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漆漆的洞   
  
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漆漆的洞

當毒毒好不容易把娃娃從身上扒下來後,她放零食的三個包包已經給我翻了個底透,別說大包裝的零嘴了,連小小的一包口香糖都沒讓我漏過。

看著黏在毒毒身上當牛皮糖的娃娃,再看看嘴里啃著牛肉干,嘴邊叼著魷魚絲,腦袋埋在行李包中繼續翻找的我(筷子?早被我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算是完成任務的齊朔在確定把最疼愛的小妹真正交到我們手中後,隨意的招呼了兩聲,就打算告辭了。

“耶?要走啦?”雖然我的注意力大多放在食物上,但身邊這麼大一個帥哥的動靜,我還是關注的。所以當齊朔站起身打算離開的時候,我還是曉得的。

“嗯,既然小藍兒安全到了,那我也要回去了。”

小藍兒?啊,是指毒毒!

“再留一會嘛,等下大家一起吃個飯?”順便由你買個單。此時的我,才不管我和娃娃剛才吃的那頓,是不是正餐。反正我也沒怎麼吃就是了。

但很可惜,齊朔沒有留下吃飯的打算,所以也讓我的敲竹杠之計慘遭夭折,害我還以為等下終于有口福,可以改善一下伙食了。

對于我的“邀請”,齊朔並沒有給出回應,而是邁步走到了毒毒和娃娃身邊,低頭看著還在和娃娃玩“拔河”的毒毒,齊朔一直微笑著的臉上,更添了一抹寵溺。“小藍兒,我先走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還有,以後多回家看看爸媽,尤其是媽咪,她可是最想你的。就算不回來,也經常打個電話,讓我們多聽聽你的聲音。”攏了攏毒毒有些散亂的發絲,齊朔最後關切著毒毒。

“知道了!你好煩哦,這些話你在路上已經重複、重複、重複的說了快有上百遍了,你說的不累,我聽的可累的很。”

“就是擔心你照顧不好自己,你還嫌我煩。”被最疼愛的妹妹嫌棄,齊朔半舉的手僵在當空,語氣里透著股委屈。

“我這不是挺好的嗎。上學上到現在,也沒見我缺胳膊少腿的。”

“可我們不在你身邊,總是不放心……”

沒讓齊朔說下去,毒毒催促著他快點離開:“好了,你不是說要走嗎,快快快,快點走吧,不送了啊。”

“小藍兒……”對于自家妹妹這麼趕人的態度,齊朔很無奈。

到最後齊朔可以說是被毒毒給轟出去的,如果不是娃娃讓毒毒行動不便,我想最後的場面,就是齊家三哥哥,這個要錢有錢、要臉有臉的黃金大帥哥,被毒毒一腳給踹出去。這樣就真的難看了。雖然被毒毒踹出來的帥哥,他不是第一個。之前菲特和相淳一就已經開了先例了,享受過這種待遇了。

但再怎麼說,想他堂堂一帥哥,被女人這麼踢出來,總歸不是什麼能看得畫面。

當齊朔被毒毒給趕回去後,娃娃立刻拉著毒毒,要她講講這次回家的事情。聽到這個話題,我馬上抱了一堆零食在毒毒的床鋪上鋪張開來了,打算來個長時間的茶話會。見我已經准備好一切,坐在床上就等著她開講,毒毒翻著白眼,被娃娃連拉帶拽的坐到了她那張久未使用、卻還保持著乾淨的床上,打算充當一回天橋底下說書的老大爺。

我們三人圍坐在毒毒的床鋪上,一邊吃著毒毒帶回來的東西,一邊聽毒毒口沫橫飛、連說帶比劃的講著回家這一個月來的情況。

講她新添的那對雙胞胎弟弟,一出生就特會折騰人,誰抱都要哭,只有毒毒和她母親親自抱著,才會乖乖睡覺、喝奶,可又偏偏可愛到爆,笑起來就像兩個純潔的小天使,還帶著小小的酒窩,正好一人一邊,特別好認。

這讓齊家的那些上到主人(齊家父子),下到仆役,又再一次的證明了,齊家的男人,不管老少,最黏家里的只有齊家皇後(齊家媽媽)和公主(毒毒),連才不滿月的嬰兒也是如此。

