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九章 我們要求爆料   
  
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九章 我們要求爆料

忘了是來到迷失平原的第幾天,某天小狐狸告訴我,在迷失平原里能找到的培育龍草所需要的東西已經收集齊了,所以可以動身離開這里了。

對我和雪後雨來說,這的確可以算得上是個好消息。別說已經在這里徘徊了一個多月的雪後雨,就連只待了十幾天的我都有些受不了這里一成不變的景色。

最主要的是,我和雪後雨都已經對這里的動植物不感興趣了,再待下去也沒意思。

如果說一開始我們還在頭痛該怎麼離開這里,那現在我們就是絕對有恃無恐的在迷失平原橫行了。

因為在我和雪後雨把迷失平原弄的雞飛狗跳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一種奇怪的花:東顏。

這花只長四片花瓣,其中三片全是寶藍色,只有一片是朱紅色花瓣。而且這朱紅色花瓣永遠只指向太陽升起的方向:東方。

如果把花轉個方向,讓朱紅色花瓣朝向西面,只需要靜等一分鍾,對著西面的花瓣就會變成和其他幾片花瓣一樣的寶藍色,而向著東方那面的那片花瓣卻會漸漸染上朱紅的色澤,直至徹底變成朱紅色。

有了這個神奇的東顏,我和雪後雨可以很順利的認准方向前進,這樣就可以輕松的離開迷失平原了。

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還找了個容器,把東顏種了起來。反正有備無患,如果能多培育幾株那就最好了,這樣我以後迷路也不怕了,只要分清東南西北,往前直走不就是了嘛。

但我所謂的種,其實也就是把東顏小心的移植進了充當花盆的容器里,至于照顧花的責任和盡可能讓它努力“繁衍生息”的重任,我很無恥的扔給了現在正在充當“園藝師”的小狐狸。

“為什麼?!”對此小狐狸不是沒有抗議過,但被我以主人的威勢給鎮壓了。

“正所謂培育一種是培育,培育兩種也是培育,既然你都能照顧龍草了,多一個東顏又怎麼樣。要記住,這也是為你們著想,有了東顏,我以後就可以少迷路了,你們也就可以少費心照顧我了,我也就可以少聽你說教了……”

我恬不知恥的說著一些對我才有利的理由,很霸道且不負責任的把苦差事交給了小狐狸還不准它有異議。

我是主人,我說了算,誰敢有意見,就罰它一個星期沒飯吃。

成功把東顏交給小狐狸後,我轉身就忘了這事,直到現在小狐狸拿出東顏讓我們選個方向,好筆直走出迷失平原。

雪後雨表示他沒特定目標,隨便去哪都可以,對我而言,去哪座主城也沒什麼差別,反正都要坐傳送陣。所以我很隨意的掏出把小匕首,輕輕往空中一扔,等待匕首落地。

幾個呼吸間,匕首平穩落在地上,鋒利的刀尖閃著寒光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東方。

這麼巧?看來連[天後]大人也知道我的路癡是治不好的了,所以索性也就不讓我花那個心思去思考該怎麼靠東顏去辨別其他方向,並順利走出迷失平原。

既然是東方,那只要照著東顏上那片赤紅色的花瓣方向前進就可以了。決定了方向,稍微收拾一下,我和雪後雨並肩而行,正式踏上了離開迷失平原的行程。

****************************************************

晴空城,名譽長老沉默的房間。

沉默坐在窗邊,手上捧著本書,雙眼卻望著窗外,沒有焦距仿若無神,並有一下沒一下的用指腹摩擦著書本封面上的凸起字體。屋內一片寂靜,除了偶爾有風吹動窗框上的風鈴,帶起了一串“叮叮當當”的回音,就再沒有其他的聲音。

難得的休息時間,沉默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窗邊,想著他的小三的事情。

對,他的小三,那個會耍賴,會調皮,會偷懶、會耍小聰明……的小三。

小三不笨,上課不聽,下課後又不看書,照樣可以拿獎學金這點,就可以看出,小三極其聰明。但她就是懶的用腦子,只想插科打諢的過上一日是一日。

愛動小腦筋是她可愛的地方,可在小三的性格上,有一點讓所有了解她的人都很頭痛,那就是她太愛逃避了。遇上什麼不能一口氣解決的事情,她潛意識就會選擇回避。

小三不是什麼事都不肯面對,如果是外在實力的比拼,小三哪怕拼到頭破血流她照樣不會退縮。小三她逃避的,永遠都是“心的問題”。

小三以前的事,除了她在狂天待過幾年,其他的事,無論是毒毒娃娃還是沉默,全都一無所知。

因為每當他們稍微觸及一下這類的話題,就可以從小三的眼中讀到深深的悔恨和淡淡的害怕。這情況讓總是口無遮攔的毒毒都很難問下去,更何況是一直見不得小三消沉的娃娃和沉默。

