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遲鈍的某人   
  
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好遲鈍的某人

先聲明,這章和大致情節沒什麼關系,可看可不看。只是充分滿足某些書友的要求而已。本來是打算幾言帶過,但因為有人表明喜歡隨風而逝的雨,所以特加入了一些對話啦什麼的,寫了一章出來。

如有不喜歡的書友、讀者,可以跳過,就當豬仔今天沒更新。如果喜歡這章,豬仔比較有成就感∼∼

謝謝。(OO)

****************************************************

回到晴空後,我就整天纏著解決了轉職任務的憂傷的魅力,暫時還在晴空府內避難的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不為別的,就是想打發時間。

無論是悠閑假日那邊還是小道消息那邊,都沒有關于後面幾樣物品的消息,所以我只能無所事事的整天在晴空府里亂晃悠。

我最近是不敢出去亂跑。以前亂跑迷路也就迷路了,可現在我是萬萬不能迷路失蹤,不然在我迷路期間,其他三樣物品的消息來了,我不在又該怎麼辦。別的人又沒有辦法知道我的轉職物品是不是真的,如果不小心被人騙了怎麼辦。

被騙是小事,我想晴空的名頭在那,敢騙晴空的人也一定做好了晴空實施報複的心理准備。我就怕我空歡喜一場,還浪費時間浪費金錢。

這可關系到我的轉職大計啊,馬虎不得。

憂傷的魅力因為前陣子順利的完成了自己的轉職任務,也遭受過五個月緊密練級的她,同我一樣,並不打算馬上又投身到辛苦的練級行為中。所以她自我決定的放自己一個假期,自然樂的整天和我們窩在一起。

不過據我所知,貌似女王的眼淚都還沒有向憂傷的魅力談到讓她加入晴空的要求,這是為什麼呢?

讓憂傷的魅力自由出入晴空府,卻又沒讓她加入晴空。女王的眼淚到底是怎麼想的?

難道女王的眼淚是嫌我們晴空美人太多了,所以打算限制美人數量?應該不會吧,美人越多,不就代表晴空越有名麼,而且憂傷的實力也可以算作一流水准了,可不只是單純的花瓶啊。

搞不懂,實在是搞不懂,大部分只要是在我身邊的人,淚姐不都是想方設法的拉人進晴空嗎,怎麼這次就沒找憂傷的魅力呢?

“瀟姐,我問你哦,淚姐她有沒有邀請你加入晴空啊?”想不通就要問。

“沒有啊。怎麼了?”

“不是啦,我覺得這很不像淚姐的做事風格耶。放著你這麼一個大美人,不趕快把你劃入晴空的范圍內,很浪費資源的說。”

“浪費資源?你這是用的什麼詞啊。還有,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沒加入晴空?”

“誒???你加入晴空了?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我不知道?那你剛才為什麼說淚姐她沒邀請你?”

我的漂亮堂姐是什麼時候加入晴空的?為什麼都沒有人跟她說過。害我還在那邊想怎麼把憂傷的魅力給拉進來。

見我吃驚的睜大雙眼,憂傷的魅力莞爾一笑:“就在你們出去練級的這幾天啊。是桃子來找我談的,我當時就馬上答應了。因為並不是眼淚來邀請我的,所以我的回答也沒錯啊。”說完,還俏皮的眨眨眼,眼底盡是惡作劇的光芒。

我摸摸鼻子沒說話,的確是我問的不恰當。因為娃娃、毒毒不在,整個晴空內能說的上話的,負責一切的,就是女王的眼淚,所以我理所當然的會認為是女王的眼淚來找憂傷的魅力談入幫的事情。可誰能想到,淚姐居然會讓愛吃桃子的貓來和憂傷的魅力商量這事。

而憂傷的魅力居然抓住我問題中的漏洞和我玩文字游戲。學好三年,學壞三天啊。我可愛的憂傷堂姐居然也被晴空內這些無恥的家伙們帶壞了。

這時的我可沒想到,貌似憂傷的魅力小時候和我在一起干壞事的次數更加多的多。

在晴空里待了幾天,我和隨風而逝的雨相處的倒蠻愉快的,連憂傷的魅力也都很喜歡這個有些小脫線的女孩。

隨風而逝的雨光從外表上看,似乎是個挺淡漠,好像對什麼事都不敢興趣,很超然的一個女孩子。但了解深了之後,就能發現,她其實真的只是反應有些遲鈍而已,而且做事又總是慢慢吞吞、漫不經心的樣。

