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堅決反對   
  
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堅決反對

我小豬仔又回來了∼∼∼

豬仔麼的爽約哦,說四天,就四天!豬仔今天終于拼命趕完作業了,雖然後面還有一堆的後續問題,但最起碼碼字的時間是可以擠出來了。

今天豬仔是麼時間更兩章了,所以明天豬仔會更新2次。第一次是早上10點左右,是等下豬仔會寫的∼然後豬仔出門上課。晚上回來再碼一章,也是差不多這個時間更吧……應該。

反正豬仔會努力把這4天的,慢慢的補回來。

至于之前有讀者反應豬仔有混字數的嫌疑、情節太慢這些問題,豬仔以後會抽時間進行修改的。等豬仔這次的作業,包括後面的答辯啊、審批啊、書面考試啊這些都搞定後,豬仔會盡量去修的∼∼

好了,大家看書吧∼∼

************************************

我一扭頭,對著隱,口氣不是很善的說道:“那就請你帶路吧。”

隱並沒有對我不佳的口吻表示出任何不滿或氣憤,只是再次很有深意的看了憂傷的魅力和我一眼,輕輕的說道:“來吧。”

之後就帶頭離開了休息廳。

我被憂傷的魅力半拉半拖,心不甘情不願的跟在隱的身後,我的後面是茫然不知到底出了什麼事的隨風而逝的雨和隱隱約感覺到我們三人之間似乎有什麼矛盾的悠閑假日。

一路上,不管是帶頭的隱,殿後的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還是居中的我和憂傷的魅力,五人沒有一個人說話,讓整個氣氛陷入了尷尬之中。

但一路走來,憂傷的魅力總是直瞅著隱的背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不禁猜測,她們之間到底存在著什麼關系。

肯定不會是親戚,不然不可能我不知道,憂傷的魅力也不可能不明講。

說實話,隱她不管是從容貌、氣質、舉止等等方面來說,都充滿了迷人的韻味。跟在她身後,看著前方這位美女走路的姿勢,我就是止不住的想到一個詞:搖曳生姿。

既豔麗,又超然,火爆的外表下盡是凍徹寒骨的冰冷。

矛盾,是她的寫照,也是她最吸引人的部分。隱的魅力在于,能引誘無數的男人為她赴湯蹈火,而她卻依舊能冷靜無比的從無數男性尸體上踐踏過去。

相對的,隱美則美矣,豔且豔也,但她卻完全比不上憂傷的魅力。不光指容貌,更有一些東西,是憂傷的魅力有,而她卻沒有的。

她太耀眼了,讓男人迷戀的同時,也被女性嫉恨著。

在這方面,憂傷的魅力就比隱好多了。在憂傷的支持者中,女性也是有不少的,她們折服于憂傷的魅力那似乎有說不盡故事的迷離眼神中,而憂傷的魅力那帶著些許傷感的溫暖笑容,更是這些支持者最為心疼且心愛的。

而且更是有許多一對對的戀人都同時仰慕憂傷的魅力,其中有不少就是因為共同喜歡的都是憂傷,進而湊成一對對,或是直接結成連理的。

跟著隱,我們來到了萬里客棧頂樓,最昂貴、最豪華、最舒適的套房。

NND,這美女還挺有錢的嘛,就是不知道這錢是不是通過正規途徑獲得的。

我在心里不無惡劣的猜想著隱的獲取金錢渠道。

身為美女,精靈族的美女,精靈族的盜賊美女,先不說從外面兌換現金進入游戲好了,光是在游戲里,賺錢的辦法就有不少,坑蒙拐騙偷,有的是方法。

但我也只瞎猜猜而已,純粹滿足自己的臆想。光憑隱的氣質給出的感覺,就知道她絕對不屑于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冷豔美女自有她的傲氣。

開門進了房間,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立刻被里面華麗的裝飾和超大的空間格局而吸引住了眼球,兩人在各個房間中進進出出,一邊參觀,一邊嘰嘰喳喳的討論著,語氣里止不住的羨慕和贊歎。

隱則毫無主人風范,只是隨意的招呼了一句:“隨便坐。”之後,自己率先坐到了沙發上,右腳擱在左腳上,左手架在沙發扶手上,支著額頭,什麼話都不說,安靜的等著悠閑假日兩人參觀好房間。