有時沉默也忍不住想歎息,只因為小三那微微的、與所有人之間都存在的隔膜感。包括沉默,也能感覺到小三和他之間似乎有些什麼東西橫越在其間,但沉默總是無力祛除這層阻礙。

因為所有的問題都存在于小三那里,似乎總是害怕會忽然失去些什麼,小三哪怕和一個人再親近,她的潛意識里,卻一直豎著一面誰都看不見的高牆。

和沉默在一起的小三的確是開朗活潑又愛笑愛鬧的,從不排斥和沉默之間基本的肌膚相親,並樂此不疲。

但越是這樣沉默就越是擔心,因為就算是有沉默在身邊,小三她也總是有什麼問題自己抗著,很少會想到讓沉默替她分擔。好像是怕依賴沉默到最後會成習慣。

沉默一直想不通,小三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讓她這麼不願意依靠他人。那種感覺就像……就像是……害怕習慣了依靠某人之後,所依賴著的人會忽然消失,然後她的世界從此徹底崩潰一樣。

每當想到小三若真是發生過這種事的可能性,沉默就能感覺到胸口的陣陣揪痛。

想到當初在進入遺忘之地前,在那曲折的峽谷里時,小三在回答娃娃的問題時,那種“什麼事都沒有、什麼都沒差別”的淡漠眼神,就讓沉默心疼的快要滴血。

沉默相信,小三的確是喜歡著他的,但對于該怎麼解開小三心底的結,沉默卻是一籌莫展。沉默很擔心,小三心底的困擾,很有可能哪一天,會造成小三的劇變。至于是完全瘋狂還是完全消沉,這是誰也說不准的。

“唉!”不自覺的,沉重的歎息聲出自了沉默的口中。

“大哥,好端端的歎什麼氣呐。”這聲歎息正巧落入了推門進來的一劍回眸耳里,引得一劍回眸好奇的發問。

“日飛?你怎麼有空跑來找我,不用圍著毒刺轉嗎?”沒有回答一劍回眸的問題,沉默反倒是消遣了對方一小下。

“大哥,你也別跟著小妹一起瞎起哄好不好。”反身關上房門,一劍回眸來到沉默身邊的椅子上坐下,難得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抱怨著沉默的調侃。

看著一向坦蕩蕩的弟弟少有的局促,沉默莞爾一笑:“好,不說。那你說說,來找我有什麼事?”

“哥,別把我說的很沒良心一樣,我來找你拉拉家常還不行啊。”

“拉家常?你這無事不蹬三寶殿的性格別人不了解,做了你二十幾年的哥哥,我還會不知道?有什麼事就直說吧,能幫我就幫。”

對于一劍回眸的借口沉默一點也不信。

別戳穿了的一劍回眸也沒一點扭捏:“嘿嘿,不愧是我大哥,還是你了解我。”

側頭想了下,一劍回眸接著說了下去:“倒不是我有事拜托你,而是小妹他們剛才開了個會,有了一個決定,我只是負責傳達這個決定而已。”

聽了一劍回眸的話,沉默不語的挑眉詢問。

沉默一般是不參與晴空內部會議的,身為名譽長老的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努力升級,為晴空打響招牌。所以有很多事情也的確是晴空核心商量之後,直接交給沉默辦理就可以的。

但像現在這樣,讓一劍回眸親自跑上一回,倒還真沒有過。

“是這樣的……”

最近晴空接下了城市升級任務,但同時,霸濤幫也接了同一個任務。但其中有幾樣任務物品在任務完成前,只刷新一樣,絕對沒第二樣。

這也就代表,在這次的城市升級中,晴空和霸濤之間,只有一家能如願成功升級。

晴空和霸濤幫不約而同的,為了幾樣任務物品的歸屬權展開了強烈的爭奪。

這次就是晴空得知了一件任務物品的去向,但同時也知道霸濤幫已經由狂嘯異天親自帶人去找了。所以經過晴空核心一致商量,決定讓沉默帶上些人,一起去和狂嘯異天搶奪物品。

了解情況的沉默欣然同意。剛從遺忘之地回來,沉默一時半會也真的不想去練級,對著怪物已經有些倦怠感了。本來青鸞答應讓沉默好好在晴空里休息一段時間的,可這事出突然,只好讓沉默放棄休假,再出把力了。