她對事物的反應,都比別人慢上了N拍,而且對許多事都有自己的理解,別人說出的話又能理解到很不尋常的地方去。所以這也造成了他人一開始對她的誤解。

隨風而逝的雨其實是個挺單純、挺簡單的一個女孩,看待事物也比較直接,很少能明白別人拐著彎說出的話,每次都要悠閑假日在旁不停的給她解釋。

她們兩一問一答的戲碼也是晴空內的人愛看的熱鬧。因為隨風而逝的雨問出來的問題,有時真的很逗。而悠閑假日急的抓耳撓腮想給她解釋,又解釋不清楚的樣子,也每每讓我們狂笑。

而我們一笑,隨風而逝的雨又不懂了,就繼續拿問題來“為難”悠閑假日。

總的來說,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加入晴空,的確帶來了更多的笑聲。而且兩人都是那種率真、可愛的好孩子,是晴空里極其缺少的“稀有品種”,所以晴空里的大哥大姐們,平時有事沒事就關照著兩女,有好吃、好玩的東西都不忘她們的那份,也讓兩女很感動。

其中就屬我最疼隨風而逝的雨了。可以說除了娃娃,在整個晴空里,我最想寵著的,就是她了。

每次研究出好玩的東西就拿著去逗隨風而逝的雨,就希望她笑給我看。

我的這一舉動讓悠閑假日和娃娃N多次抗議我的偏心,但最後也被我的小玩意收服的服服帖帖。

其實不就是想要我做出來的這些小玩意嗎,直說不就好了,還借題發揮干嗎,又不是不給她們。

可她們居然說,這麼沖我一鬧之後,要來的,讓她們比較有成就感,這就讓我很無語。

所以在回到晴空城的這幾天里,我大部分時間就是和隨風而逝的雨、悠閑假日、憂傷的魅力三人,坐在一起,聊聊天、說說八卦,再應悠閑假日的要求,我親自動手做一些小吃來滿足她們的胃。

這小日子過得也挺滋潤的。

不過有一件事,讓許多人都覺得很不可思議,都在猜測,這隨風而逝的雨是真的太遲鈍還是怎麼的。

當初在她第一次從悠閑假日口中知道我叫“弱水三千”時,只是很出乎我們意料的,給予我無限的同情,認為我的名字和游戲第一美人讀音那麼像,肯定經常遇到麻煩。

這事不知怎麼的,傳了出去,以至于每個人第一次見到隨風而逝的雨,都忍不住問上一句:“你知道我們幫里的弱水三千不?”

“知道啊,就是和第一美人名字讀音一樣的那個大哥哥啊。他是個大好人呢。只是運氣不怎麼好,和第一美人叫相似的名字,一定遇到過許多麻煩。”

隨風而逝的雨笑的好純真好純真的回答著,且無論是誰來問,被問了多少次,她的回答都是如此,也沒見她有什麼不耐煩或者疑惑。

聽了她的回答,除了早就對她的遲鈍有所了解的我,和已經習慣她的遲鈍的悠閑假日,只有當初陪同我們一起的逝不還和一騎當千還有些抵抗力,其他人全忍不住一陣狂暈。

‘玩[縹緲]的,只要是知道弱水三千這個人的,都知道他是我們晴空的名譽長老吧。’得到答案後,每個人都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到。

最後,身為隨風而逝的雨的親密好友,悠閑假日被N多人埋怨,沒做到好好教育自己朋友的職責。

被眾口鑠金之下,悠閑假日只能很是無力的給隨風而逝的雨吧事情解釋清楚,免得又有人跑過來捏著悠閑假日的臉頰,發泄在隨風而逝的雨那得到的郁悶之情。

再不解釋清楚,悠閑假日臉頰上的兩片小肉肉就要被大家捏成大餅了。

“阿雨,我很認真很認真的和你說。”悠閑假日雙手搭在隨風而逝的雨肩上,用有史以來最嚴肅的表情面對隨風而逝的雨。但可惜效果不佳,臉蛋被捏的紅彤彤的,只能讓人感覺可愛,而沒有一絲威嚴感。

得知悠閑假日打算好好“教育教育”隨風而逝的雨,我們一圈人一溜煙的全用最快的速度在邊上坐好、站好、蹲好、靠好……搶占有利地形,等著看悠閑假日是打算怎麼對付隨風而逝的雨的“不拐彎”。

