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八十章 顏色不一的紙片   
  
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八十章 顏色不一的紙片

最後出來給大家抽獎機會的,果然如我所料,就是任務的發布者,乞丐老頭——平衡者。

他的影像剛一出現,映入他眼簾的就是我們一行十人,如同置身在雜貨市場般紛亂吵鬧的環境中,亂沒帥哥美女形象的打鬧著。

指天罵地者有之:我和秋水長天,為了最後一塊千層糕的歸屬權都快打起來了。

吟詩作對者有之:心的距離和悲傷獨角獸,兩人的詩詞一句比一句酸,一首比一首讓人聽不懂。

拔刀相向者有之:沉默的風逍遙,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已經你來我往打的不宜快哉了。

發花癡飆愛心者有之:青鸞和悠閑假日,抱著我家的四獸、秋水的豬仔、悲傷獨角獸的獸獸左親右捏,玩的快樂的很。

探討學術者有之:愛吃桃子的貓和憂傷的魅力,說著讓大家云里霧里的專用名詞,讓大家不知所謂。

反正連續三個任務下來,平衡者每次在任務結束後出現,看到的都不是怎麼安靜正常的畫面,一次比一次亂。從最初的只有四個人聚在一起打麻將,到現在的擴展到十個人做著更繁亂的事情。看的連平衡者都有些頭痛,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成為特殊職業者的人沒幾個正常的。

正常人總歸是安分的等著領取獎勵,他們倒好,充分利用每一秒鍾,該玩的玩該鬧的鬧,像是不在乎獎勵似的。

有了兩次經驗的平衡者根本不指望在他沒出聲之前有人會注意到他,哪怕人數比一開始多了一倍有余。

清清嗓子,平衡者試了下音,在確保我們所有人都能聽見……不,只要能確保一個人能聽見的前提下,平衡者把音調定在了比一般吼叫聲還高上三度的頻率上:“辦正事了!”

效果不錯,身為在場唯一一個感官最敏銳的種族——精靈族之一的我,抖動了一下尖尖的長耳朵,算是聽見了。但正和秋水長天吵在最關鍵的時刻,沒空理會其他的事,自動過濾掉。至于爭吵的最初原因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結果、結果!

我一定要秋水長天啞口無言,對方也是抱持著這種信念而在和我大小聲。

至于其他人:心的距離和悲傷獨角獸詩興大發,沉浸在文字的海洋中拔不出來了;沉默和風逍遙正戰的熱火朝天,我去叫都不一定有反應;青鸞和悠閑假日的眼中只有幾只可愛小獸,耳朵自動失聰,雖然青鸞也是精靈族的;愛吃桃子的貓和憂傷的魅力在爭執一條定理的可實踐性,其他噪音都不重要。

