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二章 我的腰快斷了   
  
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二章 我的腰快斷了

正所謂躲的了和尚躲不了廟就是指眼前的狀況吧。

今天是菲特·米歇·布魯邇、陸綾瀨、相淳一,三人正式來到山海大學的日子,外面吵吵鬧鬧的聲音一直沒斷過。沒課的師生都已經跑去迎接三位“大人物”了,有課的也不怕,碰上個不負責任的、同樣想去湊熱鬧的老師,一聲“自習”什麼都解決了。碰不上的話,也就只能翹課了。

而我們班現在就已經有一半的學生不見了蹤影。

早知道我也翹課了,不過不是翹課去看熱鬧,而是翹課上游戲。

想到游戲我就想到平衡者那死老頭,想到那死老頭我就一肚子的火,不就罵了他幾句嗎,有必要那麼小心眼的這麼報複我嗎。

不是我不想溜回寢室,當我看到空了一半的桌椅時,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拉著娃娃毒毒往回走,只可惜運氣不好,被趕來的班主任正好堵在教室門口,只能和其他來不及閃人的同學一起垂頭喪氣的在座位上坐好。

這節課老師說了些什麼,估計也沒人會聽進去,我是在想一些有的沒的,一會想想沉默,一會又想想小狐狸它們,其他人的腦子里盤旋的應該都是菲特他們三個人吧。

正在課本上,用魚兒的筆胡亂的東劃一筆,西劃一下著呢,忽然聽見一撥撥的騷動聲逐漸擴大,似乎正在往我們這里靠近。

我們教室正好在一樓,一眼就能看清外面的情況。我單手撐著腦袋,不經意的瞟了一眼窗外,只看到一堆堆的腦袋,對熱鬧壓根不感興趣的我無聊的撇撇嘴,繼續我的魂游太虛。

正在猜測這時沉默不知道在做什麼,忽然就感覺後背被人捅了下。頭一回,居然是毒毒拿了波波的梳子對著我一戳一戳的。

“干嗎啊?”壓低聲音,我沒好氣的沖著毒毒就是一個白眼,沒看到我在做白日夢麼。

毒毒啥都沒回答我,只是把梳子平移了幾個度,對著窗外指了指,一副“你自己看吧”的意思。

疑惑的扭頭再朝窗外看去,剛才我看過啊,不就是許多人嗎,這和我有什麼關系。

但當我眯著眼看清被人群包圍的中心是什麼人的時候,我真是既想好好謝謝毒毒,又想好好掐死她。

謝謝她,是因為她讓我可以提前做好心里准備。掐死她,是因為她為什麼要讓我看見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

慢慢靠近這里,被人群包圍而依舊神情自若的還能有誰,自然就是見慣了無數大場面的三位大明星了。

菲特·米歇·布魯邇,陸綾瀨,相淳一,在黑衣保鏢的層層保護下,對被保鏢攔在人牆外面的師生們看都不看一眼,各自掛著商業性笑容,緩步的朝著我所在的教室走來。

這情景讓我想起了當初帶著六位帥哥美女沖入玄武城、借道白虎城時,毒毒組織人手保護我們去晴空城時的事情。那時的我們不也是這麼浩浩蕩蕩、引得無數路人爭相觀看的嘛。沒想到我現在居然能在現實里看到這一幕。

如果他們的目標不是我的話,我想我會更樂意縮在一邊看熱鬧。我不想成為主角,我只想做旁觀的小市民。

可惜天不遂人願,老天爺也許就是最喜歡看熱鬧的那個。

幾年不見他們,的確是越來越俊美了。如同太陽般耀眼的菲特·米歇·布魯邇,好似月之精靈女王的陸綾瀨,仿佛從冰之國度走出來的相淳一。

可為什麼容貌佳、氣質好、家世大、金錢多的他們會不約而同的全都盯住了我呢?