出去做做事也不錯,最起碼不用在晴空城里傻呆呆的坐著,然後又想起小三的一顰一笑,再讓強烈的思念強占心頭。

“好啊,你讓小妹把人手集中好,定好時間就通知我一聲就可以了。”同意接下這件差事的沉默讓一劍回眸把自己的答案帶給青鸞。

點頭表明收到,一劍回眸並沒有急著離開,反而說起了其他的事:“大哥,你剛才是在想小大嫂嗎?那怎麼看你唉聲歎氣的,眉頭皺的都可以夾死蒼蠅了。”

被一劍回眸提起,讓沉默又陷入了對小三的想念中:“……沒你的事,你還是管好你的毒刺吧,別讓她拆了你的骨頭。”

“大哥……”

沒去管一劍回眸的不滿,沉默又把視線調回窗外,看著姹紫嫣紅的花朵和蒼翠的樹葉,眼前浮現的還是小三的身影。

她能好好照顧自己嗎……

****************************************************

“哈啾,哈啾……”搓了搓掛著鼻涕的鼻子,隨便掏了塊破布順手給抹了。莫名其妙打兩個噴嚏,難道有人在我背後說我壞話?

“你感冒了?”雪後雨還是很擔心我這個暫時同行的伙伴的,畢竟我真生病了,照顧我的責任就落在他身上了。雖然照顧病人已經習慣了,但也沒必要到了游戲里還做看護吧。

擔心歸擔心,雪後雨疑似面癱的臉上依舊毫無表情。

“沒事,就是鼻子發癢。”擺擺手,讓雪後雨不用關心我的身體狀況,現在該考慮的,是路線問題。

花了三天的時間終于從迷失平原走了出來,打開了地圖確認了一下我們的地理位置後,雪後雨告訴我,離我們現在最近的,就是玄武城。

我聽了之後就埋首琢磨著。

玄武城可是狂嘯異天的前大本營,現在就算霸濤城建起來了,但留在玄武城的霸濤幫幫眾應該也不會少。雖然我可以用易容術輕易混進去,但我怕我會一時憋不住,找到狂嘯異天頭上去撒野。我的保險杆沉默又不在身邊,難保我不會又闖什麼禍。

可是玄武城里有[玄武情]……

算了,反正總是要去玄武城走上一遭的,早去晚去不都一樣嘛,我現在身邊的也是實力榜第八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再加上三獸,真碰上什麼麻煩,殺出一條出路總是可以的吧。

而且這次的目標是[玄武情],又不是狂嘯異天和溫柔天使,應該不會那麼巧碰上吧。

當然,如果真碰上了,我也不會當作沒看見的,我一定、保證、肯定、當然……往死了整他們。

決定了!“向玄武城全速進發!”我一手叉腰,一手指前,擺了個帥帥的前進姿勢,我想如果這時我面前有一面鏡子,我一定會大大的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發一下花癡。

只可惜我現在身邊的家伙一點正常的反應都沒有,讓我有一咪咪的被打擊到。

“如果你說的是向玄武城進發……那我想告訴你,你方向指反了,玄武城在你後面。”雪後雨不合時宜的潑著夾雜著冰塊的冷水,“你所指的方向是我們剛出來沒多久的迷失平原。”真不愧是冰系法師,連說出的話都能讓人瞬間僵硬。

被指出錯誤的我保持著表示前進的尷尬姿勢三秒,一甩飄逸的長發……沒甩起來,太重了……毫無尷尬的自轉180度,調整方向。

“還愣著干什麼,等著迷失平原的原住民請你吃飯啊,走了!”帶著迷人的自信笑容,我邁步率先朝著玄武城前進,看都沒看就算我再怎麼出糗也不會有表情的雪後雨。

習慣了習慣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在認路問題上出糗了,被打擊慣了,都已經習慣成自然了……

看著我在前方“故作堅強”而挺直的背脊,雪後雨覺得我還是蠻可愛的。

他原本還以為美人榜上的尤其是占據美人榜榜首的人,應該是個鼻孔朝上,對其他任何人都用輕蔑的眼神斜瞟的人。當初答應和弱水三千結伴而行,只是考慮到他自己已經走了一個月也沒走出迷失平原,心想有人一起行動,也許就能走出去。沒想到十多天的相處下來,雪後雨發現弱水三千還是挺平易近人的。

而且弱水三千有時候感覺挺精明的,有時又是那麼笨笨的,像極了他以前的一個朋友。雪後雨敏銳的第六感告訴他,跟在弱水三千身邊,會發生很有趣的事。

別看雪後雨平時缺乏面部表情,其實他超喜歡看熱鬧。說到底,雪後雨就是個會在不熟的人面前裝腔作勢的家伙,只是他功力高深一點,能控制面部神經,讓其保持不動如山的狀態。

在雪後雨看來,跟在這個有時精明,有時糊塗的第一美人身邊,好戲是絕對不會缺少的。

而且現在的雪後雨也沒有什麼事情好做,所以自然是打算跟著弱水三千,看看他之後的到底會上演什麼精彩“劇目”。

總結一句話,雪後雨其實就是:太、無、聊!

