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來了回來了   
  
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來了回來了

我坐在懸崖峭壁中間,無語問系統。而另一方面,在我還因為昏迷狀態而沒有登上游戲之時,沉默和憂傷的魅力三人約好再次上線的時間到了。

沉默早早的就上線等著憂傷三人了,當最後的隨風而逝的雨也出現在了游戲中後,沉默就把我們的猜測一說,三人覺得不可思議的同時,也基本肯定這種猜測。但是怎麼想都想不通,怎麼隨便一個普普通通的練級,都能讓某人碰上任務,而且還是高級任務。

這個情況,不禁讓憂傷的魅力想起了當初任務發布者親自找上門的,關于完成玉公主遺願的任務。似乎只要有她這個小堂妹摻和在里面,這些平常怎麼找都找不到的、疑似隱藏的任務,就會不停的自己找上門,想推都推不掉,全是強制性要去完成的。

“唉!”歎了口氣,對她這個小堂妹的遭遇,憂傷的魅力也沒有辦法幫忙了。“既然小風兒恨有可能陷到任務地圖里面去了,我們也沒辦法了,只能靠她自己了。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先回晴空府吧。”

怎麼說,小風兒都有不小的自保能力,而且是在游戲里,最多被掛回複活點去,倒也不會出什麼大事。至于掉下的等級,更是不用愁,有沉默和一干寵物在,練不回來那才叫怪事。

沉默的意思也是如此,反正小三碰上這種狀況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到現在都平安的很。擔心是肯定的,但大家也都不會心急火燎。

這個時候,不管是沉默還是我,都還不知道,等下在游戲中等待我的,可是無邊的痛楚和全然陌生的環境。

事情都這樣了,四人也就准備打道回府。期間,沉默下線接了一通我的電話,對于我現在身處的地方和狀況,無能為力。四人經過許久,剛踏出霧區,還未等被外面聚集了無數來等美人“出關”的玩家給嚇到,就先被另一個人嚇到了。

“啊!你們終于出來了。我在這里等的都快要成化石了。”那叫聲響亮的,把沒有心理准備的幾人全駭的感覺心跳都漏了一拍。

下意識的向這個超誇張的聲音傳來處看去,沉默他們就看見當初進入霧區之前,那個攔住他們,還想采訪某人的精神過頭的男子。叫什麼來著?如墨……黑夜濃?

見沉默四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他身上,如墨黑夜濃提著長長的衣擺,快速擠過人群,湊到了沉默他們跟前。“我可是終于把你們等出來了啊,你們應該不會忘了之前的約定吧,好讓我……耶?你們那位朋友呢??”如墨黑夜濃四下張望,就是沒看到他的目標人物。

憂傷的魅力拉住了有些心情不好的沉默,對著如墨黑夜濃款款一笑:“我們那位朋友因為還有些事情,暫時還要在里面待一段時間,沒和我們一起出來,如果你找他有事,可以在這里等他。”

與其告訴這個如墨黑夜濃,他要找的目標掛回去了,還不如直接說對方沒出來,最起碼還可以把這個有毅力的,等到現在還沒放棄的如墨黑夜濃給困在這里,省得添亂。

“還沒有出來啊?那我可不可以跟著你們一起走啊。你們朋友總會和你們會合的,我和你們一起等他吧。”不知是如墨黑夜濃不信憂傷的魅力的話,還是真怕找不到目標人物,他並不打算這麼容易就罷手。

“抱歉!我們還有其他事情急著辦。”沉默斷然拒絕了如墨黑夜濃這個餿到不能再餿的提議。說完話的沉默,沒讓如墨黑夜濃過多的糾纏,率先往晴空城的方向走去。憂傷的魅力不帶任何歉意的向如墨黑夜濃頷首後,也快步離去,身後帶著悠閑假日和隨風而逝的雨。

大家都想早點趕回晴空府,好與娃娃在一起,能第一時間知道我的情況。尤其是沉默和憂傷的魅力,心中的急切可不是說的清的。

被沉默痛快拒絕的如墨黑夜濃並沒有顯得很沮喪,只是玩味的瞅著四人逐漸模糊的背影,笑的很……賊。

他那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朋友:困,打著大大的哈欠,一搖三擺的磨蹭到他身邊,一手擱在如墨黑夜濃的肩膀上,有氣無力地說:“都被人明顯拒絕了,你還不死心啊。”說完,又是一個哈欠,順便擠出了一絲眼淚。