所以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人理會在那里裝模做樣的死老頭。

看到這種情況,雖然已經有心里准備了,但當它真正發生時,平衡者還是很不能接受的。他已經被氣的吹胡子瞪眼了。

其他人暫且不說,可那個轉職任務還在自己手心里攥著的小家伙還這麼忽視他,就讓平衡者很不開心了。平衡者老頭已經能聽到自己磨牙的聲音了。

“再這樣,我就走了,你們誰也別想要獎勵!”這話說的很輕,最起碼比剛才那聲叫吼聲輕了不知道多少分貝,畢竟是從牙齒縫里蹦出來的,你也不能指望能有多高的音頻。

但那最重要的“獎勵”二字,卻一個不漏的讓我們十人全都接收到了。

“獎勵?哪呢?”我們十人從沒那麼默契過,十個人、十張嘴同時說出同樣的四個字,連語調都一模一樣,十個人的腦袋更是同一時間轉向了“獎勵”二字傳來的地方。

我們的反應,氣的乞丐老頭都快暈過去了,他已經在懷疑,是不是因為扔給他們的任務都太難了,所以這十個人商量好了一起來捉弄他的。

如果我們知道他的想法,我們一定會很負責任的發誓給他聽:我們完全沒那麼想過。

如果早想到這點,才不會用這麼沒技術含量的爛方法整他呢,我會想個更絕的。

等我們看清那個頭頂冒著徐徐青煙、被胡子遮蓋的老臉通紅通紅的人是誰後,除了還沒見過他的沉默、青鸞和桃子,我們七人開始慢騰騰的收拾著東西,准備辦正事了。

邊收拾,邊在心里祈禱,別再有什麼後續任務了,大家已經折騰夠了。每做一個任務就要加入幾個榜單上的人,再這麼下去,整個[縹緲]排行榜都要牽扯進去了。

在場的人,先別說已經慘遭怪物摧殘了有五個多月的我們了,光是只經曆了三個月的沉默、青鸞和桃子,就已經有一段時間不想再看到怪物了。或者說,是連經驗條都不想去看了。

至于老頭臉紅、頭頂冒煙的問題,所有人都很自戀的把他歸為:一下子看到太多美人,對老人家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紅個臉,冒個煙,很正常,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完全沒想到他是被我們那漠視的態度給氣的。

幫沉默三人介紹了一下這個害的大家陷入痛苦的三個月的老頭,不例外的,連一向笑嘻嘻、純潔如天使的青鸞也忍不住送了兩顆白眼果給他,愛吃桃子的貓用她最幽怨最悲泣的目光盯著老頭不放,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老頭為老不尊,干了啥壞事又不負責呢。

沉默知道眼前的老頭就是害得當初學校放假後,我去他家玩的時候,沒空陪他的罪魁禍首時,臉色也不怎麼地道。

所以當所有人收拾妥當,一字排開站在老頭影像前方的時候,每個人的眼中都不存在“友善”、“親切”之類的溫暖詞彙,反而“眼神如刀”、“刺穿人心”、“寒顫凍人”這些可以讓人打冷戰的詞彙可以收集到不少。

老頭似乎早就習慣我們一見他就沒好臉色的事情,對我們的“怨恨”全當沒看到,在身前豎起了無形的防護牆,把紮人的視線全部檔掉。

也是個練習“金剛護體神功”的厚臉皮,而且瞧那架勢,最起碼已經把神功練到了第八層,都快水火不侵了,就差最後幾層的受到攻擊後把攻擊“反震三尺”而已。

像是猜到了大多數人的擔憂,乞丐老頭嘻嘻一笑,示意大家放松,別太緊張,大家所擔心的關于會不會有所謂的後續任務的事情,老頭很明確的給了大家一個答案。

“放心,任務呢,到此告一段落了,你們想要,我也沒任務好給你們了。”

老頭的話,讓大家都吐了口氣,心想總算是可以歇息一段時間了,這玩游戲玩到這麼累人,也是少有的。

可惜大家沒心安多久,老頭就接著發話了:“因為接下來,你們都要忙著做轉職任務了,我們這群老家伙也有事情做了,所以也就不需要再給你們發什麼任務了。”

“咚”“咚”聲一片,在場的特殊職業者聽到老頭那明顯帶著幸災樂禍的聲音說出的話,全倒下了,包括一直自信超凡的風逍遙和聰明過人的心的距離也沒例外,被這“噩耗”給擊倒了。

沒有參與玉林任務的沉默和青鸞不算特殊職業,他們的轉職任務早在50級的時候就做過了,聽說也挺難的,差點就過不了。

愛吃桃子的貓,她的職業每十級就要做任務,也早就習慣了那一個比一個刁難的任務,也沒什麼感覺,早麻木了。

說實話,沉默、青鸞不算,大家等級早就到了60級,但因為沒去做轉職任務,這殺怪的經驗雖然有得到,但卻一直沒辦法升到61級。如果轉職任務做好了,應該可以夠他們一口氣升到62級、63級的。

