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是不是太狠了一點   
  
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是不是太狠了一點

白虎,算我這個做主人的拜托你,別再找那些影響環境的生物了。

這次時間用的稍微久了那麼一些,白虎才傳回消息。

“我發現一群只有三、四十只,聚在一起的野牛怪物群耶,要不要打啊?”

野牛?貌似[縹緲]中,和牛有關的怪物都挺悍的。“你看看,覺得厲害嗎?”

“好像不怎麼厲害,最起碼肯定沒我厲害。”雖然看不見,但我也知道,白虎的鼻子現在一定是翹到天上去了。論單打獨斗,能和你打成平手或勝于你的,游戲中也少吧。

“小貓說發現一批野牛怪,要不我們過去看看?”征求了一下另三位的意見,大家都無所謂。只是娃娃要我向白虎確認一下,這批怪的賣相怎樣。

“正常的很啦。”聽白虎那大咧咧的口氣,我猜想這次應該不會太嚇人。

得知是正常不過的怪物,安心的娃娃最終決定跟我們過去看看。

“小貓,在那里守著,先不要動手,如果我們趕過去看見你已經開打了,我決不饒你。”

“那如果是它們先來打我呢?”

“你不被它們看到,它們怎麼會來打你。”

“……嗚嗚,我好可憐,被派出來做苦差不算,連打架的權力都被限制了。”

當作沒聽見白虎的假哭,我們四人打算先去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怪,之後再做決定。

不是不相信白虎,而是再怎麼說,神獸對厲害不厲害的認知和我們一般玩家的認識是很不一樣的。在白虎他們看上去不怎麼強的怪物,對我們而言也許夠頭痛的。

這不是等級可以劃分的,純粹是怪物品級之間的區別。

低級普通怪低級BOSS高級普通怪高級BOSS未成年仙獸成年仙獸神獸聖獸。

小狐狸曾經跟我分析過,在[縹緲]中,每一品級的非人形NPC,也就是所謂的怪物,若想擺脫現在的品級,而晉升為更高一品級,所要獲得的不僅僅是龐大的經驗值。從無數場厮殺中存活下來的幸存者們,如果想獲得晉升,在想方設法活下去的同時,還要獲得[天後]的認同。沒有[天後]的首肯,就算用上一生,依舊只能在原品級停留。得不到更強大的戰斗力、得不到思想智力、得不到屬于自己的地盤。

這也就是為什麼低級的怪物很難爬升到高級地位的原因。因為它們是玩家最多獵殺的目標,沒有一只低級怪和低級BOSS沒有品嘗過死亡的滋味。

而隨著游戲的進程,高級怪和高級BOSS在能大量獲得經驗的同時,也面臨著死亡的接近。

低一品級,就代表要永遠抬頭看其他實力超然的生物,這也就是為什麼高級BOSS想成為仙獸,而仙獸又想把神獸拉下來的道理了。

身為被[天後]眷顧的它們,不願意總是抬頭,它們需要的是俯視,和[天後]更多的垂憐。

但在這點上,神獸和聖獸又是絕對沒有沖突的。因為聖獸永遠不會被降品級,而神獸只要有這個機緣,它就能成為新的聖獸。但這機緣……按小狐狸的說法,基本比我治好我的路癡症狀的可能性還要小。

所以在白虎看來,沒什麼威脅性的怪物,我們可不敢保證對我們來說真的是一點威脅性也沒有。

走上了三、四分鍾,我們看見了白虎所說的野牛群。

可當我們所有人,包括黏著我的狐狸和朱雀,全都看清了眼前到底是什麼怪物後,都一副“沒救了”的表情,狠狠的白了一眼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而睜著無辜雙眼看著我們的白虎。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哪是什麼普通的、沒威脅性的野牛群啊。

按著有些微痛的太陽穴,沉默像背書一樣的報出眼前怪物的資料。

“蠻牛犀,68級到70級不等,外形如同野牛,但渾身光滑且堅硬,像是犀牛一樣的皮膚,頭頂兩只犄角銳利無比,喜歡沖撞攻擊,攻擊力、防禦力都不可小覷。”

介紹完怪物,沉默停了兩秒,接著補充了一句:“我們之中沒有適合充當血盾的加血量型玩家。”

這話其實不用他說出來,但我們知道,沉默這句話純粹是說給白虎聽的。

沉默走的是魔武路線,血量本就不是很充盈。一劍回眸是力敏型的劍士,血條雖稱不上貧乏,但也絕對不多。娃娃更不用說了,她可是近身防禦幾近為0的召喚師。至于我的血條,很不好意思,還沒一劍回眸的長呢。

這讓我們怎麼打?就靠你們這幾只小獸上去頂怪?