“越是這樣,我的斗志就越高。”完全不在意同伴話中話的損他厚臉皮,如墨黑夜濃依舊顯得信心十足。

“那你打算怎麼做?”一個哈欠接一個哈欠,困原本就睜不開的眼睛,現在更是被淚水糊的只剩一條縫了。

“沉默不是晴空的人嗎,聽說憂傷的魅力她們也進了晴空,那就是代表,那個人也十有八九是晴空的人。我們只要跑到晴空去守株待‘人’,不就可以了。”

“想法很好,可你怎麼進晴空去待‘人’?人家讓不讓你這個可疑份子進晴空都是個問題。”

“你傻哦。”聽了困的話,如墨黑夜濃像看弱智兒童一樣的看著困。“隊長和小天他們都在晴空里,想混進去還不簡單。”

聽了如墨黑夜濃的打算,困不得不提醒他:“想要去拜托隊長那對錢撈兄妹,需要付出的代價可不是什麼小數目啊。”提醒是好意提醒,但配上他那動不動就一個接一個哈欠,反倒是有點像是打算閑閑在旁邊看熱鬧的樣子。

可如墨黑夜濃卻很不在乎的說出了對困來說,簡直可以和“噩耗”劃等號的話:“放心,輪不到我出錢的,你不是還欠我好多錢嗎,直接把你壓給隊長他們就可以了。”

“什麼?!”這番話,嚇得困睜大了難得睜開、總是半眯的雙眼,臉色煞白泛青的傻在了原地,一副驚恐過度的樣子。

如墨黑夜濃依舊笑的賊賊的,拉上已經成僵直狀態,一時半會肯定恢複不過來的困,追在沉默他們身後,往晴空城的方向跑去了。

秘密,我來了!

***************************************************

我坐在光線晦暗的峭壁之間,坐了不知道有多久了,期間也上下幾次游戲,向娃娃彙報現在的情況,免得大家擔心。因為只是坐著等傷勢轉好,所以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彙報的,純粹只是為了讓沉默和憂傷他們安心而已。

想扒拉著手指頭玩,打發打發時間,但連抬手的力氣也找不出多少,無聊到最後,只有啥都不去想,保持腦海一片空白的狀態,熬時間。

而且因為不知名的原因,我的寵物空間居然處于被封鎖狀態,三獸如同睡著了一般,蜷縮在空間里,雙眼緊閉,沒有任何反應。無論我如何叫喊或召喚,都沒有半點反應,一直被系統提示為不可召喚狀態。

如果能叫出三獸,我也許還不會這麼無聊,最起碼可以聊聊天什麼的,總比自己一個人傻呆呆的要好。

我熬啊熬……每當實在是受不了的時候,我就下線去騷擾騷擾娃娃,或者出去跑一圈,然後回來繼續熬時間。雖然痛苦了一點,但也沒辦法,誰讓我現在是不能亂動的重傷人員呢。

所以當看到屬性面板上,那“重傷”兩個字的前面,好不容易加上了“輕度”時,我差點就要激動的跪下來痛哭流涕、感謝系統了。

這時的我全然不去考慮,我落得現在這個境地,和系統也有分不開的關系。

既然傷勢有所減輕,那我可就不敢怠慢了,忙找出最好的補血、補狀態的藥物,把本來只有十幾點的血條補滿,再把一系列的,如饑餓、疲勞等這些平時下線後就能緩慢恢複,可是這次卻紋絲不動的負面狀態全部消除。

動作幅度不敢太大,我慢慢地吃藥,每次都要等到前面吞下去的藥效完全發揮,我才敢吃下一種藥。別的不怕,就怕吃藥吃太快,造成藥性對沖,就我現在這虛弱的小身板,可經不起什麼折騰了。

慢慢的塞藥,然後等藥效發揮,又用了半個多小時,我才算能比較不費力的撐著土壁站起來,而不會感到渾身骨頭都發出激烈的抗議。

看著屬性面板中,那幾個鮮紅的大字終于不見了,還原成平時一直見到的那種正常屬性面板,我才算松了一口氣。最起碼我這條小命,現在是保住了,不用擔心會發生在現在這種命比紙薄的情況下,被送回複活點,硬生生接受失去10級的悲慘遭遇了。

現在不存在重傷的問題,身體也可以自由活動了,我自然是打算好好探索一下這里到底是什麼個狀況。光看附近的這些一成不變的環境,我已經看膩味了。

左右看了看,我向著最近的、可以通向上方的斜坡走去。我琢磨半晌,覺得沉默說的“站的高看得遠”這句話還是有點道理的。先不說站在高點的地方那個可以確定我現在的方位,哪怕是遇上了危險,真的跑不過對方,往下一跳也就是了,總比被堵在哪要好的多,最起碼可以甩開危險制造者。

