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章 我們人品好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章 我們人品好

雖然小動物很可愛,但是可愛不能當飯吃。所以我和毒毒大包小包向外掏出N多毒藥,不停的灑,又一刀接一刀解決這些現在絕對稱不上可愛的小動物的時候,我們是一點多余的同情心都沒有。

不過比起手起刀落,我和毒毒更喜歡用毒,尤其是一灑一片的那種。這麼多怪,一個一個的干掉,誰知道要殺到什麼時候,索性撒毒還來得痛快一點。

同樣是靠毒藥打怪,隱藏職業為毒藥師的毒毒這次也是毫不吝嗇的拿出了許多珍藏,真的像不要錢似的瘋狂的撒著。說是珍藏,也是誇張了一點,其實也只是不太用的到的一些成品而已。

因為先前吞下了自制的解毒丹,就算里面有風系的小怪把毒藥吹回來,倒也不怕自己的毒會弄翻自己。所以我們兩人,一手拿武器,一手撒毒要,沖進小怪物群,就仿若狼入羊群般。

但剛肆虐沒多久,我們就頭痛了。這些小動物仿佛殺不光似的,一批一批前赴後繼地向我們兩人撲來。我是“風刃連天”、“炎爆”、“冰錐”、“暗惑”等一系列小魔法接二連三的丟出去,再配上毒藥,卻還是頂的很累。

這時我就不得不感歎一下:魔法師就是重要啊!殺人放火,打家劫舍……呃,不對,應該是說,殺怪練級,防守反擊,魔法師果然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尤其是在面臨這種群起而攻之的情況中,魔法防禦盾牌的確挺有用的,尤其我還不怕近身攻擊。恩∼好職業。

可是這時的我哪會想到,有哪個魔法師能像我一樣,不同屬性的魔法一通亂扔。連黑暗和光明如此對立的法術都能像喝水一樣的一起施放,且這麼輕而易舉、滿不在乎的人,這在整個縹緲里,也找不出第二個了。

“毒毒,這麼頂下去不是辦法啊,弄得我們是寸步難行了。殺了這麼久都沒見那塊什麼血石,估計是要我們去找了,可現在別說找那個不知道是大是小的石頭,我們的移動都成問題。”

攔腰斬斷一只板牙大大的灰兔,我頭痛的問著毒毒,希望她能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唔,辦法不是沒有,只是……”

難得見毒毒也有遲疑不定的時候,我自然萬分好奇:“只是啥?快說,別磨磨唧唧的。”

“你要自己先想辦法一個人頂一下,不長,就一分鍾。”躲開一根樹刺,毒毒抽空說到。

“你有什麼辦法?”

“我有一個技能是專門找特定物品的,但是這個技能成功率一直不高,而且施展起來要准備一分鍾左右。要不要試著用用看?”

我們兩個說話歸說話,但是手上的動作都沒有停下過,努力的收割著不斷湧上的怪物生命。

我沒有任何遲疑的回答毒毒的詢問:“用,為什麼不用。一分鍾是吧,我還抵的住……先問一句,技能失敗後,你有什麼副作用嗎?像是幾秒的僵直之類的。”我倒不是怕毒毒使用技能失敗後遭到反噬,而是擔心失敗之後,她不能行動,那我就要多支撐幾秒甚至十幾秒,這就不太妙了。

面對著洶湧而上的怪物群,哪怕它們都是沒什麼攻擊力的小怪物,獨自一人撐那麼久,也是有危險性的。

尤其它們不似先前那關,我可以遠遠把它們隔開,在這里,“風之球”不能使用,其他魔法防禦盾的效果也不理想,所以可以說,我們現在可是和它們打貼身戰。

“放心,沒任何副作用。”知道我在擔心什麼的毒毒,也難得沒用話刺我,現在什麼情況大家都清楚,能省點口水也是好的。

既然毒毒都敢這麼打包票了,再遲疑就是真的看不起她了。我先是在我們身上加持了“聖光照耀”,將狀態回複到滿血。聖光照耀什麼都好,就是太費藍,使用一次,就被抽掉了將近三分之一的魔法值。

