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四章 誰來幫我帶路   
  
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四章 誰來幫我帶路

那個……豬仔來報到了…………

昨天麼的更新,抱歉!!(豬仔跪拜)

還要說個比較可能會有人抽豬仔的問題…………在未來的兩、三個星期的星期天,豬仔也都不太可能更新……當然,只有星期天。

因為豬仔要去給過世的奶奶辦七,都要出去一整天,回來也N晚。所以請喜歡[縹緲]的書友們稍微忍耐那幾天,謝謝了!!

豬仔背著鐵鍋出門上學去了∼∼∼

***********************************************************

信息來源的辦事效率還是很高的,在采訪過後的第二天,我一上線,就被已經等在一邊的女王的眼淚塞了份薄薄的報紙在手上,報紙上還飄著新鮮的油墨味呢。

帶著疑問,我看到了報紙上大大的標題。

[驚天內幕,縹緲第一美人早已心有所屬!!!信息來源幫主小道消息對縹緲最神秘玩家弱水三千的獨家專訪]

汗,這名字誰起的,還真夠有震撼感的。

贊歎了一下標題,我又接著看了下去。小道消息把昨天聊的事情,稍微組織了一下語句,讓它們顯得條理更順,更容易明了後,放到了報紙上。

雖然有改過一些詞彙語句,但大體的內容意思還是一樣的。整篇看下來後,我還是比較滿意的,最起碼他沒增減一些引人誤會的事情。

不過弱水三千有戀人的事,已經夠有轟動性了,也就沒必要在之前的問題上下什麼功夫。

尤其弱水三千的戀人的身份也夠人掉下巴了。

小道消息最後的那個問題,被他拿出來用了整整一個版面,另辟一塊專欄,將我和沉默的事好好的說了一下,其中連我和沉默在乾林里相識又分別,和沉默在朱雀城又再次相遇等等的事,說了個大概。題目就叫[第一美人不得不說的情感歸宿!]。

看的我爆寒。

報紙上只寫了我和沉默相識、相遇等等事情的大概,一看就知道是娃娃或者淚姐她們把這模糊消息賣給小道消息的。不然按照小道消息的文筆,不可能寫的這麼不清不楚的。

不過就是不知道小道消息出了多少錢買這些消息,看來有必要讓娃娃她們出點血,好好請我吃一頓啊。

大略看了看,覺得小道消息還真是個會煽動情緒的高手,把一句話就可以說明的事情,他整整寫了一大面,且文章里面用詞華麗,高潮迭起。把我和沉默之間的事,寫的都快和短篇愛情小說似的,看的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放下報紙,一抬頭就看到N多顆腦袋湊在我面前。

“干嗎呢?”下意識的和他們拉開距離,免得他們撲上來時我沒辦法立刻逃開。

把報紙塞給我的女王的眼淚先開口了:“你有什麼想法?”說著,指指被我一手拿著的報紙。

“想法?我要有什麼想法?”不懂類,我要對這事有什麼想法?

“你知不知道,現在外面的玩家已經快成半瘋狀態了。”

什麼意思?我閃著問號的瞅著淚姐,不了解她這話的意思。

抽過我手上的報紙,憂傷的魅力揚了揚它,回答我的不解:“因為這份報紙的內容,在游戲里造成了強烈的轟動,現在只要是在關注縹緲的人,不論是在游戲里還是在論壇里,通通都在爭相搶閱、討論這報紙里報導出來的事情的真實性。”

“我這早就料到啦。”這是肯定的,這次的專訪對象是誰?那可是游戲第一美人啊。不知道游戲第一美人是誰,那就證明你根本就沒玩過[縹緲世界]。

弱水三千身後眼巴巴流著口水的仰慕者有多少,根本沒人能統計,數都數不過來,且其中男女皆有。

現在忽然爆出他居然有了“感情歸宿”,不造成轟動那才叫怪事。

並且爆出這則消息的,不是什麼可信度幾近于無的八卦論壇上的帖子,這則消息是刊登在[縹緲小報]上的。

[縹緲小報]是系統唯一同意由玩家制作發行的報紙,因為這報紙是一向以“只報導真實消息”的信息來源發行的,所以一直受到玩家的喜愛。

創辦了好幾刊,里面的內容經過證實,有95%以上的真實率。剩下的5%不是說不真實,而是普通玩家暫時沒找到辦法證實,所以還不能判定其真偽。

但光是那95%的數值,就夠玩家相信[縹緲小報]上提到事情的真實性了。

但現在[縹緲小報]上居然刊登了這則可以說足夠引起強烈人為地震的消息,還在報紙上信誓旦旦的保證,所刊登的內容絕對是事實中的大事實,是由當事人弱水三千親口承認的。

這已經夠讓廣大玩家泛暈了,可最讓玩家受不了想徹底暈倒的,是報紙中還提到的另一個人,也就是弱水三千的戀人,那個現在站在[縹緲]頂點的人。

占據[縹緲]綜合實力榜與等級榜,榜首位置的男人沉默。

[縹緲]第一美人弱水三千和[縹緲]第一高手沉默,兩人居然是一對戀人!