“嗯,你說,我聽著。”就算遲鈍如隨風而逝的雨,也很清楚悠閑假日臉上那些紅彤彤的手印是誰印上去的。雖然不知道原因,但並不妨礙她想笑的心情。

雙頰紅紅的悠閑假日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們一直叫著的三千哥哥……”說到我,悠閑假日就伸出手指,找到正倚在牆上看戲的我,指著我給隨風而逝的雨看。“他其實就是弱水三千。”

“我知道三千哥哥是叫‘若水三千’啊。悠悠,你怎麼了麼,是不是發燒了啊?盡說些怪話。”隨風而逝的雨探手摸著悠閑假日的額頭,卻被悠閑假日小力的拍了下來。

“你所認識的弱水三千就是游戲第一美人!”決定不和她拐彎抹角了,悠閑假日打了一個直球告訴隨風而逝的雨。

“……誒?”悠閑假日的直球可能太直接了一點,隨風而逝的雨有半分鍾的愣神,接著就是隨風而逝的雨逐漸明了的表情。

就在我們認為隨風而逝的雨了解了之後,她又把我們一巴掌給扇暈過去了。

“悠悠,你不能因為三千哥哥的名字和第一美人名字一樣就這麼騙我。我承認,我有的時候是有些搞不清楚狀況,可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第一美人長什麼樣子我還是知道的。”隨風而逝的雨一副“你不用騙我,你也騙不倒我”的自信表情,讓悠閑假日差點跪倒在地,以淚洗面。

“……”

靜默,恐怖的靜默。我們之中這麼多人,愣是找不出一個人可以出來說句話。

“天啊,地啊,我到底作了孽,讓你看我這麼不順眼,你倒是直說啊,何苦這麼折騰我呢。”

悠閑假日帶著七分誇張,三分真實的撲到憂傷的魅力懷里哭訴去了。

我們汗,我們狂汗。

“阿雨啊,妮子她沒有騙你哦,我真的是那個弱水三千。”既然悠閑假日是指望不上了,那就必須換人,所以大家有志一同的推我上去。

“三千哥哥,你不能配合悠悠說謊哦。我知道三千哥哥是好人,只要悠悠拜托你,你肯定會答應配合她演戲的。但是你們這次是騙不了我的,我想弱水三千的樣子,整個[縹緲世界]里的玩家,不可能不知道的。”

暈,要她聰明的時候不聰明,不要她聰明的時候瞎聰明。這次反應這麼快,思維這麼敏捷干什麼?

看來還是要用事實說話啊,有些不太想這麼做呢。我別的不怕,就怕這丫頭知道真相後,會忽然和我疏遠,那我就要難過了。

除那幾個在現實中認識我的人之外,其他在游戲里認識的朋友,都在知道我是弱水三千後,和我之間都有著淡淡的隔閡,只是這隔閡有近有遠而已,我可不希望得我喜歡的隨風而逝的雨也變成這樣。

可是沒辦法,大家都受不了和隨風而逝的雨急同鴨講的談論我的問題,可以說悠閑假日就是被他們逼著來和隨風而逝的雨溝通的。可惜實力不夠,反倒被折騰的欲哭無淚。

“阿雨啊。”我柔聲的叫了一下隨風而逝的雨,但總覺得我這聲夠惡心,先自己抖三斤雞皮疙瘩下來。

成功引起隨風而逝的雨的注意後,我眯眯一笑:“注意看哦。”

“叮”的一聲,我解開了易容術。只要我保持毫無表情的樣子,已經基本習慣我這張禍水臉的朋友們,還是能保持自身的冷靜的。

只要我別有表情……

而且這次的主角不是我,雖然我這張臉還是很有吸引力的,但大家注視的目標,卻是隨風而逝的雨。

“啊……”吃驚的小聲叫了出來,隨風而逝的雨用她那雙細白的小手輕掩著小嘴,滿臉驚訝。

‘這次總歸沒話講了吧。’包括躲在憂傷的魅力懷里假哭的悠閑假日,都不認為隨風而逝的雨能再說出什麼讓人噴血的理由了,可沒想到的是……

“三千哥哥,你的易容術好神奇啊……”前面半句很正常,除了讓我吃驚、不解,為什麼隨風而逝的雨會知道易容術的事。

“……居然可以易容成第一美人的樣子,好厲害哦。原來這個游戲里也有像武俠小說里一樣,可以擁有易容的本事,三千哥哥你教我好不好?不過我個人比較喜歡第六的悲傷獨角獸耶,你可不可以變成他的樣子呢?”