毒毒還不斷提到她母親在知道這次費勁心力生下的又是男孩--還是兩個--後,別提有多哀怨了。整天唉聲歎氣給全家人聽,一個勁的埋怨她的丈夫--齊家大家長齊天正--為什麼不再給她一個女兒,讓成天守在“老佛爺”身邊噓寒問暖的齊天正如同吞了個包著糖衣的苦果,別提多尷尬了。

毒毒的母親埋怨歸埋怨,可對小雙胞胎也疼愛的緊,只要雙胞胎醒著,肯定抱在懷里好好逗弄,貪看他們那無邪的笑容。

更講到了毒毒她這次回家後,家里那幾個兄弟有多煩人,真的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對她緊迫盯人。張口閉口都是“吃飽了嗎”、“睡好了嗎”、“有沒有什麼不習慣”……簡直比碎嘴的老媽子還要老媽子。

還講了其他許許多多,配上毒毒超誇張的動作和語氣,聽的我和娃娃笑聲不斷,好幾次笑的差點滾下床。到小雨她們三人做完值日回來,我們還在講。小雨她們見了毒毒還沒等開心、尖叫,就被我們也拉進來一起聽。

而毒毒也趁機問了一下我們幾人最近在游戲里、學校里的近況。當娃娃也簡短的把我們這陣子游戲里的事情告訴了毒毒,尤其在提到我現在居然又陷入了莫名其妙的任務中時,讓毒毒對著我好一頓鄙視。

“人品不好你已經夠失敗了,居然還接二連三的出狀況,這簡直都不能用‘人品問題’這四個字來形容你了。”

“靠,死毒毒,太久沒被我扁了,皮癢了是吧。”就因為說到了點子上,才更讓人生氣。說著,我就用壓的對著毒毒撲過去,對著她的敏感部位就直接使用上一指禪。反正是在床上,再怎麼折騰都無所謂。

“呸,我還會怕你,來就來,看最後誰扁誰。”不甘示弱的毒毒卷著袖管就開始和我掐起架來,十指並用找著我身上的“罩門”。

直到被娃娃她們費力拉開,一場“搔癢”大戰暫時停戰,我們繼續一邊往嘴里塞零食,一邊聊這一個月的現狀。

之後整整大半天,我們的寢室充滿了或歡快(聽到好笑的事情)或悲戚(某人被搔癢癢了)的笑聲,直至半夜……

**************************************************

看著這個有別于單調的岩石、懸崖、樹木的景色,我激動的簡直可以用熱淚盈眶來形容。嗚嗚嗚嗚……天後大人,原來你還是沒有拋棄我啊。

在毒毒回來之後的第三天,我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登頂成功?不不不,哪有那麼好的事情,我頭頂那條光線現在也才只有半個手掌寬,真的等我爬到最上面,我想那都是游戲時間一、兩個月之後的事情了。

現在讓我這麼激動的原因,自然是和那遙遠的崖頂毫無半點關系。

在依舊離頂端感覺十分遙遠的此地,我發現了一個三米高、可容納五、六人同時通過的漆黑大洞。

雖然不知道這個大洞是通向什麼地方的,但並不妨礙我的好心情。畢竟看著沒什麼變化的單調景色,我已經快看出神經質了,現在就算有人告訴我,這個洞穴是通往閻羅王的游樂室,我想我也會選擇沖一下。

站在洞口,我能感覺到輕微的空氣流動所帶起的小風,再嗅了下空中的氣流,帶著些清爽的潮濕感,根據我的判斷,這個洞極有可能是通向某處的通道。這也就代表說,我可以憑借這個通道,徹底擺脫這已經看了N多天的一成不變的景色了。

抬頭看了看沒比我半個手掌寬多少的天空,再扭頭看看黑嘻嘻的洞穴,再抬頭看看天空……如此反複N次,我有了決定。

雖然前路一片迷茫,但總比遙遙無期來得好些。我毅然決然的選擇了……進洞!這洞穴黑暗歸黑暗、詭異歸詭異,但最起碼這感覺還是個希望,而我已經走了好幾天,卻離那依舊遙遠的好比天際甯P的懸崖頂部……那是看著都感覺絕望的目標。

