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二卷 禍事不斷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下道雷來劈我   
  
第十二卷 禍事不斷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下道雷來劈我

80W字啦∼80W字啦∼∼撒花!!!豬仔我也有今天啊∼∼∼80W字啊,豬仔真佩服自己,怎麼寫出來的!

(OO)

***********************************************

“據我猜測,應該更像是,陣法。”

“耶?[縹緲]里居然有陣法?!”

“為什麼不會有?[縹緲]不是號稱無限接近于真實世界嗎。”我的驚訝表情成功逗笑了沉默,抬手輕輕幫我闔上有些脫臼的下巴。

“那就是說,默你會陣法?不然光靠看穿幻象,你不可能多次進出那片迷霧的。你是不是真的會?是不是?”我興奮的拉著沉默的袖管,好奇心大盛的追問。

如果將我獸族化的話,一定可以在我背後看見一條搖晃的正歡的蓬蓬松松的大尾巴,我的頭上也一定豎立著一對尖挺的、毛茸茸的獸耳。只可惜我進游戲後,種族是精靈族,所以只能閃著明亮的大眼,抖動著長長的尖耳朵,來表現我的興奮。

“以前的確是學過一些。”

“好厲害!!!”我閃著星星眼,充滿崇拜的看著沉默,讓沉默臉上有些發燒。

我以前也曾經想學一些關于陣法的知識,可是身邊都是群對陣法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的“外國人”,就算想學也沒人能教我。想看書、看資料自學吧,可到最後卻越看越混亂。因為每本書說的都大相徑庭,除了一些小地方差不多之外,其他的無論從起源、發展,到陣法的排列、布置、用途等,全都不一樣。

所以在第三天的時候我就徹底放棄自學陣法,那太折騰人了。

現在聽到沉默居然學過一些陣法,我怎能不激動。

“小瘋子,你對陣法有興趣嗎?早說啊,我身邊就有一個對陣法十分精通的人哦,我可以讓他教你。”是個人都能從我的表情上看出我的陣法的向往,既然身邊就有這種可以教導我的人,娃娃自然是強力推薦。

“誰?”娃娃身邊有人懂陣法,還是十分精通的那種?

“你也認識的啊,就是剛才才跟我們分開的靈犀雙飛燕。”

“什麼?他?!”那個比欠債還錢,還要債主臉的大個子?

無視我的驚嚇表情,娃娃很認真的點頭:“是啊,靈犀他在現實里就對陣法很有研究了。在游戲里,他的隱藏職業就是陣法師。”

“……”我暈了我暈了。靈犀雙飛燕一直對我有很強烈的意見,並且從不因為我是游戲第一美人而對我有過好臉色,我想從他那討教關于陣法的知識……難了。

我沮喪的垮著雙肩,周身布滿黑線。

“小三,不用這樣,如果你真的想學,我也可以教你。雖然我教的都只是一些最基本的知識,但也可以當作啟蒙。”

“默∼∼∼”嗚嗚,沉默真好,總是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真的要套句毒毒常在私下和我們幾個同寢室的女生說的話:“能撿到沉默做你的男朋友,肯定是因為你一次性用光了你這一生所有的運氣,老天看你可憐,才把沉默賞給你做補償的。其實完全沒必要,老天完全可以徹底放棄你的說,還省得浪費沉默這麼一個曠世好男人。”

每次聽到毒毒這麼說,我都比較殘念,然後導致的結果往往就是我和毒毒兩人全擼著袖子,在那里如同斗牛一樣的對吼,直至一方認輸為止。

而早就習慣我和毒毒之間互相攻擊、互相謾罵的寢室四女則會趁這個時間去買個飯啦、洗個澡啦、化個妝啦、整理下床鋪等,反正既不會讓自己閑著,也不會來管我們的事。

但不管怎樣,毒毒這麼說的次數一多,有時連我自己也會覺得,找到沉默做我的男朋友,肯定是我上輩子燒了不少高香的結果。

帥氣,多金,實力又高,寵我,順著我,比我還了解我自己,有什麼問題也總會替我先想到,事事包容我,又從不強求我去做什麼,把我擺第一位,只要是能趕到我身邊,我一有需要肯定二話不說立刻就沖過來……

我有這麼好的男朋友,不知道老天會不會嫉妒的下道雷來劈我。

應該,也許,大概,可能,說不定,不會的……吧。

***************************************************

往南直走了三個半小時多些(應該是直走吧,不是很能確定方向),我們就來到了沉默所說的,那個適合我們練級區域的外圍。

我還是第一次到這種有眾多玩家練級的地方來,一看,好家伙,人山人海啊。當初游戲一開始,我從新手村出來,看到村外的練級玩家也沒這里的多。不過好像我離開新手區的時候,游戲已經開始了有兩天了吧,那時似乎大多數人都已經離開新手村,去主城了說。

