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二章 鐵定是在找打   
  
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二章 鐵定是在找打

“你們聊你們的,我在邊上作陪就好。”把杯子拿在手上,女王的眼淚把話語權又交回了我和小道消息手中。

“那我們……”小道消息剛說了三個字,接待室的大門被人“砰”的一聲很粗魯的打開了。

如果不是確定毒毒這會不可能出現在游戲里,我就又要抱怨了,讓她改掉用腳踹門的習慣,可總是屢教不改。

但現在毒毒又不在,那麼還會有誰會用這麼大的響動開門啊?

被迫暫停談話的我們把頭往門口一扭,見到的竟然是娃娃。

“……娃娃,你什麼時候變的那麼粗魯了……”被毒毒帶壞了啊帶壞了。

“幫主,請注意你的身份。”我聽見淚姐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有點咬牙切齒的說。潛台詞就是說:“別在外人面前這麼丟臉,有點大幫派幫主應有的架勢。”

“呵呵,抱歉抱歉,我急了一點。”用手指繞著垂至胸前的發絲,娃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著。

“有什麼事嗎?”

“聽到說小道來了,所以我來見見他啊。”

謊話,我和淚姐都不相信娃娃只是來見小道消息的。

“恩?”

哇,淚姐的眼神好犀利啊,一個掃視外加一個單音節就讓娃娃乖乖說實話了。

“呃……順便來湊湊熱鬧……”

無語。

身為最高領導人的娃娃都帶頭翹班跑來湊熱鬧,那外面不用說了,基本高層干部都來的差不多了。

肯定都窩在哪里打算聽取第一手情報呢。

對于晴空里這群愛聽牆角、聊八卦的家伙們,女王的眼淚也很頭痛,但又不能說他們什麼,因為這股風氣是幫主青鸞從一開始就在毒刺的鼓動下帶起來的,而且很不好意思的是,女王的眼淚也經常是其中的一份子。

但現在怎麼說,也有其他幫派的老大在場,怎麼說也該為了晴空的面子,稍微收斂一點吧。

可現在的情況是,這群家伙照樣正事不干,在幫主的帶頭下,跑來搗亂。

覺得很沒面子的女王的眼淚都能感覺到太陽穴的跳動了,重重的放下茶杯,站了起來。

“小道,你和弱水聊,我處理些幫務去。”說完,也不等小道消息的回答,腳步重重的沖著大門走去。在出門前,順手把娃娃一起給拎出去了。

“耶?耶!淚姐姐,你干什麼……”

“是不是嫌我交代的工作太少了?直說好了,我肯定讓你們忙到老死為止……”

從漸漸關合的門外,傳來女王的眼淚陰慘慘的聲音和娃娃很無辜很無辜的叫聲。

然後就聽到一陣凌亂的腳步聲過後,重歸寂靜。聽那些腳步聲,怎麼說也感覺有十個八個人之多。

“……呵呵,貴幫……眾人之間的關系很融洽啊……”

也真難為小道消息想了半天想出這麼一句不傷人的話。我想如果不是我臉皮夠厚,我現在已經羞愧的用最快的速度撤了。

什麼嗎,就把爛攤子扔給我了,玩人啊。

“呵呵,大家……感情比較好些。”說違心話應該不會遭到天譴吧,畢竟毒毒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也沒見老天收了她。所以我偶爾說說和事實相反的話應該不會遭報應吧……

天知道晴空里的人關系到底是怎麼樣的,時好時壞的。有時可以看見兩個人卷著袖管對掐,有時又可以看見同樣兩個人勾肩搭背一起不知道打算去哪算計人。

有時候每個人都太有個性了,反而頭痛啊。

正在心里懺悔著呢,就看見接待室的大門又一次被人推開了。這次比上次溫柔的多了,最起碼是輕輕的、慢慢的打開的。

來者居然是沉默。

就見他單手托著一個托盤,上面放了一組小巧的紫砂茶具,還有個紫紅色的小火爐,一壺的清水,步伐穩健的走了進來。

“不會打擾到兩位吧。”站在門口,沉默語氣清冷的說道。

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這話聽著那麼不是個味道呢。

“沉默長老,好久不見了。怎麼會打擾呢,如果可以,我還想給你做個采訪。畢竟現在在[縹緲]內,沉默長老的人氣也是不低的啊!”