狐狸走的也是敏捷路線,雖然貴為聖獸的它血量是不少,但防禦不是特別好,就現在的身子骨,也經不起蠻牛犀幾下撞頭。朱雀的話,倒是空對地的好手,可以負責在旁協助,蠻牛犀打不到它,勉強可以算做是攻擊力。麒麟,偏向法術系的攻擊,對蠻牛犀殺傷力不大。

再加上發現者白虎,頂多也是一個攻擊手,一個小血盾而已。攤算下來,我們這里稍微有點“貧血”啊。

而蠻牛犀這種皮粗肉厚、經打又經摔、經拉又經踹、炮轟不死、槍打不滅的怪物,三、四十只聚在一起,是我們區區四人可以正面對抗的嗎?

抱著這種疑問,我彎腰拎著白虎的後頸,將它從地上提起,視線和白虎的視線持平,讓它直視著我的雙眼,開口了:“小貓,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適合我們打的怪物?”

“知道啊。”白虎依舊沒弄懂我們的意思,反而解釋給我們聽:“你們自己看嘛,這些怪物的等級也不是很高啊,也就比沉默厲害上一點點而已,又不是多難解決的怪物。”

被我拎在半空,感到難受的白虎不停搖擺著它的長尾巴,舞動著四肢,希望我把它放下。晃在半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感覺,讓它這個土系霸主並不怎麼喜歡。

是啊,一只是不難解決,估計就算是我出面,只要用的時間長點,單打獨斗也是能磨死一只蠻牛犀的。

但現在的問題是,這里可不只是一只兩只,而是四十幾只蠻牛犀聚集在這里。根本不可能在不驚動其它蠻牛犀的情況下,“勾引”上一、兩只出來,讓我們折磨的。

這種怪不是說打不過,而是太浪費時間了,沒有任何效率。

所以我也就不打算和白虎分析這個問題了,和它說了也不一定有用。我再次把白虎踢了出去,並且警告它說:“這次如果你再找不到合適我們練級的怪物,我就扣你一天的伙食。”

光是讓它浪費在找怪物上的時間就夠多了,再讓它亂找下去,我們還要不要練級了。

我的這個威脅正好踩在了白虎的軟肋上,嚇得它趕緊四肢並用,飛一樣的跑出去繼續找怪去了。

“小瘋子,你這麼威脅小貓貓是不是太狠了一點了?畢竟是我們沒說清楚要求,就靠小貓貓自己去評定,太難為它了吧。”瞧著一下子就消失在我們視線里的白虎,娃娃有些心軟的想為它求求情。

但我完全不在意:“不給它一點壓力,它有的好給我混。你放心吧,我和小貓相處了這麼久,我有分寸的。”

既然我這個做主人的都這樣講了,那娃娃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安安靜靜的在我身邊,用手指頭逗著左顧右盼的朱雀,打發時間。

這次用的時間較前兩次來,都顯得長了許多,看來白虎也進行了謹慎篩選,而不是看到什麼,就馬上邀功般向我彙報了。我就說要給它點壓力才行,不然讓白虎這麼漫不經心的亂選怪,我氣都能被它給氣死。

在等白虎消息的這段時間,我無聊到和娃娃玩猜拳,累計輸了五次的人,就要選擇沉默和一劍回眸當中的一個,玩親親當然親的是臉蛋。親完之後,再重新來過。

而我運氣比較好一些,或者可以反過來說,娃娃的運氣比我差那麼一點,每次都在最關鍵的時候輸給我。

每次累計到五次,娃娃就扁著嘴,哭喪著臉,恨恨的看著自己的手指頭,在我的再三催促下,拉著同樣一臉苦相的一劍回眸,在他臉上印上一個唇印。

“雪雪(敖家二哥對娃娃的昵稱),你倒是贏上一次兩次呢,我不要求看見小嫂子親大哥,就希望你別再摧殘我的臉了。我一張帥氣的臉,都快被你的口紅印給占滿了。”

一劍回眸苦兮兮的央求著,可只換來娃娃的一個白眼:“你說的簡單,你以為我親你這麼多次我不累啊。我倒是想贏來著,可贏不了我有什麼辦法。”

至于我,則靠著負責警戒的沉默笑嘻嘻看娃娃和一劍回眸雙雙哭喪著臉。嘎嘎,想正大光明看我親我家默默,等下輩子吧。哇哈哈哈哈!

