著我獨自攻擊著一只三米多高的地熊。

不是大家放棄了,不想幫我。而是心的距離算過了,只要我獨力干掉這只地熊,那我得到的經驗將足夠我安然升到60級,但只要我們之中,有一個人也一同攻擊了地熊,那我肯定是還要再打一只怪物才能升級。可時間不允許我們再找怪物讓我打了,所以大家決定,讓我自己努力拼一下。

躲避著地熊碩大的熊掌,我低聲詛咒著,等下一定啃了它那愛拍人的熊掌。

就地一滾,順勢削掉了它那長而靈活的像蛇一樣的尾巴,隨後放了一個小火球在它的尾巴斷裂處。你說你一熊,沒事長那麼長的尾巴做什麼,我現在幫你削掉了,多好看,這才像熊嘛,而且我還幫你免費止血,我多有醫德啊。

只可惜地熊不理解我的一番好意,被砍斷尾巴的地熊狂暴的到吼了起來,直直朝我沖了過來。

看它那怒氣騰騰的架勢,我嚇的一個激靈,轉身就跑,邊跑還邊叫:“朱雀,狐狸,你們快攔住它啊!”

不用我說,狐狸和朱雀也很努力的在和地熊糾纏,但盛怒的地熊似乎認定了我這個毀了它尾巴的仇人,對于狐狸與朱雀的攻擊與阻撓視而不見,依舊在跟在我屁股後面緊追不放。

靠,該不會這只地熊色心大起了吧,不然干嗎就是認定我了。

最討厭的就是,為什麼狐狸它們的威壓在這遺忘之地居然都不起作用,不然早就可以讓狐狸它們把怪物逼的遠遠的,然後我用弓箭狂射了。

一邊跑,我一邊朝地上扔著不少自己做的鐵蒺藜,但不知是地熊的皮太厚還是它反應太遲鈍,地熊並沒有因為踩到鐵蒺藜而有任何遲緩,反而追的更勤快了。

暈死,我在鐵蒺藜上塗的是毒藥,不是興奮劑,它怎麼會越來越HIGH呢。

“弱水,加油啊,還只剩兩分半鍾了!”時刻注意著時間的桃子姐離的我遠遠的對我大喊。

對了啊,我還有這招啊。

“喂,大家,退遠一點,把耳朵蒙起來,我要動用絕招了,你們當心啊!”我邊跑,邊對著他們大聲叫到。

曾經遭受過一次沖擊的隊友們,很快就反應過來我想做什麼了,全都用最快的速度離我遠遠的。畢竟那30分鍾內疲勞加倍、敏捷減半的效用可不是那麼舒服的。

河東獅吼:使用者付出100血量,造成半徑20米內所有生物血量減少500,失去行動力暈厥5分鍾,30分鍾內疲勞值加倍,敏捷減半。無使用時間間隔限制,不可升級、不可傳授。注:該技能對嗓子的傷害較大,請酌情使用。

這是在剛進遺忘之地打第一只怪物—守護章魚—時得到的,現在就用在遺忘之地里打的最後一只怪物身上吧。

把狐狸和朱雀收回寵物空間,幾個急刹車,轉身對著地熊那城牆一樣的身板,我扯著嗓子大喊:“啊!!!”

效果不錯,受到我音波攻擊的地熊“轟”的一聲就倒在了我的身前,只可惜因為慣性作用,往前滑了許多米,堪堪停在我腳邊,並帶起了大把的塵土。

但現在我可沒時間計較這些,我立馬招出三獸,自己也提著劍,噼里啪啦對著躺倒的地熊一陣猛劈。

嗓子有點痛,看來剛才叫太用力了,下次要注意些叫喊的力道了。抽空用眼角瞟了一下隊友們,見他們只是有些輕微頭暈,其他好像沒什麼,也就放心了。

暈啊,這地熊怎麼血條那麼長,我都只對著它的要害—喉嚨—砍了,怎麼還不死啊。

“弱水,動作快點啊,只有半分鍾了。”這次桃子姐姐的聲音小了許多,不知道是因為距離更遠了還是因為頭還暈著。

我也想啊,可它不死我有什麼辦法,這熊皮厚的很,我想一劍刺穿它的心髒都做不到,反而震的我手疼。

mD,等下事完了,看我不把你解剖了,把熊鞭割下來泡酒。

不知什麼時候,桃子像火箭升空前一樣,開始倒數計時了。我知道時間緊迫,但你也別再加重我的壓力啊。

在桃子倒計時數到十的時候,“砰”的一聲,從地熊身上噴出大量的鮮血,離它最近的我和三獸首當其沖,無一幸免,全都沾滿了一身的紅色液體。

“恭喜玩家弱水三千等級上升1級,現在等級60級。祝玩家游戲愉快!”

