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能順利開啟嗎   
  
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九章 能順利開啟嗎

來到樓閣正門,正打算推開那扇看上去就很重的門板,一個偶然間的抬頭,我看到了大門上方懸掛著一塊匾額,因為顏色和建築的顏色太相近了,我都沒怎麼注意到。

收回抬了一半的手,我退後兩步,仰頭細細辨認著匾額上面的字。

紅黑色的匾額上,蒼勁有力的用狂草寫了三個漆黑大字,花了我好些力氣才辨認出來:博雅居。

“博雅居?!好狂妄、囂張的口氣啊。”看上去充滿書卷、靜雅的名字,實則透露出屋主傲視天下的張狂勁兒,配上那手散發著無盡傲氣的書法字體,屋主的性格,我也算是有些能定位了。

博雅,廣博而風雅。據我所知,“博雅”是一本古代的百科詞典書名,它的前身是《廣雅》。

而《廣雅》是中國最早的一部百科詞典,是仿照《爾雅》體裁編纂的一部訓詁學。“訓詁”就是解釋、注釋的意思,即用易懂的語言解釋難懂的語言。

後為了適應社會的各種需求,經過多年的修改、增刪,《廣雅》是在隋代之時,改稱《博雅》。

現在把這里取名為博雅居,莫不就是寓意這里的主人知識面廣,精通博學多聞,精通文字訓詁的大學者?

這大千世界,能有誰真的掌握著無邊的知識,對某一方面專而精,的確有可能,但若說道全知全能……恕我孤陋寡聞,還真沒聽說過有人能把世界圖書館的資料全裝在腦袋里。

連我在狂天里那個最喜歡分析情報,被戲稱為“狂天情報資料庫”的家伙,都不敢這麼囂張的站出來承認說什麼不用翻檔案,直接把所有的資料像背書一樣說出來,他還是世界三大圖書館之一“世界博文圖書館”的館長呢。

難道這里是天後大人的家?如果是天後的超級記憶系統倒是有可能。但……天後沒事把我送她家里來干嗎?肯定不會是見我帥想請我吃飯。而且,天後有“家”嗎?

莫非天後也塑造了一個人物出來,一起玩游戲?那不就是自己玩自己。

被我自己的想法汗到,抹掉頭上的汗珠,同時抹掉腦袋里的怪異想法,我還是抬起腳,抱著對屋主的濃烈好奇心,走進了博雅居。

而當我抬步走向朱紅樓閣,推開看似沉重,實則並不太費力的門扉,然後徹底進入博雅居之後,原本無人的空中,忽然傳出了大大的松口氣的歎氣聲。

這聲音來的如此突然,根本一點預兆也沒有,就好像是風的吹動造成的錯覺一般。

但之後出現的人,很明白的告訴你,那聲松氣聲,絕不是錯覺。

那原本應該在遺忘之地的彤和囡囡,又憑空出現在了樓閣前方的半空中,低著頭看著緩緩合上的博雅居的朱紅門扉,直至兩扇門版完全重合。

兩人靜靜的飄浮在那里,衣袖飄飄,神情莊重,如果我現在正在底下,看到這一幕,一定會情不自禁的大呼:“娃娃,快出來看仙女!”

而剛才那聲疑似是錯覺的松口氣的聲音,則是穿著及膝連衣裙的半透明少女--囡囡--發出來的。直到確定目標人物真的進入了博雅居,囡囡才好像放心似的一通狂抱怨。

“這個家伙真奇怪,怎麼不快點進去,拖拖拉拉、拖拖拉拉的,折騰著這麼久,他不累,我還累呢。沒事在博雅居外面亂晃干嗎,這博雅居我都看了好多次了,也沒見什麼特殊的啊。欣賞風景也就算了,可看這堆木頭也用這麼久。如果不是不方便現身,我早就一腳把他給踢進去了!不過,他運氣還真是好耶,居然連‘淨心’都可以讓他自己悟透。嘻嘻……”

從一開始氣的快跺腳,到之後越說越覺有趣的巧笑出聲,囡囡還真猶如一般的孩子一樣,變臉比變天還快,有了好玩的事,其他都管不上了,惱人的事轉瞬就忘。

看著囡囡這樣一下氣一下笑,彤卻若有所思的掛著她那最常見的若有若無的笑容,對還在那里偷笑的囡囡說:“囡囡,這個人,還真的像其他人說的那樣,有些意思呢。不過,他可不是單純的運氣好哦。”