我隨手撿起一根在身邊的鐵槿樹的雙叉樹枝,反正看到通向上方的斜坡就走,上了斜坡後,就用扔樹枝的方法來決定往左還是往右。反正是系統把我帶到這里來的,那就讓系統決定我該往哪里走吧。

一路上,依舊和之前沒有什麼分別,還是只能看清周遭十幾米范圍內的情況,身邊還是那些深紫色的土壤,有一棵沒一棵的還是孤零零生長著的鐵槿樹,還是除了水流聲外什麼聲音都沒有。

啊,現在應該有些其他聲音了,我的走路聲,衣服的摩擦聲,以及鐵槿樹樹枝扔地上的聲音。已經在這無聲的地方待的快郁悶死的我,一路上只能自己制造點聲音出來,免得無盡的寂靜把自己逼瘋掉了。

扶著崖壁,看到斜坡就走,然後繼續扶著崖壁前行,累了就找個稍微寬敞點的落腳處坐下休息。就這樣停停走走,我早就已經記不清到底走過了多少斜坡,走了多少路。

一開始還有心去默記,可走的多了,我也就懶得記、也記不住了。

直到我走的頭昏腦脹、兩眼昏花、雙腳打飄,卻也只見頭頂那一開始看到的,猶如一條線的微亮天空,也只是稍微寬了那麼一點點,從一條細線,變成了一條稍微粗了一點的線。

受打擊了!都走了這麼久了,而且都是一直往上的,怎麼離懸崖頂還是那麼遙遠?郁卒到無以複加的我,咬著牙,“唰”的一聲站起來,下了決定。

“MD,我還就不信了,不就一片懸崖麼,我就走給你們看!”不過……今天先下線再說。現在應該到吃晚飯時間了,再不下線,食堂里都要沒飯供應了。

今晚也不上游戲了,一天里忽然發生這麼多事,累了。今天先好好休息休息,第二天再試試看能不能走出這里。

抱著這份期待,我退出了游戲,看到的就是已經一字排開站在我床邊,捧著飯盒的四匹“餓狼女”們,正惡狠狠的看著我。

“小瘋子你好慢哦……”

“等你都等的餓死了……”

“再晚就只剩白飯可以吃了……”

“我們吃不到晚上的菜,就讓你請我們吃小炒哦……”

在四女的抱怨聲中,餓了加上不想破財的我趕緊拿上飯盒,跟著她們灰溜溜的出門了。

如此幾天之後,我還是沒走出那個奇怪的懸崖,沉默每天三通電話,就是問我的情況。連瀟姐都不顧我老爸當初下的命令,偷偷向沉默要了我的電話號碼,打來詢問。

可我就是走不到頂我有什麼辦法……這麼日複一日的爬山,我也厭倦啊,可就是看不到懸崖頂的說。

就在我滿肚子怨氣沒處發的時候,已經回家了整整一個多月的毒毒,終于帶著大包小包,由齊朔陪著回到學校了。

這天我正咬著筷子,看著眼前都沒怎麼動過的食物,嗚嗚誒誒的發泄著我的郁悶之情,娃娃這幾天也早就習慣了,一開始還會安慰我幾句,次數多了,也就全當沒看到,自管自吃飯。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寢室的大門被人大力、粗魯的給一腳踹開了,踹門的人還很是囂張的把腳丫停在半空,扭上一扭。

“靠,誰啊?!不知道我們這個寢室是誰罩著的嗎?!”心情本來就夠不好了,還有人敢趁我們寢室的禦用打手--毒毒--不在的時候來鬧事,活膩了是不!我“啪”的重重放下快被我從一雙咬成兩雙的筷子,火氣十足的叫著。

踹門的腳緩緩放下,我們也看清楚了主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但一瞧清來人,我摸摸鼻子,不說話了。算了,她踹寢室門也不是一次兩次地踹了,這都是她的標准開門姿勢。

“呦∼什麼時候我們的瘋子這麼囂張啦,氣焰很高嘛。”這個仿若妓院老鴇迎客時的“呦∼”聲,讓我硬生生抖落了十斤雞皮疙瘩。

“小毒毒!!!哇……你終于舍得回來了哦∼∼∼”瞧清加聽清門口的人是誰後,娃娃連桌上的飯盒都不管了,對著門口那個終于回來的人就是一個猛撲。

回來的,不就是已經離開了一個多月的毒某人麼,瞧她精神煥發、紅光滿面的樣子,看得出來她在家的小日子過得挺爽、挺滋潤的。就可憐我嘍,這一個多月,不管在學校還是在游戲里,都沒碰上什麼好事,看著毒毒現在感覺這麼舒爽,我就很不爽。

重新拿回桌上的筷子,我繼續咬。一邊咬,一邊瞪著感覺長胖了一點的毒毒。

被娃娃的沖擊弄得差點摔地上的毒毒,要不是有身後的齊朔手快的扶了一下,現在一定以很難看的姿勢摔地上了。

“娃娃,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嚇人啊,我都快被你嚇出心髒病來了!”