而也因為這點,讓狂嘯異天後來居上,超過了風逍遙和心的距離,又爬回等級榜第二的位置,直逼沉默現在盤踞的等級第一。

這狂嘯異天管理幫務歸管理,還能升級那麼快,該不會他的升級所需經驗和別人不一樣吧,不然怎麼爬那麼快。

我不知道,我這時的這個猜測其實離事實,雖不中亦不遠。

等大家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後,就看見老頭一手托著不知道從哪里變出的一個大大的正方體瓦楞紙盒,悠哉的在那用單手做擴胸運動。感覺像是舉著個鉛球打算找人開架。

老頭手上的方紙盒在朝上的一面開了個比排球小上一圈的圓形大洞,被黑色布料遮蓋的嚴嚴實實,里面有些什麼東西,看都看不到。

“來來來,按照到60級的先後順序,你們排好隊,依次把手伸進里面,隨便摸出個東西就可以了。”揮手招我們過去,老頭邊說邊把手上的大紙盒拋了出來。

如同當初那張只有桃子能看懂的地圖一樣,緩慢飄浮著的向我們飛來的盒子一接觸到地面,就從影像的半透明狀變成了實體,安靜的躺在了我們面前,等著我們十個人的纖纖玉手前去“撫摸”。

按照到達60級的順序,最先到60級的沉默率先走到紙盒的旁邊,蹲下身子,把手伸進盒子頂上那個圓洞里一陣摸索。

可半分鍾過去了,沉默表情古怪的依舊把手伸在紙盒里,也不見他抽出什麼東西來。

老頭不耐煩了,沒啥耐心的叫道:“你倒是快點啊,磨磨蹭蹭的,隨便摸一個不就好了,挑什麼挑啊。”

抬起頭,沉默很無辜的沖著老頭說道:“我也想啊,可問題是……我什麼也沒有摸到啊。”說著,還特意加大幅度,用手在盒子動了動,表示里面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不可能!”老頭不信,讓沉默把手先拿出來,勾了勾手指,就見紙盒輕飄飄的浮了起來,朝著老頭的方向飄了過去。一邊飄一邊漸漸又變成了半透明狀。

拿到盒子,老頭自己伸手在紙盒里掏了半天,不久臉上也泛起了“奇怪”的問號表情。

又再里面掏了半天,確實什麼都沒碰到,老頭按著紙盒兩邊,把圓洞朝下,雙手上下直搖,倒了好半天,仍舊什麼都沒倒出來,被搖晃的快散架的紙盒里也沒有聽到物體碰撞的聲響。

里面的確什麼都沒有。

了解到這個事實的我們,看老頭的眼神就不怎麼和善了,以前充其量也就是不友善。但現在如果他敢對我們說獎勵沒有了,那我敢用我這張漂亮臉蛋發誓,我們這里的十人就算把整個[縹緲]翻過來,也會把他拖出來,然後Sm一萬遍啊一萬遍。

讀懂了我們的神情,老頭摸著腦門上的虛汗,仔細的檢查起了這個盒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檢查的好不細膩。

直到我們快失去了耐心,等的快噴火時,老頭才放下都可以算是被解體的紙盒,不好意思的一笑:“哈哈,那個啥……抱歉啊,我拿錯盒子了。這個……”他一指手上的瓦楞紙盒,“……這個是我平時裝零食用的。因為前一天正好把里面的東西吃完,所以就順手放自己的空間里了,沒想到居然和抽獎箱長的差不多。呵呵,抱歉抱歉。”

“咣當”聲中,我們十人狂暈倒地。

我真的很想用那招“河東獅吼”對著那老頭好好吼兩嗓子,但想到還有隊友在場,未免殃及無辜,只能悻悻然的罷手。

老頭把空盒子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變了回去,接著又拿出了另一個和先前的盒子差不多樣子的紙盒出來。

“來來,小伙子,你繼續……別擔心啦,這個保證是真的,你怕什麼啊,快點,大家都趕時間,別磨磨蹭蹭拖拖拉拉的,是個男人就爽快點!”