“誒?什麼意思?彤姐姐,你是不是看出了些什麼。”側頭仰看著這個不急不躁,總是坦然面對所有人事物的姐姐,囡囡不解了。

像是沒有看到囡囡閃著疑惑的大眼,彤仿若自言自語的低聲說著:“我開始喜歡這個接連觸發高級任務的玩家了……”

聲音雖然極輕,但卻逃不過就在身邊的囡囡的小耳朵:“呐,彤姐姐,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聽不懂?”說著,還扯了扯彤的絲紗長裙,要對方把注意力分一點給她。

一手摸著囡囡順滑的發絲,彤耐著性子問她:“囡囡,你覺得剛才那位玩家圍著博雅居細細觀察建築,是種浪費時間的行為?”

“當然,那個‘弱水三千’看附近的風景我還能理解,雖然不是很明白他為什麼看著‘水龍瀑布’就能悟出‘淨心’,但我想被這里的風景迷住很正常。可他像是研究一樣的在博雅居外面轉上一圈的行為……玩家不都是喜歡直接接受任務,完成任務,然後馬上收到獎勵的嗎,可他為什麼就總是在浪費時間呢?”

把自己是在是搞不懂的地方問出來,囡囡頭上掛著一個個的大問號。

“我也不知道博雅居是哪里吸引了弱水三千,也許是他對建築情有獨鍾,也或許是博雅居本身有著什麼吸引他的魅力,更或者是像你說的,他純粹在浪費時間。但有一點我可以現在很肯定的告訴你……”

“什麼?什麼?”對于彤說了一半就不再講下去的話,囡囡急得直搖晃著彤的手臂。“彤姐姐,你不要賣關子嘛,快點告訴囡囡!”

“呵呵,好,告訴你,你就別搖晃我了,我頭暈。”讓囡囡先停止手上的動作,彤將視線轉回博雅居的朱紅門扉,帶著深意的說道:“就因為弱水三千剛才繞著博雅居細心觀賞,並發自內心的贊美,他已經提前觸發了[迷域]任務的一項隱藏獎勵了。而這個獎勵,對他進行[迷域]任務,有不小的幫助。”

“誒?!彤姐姐,你開玩笑的吧?他提前觸發隱藏獎勵?不對,我怎麼沒聽過[迷域]有什麼隱藏獎勵。”顯然彤的話,讓囡囡震驚無比。

“沒跟你說,是因為誰都沒想到,會有人觸發這個獎勵,就像沒人會料到,居然有人觸發了[迷域]一樣。而且這個獎勵,只是針對[迷域]任務最後的關卡,給玩家提供一些方便而已,自然沒人會特別向你提起。”

“……真的被弱水三千觸發了?”囡囡還是有些不太能相信。

彤十分肯定的表示的確如此:“所以我才說,這個玩家可不單單是運氣好而已。一個人運氣再好,也不可能接二連三的觸發這些連[天後]大人都關注的任務,更不可能每次任務都獲得最大的任務獎勵。他……如果真的是無意間的碰上這些任務,並拿到那些獎勵,那只能說,他的幸運值,是連[天後]大人都控制不了的變數。”

“唔∼∼∼彤姐姐,你有些話我聽得懂,可有些……什麼叫獲得最大的任務獎勵啊?我知道他有兩樣神器,可是也沒見他怎麼充分利用嘛。”

“囡囡,你記得他上次來遺忘之地後,離開前,平衡者讓那十個人抽獎的事嗎?”

“記得,當然記得,那天平衡者爺爺還差點因為貪杯,睡過了頭呢。不過和這事有什麼關系嗎?”

“這個弱水三千抽中的,是唯一一張雙色紙片,而且還是黑色和金色在一起的。”

“天!”聽了彤的話,囡囡驚訝的捂住了可愛小嘴。“真的?!不可能吧,太不可思議了!而且,為什麼我不知道?”