還好這里刷怪的速度還是挺快、挺平均的,不然為了搶占刷怪點,少不得要上演幾場野外PK。不過搶怪的事還是時有發生,畢竟玩家太多了,偶爾不小心撈過界也是正常的。如果被搶怪的一方大度一點,一次兩次的也就不計較了,但碰上脾氣不好的,或搶怪方有意為之,那周圍的玩家就有熱鬧好看了。

這也算是枯燥升級中的一點小小娛樂吧。

這麼多的玩家全都擠在這里練級,好在地方夠大,倒也不嫌擁擠。但玩家與玩家之間,除非互相認識,或者產生了什麼矛盾,不然大多數玩家連抬眼看別人一眼都覺得麻煩。

但這也只說是一般的情況、一般的玩家。而我身邊的三兄妹,絕對不能歸類于“一般”其中。

出色的外形,強悍的實力,超高的人氣,無上的地位。其他人只要擁有其中一樣,就有了聞名于游戲的資本,更何況全部擁有的沉默三兄妹。

他們一出現在玩家的視野內,就如同夜空的皓月,明亮而又顯眼。就算他們有意想低調行事,也躲不過玩家們擦的锃亮的眼睛。

第一個發現我們的是個女性牧師玩家,一個偶然的回頭,讓她看見了猶如閑庭散步的我們。之後這個女牧師連她的同伴快被怪物掛了都沒管,先是死命的揉著眼睛,反複三次,直至百分之百確信她沒看錯後,一聲帶著驚喜與不敢置信的尖叫,劃破了天際的同時,也嚇的附近所有的玩家失了准頭。不是打到自己的隊友,就是撞上了怪物身邊的障礙物。還有幾個牧師更可愛,反幫了只剩一絲血皮的怪物加了不少血量和狀態,讓怪物們一下生龍活虎起來。

那牧師MM的尖叫聲倒沒把我們怎麼嚇到,再怎麼說,我也有一招“河東獅吼”的絕招,早對高頻率聲音有不少免疫能力的我們,才不會被這區區的,連“河東獅吼”所制造出的噪音一半都不到驚叫駭到。

不過也因為那個牧師的一聲好像見到了心儀偶像的FANS一般的“淒厲”叫聲,附近所有玩家在找到罪魁禍首,順著她的目光瞧見了引發混亂的“根源”後,又不同程度的造成了不小的混亂。

“沉、沉、沉、沉默?!?!?!綜合實力榜第一的沉默?!”

“呀∼∼是一劍回眸,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看著他,比截圖上更風度翩翩啊。”

“那就是青鸞吧,好可愛的女生。沒想到這麼可愛的女生打理起幫派來,也僅僅有條,讓那麼多人服氣。最難的的是,能力高不止,實力也還那麼高,實力榜中也有一席之地。”

“那個和沉默他們在一起的笑的很爽朗的男人是誰啊?也有些小帥哦。”

“沉默他們的朋友?”

“聽說一劍回眸的劍法很漂亮,真想親眼見見呢。”

“才不是呢,沉默的魔武並用才算得上是華麗。”

“不不不,青鸞的‘召喚齊舞’,那才是氣勢如宏。”

“我說是一劍回眸就是一劍回眸!”

“明明是沉默!”

“青鸞!青鸞!”

幾個女孩子已經為了自認誰的招式更華麗、更讓人震撼而吵了起來。還好,這里女孩子中,牧師占多數,倒也不怕她們打起來。所以大多數玩家並沒有在意這些嘰嘰喳喳的吵鬧聲,還是把所有的目光集中在我們身上。

“你說沉默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他們的等級應該早就不用再這里練級了吧。”

“會不會是帶朋友升級?他們身邊不是還跟著個面生的家伙嗎。”

“不太可能,如果只是帶人升級,完全可以去人比較少的練級區,我想憑他們三個的身手,要保護一個人在高級區不被掛應該是很容易的吧,哪還用跑到這里來和我們這麼多人擠。”

“就是,而且晴空有專門的練級區,在那里升級,可不比在這里更容易嘛,還省得出來給人像看西洋鏡一樣看呢。”

“專門練級區?晴空也玩包場?!”