正當娃娃和一劍回眸決定兩人一起努力,怎麼也要勝我一盤之時,白虎徹底打散了他們的爭勝之舉。

“弱水,我這次總算是幸不辱命,我找到了一批不錯的怪物,你們見了一定滿意。”

這次白虎的聲音里充滿了自信,看來是認為這次一定不負所望,不用被克扣食物了。

同樣能聽見我和白虎之間對話的朱雀在我還沒回話之前,很是輕蔑的哼了一聲:“小白這笨蛋,看來為了食物,這次終于用上了它那很少活動的大腦了。或者說,它居然有腦,這讓我萬分驚訝。”

“好了,紅袖,少刺小貓幾句,你們倆也別老是吵吵鬧鬧的。”許是因為一個是天空霸主,一個是陸地王者,又同為神級神獸,白虎和朱雀打從一開始碰面後,就總是你一言我一語的拌著嘴,鮮少有和平共處的時候。

但我也清楚,這也就是它們兩之間的一種相處模式,不吵嘴,它們之間也難過。反正無論說了些什麼,它兩也就轉瞬即忘,從不放在心里,也不會去記恨。

止住了朱雀的話,免得兩獸隔著通訊器吵起來:“小貓,你這次發現的是什麼,先說來聽聽。”

“一群植物系的怪物,等級看起來不是很高。我還停下來觀察了一下,覺得也不是很強。”

唔,白虎居然學會了觀察耶,有進步,很有進步。看來以後要教育它,用食物做籌碼就可以了。

可憐的白虎,如果它知道我現在心里想的是什麼想法的話,不知道是不是會“激動”的暈過去,然後抱著我的小腿嚎啕大哭,乞求我打消這種對它來說,堪比噩耗的主意。

但這時,白虎沒能聽到我的心聲,而我也不會把這些話說出來的,所以白虎只是安靜的等在通訊器的另一頭。

我把白虎的原話一字不差的轉述給另三人,讓他們定奪。娃娃和我同樣保持靜默,在這個問題上,她和我一樣,屬于“白癡”類的。

正所謂術有專攻,我們就不搶沉默和一劍回眸他們的風頭了,免得硬出頭還落得個尷尬的下場。

“植物系?沒有意外的話,那這些怪物的弱點應該是火系攻擊。”摩挲著平滑的下巴,一劍回眸憑借長久的打怪經驗,先點出了對方的弱點。

“如果是火系的話,我們這四人應該不成問題。但不管怎麼猜測,還是去親自看一下比較保險。”沉默也被白虎的兩次凸槌給弄得有些疑神疑鬼了,就怕再來次比較嚴重的“找錯事件”。

還是要先看怪才決定啊,那還商量什麼,直接過去唄。

當我們看到白虎這次尋得的怪物時,所有人都很滿意的點頭。我更是和藹的半蹲下身子拍著它的小腦袋,以示嘉獎。

稍微學會了看人臉色的白虎,經過再三確認,在我們臉上沒有看見任何不滿的神情後,馬上搖著長尾巴討好的舔著我的手心。

“嘿嘿,我這次總算沒有做錯什麼了吧。”

“是啊是啊,這次做的很好,等下有獎勵給你哦。”

聽到有獎勵,白虎瞬間精神了好多倍,也不提我讓它滿處亂跑找怪的這個不合理要求有多為難它了,閃著锃亮的黑色眼睛滿懷期待的瞅著我,眼底盡是希翼。

‘獎勵?弱水會獎勵什麼東西給我?一堆美味的烤肉?讓我踩在朱雀頭上的機會?放我三個月自由活動日子?好期待啊!’

瞧它這可愛的樣子,我溫柔一笑:“就獎勵你……等下殺怪時,你跑第一,做個開路先鋒吧。”

白虎立撲。

逗弄完白虎,我也就不看它趴在地上眼淚汪汪,控訴我玩弄它感情的悲慘賣相,轉身查看起它這次花了好久才找到的好怪物。

白虎這次還真找到了一群適合我們練級的怪物,變異薰衣草。

“變異薰衣草,66級到68級不等,是受到汙染後,產生變異反應的青藍色薰衣草,有半人高,喜歡二、三十只聚在一起生活,使用身上的花瓣進行攻擊,花瓣使用完後就會逃跑。速度一般,攻擊較高,但防禦力,尤其是火系法術防禦力很低。”

以上這段話當然不可能是我說的,如果問我乾林里的一些怪物,我還能侃侃而談的扯上幾句,畢竟當初小狐狸都給我講解過。但換作這個無名之地里的怪物,最熟悉的應該就屬沉默了。

可我有一個問題,一直梗在我心口:“默,為什麼你不知道這里的怪物分布情況呢。你不是說你來過好多次了?”