在聖光照耀起效後,我再釋放出風盾,造出幾面小型的青色盾牌,最主要的是將毒毒給包圍進去,好為她抵擋一下怪物的攻擊。然後我就開始大范圍的施展“火連珠”,不停的往怪物聚集的最多的地方扔,著重關注毒毒周圍的那一塊區域。

出于生物天生怕火的特性,火系法術暫時還是能把這些小怪阻擋在外圍的。

我已經能聽見毒毒聲音細小的在開始嘰哩咕嚕念叨著什麼了。

但情況並不是很理想,不出十秒鍾,剛才還對層層火焰有些瑟縮的小動物們就像是忽然接到了什麼指令一樣,開始不要命的沖了上來,哪怕身上沾著吞噬生命的熊熊烈火,也沒有一絲遲疑,照沖不誤。

“MLGBD,我頂你個肺啊!”看到比剛才還凶烈的沖擊,我忍不住破口大罵。現在光用看的也知道,這些動物身後,肯定還有指揮官,看來血石的確是被守護著的。也不知道毒毒能不能找的到。

看著這些不要命的小動物前赴後繼,任由火蛇纏繞也不管的勁頭,被逼急了的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只要是攻擊魔法,全部放出,管它是不是屬性相克相生,先撐過這一分鍾再說。

短短的一分鍾,卻讓我感覺跟熬了一個世紀似的。就在我一邊保護毒毒,一邊在心里祈禱技能快點成功的當口,一分鍾悄然流逝。

“成功了!”這三個字無異于天籟神賜,看來幸運女神還是眷顧著我們兩個的。毒毒這個成功率一向不高的技能,這次居然一次使用就成功了!

聽到這個好消息,我自然是比毒毒還要開心:“你再不好,我們兩就真的要一起去見複活點的明媚陽光了。”

“羅嗦什麼,是你自己打包票說可以撐一分鍾的,那就別在事後抱怨。”

“靠,我辛辛苦苦為你抵擋攻擊,讓我說兩句又怎麼了。”

我和毒毒互相嗆聲歸嗆聲,但是正經事還是在辦。由毒毒認准方向,在前面開路,我在後面斷後,向著目標方向前進。

用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龜速的前進速度,我們終于找到了我們的目標。

那是一只有排球大小的土撥鼠,這只土撥鼠下身被固定土壤里,而它的懷里緊緊抱著一塊深紅色的拳頭大的石頭,那石頭應該就是血石了。

當我們見到它後,才知道為什麼毒毒能這麼容易找到目標了。土撥鼠沒有辦法帶著血石到處跑,看見我們靠近並且注意到它了,它也只能將懷中的石頭抱的更緊,憤憤的怒視著我們,卻無力逃竄。

如果是其他女性看到它如此人性化的動作,以及憤怒中帶著些許哀愁與絕望的神情,可能早就心軟的開始婦人之仁了。

但很可惜,我和毒毒都不是這種優柔寡斷的小女生。什麼時候,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該做,我們比誰都清楚。

還好是毒毒和我搭檔,如果換成一個不認識的小女生,這關我肯定闖的萬分艱難。畢竟要說服一個女孩子對那些平時看上去就乖巧可愛的小動物下手,就要浪費不少時間,而且期間肯定要不停保護對方,免得對方真的一個心軟,讓自己給掛回去。

就算熬到找到這個土撥鼠,我想對方肯定也是很難下手,到最後肯定還要咒罵我這個不懂同情心為何物的家伙。

而我不清楚的是,這一關,的確就是考驗我上述擔心的事情。讓兩個陌生的玩家如何克服一開始的配合問題,以及其中女性玩家泛濫的同情心。

好在我身邊的毒毒,同樣沒那玩意,而且我兩的默契的確是好了那麼一點……好吧,我承認,是很好。

所以這一關的考驗目的,在我和毒毒面前,完全白設。

對著不能移動的土撥鼠又是一片毒藥撒下去後,無力反抗的土撥鼠掙紮了幾下,只能不甘願的去見系統她老人家了。我們則很容易的拿到了目標物品:血石。

而當毒毒將血石從已經死亡的土撥鼠懷中取出時,周圍那些還在不停攻擊的小怪物同時停止了對我們兩人的進攻,傻呆呆的都不再動了,一個個全像是忽然失去了靈魂的標本一樣,垂下雙手,眼中無神。就像斷了電的機器一樣。