“噓噓,你要死啦,叫那麼大聲。想被沉默他們聽到啊。”

“就是,你想被沉默他們的FANS踩死,我們還不想。而且你是不是玩[縹緲]的啊?連這些都不知道。別把晴空和霸濤幫、猛虎幫他們這些惡劣包場的家伙們混在一起。晴空的專門練級區是他們靠自己的能力探索出來的,而且平時也開放給所有玩家進出練級的。只是晴空的人在這些練級區可以優先選擇無人的刷怪點練級而已。”

“聽上去感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

“那是。”

“奇怪,我又不是在誇你,你怎麼反而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

“不行啊,我的偶像就是現在的游戲第一人:沉默。你說晴空好,自然就是在說沉默好,我高興還不行。”

“啊,你的偶像是沉默?那我們要好好的握把手。”

“怎麼,你的崇拜對象也是沉默?”

“不,我喜歡的是弱水三千。”

“……”

“……”

這位仁兄的突然表白,驚得周圍一圈同時靜聲,除了小風吹過的聲音,就只有不遠處那越來越多的女性加入的,談論關于沉默三兄妹中,誰的技能最招人喜歡的聲音了。

男士們之間安靜的可怕,而且不自覺的,所有的男性玩家們,很有默契的,和開口言明喜歡弱水三千的那個男性盜賊保持三步遠的距離。旁邊更是有幾個貌似是先前和這位盜賊一起在打怪的隊友,高舉“我們不認識他”的木板,扭頭望天望地,瞅瞅藍天與白云,或拔開怪物的大嘴,研究它究竟有多少舌頭……反正就是不看那個還不知道說錯什麼話的盜賊。

那期的[縹緲小報]現在可還在游戲里傳閱著呢,尤其是女性們對這件事的討論熱情可一點都沒有降下,反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玩家對這件事發出評論後,這股子熱烈勁估計一時半會是退不下來了。

除非再出現一件什麼比這件事更轟動的新聞,不然最起碼要等上三五個月才有降溫的可能。

但這事討論的再歡,也只是那些女性玩家們在議論的多,或是支持,或是傷心。男性玩家們最多就是在私底下發發牢騷或者說些不太好聽的話,也從沒聽說個哪個男玩家跳出來說,因為喜歡弱水三千或沉默而大哭失戀的。

現在冷不丁的跳出這麼一位兄弟,的確是把周圍的同性同袍們嚇了個不輕。

其實迷戀弱水三千那張禍水容顏的男玩家肯定不少,但也沒什麼人會像這位,在如此大庭廣眾之下表明的。這不叫真性情,這叫少根經。

但這種結凍也只是一小塊區域,其他離這些人較遠的玩家都沒聽到,依舊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們身上。

因為看我們看得太專注了,直到有幾個皮薄血少的玩家在看熱鬧的時候,被怪物免費送回了城後,大多數玩家們才想起,這里可不是大街,而是55級以上怪物徘徊的密集刷怪區,被拍上那麼一下,誰都不好受。

被那幾個可憐的玩家臨死前的哀叫驚醒,其他玩家這才倉皇的回身繼續和怪糾纏,但眼神還是不時的向我們瞟過來。

這里是55級到62級怪物分布的練級區,能上這里來練級,代表這些玩家的實力也是可以的,最起碼要在50級以上。現在游戲里,能找到的較高等級怪物出沒的區域,還是屈指可數的,所以也就導致了這里擠著為數不少的玩家。

這里的玩家雖說實力高是高,但和沉默、一劍回眸和青鸞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至于我?純粹是狐假虎威而已。我等級是有的,可實力嗎……興許還拼不過比我低上十多級的人呢。

當然,前提是我不讓三獸上,並且只用單一職業的技能和對方打。讓我混用的話,就算和狂嘯異天對上,誰輸誰贏都還是未必呢。我磨都能磨死他,就算磨不死他,我玩毒也有50%的把握,能把他給撂翻了。

實力上的差距,讓玩家們自覺的為我們讓路。我們所到之處,玩家紛紛往兩邊退開,猶如摩西分開紅海一樣壯觀。

也因為這樣,越來越多的玩家注意到了這里的異狀,注意到了沉默他們。

自認有實力又倨傲不馴的人,看我們的神色自然充滿不服;崇拜強者的那些玩家,恨不得蹲下身子來個一百二十度仰視;發花癡的男男女女們,雙眼全冒紅愛心,滿天空的飄;事不關己的玩家……呃,沒有看到有人漠不關心的。