“這里的怪物有遷移的設定,沒有固定的行動區域。”沉默說的輕描淡寫,但卻讓我們狂皺眉。

“那在這里練級不是有點……危險?不小心碰上了攻高防高又等級高的群居怪物怎麼辦?”

“拼。拼不過就跑。”很簡單的回答,也的確就像是沉默應該說的話。

“呃……”早該想到他會這麼說。

把這個問題先放一邊吧,我們現在該商量的,是到底打不打變異薰衣草。

“打,為什麼不打。”好戰份子之一的白虎第一個跳出來表態,被小狐狸一尾巴給甩出去了。

“我覺得變異薰衣草正適合我們打,一群的數量不是很多,而且弱點明顯,很好對付。”

大家都對變異薰衣草沒什麼問題,但一劍回眸也有他的考慮:“可才二、三十只,有點不夠啊。打完後繼續找別的?”

對于一劍回眸的考量,沉默給出了滿意答案:“變異薰衣草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只要發現一群變異薰衣草,就一定可以在這群周圍250米內發現另外一到三群不等數量的變異薰衣草。”

既然沉默都這樣說了,那就沒什麼好考慮的,我們四人都全票通過用變異薰衣草練級。

它不是怕火嗎,那就更好攻擊了。沉默會火系法術中最基本的小火球,可以在進行物理攻擊的時候,同時進行魔法攻擊。娃娃能召喚的火系召喚獸似乎也有不少可供選擇。至于我這個基本可以說什麼都會的人就更不用問了。

麒麟和狐狸什麼系的法術都信手拈來,朱雀本就是火系,白虎的土系從另一方面來說,也完全可以削減植物系怪物的能力。

現在問題比較大的就是一劍回眸了。

“阿飛,你打算怎麼打啊?要不要我把朱雀借你使使?”我可不記得一劍回眸有什麼火系技能啊。

聽了我的問題,一劍回眸回給我一個一點也不在意的笑容:“小嫂子,你難道忘了,我的隱藏職業是什麼了?”

“啊!”經他一提醒,我才想起來,一劍回眸可是個雙職業者。他除了是個合格且厲害的劍士之外,另一個職業可是個隱藏職業:藥劑師。

他調配出來的奇奇怪怪的藥物,有的時候連我都佩服的很。有時我煉藥沒靈感,就會跑去騷擾騷擾他,從他的藥劑里找些頭緒。只可惜他調配出來的藥真的只能用“奇怪”來形容,因為在大多數的場合下,好像都是沒什麼用處的藥物。

但有時也會正巧碰上能有一款可以使用的局面,就好比現在。

一劍回眸拿出一個手指長的透明水晶小瓶,水晶瓶里面有半瓶多一點的火紅色液體,隨著一劍回眸搖晃手中的瓶子,而泛起無規則的波動。

“你猜這是什麼?”

我眯著眼看著一劍回眸特意展示在我面前的小瓶里面的液體,帶著八分肯定,一分了然,一分疑惑的回答:“炎……靈?”

“BINGO!答對。”一把握住整個瓶身,一劍回眸笑的很邪惡。

還真的是“炎靈”啊。看來一劍回眸也早有預謀啊。

“炎靈”,是一劍回眸偶然間調出來的,一種在特定環境下,才可以自燃的藥物。這個特定環境,就是指,它只有灑在有生命跡象的植物上才能燃燒的起來,放在其他地方,像是人類的皮膚、動物的毛皮、哪怕是木制的家具上,都沒有辦法燃起哪怕一丁點的火星。

可因為平時都不怎麼用的上,早就被我遺忘了,沒想到一劍回眸居然還會帶在身上。

但這時用這個的確是正好,這薰衣草它再變異,它還是植物。而只要是有生命的植物,炎靈就一定可以點燃。

大家都有對付變異薰衣草的辦法,那還等什麼?GO、GO、GO!下去開殺啦。

上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實在是太惡心了    下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來了出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