如果這時我知道雪後雨自願為我帶路的原因,我一定把他摁在地上一頓狂扁。雖然我的力量也不怎樣,但我就不信會拼不過一個法師。

但只可惜,我不知道雪後雨腦子里的念頭,依舊以為他是好人發好心,好心辦好事,願意為我帶路,免得我把自己又給丟回迷失平原。

看來我還是把人性想像的太美好了……沒辦法,誰讓我是個純真無暇的小可愛呢!

估計我這話要是讓毒毒娃娃聽到,一定讓她們跑廁所抱著馬桶狂吐,直吐到所有人都以為她們兩雙雙“中獎”為止。

罪過罪過!

****************************************************

“嘶……”

“咿……”

正在開會討論事宜的毒毒和娃娃忽然只覺背後一陣發冷,都不自覺的打了個冷顫。

看到她們這不約而同的動作,女王的眼淚好奇的問道:“你們怎麼了,會冷嗎?不會啊,氣溫很正常啊。”

“不是,只是忽然感到一股寒意……”歪著頭,娃娃連自己也不了解的給女王的眼淚解釋著剛才動作的含義。

“丫丫個P的,肯定是瘋子在背後說我們壞話。”毒毒比娃娃想的透徹,直接把壞人的角色定位在遠不知在何處的某人。

“為什麼這麼肯定?”翻著離開三個月所累積下的報告,愛吃桃子的貓一邊用心公事,一邊聊著題外話。她倒是回來的挺快的,看來任務進行的很順利。

毒毒甩了個“你好笨”的眼神給桃子,只可惜她低著頭,沒接受到。

“除了瘋子,還有誰能讓我和娃娃一起心生冷意。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在心底編排我們的不是。”

“小毒毒,你別把小瘋子想那麼糟嘛,也許不是她呢。”娃娃努力想幫某人脫罪,但已經單方面強制認定了的毒毒才不管事實真相是什麼。

“切,那是你太好騙,被瘋子隨便哄哄就全向著她了。你要記住,瘋子是很危險的。”

“小毒毒,你在吃醋。”

“靠,誰吃醋了,還有我為什麼要吃醋!”

“因為我比較喜歡小瘋子,所以你吃醋!”

“……你自我感覺太良好!”

“小毒毒你也不用太沮喪,我可以把二哥讓給你,你不爽的時候可以虐待他。”娃娃很無情的把一劍回眸給賣了。

“都說了我和笨阿飛沒關系……”毒毒可疑的兩頰微紅。

“我知道你害羞不願意承認,我會讓二哥加緊腳步快點把你追到手的。”

“……都說了,我和那個笨蛋阿飛沒關系……”

娃娃和毒毒旁若無人的在會議中你一言我一語,吵的不亦樂乎,全然忘了下面還有一圈等著開會的高級主管。

當然,大家也都很興致勃勃的聽著幫主及副幫主互相爆料,都沒有一個人有點責任心的站出來制止離主題越來越遠的爭執。

連已經堆積了三個月公務的桃子都放下了手上的報告,饒有興致的看著青鸞和毒刺。

她也想了解毒刺和一劍回眸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不知是誰在晴空里已經開出盤口了,就是賭毒刺和一劍回眸他們兩人,什麼時候會走到一起。

晴空上上下下,基本都或多或少的下了點賭注,而在會議室里的高級干部們,更是各個都下了重注。現在明顯可以獲得第一手資料,傻瓜才會上前去打斷類,又不是和錢過不去。

多爆些,多爆些料,為了他/她們的金幣、裝備、寶石、武器……多爆些料吧。

*************

這幾天豬仔比較忙亂,上電腦的時間也不一定,所以今天的章節晚了。沒辦法,豬仔現在也是趁吃飯時間快速開電腦,等下就要出去了^^

上篇: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八十八章 沒有表情的解剖者    下篇:第九卷 麻煩的人 第九十章 你朋友姓啥名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