而她的視線落點,這次很不客氣的落在了憂傷的魅力身上,徹底無視我的怒瞪。

喵喵的,居然敢無視我?那我就更不能讓她這麼正大光明的猛瞅著憂傷的魅力了。

摟著憂傷的魅力,把她安置在離隱最遠的沙發上坐好,我再親密的坐在憂傷的身邊,從隱的角度看過來,我正好把憂傷大半個身子給擋住。

哼哼,讓你再看。

我的動作成功的讓沒什麼情緒波動的隱深皺著眉頭,沖我射出無數凌厲的視線。但我皮厚,再怎麼紮人我都無所謂。我十分無賴的再次調整姿勢,想把憂傷的身子全部擋住。

等悠閑假日她們兩參觀好整個套房後,NPC也把我落座後,幫大家點的飲料點心全都端上來了。

悠閑假日一坐下,先捧著蜜桃汁“咕咚咕咚”地先灌了幾口,隨風而逝的雨沒她那麼粗野,只是端著杯子小口小口的喝著不加糖的烏龍茶。

我給憂傷的魅力調了杯多加奶精少加糖的檸檬紅茶後,自己放在一邊的龍井我暫時並沒有碰,而是不停的朝茶幾上的各色點心進攻。

有的吃就吃,一向是我的准則。像在面對陸綾瀨她們三人的時候,我都可以照樣和毒毒搶食搶的不亦樂乎,更何況現在面對隱,我照樣吃的歡。反正不是我付錢,敞開肚子吃。

唯一不太好的,就是貌似不能打包,不然帶點回去給娃娃嘗嘗,讓她也吃吃看,這號稱晴空城最貴的萬里客棧里最貴的豪華套房提供的茶點,和我做的有什麼區別。

其實我個人認為區別還是有的,我做的絕對比這里的好吃N多倍。

不是我自誇,就我現在的手藝,已經徹底征服了小狐狸它那張挑剔的口了,無論是正餐、夜宵、點心、零食……只要是從我手上做出來的食物,絕對是三獸爭搶的目標。

想小狐狸的嘴有多叼啊,現在都被我喂的服服帖帖的。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變的更叼了倒也是真的。現在三獸除了我做的東西,其他食物都不怎麼吃了,而一頓不吃它們就鬧、就撒潑,但它們那可愛的樣子,每次也弄的我超沒脾氣。

憂傷的魅力和悠閑假日早就習慣我的吃相了,尤其是見過白虎的吃相後,對于我處于基准值以上的粗魯吃相,在她們看來,已經文雅的多了。隨風而逝的雨雖然不是很習慣,但也見過幾次,又加對這些事情本就不在意,所以她也沒說什麼。

只有隱眉間的皺褶更深,她是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其她三女會對這種一點優雅感也找不到的吃相如此視若無睹。

我也沒有那麼自私,沒把點心全塞自己嘴里,全都自己吃,我還是替憂傷的魅力拿了不少,但她顯然心事較重,沒什麼胃口。倒被悠閑假日半路劫去,填了她和隨風而逝的雨的胃了。

吃飽喝足應該就是說現在的情況吧,抱著溜圓的小肚子,我滿足的靠在軟軟的沙發上,舒服的直哼哼。給我伴奏的還有悠閑假日這妮子,同樣吃撐的靠在隨風而逝的雨身上,滿足的像偷吃了魚兒的小貓。

“隱,這里的小點味道不錯耶,不知道正餐食物是不是也這麼好吃呢?”

“你有興趣等下可以留下吃吃看。”既然是悠閑假日的朋友,那對她這“愛吃”的小愛好,隱自然是了解些的。

嘴饞加喜歡吃的悠閑假日,一直在游戲里跑來跑去,除了想領略游戲里的大好風光之外,嘗遍各地美食也一直是她的小夢想。

將桌上食物一掃而空後,悠閑假日才想起來,她來這里可不是光為了吃這麼一頓的,還有其他重要的事要辦呢。

“隱,剛才在樓下,我沒仔細的給你介紹,現在我給你正式介紹一下他們哦……”悠閑假日打算給雙方來個簡短而隆重的介紹儀式,可惜我們兩方都不太領情。

隱纖手一抬,讓悠閑假日接下來的話給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需要。”很直接的讓悠閑假日省點口水,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邁動筆直纖長的雙腿,直直越過了我們,走到了憂傷的魅力身前。面對著憂傷的魅力,隱半跪下身,雙手執起憂傷的一只手,從見面起就沒有溫度的眼中,此時燃燒著濃濃烈焰。