如果說是小時候還不理解感情的分類,那現在他們也都大了,早就應該能分辨情感的多種意義了吧。

之前還抱持著他們來山海大學可能只是湊巧的想法,但現在,看他們一進學校就毫不猶豫直奔這里而來的行為,想再自我安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算了,愛來不來,管他們到底想做什麼,見招拆招吧。

菲特他們三人可沒有管什麼所謂的上下課時間,在圍觀者的注視、上課老師的詫異、教室里學生的好奇下,由保鏢排開人群,堂而皇之的就沖進了我的班級。

“啊,他們怎麼會來我們教室啊。”

“哇,菲特·米歇·布魯邇耶,好帥哦,看他的笑容多溫暖啊。”

“天呐,第一次這麼近距離接近他們,我快暈了,快暈了……”

“陸綾瀨好可愛哦,皮膚好白、好嫩,吹彈可破。”

“那就是相淳一啊,真人比照片更帥氣啊。”

…………

唧唧喳喳,教室頓時因為他們的到來而沸騰了起來。再加上跟隨三人而來的人群,教室內外頓時如同陷入了集貿市場般吵雜。

不顧引起了多大的騷動,也不正視正在上課的老師臉色有多糟糕,一進教室,三雙美眸一掃,同時找到了正撐額頭痛的我。

“甜心~~~~”不用去猜測這是誰的聲音,會這麼叫我的,全世界只有那個白目的王子殿下——菲特·米歇·布魯邇。

搶在另兩個人有動作之前,這個從小被我打罵慣了的王子第一時間就朝著我雙手大開,撲了過來,打算給我的大大的擁抱。

如果說菲特對我的稱呼和行為讓除毒毒娃娃之外不了解我們關系的人們全嚇到了禁聲,那我接下來的動作就把所有人—包括毒毒娃娃—全嚇傻了,嚇到了下巴脫臼。

沒有遲疑、沒有猶豫、沒有心軟……反正一切影響行動的阻礙心理都沒有跑出來湊熱鬧,我一個抬腿,止住了正全力撲向我的菲特王子,再一個用力,徹底把他一腳給踹開了。

坐椅子上,腳抬的不夠高,沒直接踹到他那張欠扁的臉,真可惜。

我不無惋惜的看著被我踹飛後直接向後狂退,直到撞到在他身後的老師才停住的菲特。

“白癡。”

“笨蛋。”

會如此刻薄的批評萬人迷的王子殿下的,自然就是一同進教室的另兩位帥哥美女嘍。

捂著被踢到的肚子,菲特揚起了怎麼看都只有“僵硬”二字才能形容的笑容,在保鏢的幫助下,勉強站直身子。保鏢們似乎早就接到了命令,並沒有因為我的粗暴動作而跳出來為他們的主子討個說法。

菲特無視陸綾瀨和相淳一的嘲諷,抽著冷氣緩解疼痛,對著我一開口就是讓我起雞皮疙瘩的話語:“真不愧是我從小就內定的王妃,這一腳讓我依舊能感受到時隔七年後,你對我的濃烈愛意!”

“什麼?菲特·米歇·布魯邇內定的王妃??濃烈的愛意?不要啊……”

“不會吧,我心中的白馬王子啊!!”

“不要不要,他怎麼可以看上其他女人……”

“我們的菲特王子是屬于大家的啊……”

“菲特王子……”

合上下巴的人不少,聽到菲特的話,一聲聲不甘心的悲鳴從各個方位傳來。

他這話聽的我狂汗。“我什麼時候愛你了?而且還什麼時隔七年,我一秒也沒愛過你好不好!不要給我編些莫須有的故事情節!”我忍不住吐糟給他聽。至于周遭的雜音,我們自動屏蔽。

‘愛意?我看是[恨意]反而更確切一點吧。瞧那一腳多狠啊,也不怕等下會不會被菲特的FaNS給堵小巷然後痛扁。’同樣暴汗的毒毒和娃娃也忍不住在心里幫菲特王子糾正一下觀念錯誤,順便替某個施暴的人擔心會不會惹眾怒。

輕蔑的瞟了一眼因為腹部的疼痛而暫時無法動彈的菲特,陸綾瀨掛著醉人的微笑,邁著小貓步來到了我身前,用甜的膩人的聲音,軟噥噥的向我半真半假的抱怨。

“子亞姐姐,好久沒見了呐,你這幾年都不來找綾瀨玩,綾瀨好想你哦,你想不想綾瀨呐?”

