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六章 怎麼變采購單了   
  
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六章 怎麼變采購單了

辛辛苦苦的又等了五天後,小道消息終于如約的送來了關于[白虎心]的資料。

拿到資料後的我,開心的在房里一蹦一跳。

不止是因為得到了關于轉職任務需要物品的資料,更開心的是,終于可以擺脫這些麻煩到爆的工作,離開晴空城,離開淚姐的高壓淫威。

為此,我把小狐狸、白虎、朱雀三獸從寵物空間抓出來,好好的膩了個夠,把它們的毛羽都弄了個凌亂不堪,才堪堪住手。期間對它們的哀號、威脅全部自動忽略。

良久後,才讓它們自己去一邊整理它們的毛羽,我則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打開了資料袋,仔細的閱讀。

將那幾張薄薄的紙張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皺著眉頭轉動著我腦袋里的齒輪。

小道消息查出的關于[白虎心]的資料表明,如同[玄武情]當初被雪後雨給帶出了玄武城的城主府一樣,現在小道消息查到,[白虎心]也不在白虎城的城主府里了,而一樣類似是[白虎心]的物件,則是在一個叫[隨風而逝的雨]的玩家手中。

先假定對方手中的是[白虎心],那對方是怎麼從城主府內神不知鬼不覺的得到[白虎心]的?關于這點,信息來源是怎麼也查不出來。

但這對我而言並不重要,我只要知道,如何才能把我想要的東西拿到手。

再琢磨了一下手中的資料,摸著整理好自己後,跳到我膝蓋上打盹的小狐狸毛茸茸的尾巴,我還是決定親自去找隨風而逝的雨一次,如果能把東西買來那就是最好不過的了。

如果不能購買到手……那就再想別的辦法。

但前提是得先和大家商量商量,畢竟我還需要有人帶路,不然我可不敢保證我會迷路到哪里去。

迷路進了乾林還算好的,如果不小心進了別的地方,走不出來,那就真的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理了。

和我熟悉的那幾個人,只要是有空的,都被我叫來了,包括正好回來處理戰利品順便補給藥物的沉默。

把小道消息給我的資料交給他們,再把我的想法說了一下,我就一邊逗著站在我肩上的朱雀,一邊再次翻看隨風而逝的雨的資料。

隨風而逝的雨,女性,火系召喚師,人族。小道消息還附著一張照片一起給了我。

照片上有一個女人正站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穿著寬大的紅色召喚袍,發絲被風吹亂而在半空中飛舞,使得頭發的主人那張典雅秀麗的小臉全部清楚的露了出來。

二十二歲上下,長相清秀,細細的柳眉,迷蒙的雙眼,紅唇微啟,似乎是在念咒。

從照片上看,照片的主角整個人都透著股淡漠,好像任何身外之事都與她無關,她只享受安甯的世界。

但根據小道消息後面的情報,這個隨風而逝的雨,她的氣質並不像是照片上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淡漠。其實她整個人都有些遲鈍,做事又總是慢慢吞吞的,所以初一看上去才有種超脫塵世的感覺。

小道消息特別用紅字表明,讓我不要被外在感覺所欺騙,如果用錯方法接近隨風而逝的雨,到最後什麼都沒得到,真的哭死都沒地方買後悔藥。

對此我深以為然,因為我已經認識太多的表里不一的家伙了,在這點上,我感受甚深。

斜著眼睛,看了一眼離我遠遠的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欠債還錢,我迅速把視線扭開。

難得今天他見了我也沒過來找麻煩,我還是乖乖的別去招惹他吧。

我正賊兮兮的躲著欠債還錢呢,就忽然感覺一邊耳垂一痛。“嘶,紅袖,干嗎呢?”看都不用看,能對我耳朵進行攻擊的,除了站在我肩上的朱雀,還能有誰。

吃痛的我用寵物與主人之間的通訊方式小小聲的向朱雀抱怨著。

“沒事,我太無聊了。”呼扇了一下火紅的翅膀,嬌小的朱雀在我肩上隨意的跳了兩下,同時為剛才它的舉動做出解釋。

“…………”

這算是一種新的欺負主人的方法嗎?