洞穴里雖然充滿了較多的未知,但卻是博一下的機會。也許柳暗花明又一村呢,反正系統讓我來這里,不可能是來無休止的爬山的。

抱持著這種想法,我翻找出了白虎心掛在腰際,以便在黑不溜丟的洞穴里有個照明的工具。

這還是我偶然間發現的,白虎心竟然有充當夜明珠的功能。它本身就有一層珍珠色的光暈披散在外,在昏暗的地方,這個光線能照亮的地方就更大了,雖然不及手電筒管用,但在游戲里,已經算是不錯的照明設備了。

而且它還可以掛在身上,免去手持的麻煩,也可以讓持有者空出雙手,拿著武器或其他什麼,方便的很。現在,在這烏漆麻黑的地方,正好能用的上。

就我自己一個人進入完全未知的漆黑地方,說我不心慌,那就是完全的騙人。里面有些什麼東西我都不知道,要是冷不丁的竄出一個凶惡的怪物,先不說打不打的過,我可能嚇都要被嚇死。唔,不要不要,這麼窩囊的死法,真的被別人知道了,尤其是身邊這些沒心沒肺、沒天沒良的家伙們知道,還不笑的滿地亂打滾。

但現在三獸和沉默都不在身邊,我很清楚的明白,我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無可奈何的扁扁嘴,瞅瞅深不見底又毫無光線反射的洞穴,心下還是有點揣揣不安。閉上眼睛強定心神,深吸一口氣,將清新的空氣吸進肺部,一個循環後深深吐出,再睜開眼睛時,我的眼底沒有了退縮與迷茫,眼底盡是冷靜自持。

我自己的毛病我自己最清楚,大毛病沒有,其實就是太懶了。能依賴別人的時候絕對不會自己出面,而且身邊多的是人會事先為我想到、考慮到、做到,有什麼麻煩也有人會先一步替我解決。

久而久之,所有人--不管了解不了解我的人--都把我當成了一個需要保護的易碎玻璃人偶,學會也習慣了縱容我,而我也樂得輕松。有人幫我全部搞定,我只要翹著二郎腿等結果就好了,能不輕松嘛。

可是再怎麼說,我也是從狂天里出去的,在最險惡的環境里摸爬滾打過好幾年的人,真正的殘酷和絕情,已經早就看到麻木了。尤其在隊長恨鐵不成鋼的教導下,說實在話,還真沒有什麼事,能造成我的膽怯和退懦。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集中注意力,保持高度警戒的狀態,我邁步走進了山洞。

雖然有白虎心發出的光暈來照亮周遭的情況,但照耀范圍太小,也就周身半徑三、四步的范圍。這洞還特寬,稍微離洞壁遠一些,還沒摸到另一邊的牆壁呢,這一邊的洞壁就已經看不見了。

所以我也只有貼著一邊的洞壁,小心、謹慎的前進了。

在除了白虎心發出的光線外,這個洞穴里沒有任何光源,所以很難知道前行了多少距離、走了多久。而沒有概念的在黑暗中前行,很容易把人逼瘋。為了避免成個真正的“瘋子”,我選擇數著自己的心跳來判斷大致的時間,再換算行進的路程多少。

具體走多少路我是不在意,這麼換算的目的也只是讓自己不那麼渾渾噩噩,不會去東想西想。

在這種無聲也無光的地方,讓我終于知道,原來游戲里還是真的有設定心跳這項功能的啊。看來以前狐狸說喜歡聽著我的心跳睡覺,是真有其事。不過想想也是,就算在打怪的時候,系統都有設定所謂的致命攻擊點,心髒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沒有心跳設定,那這個致命點的設計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一心二用的一邊數著自己的心跳數,一邊提高警覺戒備著,以防有忽然出現的攻擊。在這種地方措不及防的被攻擊的話,很容易失去方向,極有可能走回頭路,這可不是我想面對的境地。