“是[天後]大人,讓平衡者別說出去的,畢竟大家如果知道了,我想會更鬧翻天吧。可能全都急不可待的跑來這里,參觀這個弱水三千了。”

據她們所深知的,黑色和金色,都是[天後]那里,最高規格的獎勵,分別代表武器和防具。而現在忽然兩樣都讓同一個玩家抽中,的確是讓人很難接受。

而且一張紙上有兩種顏色,本就是極少見的情況。所以怎能不讓囡囡驚訝。

“那,弱水三千最後抽取到的到底是什麼??”囡囡很自然的,對于最後獲得的東西很好奇。

而彤,卻流露出了似是回想起遙遠往事的模樣,聲音飄忽中帶著惆悵的斷斷續續說出了一句話:“未鑒定的……超越現有級別限制的……[百變狐扇]和[白狐錦]……”

“赫!”大大的抽氣聲,表明囡囡此刻受到的,是多重的不可思議感,整個人更是呆滯不動了。

彤看到料想中,囡囡的反應,苦笑:“不然你以為,為什麼平衡者會把轉職任務中,最難的一個任務交給弱水三千?本來就是想讓他能越晚完成任務越好,可沒想到……轉職物品居然全都不在主城府邸里面了,讓他現在已經握有三件轉職物品了。而現在弱水三千居然又觸發了可以獲得最後兩件轉職物品的[迷域]任務……”

“可是,現在讓[白狐錦]和[百變狐扇]解封,對游戲的進程很不利……”囡囡急了,總是小孩子性子的囡囡也知道出現這種情況,有多麻煩。

“我們都知道,[天後]大人也知道,但我們沒有任何權利去阻止玩家完成自身的任務。”彤很嚴肅的對著已經有些混亂的囡囡說到。

“那,現在怎麼辦?”知道彤的話有理,囡囡也只能滿臉困惑的看著彤。

“我也和[天後]大人商量過了,得出的結果就是:不怎麼辦。弱水三千能完成[迷域]任務,就讓他完成。完成了,把[青龍淚]和[麒麟云]給他。完不成,那就讓他自己去繼續找。至于之後的事……順其自然吧。”

“可是,那兩樣東西……”囡囡還是有些擔心,畢竟如果真的把[百變狐扇]和[白狐錦]解封,那在普遍玩家還未到80級的現在,的確是無敵的存在。

不,應該說,就算大多數的玩家都到了80級,這兩樣物品,也是傲視全[縹緲]的存在。

因為它們,是超脫于現有武器級別劃分的裝備。他們不是聖器,不是神器,也不是白板、藍裝。這類裝備,完全是依靠裝備者的能力來確定級別的。能力高,或天生就和這件裝備合適的,能發揮出來的力量,絕對是本身攻擊力、防禦力的三至五倍,可能還更多。如果天生和這種裝備不合適,則反而會大大折扣。這是誰都說不准的。

“好了,別窮擔心了。”按著囡囡的腦袋,彤寬慰著她:“這些不是你該考慮的事情,[天後]大人自然有安排,我們現在要做的,只是讓弱水三千完成任務。而且……”

說道這里,彤臉上若有若無的溫柔笑容,忽然變得有些……壞壞的。

“而且,弱水三千就算是想完成任務,也不一定能順利開啟任務呢。”語氣里還帶著點幸災樂禍。

“啊?什麼意思?”囡囡看著這個一向溫柔、賢淑的彤姐姐,被她嘴角的壞笑嚇到了。

“這個任務,必須兩位玩家同時在場才能開啟,不然你以為,[天後]大人為什麼會讓我們兩個一起來?”

“誒∼?∼?∼?∼?那現在就只有弱水三千一個人……彤姐姐,你變壞了哦!”經過初時的不解,到之後的領悟,囡囡看著彤,一臉的調侃,被彤輕輕的拍了一小腦門。

“小丫頭,少亂說話。好了,我們就靜靜的等另一位玩家什麼時候觸發任務吧。也許很快,也許等上一年也不一定。就讓我們看看這個弱水三千,是不是真的運氣很好,能碰上另一個觸發任務的玩家。”

說著,彤牽著囡囡,又再一次的隱去了身形,仿若從沒出現過一樣,只留下天上的白云與周遭的植被,見證兩人的到來然後離去。

如果這時,我聽到她們兩最後的一段話,一定吐血吐到沒血為止。需要兩個人同時觸發任務,才能讓任務成功開啟,這不就代表,如果另一個人不觸發任務,我就得一輩子待在這里,或者刪號重來。

但此時,我既是幸運的、又是悲慘的,全因我並沒有聽到這整段對話。

這時的我,完全沉浸在博雅居的內部環境中,別說忽然出現個美女了,就是把霸王龍擱我面前,我都不一定能一下子注意到。

就連隔著一扇門的事情我都不會去注意到,更不用說,離我不知道有多遠多遠多遠的,晴空城內的事情了。

***************************************************

今天,女王的眼淚心情很不好,總感覺這幾天,什麼事都不順心。

首先,一起出去練級的沉默一行人,出去了五人,卻只回來了四人。五人組中,最最核心的家伙,又把自己給弄丟了。其實弱水三千把自己給搞不見了,也不是一次兩次,對此女王的眼淚倒是真不擔心。反正游戲而已,最多“死”回來就可以了。