“好久沒見了,都不願意和我打個招呼嗎?”對著憂傷的魅力,隱撇下高傲的外表,顯得有些許可憐的望著憂傷的魅力。

果然,隱和憂傷果真是認識的,而且關系看上去還很不淺,是絕對的舊相識。

但讓我擔心的是,憂傷的魅力一直不願意直視隱,好像感覺是隱單方面認定了憂傷的魅力一樣。憂傷的魅力躲隱的那樣子我不是沒看到,尤其在隱說了這番話後,憂傷的魅力表現的更讓我憂心。

原本就不算紅潤的臉色,現在更顯得蒼白帶青,紅豔的嘴唇更是失了顏色,被自己的貝齒凌虐的全是齒印。

“……我們,今天來,是想和你談別的事的,你和我之間的事,改天再說好嗎?”有些不知該怎麼說,但憂傷的魅力還是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了。

聽了憂傷的話,隱不可避免的露出了些許失望的神色,但並沒有顯得特別沮喪,只是頹然的放開憂傷的手,說道:“我知道了,但我希望你不要再躲我了,有些話我想和你說明白。”

“再說吧。”

全然不知道她們之間在打什麼啞謎,我、悠閑假日、隨風而逝的雨只能茫然的看著她們兩人言辭閃避的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

說的全都是中國話吧,每個字也都是中國字吧,可為什麼我們就是不了呢?

得到了憂傷的魅力不算保證的保證,隱也沒有多說什麼,站起身,往憂傷的魅力另一邊的沙發上一坐,和我雙雙將憂傷夾在當中,就當沒看見我的怒瞪,堂而皇之的將目光鎖在憂傷的臉上。

我見久瞪無效,只能憤憤的收回不友善的視線,轉而關注憂傷的魅力。

“瀟姐,你沒事吧。有沒有什麼不舒服?”我抓著她的手,擔憂的看著憂傷的魅力,只要她說出想離開,我肯定馬上帶著她頭也不回的走。

可憂傷的魅力只是搖頭表示說沒事:“你還是先把正事辦了吧,不用掛心我的。”說完,還笑的很不自然的拍拍我緊抓著她的手。

我和憂傷的魅力之間的行為,讓隱的眼底閃過一絲不快,但因為太快了,轉瞬即逝,所以也沒有人注意到。

雖然憂傷的魅力這麼說了,可我就是不放心,所以我打算速戰速決,直擊主題,開門見山。

我半旋身,直接面對隱,出聲詢問:“隱小姐,我想問你一下,你是不是有一塊繡著一只鳥兒圖案的紅色方巾。”

早就知道我們來是為的什麼,所有隱回答的很快:“我的確是有這麼一樣東西。”說著,隱纖手一翻,拿出一塊顏色紅豔似火的絲巾。隱還特別將其展開讓我們看得真切,上面的確繡有一只姿勢優雅的展翅啼昂的金色鳥兒,栩栩如生。

一直和朱雀在一起的我,一眼就看出來,這方巾上繡的,的確是完全體的朱雀,而且相似度高達98%之上。雖然還沒接手獲得系統提示,但我已經能肯定,這的確是我要找的[朱雀羽]。

因為方巾上繡的鳥兒和朱雀真的太像了,連高傲、漠然的神情都一模一樣。

我也終于明白悠閑假日為什麼會說隱喜歡這塊方巾了。上面的朱雀和隱給人的感覺很相似,外表熱情如火,內在冷冽如冰。高傲、優雅、還帶著些許高處不勝寒的寂寥。

既然能確定這有很高的可能就是我要找的[朱雀羽],我也就沒打算和隱多說什麼。

“這的確是我要的東西,只要你肯割愛,價錢隨你開。”

如果換作是別人,我肯定要好好的和對方套近乎,稱兄道弟一番,或者先把東西拿在手上,讓系統進行綁定,造成既定的事實,再一臉意外加為難的表示歉意,讓對方不賣也沒辦法。

可是面對造成憂傷堂姐這麼奇怪表現的隱,我沒什麼興趣和她糾纏,就想乾淨利落的把事情辦完。

就算隱開出天價我也不會還哪怕一個銅幣,向我認識的所有人借錢,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的買下來。如果她不願意賣,我也不會有什麼留戀、惋惜,直接拉著憂傷的魅力就走,什麼也不會說。

聽我直接問價,比較了解我的悠閑假日嚇了一跳,她本來還以為我會借著是她朋友的身份,先進行壓價,沒想到我這次這麼直接。

憂傷的魅力則是知道我為何會如此,所以只是苦笑一下,也並沒有多說。

見我這麼說,隱並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斜著腦袋,沉思了半晌。

“錢什麼的,我是不缺的。”聽到這話,我已經打算起身帶著憂傷的魅力走人了,但隱緊接著繼續說了下去:“如果你真的想要這塊絲巾的話,要我讓出來也不是不可以。只要……”