當好不容易在一直漆黑的洞窟前方,看到表示著出口的微弱光線時,我都數心跳數到2625了。依照人類每分鍾心跳頻率75跳為准,正常來說應該走了30多分鍾了。但因為我經過一些持續的體能鍛煉,心跳頻率更低,基本保持在57跳至62跳之間,所以算下來,應該走了有40分鍾左右才是。

普通人步行每小時可以走上5公里,現在我走了40分鍾的路程,但因為走得並不是很快,估計也有3到3.5公里左右。

得出的結論:40分鍾的時間,3.5公里的長度,讓我也有些嚇到。我可沒有想到,一路行來,居然走了這麼久又這麼遠。

長時間一個人待在光線昏暗又沒人做伴、說話的地方,可是很容易造成心理扭曲、進而成為心理創傷的,弄個不好還極有可能衍生出精神分裂等症狀。

當然,那是針對連續處于這種狀態好幾天的情況下,像我現在一個小時都不到的路程,影響力可沒這麼大。對我而言,一、兩個小時身邊沒人陪說話,待在同一個地方一動不動,早就是習以為常的事了。

讓我現在感到後怕的是,在不知道具體情況下,就這麼莽撞的就進了山洞,這種貿然行動,的確是很不可取的。如果被隊長知道了,又不知道會怎麼把我念到臭頭。

他當年幾乎可以說是天天在我耳邊三令五申,要我學會“先細心觀察、後小心求證、再謹慎行動”。但因為我這瞻前不顧後的行動方式,讓他的教育全成為了天空的浮云:轉瞬即逝。

每每只能在知道我又出狀況後,猛跳腳的咒罵一番,然後幫我去收拾善後。當然,處理善後的費用絕對不會忘了和我算,而且還不准我有異議。

所以現在我又再一次的慶幸,隊長不在這,也不知道我現在又再一次犯了他教育過了N次、且明令禁止不准我再犯的錯誤。

因為在還沒有進來之前,在另一端的洞口,我聞到的風的味道很新鮮,有水分與樹木的感覺,而且其中沒有雜夾著黴味、腐味等怪異的氣味,所以我以為會很快就通過了,沒曾想到居然會在里面走了40多分鍾。

現在見到光了,知道再多走幾步,就可以離開這被黑暗包圍、籠罩的山洞了,我興奮的想狂嘯兩聲發泄發泄近來的郁悶之情。但考慮到外面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而且在洞穴中長嘯很有可能引起塌方事件,我還是忍住了這個抒發郁結的行為。

越是接近出口,我就越是戒備。意外往往發生在這種情況之下,看到出口,長久徘徊在黑暗中的人往往最是興奮,進而忽略前方的危險。而許多人就是喜歡利用人們這種對出口、對自由渴望的本能,而在最放松的一刻予以勢如破竹的打擊。

誰知道游戲設計人員是不是也有這種愛好,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為妙。

直到走出洞穴,我都沒有碰上預想中的襲擊。莫非我這次流落到的隱藏地圖中,沒有任何怪物?想了想這幾天的確是一只怪物都沒有碰上,連個觀賞用的老鼠、兔子、鳥什麼的,全都沒有一只。

既然能確定這里沒有敵人,我也就放心一半。好不容易走出洞穴,我趕緊躲呼吸幾口新鮮的空氣。雖說洞穴里不潮濕也不悶熱,但黑漆漆的,太壓抑了,心頭也重重的,現在走出來了,又暫時沒有生命安全的憂慮,放松一下下也是應該的。

可還沒等我多吸幾口帶著濃重水氣的清爽空氣呢,我就被眼前的景色給狠狠的煞到了,忘了呼吸,只知道傻呆呆的張大著嘴,震驚于此刻所見到的宏偉、壯麗的景色。

自認這幾年走南闖北,加上無數次的迷路探索,我見過的各種景色足夠出上一本書,而且保證大賣特賣。可是我卻從沒如此受到過震撼。

這不是區區的感動、震懾所能形容的感覺,還帶著一絲對造物者的臣服與感歎,自覺渺小的同時,又想完全膜拜這里的一景一物。

丫丫的,這才叫真正的氣勢如宏!

××××××××××××

打雷了……未免家里的電腦被P到,豬仔今天先撤了∼

(OO)

上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六章 回來了回來了    下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巴掌和糖的運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