“嗚嗚,小毒毒,你終于回來了∼∼這一個多月里,你就只打幾個電話回來,游戲都不上,人家想你嘛。”娃娃高興的抱著毒毒就不肯撒手了,無論毒毒怎麼拉扯--當然沒敢真用力--都不能讓娃娃從她身上下去。反而被越抱越緊,緊的都讓她快沒氣的狂翻白眼。

我用牙齒叼著兩根筷子,直接無視毒毒擠眉弄眼的要我幫忙拉開娃娃,反倒直接越過擋在門口的她兩,跑到了齊三哥的跟前,幫他拿過手上的幾個包,把他請進了寢室。

“來來來,齊家三哥哥別在門外傻站著了,進來坐進來坐。來,包包我幫你拿。哦喲,這麼多包,肯定很重吧。里面都是些什麼呐,換洗衣物還是特產哦……都有啊。那特產肯定很多是不?那就要快點吃掉,現在天開始熱了,放久了就會壞的。是哪幾個包包里面有吃的啊,馬上拿出來,容易壞的我們現在就馬上解決掉,能放久一點的就藏我床底下好了,保證可以保存很久……”

趁著娃娃死死抱住毒毒的間隙,我很不要臉的連拐帶騙把齊朔提著的幾個包包全都一一拆開來看了。穿的我就不看了,毒毒和我的身材差許多,穿她的衣服,我會因為某些地方不夠撐起來,而自卑的。所以我就專盯著吃的東西找,我就不信她這次回來會不帶好吃的來“孝敬”我們。

果然,五個大包包里,就有三個包里面塞滿了能吃得食物。

“靠,死瘋子,你警告你不准動我的零食。”對我居然厚顏的拆起了她的包裹,毒毒表現出強烈的不滿,但因為娃娃還掛在她身上,行動極其不便的毒毒只能通過言論威脅來阻止我的手伸向她的包裹。

但……有用嗎?答案顯而易見。我根本不理毒毒色厲內荏的威脅言論,直接連拆好幾包零食,還很好心的給齊朔開了一瓶飲料。畢竟這些行李可都是他拎上來的,讓他補充點水份也是應該的。

但齊朔只是有禮的謝絕了。我絲毫不在意,聳聳肩,自己“咕咚咕咚”的喝掉。這瓶飲料開都開了,不喝浪費。

不過沒想到毒毒帶回來的食物不少嘛,而且還都是我和娃娃愛吃的東西!嘿嘿,這個死要面子的毒毒,坦白承認對我們好又不會少塊肉,扭扭捏捏的裝什麼嘛。

“丫丫的!死瘋子,叫你不要碰你還一個勁的給我拆……娃娃,放開我,我要找瘋子決斗。”

“不放,這麼久沒抱了,我要一次補回來。”

“娃娃……”

“不放、不放就不放!”

“……”

“咕咚咕咚”、“咔嗞咔嗞”、“噗”、“嘶啦”、“嘎嘣嘎嘣”……

“……靠,你這個死瘋子,你不幫我也就算了,你還趁機一個人獨吞我帶回來的零食!你既然就一個人吃,我暫時也沒辦法教訓你,那你也就好歹給我收斂一點,可你居然還不要臉的發出這麼大的聲音!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毒毒氣急敗壞的直想跳腳,可掛在她身上的某位不讓。

“小毒毒,別亂動啦,我抱的好不舒服哦。嗯∼你身上香香的,用的是什麼牌子的香水啊?我喜歡。”

“咕咚咕咚”、“咔嗞咔嗞”、“噗”、“嘶啦”、“嘎嘣嘎嘣”……

“瘋子,放下你手上的東西!”

“小毒毒,你好像又豐滿了耶∼”

“娃娃,不要用你的臉埋進去……”

“咕咚”、“咔嗞”、“嘎嘣”……

×××××××××××

今兒個有人問豬仔有麼有群,然後豬仔找了個以前好玩開出來,到最後卻麼人了的一個群,大家想加可以加,不想加也無所謂∼∼

群號:16081442

(OO)

上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五章 聽都沒聽到過    下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漆漆的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