招呼著沉默,老頭把所謂的“真正的盒子”拋到沉默腳邊,催促著沉默動作利索點。

有了前車之鑒,有些擔心的沉默硬著頭皮,在老頭的再三催促和保證下,再度把手伸進了盒子里。那一臉的悲壯感,讓人感覺沉默把手伸進的不是可以帶來意外收獲的抽獎箱,而是伸進了可以一口咬斷他手腕的鱷魚的嘴巴。

三秒後,沉默臉上放松的表情讓我們在一旁同樣提心吊膽的幾人了解到,看來這次抽獎箱是真的了,沉默的手是碰到東西了。

沒有挑挑揀揀,也沒有猶豫不定,沉默很爽快的抓到樣東西之後就把手拿了出來。

沉默從抽獎箱里帶出來的,是一張淺黃色的對折起來的小紙片,紙片不大,5厘米*8厘米的樣子,用了不知道什麼物質把三邊都黏合了起來,雖然留有邊角,但就是撕不開來,紙片的質地感覺很厚,不能透過紙片窺視里面的東西。

手拿紙片,沉默免費送了一個問號給老頭。

老頭只是擺擺手,示意沉默先不要打開紙片,叫過風逍遙,讓他也伸手進紙盒。滿腹疑惑的風逍遙帶出的也是張紙片,只不過顏色不一樣,是淺綠色的。

同樣不讓風逍遙打開紙片,老頭繼續叫著心的距離上前。

就這樣一個輪一個,最後我們十人手上拿著十張顏色各異的小紙片,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樣。

按照抽獎順序下來,各自對應的紙片顏色分別是:沉默—淺黃色;風逍遙—淺綠色;心的距離—酒紅色;青鸞—白色;悲傷獨角獸—藏青色;秋水長天—橙色;憂傷的魅力—鈷藍色;愛吃桃子的貓—土黃色;悠閑假日—淡紫色;我—半黑半金。

看著唯有我一個人抽到的,和其他人一點也不一樣的半黑半金紙片,我納悶的瞅向老頭。

為什麼就我的紙片顏色最奇怪,對折起來的兩面居然會是兩種不同的顏色。

圍成一圈的所有人研究著手里的紙片,很是莫名其妙,再看看老頭,一副絕對不會告訴我們答案的樣子,只能抱著疑問,等著看老頭到底要搞什麼鬼。

見所有人都抽完了紙片,老頭問了句:“有沒有人想重新抽一次啊?”

不了解老頭為什麼這麼問,更不了解這些紙片到底代表什麼意思,所以大家都很爽快的搖頭表示不用換了。

確認沒人對抽取的紙片有異議之後,老頭將抽獎箱往自己的空間一塞,就雙手置于胸前,十指互頂的擺了一個三角形的手勢,用著大家聽不懂的語言,嘰嘰咕咕的念了串類似于咒語的東西。

隨著老頭的咒語,我們手上的紙片漸漸被同色系的光暈給包圍,像是被人操縱了般,自己飄浮了起來,然後各自隱入了十人的胸口。

低頭看著仿若不是實體的紙片帶著圓圓的光暈沒入胸前,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湧了上來。這時,第一次有了一種我是在虛擬游戲里的感覺,游戲里許多事是那麼真實,有些事卻又那麼不真實,往往讓人分不清現實與虛擬的分界線。

這樣真的好嗎……

迷惘間,我眼前忽然出現一個系統提示框,讓我把剛才一閃而過的疑慮瞬間拋到了腦後。管他好不好,現在我是在玩游戲,想那麼多干什麼。

“幸運簽是否確認?”