小道消息似乎沒聽出什麼不對來,依舊笑的很和善,一臉的人畜無害。

“客氣。”沉默邊說著這兩個字,邊來到我這邊,將茶具放到我左邊的茶幾上,再從稍遠的地方搬來一張小圓桌,放在我和小道消息中間,之後把茶具往圓桌上一放,點起小火爐,燒水泡茶。

這一系列的動作仿若如入無人之境,別說征求一下我們的意見了,連看我們一眼都不曾。

沉默在生氣嗎?在生氣嗎?為什麼,誰又得罪他了?

“……默,外面的那些人呢?”先想辦法套出是誰惹他生氣的吧。

“青鸞、桃子她們被眼淚用公務繁忙的理由帶走了,還有些原本賴著不想走的,或者想一起進來湊熱鬧的,都被我趕回去工作了。”

口氣淡淡的,和他不熟悉的人一定以為他性格本來就這樣,但身為他的女朋友,我這點認知還是有的。

沉默這麼對別人很正常,可是在有我在場的情況下,和我說話也是用這種平淡的語氣,就絕對不正常。

越是平靜,就代表他越是生氣。

NND,到底哪個家伙惹到他了!

我正在一邊急的直抓頭發,小道消息卻插話進來了。

“弱水三千長老,不介意的話,我們開始我們的采訪吧。”全然沒有看出沉默的不爽。

“啊?哦……好啊。不過你不用叫那麼別扭,直接叫我三千就好。”既然一時半會想不通沉默為什麼心情不好,那我也就不去想了,先完成采訪再說。

“那好,你也可以和眼淚她一樣,直接叫我小道就好。那我先問一下,三千你……”

之後小道消息問了幾個平常的問題,像是血型,喜歡吃什麼,有什麼業余愛好之類的,都沒扯到游戲上面來。

而沉默還真的猶如他的名字一樣,沉默是金,從頭至尾就注意著火爐上的水,連根眉毛頭沒抬過。

水開了就泡茶,然後將飄散著濃郁茶香的小紫砂杯注滿液體,再分別給了我和小道消息一杯,然後就靜靜的坐在我身邊。

他這沉悶的態度,讓我的心思全吊在他身上,對于小道消息的問題都沒心思仔細回答。

小道消息也看出我和沉默之間的不對勁,停下了訪問。

“你們似乎有什麼事的樣子,要不要我們改天再談?”

“不用,你們繼續就好。”沉默終于開了金口,可那滿不在乎的語氣讓我真的很頭痛。

臭沉默,他愛鬧別扭就讓他鬧去,等下再和他搞這些事。

“那三千你可不可以簡單的敘述一下你進入游戲後的曆程?我想廣大玩家都有興趣知道的。”既然沉默說了沒事,那小道消息就接著詢問關于我的事了。

我就把我誤入乾林的事粗略的說了一下,也算解開了小道消息長久來的疑惑。關于我的資料,就連信息來源所知道的也是少之又少,都可以算得上是在信息來源掛上SS級神秘度的人物了。

畢竟對信息來源而言,在[縹緲]里,估計也就四大禁地里面的事讓他們頭痛了。而我則陷身在乾林中,找不到關于我的資料也是正常的。

小道消息又問到我的寵物的問題,畢竟神獸朱雀可不是說得到就能得到的。而且我還有個氣勢上絲毫不比朱雀差的、品級成迷的九尾白狐。

其實說到底,整個[縹緲]對我最感興趣的,應屬小道消息。畢竟不論是在普通玩家的眼里,還是他們這些販賣信息的玩家心里,我都是一個絕對神秘的存在。

先不說我神出鬼沒的總是不見人,信息來源可是使出了渾身解數,也沒從晴空打探出我的任何底細。

像這次抓住了專訪的機會,怎麼也要挖點東西出來才對啊。

這也就是小道消息親自出馬的原因之一。至于其他原因麼,大體有二,其一是被女王的眼淚逼的,其二自然是因為這次訪問的人非同小可,一點也疏忽不得。

美人榜第一,什麼概念啊。那可是只要登高一呼,他的擁護者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人的啊。

“朱雀?就是在乾林里遇上一個任務後偶然得到的啊。”說到朱雀發布的那個任務,我就一頭汗,這任務設計員也太有才了,換種說法,那就是腦袋有坑。

“什麼任務?”做任務就可以得到神獸?那只要召集一批血厚的戰士,沖進乾林接任務就好了。

我可不知道小道消息想的這麼美,就如實告訴他得到朱雀的過程。

“只要能拿出一樣比朱雀還漂亮美麗的事物,就可以了。不論是否有生命。”

“簡而言之……你是靠……美貌贏得勝利?!”