“那是你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憂傷的魅力見我依舊不痛不癢的樣子,很無奈。

“知道這消息後,狂多的人立刻去想方設法證實這消息的真假性,之後聽到從信息來源內部傳出的肯定回答後,N多女性玩家都哭干了眼淚,傷透了芳心。”一劍回眸斜靠在雪白的牆上,語氣充滿揶揄的說道。

“……關我什麼事!”要哭死就哭死嘍,我又不會招魂。

“怎麼不關你的事,你可是當事人之一耶!”天經地義湊了上來,用手指點著我的臉頰,讓我左邊臉上的肉肉陷下去了一小塊。

我反射性的就一個扭頭,對著那白嫩嫩的指頭咬下去。早知道我會有這反應,所以天經地義也快速的把手縮了回去,讓我沒有得逞。

“那又怎樣,我又不用對他們負責些什麼。”

“可現在的問題是,已經有許多玩家拿著報紙跑到晴空府外,要求求證事實的真相了,而且人數正在以驚人的數目往上不斷遞增。”暫時接替毒毒,負責對外事宜的桃子,說的好不委屈可憐。

……

“那些玩家吵的很,而且現在這樣,造成城市里的秩序一下變的很混亂,我們都頭痛死了。好不容易等你上線了,想問問你,你到底想怎麼辦。你倒好,一副沒事人的樣子。”

女王的眼淚瞪著杏眼,對我沒事人一樣的表情很是不滿。

“……沉默呢?”娃娃下課後被老師叫住了,說是有些事情要和她談,直到我跟著小雨她們回到寢室,磨磨蹭蹭半天也沒見她回來,所以我就先上游戲了。但怎麼連沉默都不在呢。

圍著我的一圈人里,就是沒見著沉默。

“還沒見到他上線呢。”

“哦,那麼這事就先等沉默和娃娃上線後再說吧,大家集合下商量商量應對辦法。”

人不齊,討論什麼呀,而且另一個當事人也不在,能討論出什麼東西。

因為我的話在理,所以我面前的一圈人靜默了一會,也就各自散了,刹那間全從我面前消失的一個都不剩了。

看著一下變的空蕩蕩的房間,我只能說出一個“靠”字。

拾起他們忘了帶走的報紙,凝視著上面那斗大的標題,腦子里什麼都沒想。

這專訪做了干嗎的,除了我和沉默之間的事情外,專訪里其他的內容已經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除了像霸濤幫這些有野心的人會去參考一下里面的內容,再找些蛛絲馬跡出來外,其他人根本不會有心思去看。

而且這專訪里,除了我長期混跡于乾林的事情外,其他也沒什麼有用的資料。

唉,看來這幾天有的好頭痛了,不想辦法擺平這場風波不行啊。昨天沖口而出的結果,現在要想辦法收拾了。

把報紙折好後放進腰帶,掃了周圍一眼,居然連一個人影都找不到。沒轍,我只能扯開嗓子求救了。

“誰來幫我帶路啊!!!”

****************************************************

等娃娃、沉默上線後,大家經過緊急會議,征得我和沉默的同意,決定索性把我們兩人的確是一對的事,正式公布出去,讓晴空的幫眾去好好宣傳一下。

其實晴空的幫眾對此事也是討論的沸沸揚揚的,也有不少和知道內情的人關系好的家伙來打探不止一遍兩遍了,但那時都還沒對好口供,知道我和沉默關系的人也不能亂說話。

說到底,這種事你藏著腋著都沒什麼用,索性大大方方的攤開來,一開始可能真的會有很多麻煩事,但隨著大家隨便鬧騰鬧騰,久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會習慣的。

總比一開始就極力否認,到最後被人揭穿要好的多。

為這事,毒毒還抽空打了個電話給我,問我到底是什麼事。當我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粗略說了一下後,電話那頭的毒毒因為沒能抽身來湊熱鬧而惋惜不已。