我最近也沒怎麼虐待它們啊,好吃好喝的供著,不需要它們出力打怪,不用它們時刻照顧我,連平時試藥的工作都暫時擱下了,平時更是有空就幫它們又是梳毛又是理羽的。

做主人做到我這份上,都已經沒什麼話好說了,為什麼現在還來欺負我?

我很是哀怨的扭頭瞅著朱雀,希望它能給我個讓我服氣的答案,但朱雀把小腦袋一歪,當作啥都沒看到。

但興許是我的眼神實在是太紮人了,雖然把後腦勺對著我,但看它不是扭動著身子,也知道對我的視線並不是無動于衷。

我和朱雀就陷入了很詭異的糾著狀態,看是它先回頭還是我眼睛先瞪酸。

雖然我對這游戲很有興趣,但其他人可沒時間讓我無聊到和自己的寵物比耐心。看完資料的他們,已經商量出意見來了。

“弱水,乖,把頭轉過來。”女王的眼淚強制性的用手把我的腦袋板正,面朝大家。

“……淚姐,我不是小孩子,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這種哄小孩說話的語氣來對我。”她剛才那樣,讓我不自覺想起幼兒園阿姨。

“耶,原來你知道你不是孩子啊。”淚姐做作的裝出一臉驚訝的樣子,讓我徹底無語。

難道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我不僅得罪了朱雀,連淚姐也得罪了嗎?可我不記得我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事啊。

被我滿臉苦兮兮的樣子給逗到了,整個房間里,除了依舊不明所以的我之外,連沉默在內,都或小聲或大聲的笑了出來。

“淚姐姐,你就別玩小瘋子了,我想她已經知道走神是不好的了。”笑到飆眼淚的娃娃算是還有些朋友愛,抽空出來幫我找台階。

?我走神?我啥時候走神了。我不就和朱雀說了句話,然後就和它比耐心嗎,我什麼時候走神了?

“好,看在幫主的面子上,先放過你。如果你下次敢在我們討論事情的時候走神,我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笑過後的淚姐心情明顯也好了不少,也就沒怎麼計較我依舊滿臉的問號,走回自己的位子上坐好了。

看著淚姐迷人的背影,我雖然依舊不懂剛才她說的話的意思,但既然她都說不追究了,我干嗎還節外生枝。我聳聳肩,並沒把這事放心上,但卻忘了肩上還停著朱雀,這麼一動,讓措不及防的朱雀一個沒站穩,滑了一下。

還好它反應靈敏,馬上展翅飛了起來,停在半空。

因為我這冒失的舉動,差點摔下去的朱雀立刻用寵物頻道劈里啪啦的抱怨了起來,但被嫌它煩的我,一把塞回了寵物空間。

看到我和朱雀這對主寵之間的小鬧劇,其他人也都哈哈一笑,全當戲劇看了。

我和三獸之間鬧出的笑話可不是一點兩點,只要是把三獸放出來,無論是哪只,我都有辦法和它抬杠,到最後基本都會演變成如同一人一獸說相聲般。

每到這時,晴空內和我熟悉的人,都會搬著板凳沖過來看戲,並呼朋引伴的通知還沒趕到的人快點。

還好我在晴空里比較低調,以弱水三千的樣子出現的次數少之又少,不然所引起的哄動更是不能估量。

被當猴子一樣圍觀了幾次後,我和三獸都不願再當他人的笑料,每次一感覺之後似乎會吵起來時,不是三獸選擇自己回寵物空間,就是被我丟回去,好徹底斷了這些愛白看戲的家伙的念頭。

所以這時大家見我動作粗魯的把朱雀塞進寵物空間,也只是略微惋惜的摸摸鼻子,開始討論正事了。

“我們商量了一下,定下兩個方案,你自己來選擇。”清清喉嚨,娃娃說話了。“第一呢,是讓大哥陪你去……”

“不要。”沒等娃娃把話說完,我就搖頭否定掉了。

對于我干脆利落的否定,沉默有些不太開心,抬著一邊眉毛,一副我不把話說清楚這事就沒完的樣子。“為什麼?”