“呼……”看到這樣的情況,知道肯定就是代表了這關通過,手持血石的毒毒,大大的松了口氣。而我,整個人靠在毒毒身上,將一大半的體重交給了她。

誰讓她剛才讓我保護了這麼久,我現在都快沒力了。

可我忘了,我現在可不是在寢室里,在游戲中的我,身高體重,都不是現實中可比擬的。

“要命,瘋子你別壓上來啊,我都快被你壓扁了。”

在好不容易甩脫我之後,毒毒看著手上有著銀色咒文的血石,為難了:“誒,瘋子,系統有沒有說怎麼打開傳送陣啊?”

“沒有。”看著毒毒手中的紅底銀紋的石頭,我抓抓後腦勺,同樣犯難。

但是有時候靈感就是喜歡來我家做客,前一刻還在莫名,後一秒,我就有主意了。

拿過血石,對著上面的銀色咒文灌輸進去一些魔力,果然如同我所猜想的一樣,隨著魔力的輸入,上面的銀紋開始閃閃發光,之後這些咒文脫離開依附的血石,飄到半空,不斷放大、再放大,最終轉化成一個銀色的傳送陣,罩在我們兩人身上,將我們帶離了這已經成了血色的草地。

當我們眼前再度恢複亮光後,已經是在第四關的起點了。但看了看第四關的情況後,我們就先決定今天暫時不闖關了,先下線休息再說。

因為第四關,除了起點之外,周圍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里面有些什麼。我們已經經受了前三關的“摧殘”,今天的上線時間都快到了,如果貿貿然的去闖第四關,而一時半會又闖不過去,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時間過得也真快,稍微一個不留神,我們居然在前三關用了這麼多時間。

第一關因為岔路比較多,似乎是用了蠻久的時間,因為有些路被反複走過,還有碰上斷路又要往回走。當到達終點時,也用時有2、3個小時了吧。

第二關到沒注意時間,但那船晃晃悠悠、慢慢騰騰的搖擺著前進,似乎也用了不少時間。但那時只注意防護罩外的攻擊了,也就沒留意時間的流逝。

至于第三關,我和毒毒更沒空去算時間,被攻擊力極小的小怪逼得手忙腳亂的狼狽樣,想想就感覺丟臉。雖然對方是用“怪海戰術”來壓制我們,但丟臉的感覺依舊。

所以當我和毒毒退出游戲後,立刻倒頭就睡。接連的戰斗讓神經繃太緊了,一放松下來才知道有多累。所有腦袋沾上枕頭沒多久,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當第二天下課後,我和毒毒就隨便塞了點東西進胃,連最近很少露面的陸綾瀨也沒理會,直奔寢室而去。聽說陸綾瀨、菲特和相淳一,他們三人最近去參加什麼慈善公演了,怪不得最近身邊忽然清靜了不少。可惜這個慈善公演看來為期不長,不然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當我們把氣的直跺腳的陸綾瀨拋在食堂後,娃娃她們也拿著飯盒,偷偷摸摸的溜出了食堂,急匆匆的往寢室逃。她們可不是毒毒,沒本事接受這麼大牌的偶像明星的怒火,還是閃遠點的好。

回了寢室的我和毒毒,把書一甩,就爬上床進游戲了。時間緊迫啊,不快點闖關怕到後面來不及啊。前三關就感覺很變態了,到後面,誰知道還會出什麼情況。

一登入游戲,第四關的情況還是如同昨天見到的一樣,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除了我們兩站立位置周圍的半米左右外,其他地方全是烏黑黑的,黑的如同墨一樣濃霧,連點反光都沒有。

“瘋子,現在什麼情況?”用手肘捅捅我的腰際,因為現在身邊只有我一個人,所以毒毒也習慣了大事小事問我一下。

“烏漆麻黑的情況。”

“……正經點行不行。”

“我很正經。”

對于我故作正經的回答,毒毒沒好氣的朝天一個白眼,不問了。

但眼前的情況,我們兩還是頭大。這關是想讓我們干什麼呢?就這麼一團黑霧,連個照明設備都沒有,難道是想讓我們為這里造些照明設備?