“恩呐!”我看小道消息聽到我的話有,有很強烈想暈倒的沖動,但憑借著長久養成的定力支撐,還是坐直了,沒失去知覺。

就知道會這樣,反正每次我說到收服朱雀的過程,聽到的人都挺暈的。

不過小道消息歸結的還是很正確的,就因為弱水三千這張比朱雀還漂亮的臉蛋,剛一開始收了朱雀的時候,朱雀沒少拿這事折騰我。

“說到容貌,我想問一下,你現在的樣貌似乎比剛進入游戲時,還要……漂亮吧。”想了好一會也沒想出什麼適合的形容詞,最後小道消息還是用“漂亮”來表示。

“啊,因為一個任務,成功後增加了5%的美貌。”還有一件魔防的神器。

不說這事還沒什麼,一說我就來氣,第一次栽在平衡者那老頭手上就是因為這個[玉盒]任務。

同時也是之後一串麻煩事的起源。

“又是……任務?”

“對啊。”

“那是你一個人完成的?”

“沒,還有憂傷的魅力,秋水長天和悲傷獨角獸。我們四個人花了好幾天完成的。”

“……”雖說早有心里准備,畢竟當初我們這四個人在完成[玉林]任務後,路過玄武城、白虎城的時候,再加上其他那幾個美人榜的人,造成的轟動不是一星半點。在那時我們四人的容貌上升問題就被人關注了。

其實最讓小道消息最想不通的,就是為什麼可以上調美貌的任務獎勵居然會被占據美人榜前幾的大美人碰上。尤其其中三個可都是美人榜前三甲的美人。

他/她們還不夠漂亮嗎……

知道小道消息聽了這事,肯定會在心里嘀咕些什麼,所以我也就啥都不說。畢竟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有點自誇的嫌疑。

“那介不介意說一下你的職業呢,好像從來沒人能確定你的職業呢。”唏噓了一陣子,小道消息也想起來,還有正事要做呢。

“職業啊……”

“是的。根據信息來源搜集到的情報,說實話,還真沒能看出你到底是什麼職業。當然,這也跟你很少出手有關系,而且你也沒有特定的武器。就算上次建城時和仙獸對上,你也沒怎麼出手,好像全是你的寵物在努力。”

雖然是事實,但也不用說那麼明白吧,我承認我那時候只顧著逃命,不行啊。我又打不過那仙獸,80級以上的BOSS耶,那時我才多少級,不逃難道等著被P死哦。

“我的職業,可以算是制造毒藥吧。制毒者,你可以這麼理解。”其實也的確是,畢竟我現在的攻擊什麼的,和毒似乎都脫不開了。

連釋放的魔法都是帶毒素的,因為是從逝不還那個正宗的毒魔法師那偷來的。

然後我常用的武器,像是匕首、箭矢之類的,也都淬了層毒液。所以說我是制毒者好像也沒什麼錯。我煉毒藥的成功率與創新率比煉補藥還要高類。

真的解釋給小道消息我的真正職業,反而麻煩。

小道消息也還是聽出我有所隱瞞,雖然有些好奇,但畢竟先前答應過,我不想說的事可以不說,所以小道消息也就沒在職業上做文章。

“全職者”這個職業,曉得的人不多,因為當初桃子可是三令五申讓我能不要泄露關于這個職業的事情,就盡量不要往外傳。

我本就覺得麻煩,所以也就沒怎麼說,對一些朋友也只說是特殊職業者。

不過一起在[玉林]里待過的那幾個伙伴還是知道的,毒毒娃娃和沉默我也是給他們解釋過的。

所以嚴格算起來,知道的也就十幾個人吧。

“哦,那可不可以說說你在游戲里遇到的一些比較有印象的事情?”