我一看經驗欄,60級又10點經驗值,看來是趕在期限之前完成了。

松了一口氣的我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把頭埋在膝蓋上,連動都不想動了。丫丫的,這種和時間競走的感覺太不好受了,多來幾次一定神經衰弱。

看到地熊死亡,沉默第一個沖到我身邊,看著一身血紅的我,急的幫我上上下下的檢查,等弄清楚這全是地熊的血後,才舒了口氣。

其他人也聚攏到我身旁,問我情況到底怎樣。得知我順利攀上60級的高枝後,所有人都明顯的安心了。

畢竟誰都不希望3個多月,100來天的努力白費,到最後還要被扣屬性點。

“恭喜玩家沉默、風逍遙、心的距離、青鸞、悲傷獨角獸、秋水長天、愛吃桃子的貓、憂傷的魅力、悠閑假日、弱水三千順利完成[挑戰關卡]任務,在規定時間內,成功到達60級,特獎勵參與任務的十位玩家,各一次抽獎機會,並選擇一項技能提升一級。祝玩家游戲愉快!”

系統的提示音姍姍來遲,但總算是解了大家心中最後的一個結,讓還晃在半空中的小心髒平平穩穩的落地。

得知任務順利完成,幾個女孩子高興的又蹦又跳,我也高興的直接攀在沉默身上,高興的呵呵傻笑。

直到系統提醒選擇升級的技能時,才算冷靜下來。

我不用說了,除了易容術,我沒什麼好升的技能了,現在易容術的等級已經9級了,還差1級就滿級了,不知道滿10級後的易容術會是什麼樣的。不指望它能改變多大的相貌,只要把使用時間拉長點就好。

至于其他人選擇什麼技能麼,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也應該是些奇奇怪怪的技能吧。

等大家都各自選好自己要升的技能後,就眼巴巴的等著抽獎了。可這次系統半天沒聲音。不會是想賴掉吧?我肯定不止我一個人這麼猜測。

又等了近十分鍾,依舊什麼反應都沒有,我就開始有了個不太好的預感:“別傻傻的等了,大家清理塊乾淨的地方,各做各事吧。”

“?小瘋子,什麼意思啊?”

“根據我這幾次的任務經驗……”我抬頭挺胸,不可一世的嚴肅說道:“會讓人等這麼久的,除了那個發布任務的死老頭不會有別人。而如果抽獎真的是由他來負責的話,沒個把個鍾頭,他是不會出現的。所以我們現在該干嗎,干嗎去,別在這里傻等的浪費時間!”

“同意!”受到過老頭遲到關照的除沉默、娃娃、桃子外的另六人十分贊成我的推論,已經開始鋪張開了。

下棋的下棋,搓麻將的搓麻將,整理物品的整理物品……反正利用這段空隙時間好好休息玩樂吧,這幾天實在是要人命了。

至于我嘛,拉著悲傷獨角獸開始做吃的了。我吃干糧和藥劑吃膩味了,我強烈需要美食來滿足我的味蕾和腸胃。估計大家想的都一樣,時不時就瞧見他們往我這瞟上兩眼,就為了等現成的美食。

我分解著放在眼前的食材——地熊,右邊是已經開始做餐前糕點的悲傷獨角獸,左邊是幫我支架子的沉默。早在乾林里,他就幫我打過下手,倒也算駕輕就熟。

嘎嘎,臭熊,讓你剛才累著本姑娘了,現在我就讓你用身體來彌補我的消耗。

我一邊眉飛色舞的在心里咒罵著這只已經沒有原形的地熊,一邊毫不手軟的該剁的剁、該挖的挖,忙的快樂的很。

“魅力姐姐,小瘋子是不是受什麼刺激了?還是她天生有支解尸體的癖好啊?她這麼蹲在尸體邊上陰笑,讓我很怕耶。”湊在憂傷的魅力身邊看她出牌的娃娃很小聲很小聲的報告著她的發現和猜測,就怕聲音響一點,被正在實行解剖的某人聽見,然後把她也當尸體給剖了。

琢磨了半天,打出一張二筒的憂傷的魅力對娃娃的話一點也不放心上:“放心,她剁不了你,讓她出出氣也好。這幾天她這口惡氣總憋在心里,真讓它沉澱了,倒黴的反而是我們。不用管她不用管她……啊,我要碰!”

娃娃看看因為碰了張好牌而喜笑顏開的憂傷的魅力,再看看依舊摧殘著地熊尸體的某人,側頭想想了某人平時的言行,決定聽憂傷的魅力的話,不去管這事。再怎麼說憂傷的魅力也是某人的堂姐,總歸是更了解某人的,堂姐都不管了,她有湊什麼熱鬧呢!看麻將比較好玩些。

原來麻將那麼好玩,改天讓小瘋子和小毒毒一定要教她怎麼玩!

上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八章 三位幼小的求婚者    下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八十章 顏色不一的紙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