“咿……”如果說剛才菲特的言行只讓我起雞皮疙瘩的話,那現在陸綾瀨的聲音就讓我不停的打冷戰了:“好好說話,少用那麼做作的聲音,我聽著惡心。”

“好過分哦,子亞姐姐,虧我這幾年這麼想你,現在見面了你居然這麼冷淡。”扯著我的衣袖,陸綾瀨不依的小嘴微嘟撒著嬌。

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覺得發冷:“靠,別動手動腳,放開你的手。”不知憐香惜玉的打開她拽著我衣袖的手,再被她拉扯下去,我這條袖子管就要報廢了。

“你是什麼性格我比這里所有人都了解,所以少給我裝可愛。還有,別靠近我,你身上的香水味讓我反胃。”

我皺著鼻子盡可能避免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這種人工香味我還真是很不能適應。

“嘻嘻,子亞姐姐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呢,不過我就是愛上了你這不假辭色的冷酷,讓我心動無比。既然子亞姐姐不喜歡這香水的味道,我換了就是。子亞姐姐,你喜歡什麼味道的,我全力配合你!”

如果說剛才菲特的“內定王妃”宣言引起了震動的話,那現在陸綾瀨的表白造成的就是台風了。

“不是吧……精靈女王居然不喜歡男人,只喜歡……”

“5555……我要去變性,不然一輩子沒辦法和綾瀨mm相守了。”

“綾瀨原來喜歡女生啊,那我不就是有機會了!!”

“精靈女王撒嬌的樣子也好可愛哦!”

“精靈女王心有所屬了,我失戀了……”

“………………”吵雜聲進一步提升,已經從集貿市場變成了港**易中心了。

不讓她靠近我,她反而還越靠越近,都快和我臉貼臉了。我側坐在椅子上,整個人向後仰,上半身都快和地面成平行狀了,她還繼續欺了上來。

‘誰來救救我啊,我的腰快斷了!’

像是聽到了我的心聲,陸綾瀨被人從後提著衣領,在快整個人都貼在我身上之前,從我身上給拉開了。

她一被拉開,我馬上“嚯”的直起腰,半趴在課桌上大口大口喘氣,剛才一口氣直憋著沒敢動,難過死我了。

“相淳一,你干什麼,放開我,你現在的行為對待一位淑女是很失禮的,你聽見了沒有,放開我。”

拉開陸綾瀨,幫我解了斷腰危機的自然是現在唯一能如常行動的相淳一。只見他仗著比陸綾瀨高出近一個頭的身高優勢,像提小貓一樣的拎著陸綾瀨的後領,讓陸綾瀨張牙舞爪的放聲威脅卻又沒辦法甩開。

“誰讓你胡亂對別人的未婚妻出手的。記住,亞兒是我未來的妻子,你最好管管好你的貓爪子,別讓我有機會一根一根掰斷它們。”

如果不是確定相淳一的確是音樂家相世情的真正兒子,我真的會猜測他是不是混黑社會出身的,本身氣質冰冷也就算了,連威脅人都那麼熟練,不出去混實在是太可惜了。

為什麼他們三人的外在氣質和性格都相差這麼多呢。

相淳一的“未婚妻宣言”進一步把事態嚴重性提升了,已經無數人把殺人的視線射向了我,如果不是我臉皮夠厚,我可能已經羞愧欲死的想直接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不是吧,她到底是誰啊,連我心中最帥的淳一都……555,不活了啦……”

“什麼你的,相淳一是屬于我們大家的。”

“我也想成為那個人啊,被精靈女王他們三個人包圍著……”

“殺了她吧,殺了她吧,把她殺了然後取代她……”

“你有膽子你上,你知道她是誰嗎?她就是‘開學典禮’事件的主角之一,在她後面的就是另一位主角。你們誰敢上?”