“印象深刻的事啊……有了……”

就這樣,我和小道消息聊的算是歡快,沉默則始終如一的一言不發,連個表情都沒有的坐在一邊,喝茶、燒水。

我算是看出來了,他還在為我接受采訪鬧別扭。

明白這點的我,一邊和小道消息聊天,一邊在小圓桌下,用一只腳時不時的踢踢他,或者兩只腳一起上,輕輕踩他的腳背。

感覺到我在桌子底下的小動作,沉默總算是朝我看了一眼,我趁小道消息低頭喝茶的功夫,沖沉默做了個鬼臉。

看到我這頑皮的樣子,沉默也牽了牽嘴角,算是被我逗到了。也就沒像一開始一樣板著張冷臉對人了。

雖然依舊沒什麼表情,但最起碼他身邊的冷氣團是消散了不少,連小道消息也能感覺到些什麼,眼神不住的往沉默身上瞟去。

但好多次都被發現他的視線的沉默給瞪回來。

我則依舊有一下沒一下的用腳踢踢、蹭蹭、踩踩沉默,沉默則偶爾在我不小心用力了點,踩痛他的時候才回應我一兩下。不過基本上可以說是放任我弄髒他的褲子和鞋子。

“……好了,今天的采訪差不多就到這里了,現在就剩最後一個問題了,同時也是最多玩家最關注的問題……”

後半段的采訪氣氛好多了,所以進程也蠻快的。不多時,小道消息就拋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玩家最關注的?什麼事情?難道是我現實中是不是也長這樣?”聽到是最後一個問題,說的口干舌燥的我拿起小巧的紫砂茶杯,打算解解渴。

心里也在琢磨小道消息所說的到底是什麼問題。不過我認為我猜測的這個問題的幾率比較大點,如果換做是我,我就很想知道游戲里的大美人和現實里到底有多少區別。

“我想問的最後一個問題就是……”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怎麼感覺小道消息有些往後瑟縮,尤其是他居然怯生生的瞟了沉默一眼。

“……弱水三千和沉默之間是不是情侶關系!”小道消息用音速說完這段話,動作飛快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唰”的一聲躲到了椅背後面,只探出兩只睜的大大的、泛著好奇的眼睛和兩只長長的精靈族特有的長耳朵。

“噗……”我聽清楚小道消息話中的意思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把嘴里的茶水全噴出來,貢獻給沉默那張帥臉了。

沒辦法,小道消息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正好面對著沉默喝茶……

被我噴了一臉的茶水,沉默無奈的用手一抹臉,轉頭狠狠瞪著只看到半個腦袋的小道消息。

我慌忙的拿出塊手帕幫沉默擦著臉上的水跡。

丫丫的,他也知道問出這個問題會被我們抽啊,不然哪用的著躲那麼快。既然知道我們會惱怒,干嗎還問出來。

“出來說話。”右手手心朝上,基本將臉上擦乾淨後,沉默伸出食指對著仍舊躲躲藏藏的小道消息勾了兩下,用可以說的上是命令的口吻對他說道。

可小道消息沒敢動,畢竟現在掩身在椅背後面,就算沉默和我突然發難,他也還是有立刻逃跑的機會的。可如果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那逃跑難度就大了。

“嗯?”顯然小道消息不肯從椅子後面出來的舉動,讓沉默有些不滿。

瞧見沉默微眯的雙眼射出危險的光線,小道消息體內的本能讓他立刻依照沉默先前的話執行,小心翼翼的坐回了椅子上。

但瞧他雙手放在膝蓋上,腦袋低下來不敢看我們的樣子,哪有一幫之主的樣子,倒像個做錯事的鄰家兄弟。

“拜托,我們又不會吃了你,你干嗎這樣啊?虧你還是一幫之主類。”

見他那心虛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我認識的小道消息。

“……這事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這麼問出來,鐵定是在找打嘛……”

‘那你還問。’看小道消息在那很不好意的輕聲解釋著,我忍不住在心里吐糟。

上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一章 有人要做專訪    下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三章 都不叫上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