“……”

“……”

我覺得,如果不是我定力好,不是早就知道她那少根筋的性格,我現在吐血一定吐的出來,而且是一升一升的吐。

其他幾人從臉上的表情來看,現在的心情想必和我應該相差無幾。

如果不是我現在頂著弱水三千這張臉,實在是干不出什麼有失水准的事,不然我一定學悠閑假日的樣子,叫天叫地的哭著找憂傷的魅力或者沉默尋求安慰去。

“阿雨,他真的就是第一美人。”悠閑假日很是悲憤的一再強調著,就差沒指天立誓、賭咒保證了。

見悠閑假日說的那麼認真,隨風而逝的雨帶著些許的疑問環視了一圈,直到每個人都堅定而嚴肅的點頭給她看後,她才後知後覺的表現出真正的驚訝。

“三千哥哥,你真的是游戲第一美人:弱水……三千?”為了做最後的求證,隨風而逝的雨跑到我面前,直接面對著我那張連我自己都不敢直視太久的美顏問道。而且更為難得的是,她的眼底只有泛著疑惑色彩的清澈,並沒有因為看見我這張臉後,浮現出任何癡迷的神色。

“嗯。”我淡淡的給她肯定答案。

“天啊!”用簡單的兩個字,表露出她的訝意後,隨風而逝的雨用比之前更加同情的聲調,說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話:“好可憐哦,你竟然真的是游戲第一美人……三千哥哥,你是不是真的老是碰上許多麻煩啊?我光是碰上一個彩色眼罩就覺得好累人了,身為第一美人的三千哥哥你,不是更要煩死了?真的好可憐哦。”

“……”

“砰”、“砰”……

隨風而逝的雨的論調讓所有人驚訝,其中幾人更是直接滑到地上去了。

這個小妮子,總是用不同于常人的想法,帶給我們很多的驚喜。

我還是第一次遇上,在知道我游戲里的身份後,表示出來的不是仰慕、好奇、驚豔等情緒的人。就連娃娃、毒毒她們,在知道我是弱水三千時,也充滿著好奇和欽羨。唯有隨風而逝的雨,反而對我抱持著同情的心態。

這種被同情的感覺很奇妙,也帶著些許溫馨。所以不自覺的,我的嘴角掛上了笑容。

我的這個笑容猶如冰雪山上盛開的雪蓮,既是奇景,又是美景,震的一屋子的男男女女愣神半晌。

見過弱水三千這張臉有過大笑、作怪、生氣、心事重重、愁眉苦臉……等等表情,唯獨沒有見過這種神聖的猶如慈悲女神臨世的恬靜微笑。那麼純粹、那麼潔淨、又那麼的端莊、不可侵犯。

連定力最佳的沉默,都止不住的一陣目眩神迷,沉浸在這一笑的風情中,忘了一切。

而不曾對弱水三千露出迷戀神色的隨風而逝的雨,也被迷惑于這笑容的魅力,眼中充滿了欣賞藝術品一樣的狂熱。

這時的我沒有注意到周遭的異樣,我也沉浸在自己的感覺中。

隨風而逝的雨那一番話,讓我有種遇上知音的感動,恨不得現在就馬上拉著她不停的抱怨因為這張臉帶來的那些許多麻煩事情。可就是發現越是想說,就越是不知從何說起。

隨風而逝的雨一向是個不錯的聽眾,因為她基本會在你說到第五句的時候,才能理解第一句話的意思,所以可以讓人盡情的倒苦水,而不會對她自己本身造成任何影響。

因為她有聽沒懂。

我正想著該怎麼和隨風而逝的雨好好說說我的苦悶呢,就忽然感覺整個房間安靜的可怕。

轉頭一瞧,只看見一個個大木樁子或戰或坐的矗在周圍,張口結舌的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

“干什麼哪你們?”

“……弱水,就算我們拜托你,以後不要笑了。”

女王的眼淚揉著有些僵硬的腰,苦笑著代替大家拜托我。

對于這無理的請求,我直接回了四個字:“……莫名其妙。”

***************************************************

地震的後遺症很強烈,還有好多人被困著,豬仔就會忍不住想,這麼震一下,就忽然會消失許許多多的生命,這個數字是豬仔連想都不敢想的……

可豬仔也在慶幸,還好不是豬仔所在的地方出事了。

豬仔這麼想,是不是感覺有些沒良心呢……

(OO)

上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來了出來了    下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來天怒人怨了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