“呃……”

“……………………”還記得開學典禮時的騷動的人認出了我和毒毒,大家逐漸擴大的吵鬧聲漸漸轉低,改成囁嚅。

不過無論是我還是菲特他們三人,身為話題中心的我們都壓根沒把外界的吵鬧放心上。

“放你丫的狗P,子亞姐姐是我的,她一定會和我結婚,並且和我相親相愛一輩子。”

喂喂,我說,你一個公眾人物、所有男性的夢中情人、大眾偶像,在這里這麼大方厥詞、口吐髒字好嗎?會破壞大家的夢境的啊。

“什麼你的,甜心這一生注定是我—菲特·米歇·布魯邇王子—唯一的王妃,她將和我永遠厮守在我用我所有的愛而搭建起來的宮殿里。”

拜托,請有點王子的架勢,不要動不動就露出花癡的表情好嗎?會讓喜歡你的女孩子們心碎的。

“我說過,亞兒是我的,誰敢和我搶,我絕不會輕饒。”

大哥,你是音樂家的兒子,也是九歲就拿到世界大獎的天才音樂家,別老是動不動的就秀你黑道大哥的架勢行不行。

“聽你亂蓋,子亞姐姐……”

“甜心才不會和你……”

“亞兒是我的……”

支著臉頰,無力的看著在我面前吵的不亦樂乎的三人,為了一份連影子都沒見著的感情都可以爭風吃醋的吵那麼歡,真是敗給他們了。

至于跟著三位大明星而來的師生和因為騷動而停止上課的學生們,聽到他們三人的告白後,會有什麼不良反應就不是我能管的了。還有,他們三人對我的“久違的愛的告白”會以什麼速度在學校里擴散,也是我所不能控制的了。

經此一事,我是別想在山海大學里當個默默無聞的學生了。雖然本來我也算不上什麼平凡的芸芸眾生,畢竟誰在開學時鬧出那麼大的事,都不會寂寂無名到哪去。

坐在我身後的毒毒悄悄的探起身子,在我耳邊嘀咕道:“以前聽你說的那些關于他們的事,還以為是你為了強調嚴重性而刻意誇張的類,沒想到事實比你說的還讓人頭大。”

“現在怎麼辦?”我現在唯一能求救的對象就只有娃娃和毒毒了,讓我一次對付一個也許還行,但像現在一次面對三個人……力不從心啊。

“怎麼辦?你就等著繼‘開學典禮風波’後,再次揚名山海大學吧。”毒毒事不關己的打算看笑話。

猜想到毒毒打什麼爛主意的我太陽穴一跳一跳的,既然她不仁,別怪我不義。我壓低聲音,磨著牙把我想說的話一字一字往外蹦:“你不想辦法幫我,我就告訴那里吵的很熱鬧的三人,說你是我的‘女、朋、友’!”

“赫……”被我的威脅嚇到,毒毒倒抽了口冷氣:“太狠了吧,你想讓我被他們分尸啊。”

“不想死就幫我啊。他們底下的支持者有多少我想不用我數給你聽吧,只要他們一句話,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你、夠、狠!”

“為了自己的小命,我無所不用其極。”

“……等下我和娃娃給你打掩護,你趁機跳窗先走。就是左邊的對著圖書館的那扇窗,別往右邊跳啊,外面都是人,你肯定跑不掉。出去之後往前直走就是離我們宿舍最近的食堂了,到了那里你應該可以自己回宿舍了,回宿舍後我們再想辦法。”

“OK,沒問題。”

之後毒毒對著娃娃嘁嘁啜啜的不知說了些什麼,只聽到娃娃不時“恩、恩”兩聲,以示回應。

沒多久,毒毒就湊回了我耳邊:“把東西收拾好,在心里數三十秒,三十秒後什麼都不要管,拿著你的東西就跳窗跑,其他的交給我們辦。”

“了解!”

不去猜毒毒到底想怎麼做,反正我能先閃人再說。

本來上課就沒帶什麼東西,除了兩本教科書,我連筆都沒帶,直接從魚兒那拿來的。

用眼角看到娃娃和毒毒似乎正往我將逃跑用的窗口靠近。

三十秒一到,我“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來到窗邊踩著窗框往外一跳,用最快的速度逃離教室,充耳不聞因為我的突然逃離而停止爭執的三人的呼聲。

“子亞姐姐,你別跑啊!”