毒毒的母親身體情況不錯,就是有些擔心,畢竟年齡那麼大了,這個時候生孩子,說不擔心那才奇怪。

現在見她最疼愛的娃娃在身邊,倒也安心了不少。

再隨便和毒毒聊了幾句,就把電話交給了早在一邊等著的娃娃,我拿過鋪了一床的小小方形各色紙張,折起了各種造型的折紙。

這還是娃娃的提議,說是利用空閑時間,折些小玩意兒空寄給毒毒,讓她轉交給她母親,算是祝願生產平安吧。

覺得這主意不錯的我們寢室里的幾個人就這麼鋪開來了,每個人每天折上幾十個,一天下來,就能折上三百多個。而且還從網上查了許多樣板跟著學,倒也折的有模有樣。

折的最爛的就是意見的提出者娃娃了,但看她每次好認真好認真的樣子,我們幾個也就摸摸鼻子,心想算了,別打擊她了。脖子歪掉的紙鶴不也是鶴嘛,沒有右邊後腿且渾身皺巴巴的青蛙也可以稱做三條腿的蛤蟆。

至于其它那些我們也要花好久才能分辨出來的東西……就先不猜了,娃娃她自己知道就好,反正也就先這麼著吧。

我和小雨她們狂冒冷汗的讓娃娃自己折騰去,那些彩紙就當給娃娃練手吧。

同時也因為專訪引發的騷動的關系,我和沉默等于說是被關在晴空府了,連踏出府邸都做不到。

晴空府天天被一群FANS包圍著,其中渾水摸魚的玩家也不少,別說我和沉默了,連娃娃或者淚姐她們想出去,都要找來十多個保鏢給她們開人牆,不然指不定會不會被哪個崇拜者給揩油了。

至于我這個當事人之一,被關在晴空府里倒也沒什麼不好的,天天窩在晴空給我准備的房間里,心花怒放的數著一筆筆的進賬。

對于外面的紛紛擾擾我是一點都不在乎,全扔給了娃娃他們處理。難道真的要我出面平息FANS的情緒?如果真這樣,就等著更大的騷動吧,那些為了看美人的家伙們,還不把晴空城給掀了。

不過說到這點,這幾天晴空城的玩家大量湧入,卻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事件,還真是幸運。

聽說是大多數玩家們都很自覺的不鬧事,所以才讓晴空城顯得比較安定。可為什麼會這樣呢?

對于我的疑惑,淚姐的解釋就是:“因為誰都不想在自己的夢中情人面前顯得很沒品。”

“夢中情人?”指誰?我還是沉默?

淚姐沒說話,只是細白的手指在身前畫了個圈,快速的點了一下因為避難而聚在一起吹牛聊天的晴空高層們。

看著這十多個各具特色的男男女女們,我有些明白了。

咱晴空還真是個美人窩窩啊……

****************************************************

NND,小道消息這次憑這篇專訪,賺的可真夠多啊,答應給我的一成純利再加上刊登在小報上的半身照的肖像費,足足有1580水晶幣,比當初我偷到建城令時,晴空對外宣布給我的獎勵還多出580個呢。

發了發了!OHOHOHOHOHOHO……

聽說還有不少人,專門就是沖著我的那張照片去買了一打[縹緲小報],也不知道買回去干嗎的。

不過我也偷偷的自己藏了一張,沒事的時候看著報紙上的照片發發花癡也是挺不錯的,畢竟想在真實世界里見到這種帥哥,也不怎麼容易。

連之前的確有這麼帥的納蘭康也早逝世N久了。說到這張臉真正的主人,就想到了彭大教授,最近都沒怎麼去他那里,也不知道他的轉職任務完成了沒有。

想到彭大帥哥就又想到了酷酷的風逍遙,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唉,都是帥哥啊,可就是見不著,讓人難受。有點懷念被帥哥美女環伺的那五個月啊,單調是單調了點,但最起碼帥哥美女多啊。

想著帥哥數著錢,這日子也過的挺滋潤的。拿到小道消息付給我的這些錢,我嘴都笑的合不攏了。當初晴空號稱是給了我1000個水晶幣,其實根本沒那麼多,之後又被淚姐東扣西扣,到手的才百來個,現在一下多了這麼多錢,哇哈哈哈哈……我又是小富婆了。