看來大家都很喜歡湊熱鬧啊。

但無一例外,所有的人都自覺的讓開一條路給我們,還幫我們順手處理了路上的怪物。

“為什麼大家會這麼讓著你們啊?”我偷偷的用通訊器問著沉默,我可不認為,就我現在這張臉,也有這麼大魅力,自然全是借沉默三兄妹的光。

“因為這里是晴空的勢力范圍。”不需要解釋太多,一句話就能表示。

難怪,不管心里對晴空服是不服,但在晴空的勢力范圍內和游戲第一人為敵,還沒有哪個人會這麼傻。而且這里人這麼多,晴空的鐵杆擁躉肯定不少,真出言不遜,惹了眾怒,到最後估計會發展成群P活動。

我們就這樣旁若無人的再往前走了幾步,隱隱可以看見前面有一片迷霧遮擋著視線。那應該就是沉默說的阻擋用的陣法所造成的濃霧吧。

不過我們這一路不動聲色的裝酷,好像在別人眼里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好像高手就應該一副冷酷到底,不苟言笑的樣子。

有那片濃霧遮擋著視線,玩家們都集中在外面一圈打怪。偶爾見到進去幾個玩家,沒幾分鍾就又出來了,而且還一臉的不知所以然,想不通怎麼進去轉了一圈就又這麼出來了。

我們一路平順的通過外層的55級練級區,期間連1只怪的邊都沒摸到,全被別人給收拾乾淨了。

這一路,沉默三兄妹引起了眾多練級玩家的敬仰感歎與嫉妒,而我則被許多充滿猜疑的視線狂紮。好在,包括我在內的四人對各種視線、目光早就都麻木了,什麼感覺都沒有。怡然自得的走我們自己的路,一點別扭感都找不到。

玩家們也忌憚沉默他們的威名,雖然躍躍欲試,可到最後還是沒人敢上前來搭話,只能都注視著我們筆直朝那片現在依舊沒什麼人能穿透的濃霧區行去。

沉默面無表情的走在我們前面,負責帶路,我和娃娃嘴角掛著似有似無的笑容並肩跟在他身後,一劍回眸眼神亂放電的走在最後。聽著周圍玩家們小聲的在一邊嘀嘀咕咕的議論,可又沒有膽子上前結交,我覺得還是挺好玩的。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可沒什麼心情去應付這些熱情的支持者或挑戰者。

“娃娃,你說這些玩家為什麼不敢上來呢?就算不是挑戰,和偶像近距離接觸一下也是好的嘛。”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就一邊走路,一邊和娃娃私聊著。

“因為他們怕啊。”娃娃很平淡無奇的回答我,就好像在說的是天上有云這樣平常的事情一樣。

“怕?他們怕什麼?”

“怕大哥和二哥嘍。”

“怎麼說?給我解釋一下。”

“你真當大哥和二哥脾氣很好嗎?大哥也就在你面前超沒脾氣的,順的都快和綿羊一樣了。二哥也是同樣情況,也只有在小毒毒面前感覺超窩囊的。面對別人的時候,他們都冷的和塊冰一樣,二哥還好些,對女孩子還算溫柔,大哥可不管對方是男是女的。尤其誰敢惹毛了他們倆,被切成十幾段那還是好的。”

雖然是在沉默聽不到的私底下說沉默的小壞話,但娃娃還是有些心虛的瞅了前面帶路的沉默一眼。見沉默沒發現什麼不對,吐吐舌頭,一臉的小心虛。

但也因為她這個動作,讓正巧在周圍的一些男性玩家目瞪口呆,流了一地的口水。

娃娃還可是很可愛的,粉嫩粉嫩的小瓜子臉,菱角一樣的紅豔小嘴,圓溜溜的眼閃著如同星夜般的光彩。

雖然在晴空美人不少,憂郁氣質十足的女王的眼淚、喜怒無常的愛吃桃子的貓、敢愛敢恨行動力十足的毒刺、冷靜果斷的逝不還、笑容讓人感覺親切的心有彩鳳、一見金幣就渾身充滿朝氣的天經地義。

在這些個人特色鮮明的美女中,娃娃的可愛就顯得不是特別的突出,失了幾分亮彩。但娃娃吸引人的地方在于,那種逐漸引導你目光離不開的特質。

如果要形容娃娃,皎潔的白月,則是我對她的評價。

這種淡淡的讓人安心得感覺,才是我最喜歡她,最寵她的原因。因為在她身上總能感覺到如同那個人一樣的感覺,那個讓我毅然決然離開狂天,離開大家的人……

算了,不想了,想起來又要沒完了。我可不想今天的好心情全不見了,還要打怪呢。

上篇:第十二卷 禍事不斷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似乎又闖禍了    下篇:第十二卷 禍事不斷 第一百二十章 好的不靈壞的很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