隱賣著關子,沒有說下去。

“你有什麼要求就提,能做的到我就去做,做不到就當今天這事不曾發生。”不想和她浪費什麼口水,直接把道劃下來,能成就成,不成就算了。

既然我都這麼說了,隱也直截了當的提出要求了:“我要和瀟……不,是和憂傷的魅力單獨相處3小時。”

“不行!”想都沒想,在她說完話的第一時間,在悠閑假日她們在被隱的奇怪要求嚇到的時候,我二話不說,立刻提出反對。

只要是長眼睛的,都看得出來,憂傷的魅力並不是很想見到這個叫隱的女人。但隱卻不是這麼希望的,她應該是單方面纏著憂傷的魅力。

而悠閑假日以前提起過,隱在游戲里找著一個在現實中,不太可能見她的人,現在比對一下憂傷的態度,隱要找的人是誰,簡直不言而喻。

現在隱居然敢這麼提出這種要求來,我自然是不會答應。

我的否決讓隱很不滿,輕皺柳葉眉,口氣森冷的說道:“要我轉讓方巾的要求就是讓我和憂傷單獨相處3小時,如果你們不答應,那就什麼都不用談了。”

她的強硬和一副等著我們求她的表情把握氣的不輕。NND,我風子亞從小到大,最不喜歡的就是接受威脅,尤其還是一個讓我很不爽的人威脅我,真當我是吃草的兔子,沒有攻擊力是不是。

而且這事還關系到憂傷的魅力,我自是不願意因為我的原因而委屈了自己的堂姐,所以我口氣更是寒冽的沖隱叫囂著:“既然談不攏,我們也就沒什麼好談的。瀟姐,我們走,不理這種奇怪的家伙。”

說著,我就想拉著憂傷的魅力離開。

而一直在旁邊坐觀上客的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先是被隱的條件給弄得一頭霧水,之後更是被我和隱之間,這忽然沖出的火藥味嚇著了,來回不停的在我和隱兩人之間觀望。

那可憐兮兮、不知所措的樣子讓我有些愧疚。畢竟這次和隱會面,是悠閑假日牽的線,我現在和隱弄得這麼僵,讓她兩面都很難做人,一時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雖然是有些對不起悠閑假日,但我卻只能對不起了,最多回晴空後,我再想辦法好好彌補一下她。

但憤憤生氣的我還沒從沙發上徹底起來,就被憂傷的魅力給整個人又拉回沙發上坐好了。

“瀟姐?”

我詫異的看著憂傷的魅力,只見她一點也沒有要跟我走的意思,依舊沉穩的坐在那里。

我一度以為是隱從另一面拉住了憂傷的魅力,但發現並不是,隱一點也沒有碰到憂傷的魅力。

“小風兒,不要這麼沖動。”

“我沒有沖動,我只是不喜歡……”我只是不喜歡讓你卷入這種麻煩事情里。隱應該從一開始見到憂傷的時候就有了這種打算,我不能因為我的關系,而讓憂傷的魅力去做她不願意做的事。

明白我的顧慮,憂傷的魅力只是微微的搖頭,讓我的話說不下去。

自打隱提出了她的要求後,憂傷的魅力的臉上就沒了一開始的不自然,除了臉色依舊蒼白到發青外,實在是看不出她又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小風兒,你先坐下好嗎?既然隱她的要求里提到我了,我想我也有選擇的權利對嗎?”

“什麼選擇不選擇的,她的要求很無理取鬧,我們根本不用理會,直接……”

“小風兒。”

看著憂傷的魅力早就有了決定的神情,我除了煩躁的錘了一下沙發扶手,憤恨的罵了句“FUCK”之外,我知道,憂傷的決定已經是我不能改變的了。

安撫住了我,憂傷的魅力神色平靜的轉回身,面對著隱:“你的要求……我答應。”

“我反對,堅決反對!”雖然是有預感,知道憂傷的魅力會答應隱的這個莫名其妙的要求,但我還是跳了起來反對,我不准憂傷的魅力答應。

知道我這個堂姐一旦倔起來,沒人能攔的住,但我還是要試上一試。

“風,閉嘴,坐下。”

上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七章 美人也會讓我不爽    下篇:第十三卷 不知的往事 第一百二十九章 以為淚早流干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