“甜心,你要去哪?”

“你們這群廢物,還不快去追。繞什麼路,直接跳窗去追啊!”

“你們也是啊,去追啊,追不到子亞姐姐,你們就別回來!”

“別跑啊甜心,等等我……”

之後似乎隱約聽到急促的關窗聲和什麼東西撞碎玻璃的聲音,估計是毒毒娃娃在我跑人後,在追兵也想翻窗之前,把窗給關上了,害得那些被派遣來追我的保鏢直接撞窗戶玻璃上了。

不知道娃娃和毒毒有沒有辦法趁亂閃人,反正我現在是自身難保,只能選擇相信她們了。

像風一樣的一刻不停息的跑回了宿舍,毒毒和娃娃還沒回來。我坐在床沿,怎麼琢磨都感覺不太對。

宿舍似乎也不保險啊,菲特他們剛一到學校就能准確的找到我上課的教室,看來他們手上的關于我的資料應該詳細的很,先不去考慮他們是怎麼得到我的資料的——而且居然三人都擁有。

既然他們能知道我上課的地方,那我的寢室在哪,他們不是更清楚嘛。今天的事一傳開,我是鐵定要成為宿舍樓的焦點了,這寢室是不太能待了,要換地方。

從明天起,有三天的假日,不用上課,假日之後,更是為期三天的校慶,全校放假,連續六天的假期,我不想每天都受到那三人的騷擾。就憑他們的性格,肯定天天來找我,說不定還會賴在這里不走了。

不管怎樣,寢室是不能住了,想到就做的我,找出背包,開始往里面塞日常用品。

毒毒和娃娃一推開門,看見的就是正在打包衣服的我。

“瘋子,你干嗎呢?”

“整理東西,從明天起的六天假期我打算窩到彭鈞偉那里避難。”手掌電腦不能忘。

“小瘋子,你的意思是他們很可能會找到寢室來?”

“不是可能,是一定,我現在不走,也許十分鍾後就會被他們堵到。”啊,還有游戲頭盔也要帶。

“……”

毒毒和娃娃兩人很快的想通了我的猜測不是不可能,兩人互相瞅瞅,最後也各自找出了自己的包包,開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了。

“你們干嗎呢?”看到她們的動作,我不解的問了。

“和你一起去。”兩人同時答到。

‘廢話,能讓你一個人去嘛!讓你一個人住到彭大帥哥那去,之後如果被大哥/敖老大知道了,肯定會定我們一個看管不嚴之罪,我們那時還能有好果子吃嗎!’

不理娃娃和毒毒心里的擔心,我可是抓緊每一分每一秒,只要能比菲特他們動作快一步就行。

我所料不錯,我們三人前腳剛走,菲特、陸綾瀨、相淳一,三人後腳就殺上了宿舍樓。

不知道是看門的大媽是被殺氣騰騰的黑衣保鏢嚇到了,還是被菲特和相淳一給迷到了,或者是被他們後方的大批尾隨師生給驚到了,總之,菲特和相淳一這兩位地地道道的男士居然也光明正大的行走在男賓止步的女生宿舍里,還沒有人出聲阻止。

反而有一群女孩子發出很不好意思的害羞聲,叫著“討厭,我的寢室還沒整理呢~~~”

但不管有沒有人阻止他們,反正當他們暴力打開我之前所待的寢室大門時,已經找不到我了。

此時的我已經抱著游戲頭盔,背著一家一當,跟著毒毒來到了彭鈞偉的宿舍門口,敲開了他的大門。

看到急匆匆從游戲倉里爬出來的彭鈞偉,我很無辜的給他一個笑容,之後不理他無奈的表情,推開他就往屋里竄,並讓殿後的娃娃快點關門。

多在外面待一秒,被菲特他們的眼線逮到的可能性就大一分。

上篇: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一章 又只剩下我了    下篇: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三章 就知道看我不順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