就當我們毫無進展時,系統提示緊隨而上。

“系統提示:通過黑暗迷霧,抵達傳送陣,方為過關。關卡無時間限制。祝玩家游戲愉快!”

聽了系統提示,我和毒毒狂暈,在這烏漆麻黑,沒有光線的地方,居然要我們摸黑找到傳送陣,太強人所難了吧。

我試著將手伸進那片如同墨般的黑霧中,看看到底是不是霧。剛才系統說什麼來著,黑暗迷霧?還真是貼切啊。又黑又暗又迷的,誰想的名字,讓我先去砍他十七八刀再說。

我的手一探進霧區,馬上就整個全都看不見了,就感覺像是被濃霧吞噬掉了一樣,而我現在就像是個沒有手掌,截至手腕為止的殘疾人。

才把手掌伸進去,我就全都看不到了,那如果我們人走進去,還不是和瞎子差不多啊。我頂著滿腦袋的郁悶,和毒毒面面相覷。“怎麼辦?”

“我怎麼知道。”毒毒一聳肩,說的很不負責任。

“你不……”我正想說“你不知道那又該怎麼辦”,可忽然心頭一陣狂跳,什麼都沒想,我立刻抽回伸進濃霧的手。還因為過于突然,手肘還差點撞到毒毒豐滿的胸部。

“干什麼?!”我的忽然動作,讓毒毒嚇得不輕。如果不是剛才她閃躲及時,現在肯定抱著胸部、蹲在地上直抽冷氣。

我沒回答她的驚問,只是用實際情況來告訴她,我剛才到底是干了什麼。我又再一次慶幸,我那“好的不靈,壞的有時很靈”的危機感,這次又是它救了我。幸好我身手敏捷,抽回的及時,不然我真的要和我的手掌告別,做個只有手腕的帥哥了。

隨著我急速抽回的手,一起帶出濃霧的,還有一只奇形怪狀的扁魚。應該是扁魚吧,長得很像魚,扁扁的,魚嘴里還有鋒利的小尖齒,“咔嚓”“咔嚓”直作響。

而且最為讓我們驚訝的是,這條扁魚,是緊跟著我的手掌從濃霧中出來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剛才沒有及時抽回我的手,最起碼手指頭是不保了。可沒有翅膀的魚,是怎麼能待在離地一米左右的地方的?

而出了濃霧的扁魚,卻又像是忽然沒了浮力一樣,“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撲拉撲拉”的在地上亂蹦了幾下,就再也沒有反應了。給我的感覺,很像是尋常的魚忽然離開了賴以生存的水一樣。

可惜眼前的魚不是尋常可見的一般魚,而且之前它待的地方也不是水,而是濃濃的黑霧。

蹲下身看著掉到地上的魚,那微微張開的魚嘴里,兩排銳利、細小的尖牙,再看看我及時收回的那只手,我和毒毒都感覺有些冒虛寒的狂咽口水。

要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里找出路也就夠難得了,可里面居然還藏著這種可以飄在半空中,具有強烈殺傷能力的怪魚……

“我們碰上的怎麼都是這種稀奇古怪的任務啊……”

“……我們人品好。”

“……”

“……”

“瘋子,你說我們放棄任務的話,會怎麼樣?”

“獎勵都那麼好了,如果放棄的話……S級懲罰,足夠把你打回新手原形了。”我倒不是恐嚇毒毒,而是本來就是如此。雖然我之前的那幾個S級任務都以成功告終,那是因為我可沒有嘗試一下S級懲罰的願望。

“可是會缺胳膊少腿的說。”

“只是可能而已,可能缺胳膊少腿。”

“瘋子……”毒毒將視線從扁魚身上移開,定定的看著我。

而我也和她目光相對。我們都從對方的眼光中看到了各自的想法。所以我們異口同聲的說。

“猜拳吧!”

****************************************

越是不讓豬仔寫,豬仔就感覺越是想寫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再也不吃魚了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一章 揭人不揭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