但讓女王的眼淚青筋亂跳的是,沉默一家三兄妹,全都不知道抽哪門子的風,全都縮在晴空城里,不出去練級,不去做任務,也不處理公務,整天神神秘秘的聚在一起,商量著什麼,還不許別人旁聽。

對此,女王的眼淚也只有忍了。如果換個人,估計女王的眼淚已經掀桌子了。可現在女王的眼淚卻不可以、也不敢這麼做。因為她是徹徹底底的“紅鶴”子弟。

別看平時在青鸞和一劍回眸面前,女王的眼淚多有魄力,連幫主都敢叨念,其實大家都清楚,“晴空”,就是青鸞的母親為了要鍛煉這位紅鶴的下任接班人,才會成立的。而女王的眼淚,也完全是為了培養下一任當家,而接到命令,出現在了游戲里。

在關于幫派的問題上,女王的眼淚可以有意見,甚至是反駁青鸞的話,但若是除去幫派上的事情,尤其是當,沉默三兄妹聚在一起,在商量事情的時候,女王的眼淚絕對不敢打擾。

因為無論從什麼角度來說,沉默三兄妹,永遠都是女王的眼淚的主子,貿然打斷主子們的談話,就是大不敬。

可女王的眼淚還在頭痛,該怎麼處理青鸞和一劍回眸的工作的時候,就看見斂財手段比她還狠、卻怎麼都不肯進財政部門的欠債還錢,帶著兩個氣質迥異的男子來找她。

在女王的眼淚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欠債還錢就把這兩人往她辦公室一扔,跑了。

看著眼前一個精神奕奕卻笑的賊兮兮的長袍男子,再看看他身邊另一個人,苦著一張臉、一手拿著一個癟掉的錢袋,都快哭出來一樣看著另一只手上那紅彤彤的印泥印子。女王的眼淚疑惑了。

這兩個人絕對不是晴空的幫眾,晴空的幫眾,不管是新進幫員還是資深幫員,女王的眼淚全都見過,而且都隱約有印象。可這兩人,女王的眼淚可以肯定,沒見過。

直到問了好久,期間斷然拒絕那個精神很好地男子N次約會邀請,女王的眼淚才搞清楚這兩人的目的。

他們是要采訪一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神秘人物才跑到晴空來的,只因為這個神秘人是和晴空的沉默、憂傷的魅力等人在一起的。

而他們能不經過長老以上人物同意,不通過通報而進入晴空府,則完全是因為他們倆是欠債還錢和天經地義兩兄妹的“朋友”。

看著自己面前,那個自我介紹為如墨黑夜濃的男子,和他身邊哀悼了一會自己的錢袋後,就腦袋一點一點,人如其名的困,女王的眼淚頭很痛。如墨黑夜濃已經很明確的表現出,如果女王的眼淚不想辦法讓他采訪到那名神秘人士的話,他就黏在女王的眼淚身邊不走了。

反正有美女看,他也不吃虧。

女王的眼淚很想讓欠債還錢來把他的“朋友”給領走,但一想到之前困的表情和那個扁扁的錢袋,聰明如女王的眼淚自然清楚,欠債還錢已經收了某人的“孝敬”,不太會來管這事了。

當然,女王的眼淚可以選擇讓晴空的護衛來把他們倆扔出去。但一直信奉“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的女王的眼淚,真的沒辦法把這個耍無賴的男人給攆出去。

現在的女王的眼淚,只想讓自己已經牙根癢癢的貝齒,好好的沖上去咬如墨黑夜濃兩口,這男人實在太會說廢話,太煩了。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手下的敲門聲。

“干嗎!”心情郁卒中,所以別指望女王的眼淚能有什麼好口氣。而門外的通報手下,也早就習慣女王的眼淚的這種口氣,畢竟女王的眼淚三不五時就會心情奇糟一下,大家見慣不怪了。

一開始大家可能還怕一點,到現在,大家也麻木了。

“信息來源幫主--小道消息--求見。”門外的人簡潔明了的點出重點,省得女王的眼淚把怨氣發泄在他們這種無辜的旁觀者身上。

“小道消息?他來干嗎……”

上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巴掌和糖的運用    下篇:第十四卷 又見任務 第一百四十章 冷不丁被嚇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