幸運簽?是指我們剛才抽到的紙片嗎?都跑進身體里了,還能不確認嘛。

按下確定按鈕,我眼前頓時出現了許多不停轉動、切換的圖片,讓我眼花繚亂,看都來不及看清楚到底是些什麼。

一看這樣,我就知道,這就是真正的抽獎了,至于剛才的紙片起什麼作用,一時半會還不了解,可能只是個開啟抽獎的鑰匙,也可能有其他什麼用途。

在心里喊了一聲“停”,快速切換的圖片轉動頻率由快及慢,最後定格在一把繪有通體雪白的巨大成熟體的九尾白狐折扇上。

瞧著這把折扇的圖片,覺得這扇子和小狐狸倒是蠻配的,扇葉是由一張張上短下長的白色菱形扇片拼合而成,合起來的話,不似一般的扇子是四角分明的長方形,側看應該就像是長長的菱形令牌一樣。扇葉邊山泛著淡淡的、幾近不可見的金邊,在陽光下應該是會閃閃發光,美麗的很。扇子上繪有的的九尾白狐和小狐狸的成熟體也蠻像的,挺好挺好。

雖然還不知道這扇子是武器還是純粹裝飾用物品,但造型我很喜歡,得了這東西,也是挺讓人滿意的。

正打算翻腰帶,看看扇子是不是已經躺在里面時,系統提示框又跳了出來:“幸運簽是否確認?”

??不是抽過一次了麼,怎麼還確認?啊,難道是因為我拿到的是張雙色紙片,所以就代表我可以抽2次?那就太好了,賺了賺了!

我開開心心的按下確認,看著提示框被不斷切換的圖片所取代,心情大好。

因為已經得了一件喜歡的物品,所以這次我也就隨意的喊了聲“停”,就讓它慢慢轉換了。

經過若干時間的等待,畫面定格在一件雪白的毛皮大裘上。

從圖片上看,這件毛裘輕軟蓬松,瑩白純淨。毛裘寬大的袖口、收緊的腰部都用明紫色鑲邊,上面用黑線繡著從沒見過的圖案,透著股貴氣。毛裘領口的軟毛不像其他地方的是雪白色的,而是亮亮的銀灰色。毛裘背後自腰際而下,垂流著九條紫黑相交的細細的流蘇結,隨著走動,一定可以擺動出漂亮的弧度。

好漂亮的毛裘哦!!!而且最主要的是,似乎這毛裘也和小狐狸很配耶。我看著大裘的圖片眼冒愛心,這衣服要是穿身上,再配上弱水三千那張美到無法形容的俊臉……靠,我都要愛上了,希望我以後別太自戀。

我已經能在腦中想像了。

曠世美人身著一襲純白的毛裘,濃郁至黑的藍發披散在身後,藍與白、深與淺、強烈的色差對比反而更讓人移不開目光,交相輝映,泛出一片使人迷醉的迷離,明紫色的袖口讓美人的玉手更顯嫩白,收緊的小腰後那九條細細的流蘇隨著美人的每一步,蕩曳出吸引眼球的弧線。

美人腳邊活躍著一只俏皮的小小銀色狐狸,上竄下跳的可愛行為引得美人展眉,流露出寵愛的笑容。

這時美人打開手中晶瑩剔透、溫色如玉,繪有一只儀態大方的九尾白狐的折扇,輕輕掩在嘴角,遮蓋住那綻放出讓人迷失自己的溫暖笑容的紅豔小口。

隨著美人的一顰一笑,美人的舉手投足,讓無數人沉浸在美色的魅力之中。

…………

哇,我自己想想都口水狂流啊!只可惜,如果美人身軀里塞的是我的的意識,以上這幕基本不太可能成真,如果性格換上憂傷的魅力倒是可以有希望看到。

至于我麼,只可能穿著毛裘,一手叉腰,一手執扇,扇子倒是打開掩在小口前面,但遮的不是溫暖的笑容,只可能是怪異的女王式笑聲,惡行惡狀的踩著敵人的尸體不可一世狀。

自己想想都暴汗!不過從另一方面想,這也不妨是個不錯的畫面,只能說,只要人美,不管做什麼破壞形象的動作,依舊會美的人神共迷。

我自己正想的欲生欲死呢,系統提示卻出現了:“恭喜玩家弱水三千獲得[百變狐扇]、[白狐錦]。祝玩家游戲愉快!”

上篇:第八卷 事情還真多 第七十九章 教師的小小特權    下篇: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一章 又只剩下我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