“還用說嗎。現在外面因為弱水三千和你之間的事情已經鬧的沸沸揚揚了,現在由你陪著我去找隨風而逝的雨,聰明點的人一想就能想通很多事。而我又不想以弱水三千的身份去找隨風而逝的雨,你這麼跟著去,不是會很難解釋。”

“那我不是還和阿飛一起出去練級,也沒人亂猜什麼。”沉默不死心的辯著。

“你都說是練級啊。”不是不想讓沉默跟著,實在是不希望在這個節骨眼出什麼事端。“你本來練級好好的,忽然就跟著個沒露過臉的人一起去做什麼任務,狂嘯異天、猛虎一吼他們那里,不是個個都白癡,聰明人肯定有不少。我不希望他們猜想到一些什麼,這樣對我們以後的行動都不好。”

我停頓了一下,繼續道:“而且說實話,我不認為我的易容術不會泄露出去,但現在我們依仗的,就是別人不知道我的易容術的真實性。如果真的讓別人從中看出一些蛛絲馬跡,那我以後想拖霸濤幫他們的後腿或給他們搗亂,就很難了,不利條件就多了。”

知道我說的在理,雖然有些牽強,但我的估量也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我這理由一堵,沉默一時也沒有別的理由好反駁。

見沉默久久未語,娃娃開口了:“那既然這樣,第一條我們可以不去理會,直接看第二個方案。既然大哥不能陪著去,那大哥肯定會不放心小瘋子你一個人去的,所以,剛才大家商量下來,決定讓還姐姐和千哥哥、燈火哥哥和胖哥哥陪你一起去。”

逝不還他們四個和我在乾林里認識的朋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我摸著下巴想了會,抬頭看向女王的眼淚:“他們最近沒工作?”

不是我不想讓他們陪,而是我實在不相信淚姐會放開這幾個強力勞動力。

“最近他們正好排上休假,本來是打算去練級的,那現在正好陪你去做任務。”拿著蓋碗茶杯,女王的眼淚輕輕吹了口香茶,不緊不慢的回答我。

這樣啊……有逝不還他們四個人在,沉默應該還是比較放心的。因為在沉默看來,他們四個有能力看的住我,不會讓我貿貿然沖出去闖禍,同時也不會如同其他人一樣,被我一煽動就跟著我一起到處鬧事。

他們四個還是比較有理智的,會先思考而後動。並且對他們現實中的身份,我也是有對沉默提到過的,對于“亂”的大名,沉默可是耳熟能詳的很。

之後更是搜集了許多資料,對于“亂”中的四人,沉默的信心明顯比對我高的多。

“那就這麼決定吧。有還姐她在,我也能比較放心點。”和逝不還他們我還是比較熟的,一路上倒也不會有什麼別扭感或秘密。

但我的話顯然讓除逝不還和燈火闌珊之外的另兩人很有意見:“弱水,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身為這個小隊的前任隊長的我,不能讓人放心嗎?”

一騎當千率先叫了出來,見錢眼開在他後面同樣憤憤不平的猛揮拳頭。燈火闌珊倒是不氣不惱,在學校里和我相處久了,也知道我的一些脾氣,知道我這話說出來無非就是想逗逗另兩個人,所以也就不曾放在心上。

如果真和一騎當千一樣抗議出聲,那才應了我的心思。

“我有這麼說嗎?請不要對號入座嘛。其實就算你真是這樣的人,我也一定不會說出來的,我會替你保密的。你看,我們認識了這麼久,我不是也沒把你‘很不能讓人放心’這種事到處宣揚嗎。”

我特無辜、特可愛的沖著一騎當千猛眨眼,用以表示我是個守秘密的好孩子。

“你……”但被我的話一堵,好像他就真的是個不怎麼讓人放心的隊長一樣,讓一騎當千氣的牙癢癢又沒辦法直接和我用拳頭說話。

沉默就在一邊耶,真的跟我打起來,還指不定誰打誰呢,所以我有恃無恐的調堪著一騎當千。就算沉默不在我身邊,逝不還在呢,他也不敢當著逝不還的面動我。

不知道我真實性別前,一騎當千可能真的會趁四下無人的時候和我過兩招,但自從在山海大學見過我後,就算從燈火闌珊那知道我的身手不錯,但他再心癢難耐,也不敢貿貿然的來找我切磋。