要藏藏好,不然被天經地義那家伙知道,又指不定要來怎麼敲詐了。財不露白是我在這對錢鬼錢精兄妹面前學會的第一條真理。

如果不是當初剛認識時被他們兩兄妹敲詐的負債累累,我就不會被抵押在狂天“賣身還債”了。

血和淚的教訓啊,不得不緊記。

“丫丫,在不在啊?”想曹操,曹操就到。我正想著不要被天經地義知道呢,就聽見她在外面敲門,邊敲還邊叫。真奇怪,她今天怎麼這麼文雅啊,只是輕輕的叩擊著門板。

用最快的速度把大把水晶幣劃拉進腰帶,稍微整理一下,我就去開門了。

“來了來了。”天經地義耐心可不好,等久了她可是會直接把門踹開的。到時候這修門的費用可是要我出的,她才不會掏一個銅幣。

咿呀一聲把門打開,發現在外面的不止是天經地義,還有雪後雨和我認為最不可能和他們兩一起來找我的人,也正面無表情地站在她身後。

欠債還錢!

我瞠著雙目,不敢置信的望著他們兩兄妹。

如果我沒記錯或聽錯的話,剛才天經地義叫門的時候,叫的是“丫丫”吧……

難道穿邦了?!

“別驚訝了,先進去再說吧。”天經地義情緒低落的幫我推進了房間,後面跟著欠債還錢,雪後雨負責把大門掩上。

貌似從剛才叫門的時候,天經地義就沒什麼精神,不然按照她的性格,才不會那麼溫柔的叩門呢,早就啪啪的砸門了。

從我一開門,到所有人都坐定這段時間里,欠債還錢的目光就沒從我身上移開過,看的我打從心底發冷。

我偷偷的瞟著天經地義和雪後雨,傳遞給他們兩無數的問號。而他們都回給我一個苦兮兮的、要哭不哭的沮喪表情。

什麼意思?這到底是被隊長發現了我的身份沒?

“丫頭。”正琢磨著呢,就聽見熟悉的聲音用我熟悉的聲調叫我,我反射性的做出了回應。

“呦!”

“…………”

“…………”

我真想狠狠抽自己兩嘴巴,被欠債還錢冷著嗓音叫一聲,就自動招供,這世上沒有比我更蠢的人了。怎麼也要硬氣一把,打死不承認才對啊。

對我的白癡表現,天經地義和雪後雨也無語的猛對著天花板翻白眼。

其實這也不能怪我的,誰讓我當初在狂天里的時候,因為和天經地義到處搗亂的關系,每次到最後被隊長抓住狂訓時,就已經習慣無論隊長說什麼都只猛點頭、狂裝乖,隊長說什麼應什麼,隊長叫就馬上回。都落下了後遺症了。

現在本來就有些心虛,然後欠債還錢又冷不防的用以前教訓人時的語氣叫我在狂天時的小名……我也不是故意不打自招的。

“……還真的是你啊。風、子、亞!”

嗚嗚,隊長,我承認我錯了,請不要咬牙切齒的露出那麼恐怖的表情來嚇我啦。

看到黑著一張臉,連背後黑色的怒火都清晰可見的欠債還錢不停的磨著牙,我心驚膽戰的拽過雪後雨,讓他做我的盾牌。

不是不想抓天經地義,實在是她太了解我了,所以打一坐下的時候,就挑了個離我最遠的位子坐著,讓我現在就算伸長了手臂都夠不著她,所以只能拿坐在我身邊的雪後雨來擋擋了。

沒想到我會忽然拉他出來直接面對憤怒的欠債還錢,雪後雨有些慌亂的手足無措。

但我可沒管他,反正死抓著不放。“……隊長,我錯了。”不管有錯沒錯,先認錯總沒錯。

“錯?你會知道錯?哼哼……”沒有因為我的主動認錯而消氣,我反而看見了更多的憤怒火焰在他背後燃燒。

欠債還錢選擇火系法師還真選對了,瞧瞧,連咒語都不用念,就可以發出這麼驚人的火焰。

所以我抓雪後雨也正好,他不是冰系法師嗎,正好互克。

……真佩服自己現在還能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除了現在房間里的這兩個人,還有誰知道你的事。”先沒提我的問題,反而問起了知道我身份的人到底有哪些。看來他是想先了解下還有多少人在看他笑話吧。

隊長原來還是很清楚的嘛,知道狂天里的人就喜歡看他笑話。

“就只有青姐了。”青姐,抱歉了,不是我想出賣你的,現在小妹命懸一線,不得已了。

“段、青、凌!好,很好,每個都瞞著我。是不是我不發現,就沒有一個人肯告訴我了!”

上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三章 都不叫上我    下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五章 詭異的親衛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