誰讓我是討還姐喜歡的小丫頭呢,如果我一個不爽到逝不還那告上一狀,他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瞧著一騎當千高壯的身子卻如同受虐小媳婦一樣憋著屈的表情,在房間里的人都哄堂大笑,一點面子都不給他。那笑聲都快把房頂給吹跑了。

笑的最歡的就是剛才還跟他站在同一陣線的見錢眼開。就見這個胖盜賊像個彈力球一樣上躥下跳的,笑的就差滿地打滾了。

在我這里發泄不出的怨氣,一騎當千很容易的找到了代替品,慣例的戰士追著球狀盜賊滿處跑的戲碼再次上演。

他們倒也不嫌累。最佩服的就是見錢眼開,每次都被一騎當千追的到處跑,可每次都不吸取教訓,仗著盜賊速度上的優勢,總是把一騎當千惹的提著大刀四處追殺他。

尤其在一騎當千為了能更有效的砍到見錢眼開,都一度改用長柄的斬馬刀了,就是想能增加攻擊范圍,但依舊連見錢眼開的衣角都沒劃到。意外的收獲是,一騎當千喜歡上了這種需要強大手勁才能玩轉的開的玩意。

對于一騎當千和見錢眼開之間的“狼”捉胖“鼠”的戲碼,已經看到麻木的大家,連個眼神都吝嗇奉獻,直接無視掉他們。大家直接討論我們這一路上需要帶的東西,然後再開出一串長長的清單,上面寫了一大堆每個人希望我們帶回來的特產。

一開始還好,大家說出來的東西還是提醒我們要帶著的,可不知是誰忽然用向往的口氣跑出來一句:“聽說那里有XXX,真想要啊!”

一語驚醒夢中人,然後大家就七嘴八舌的陸陸續續的開出了這麼一長串的清單。

我捧著這個可以和原版《清明上河圖》長度相媲美的清單,表情扭曲的瞅著那群列出清單後就喝茶聊天的家伙們,真恨不得把這可以稱得上為卷軸的紙張扔他們那怡然自得的臉上。

喵喵的,他們把我當什麼,采購機?

我眼珠子一轉,拿著清單,攔住了還在跑給一騎當千追的見錢眼開,把卷成卷軸的清單往他手上一放,然後像個沒事人一樣,轉身,甩頭,離開。

“大家剛才商量了半天,決定給你們的。”決定交給你們負責購買的!

我惡毒的隱瞞了一些話沒說,才不管見錢眼開會怎麼理解呢。

正在琢磨我這話什麼意思呢,見錢眼開就被一直追在他身後的一騎當千撞上了。

早追的麻木的一騎當千壓根沒想到見錢眼開會忽然停下來,一個刹車不及時,兩人就撞做了一團。

而胖子手上的卷軸一個沒拿穩,被拋向了空中,在半空散了開來,還原成最初的長卷狀,然後覆蓋在了倒在地上糾纏的兩人身上。

就看見白花花的一片不停蠕動,還不時從紙張底部傳來“唉呦”慘叫聲和對罵的聲音。

一屋子的人都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愣了幾秒後,狂笑聲再次掀翻了屋頂。

但我看的比較郁悶。因為這情景讓我想到了城市升級之前,無論我到哪似乎都能闖禍的情況。現在我好好的就是將個卷軸交給見錢眼開都能讓他們出狀況……

越想越郁悶的我跑到沉默身邊,自己跟自己賭氣的噘著嘴抱著沉默的胳膊鬧別扭。而不知道我又怎麼莫名其妙生氣的沉默只能依照以前的經驗,掛著寵溺的笑容揉著我的頭頂安慰我。

上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五章 詭異的親衛隊    下篇:第十一卷 轉職物品 第一百零七章 還是一樣的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