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半人馬弓箭手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半人馬弓箭手

“毒毒,幫我引開他的注意,讓我好動手。”不用說正確的辦法,反正毒毒也沒空聽我講那麼多。

“不要差遣我。”說是這麼說,可毒毒還是依照我的意思動手了。和我不同,毒毒是利用高速度一個轉身,向著守護靈筆直沖去。

對于我們兩先後的不退反進,大漢守護靈朦朧的五官上還真看不出是不是有顯得驚慌,但那雙煙霧朦朦的手反應不慢,也是馬上一個一百八十度的掉轉方向,緊追我們而來。

不過毒毒的騷擾貌似不管用啊,物理攻擊全被大漢用快速轉化煙狀給化解了,至于毒藥,就更沒用了,本來就不存在生命機能。毒毒的刺客技能,全是物理攻擊,靠她想纏住守護大漢,我看難了。

所以我也被逼的好幾次險象環生,不怕別的,就怕被那大拳頭打一下,徹底毀容。到時候易容術再好,估計也挽救不了變形的容顏了。就是不知道系統刷新的時候會不會一塊給恢複。不,是回複。

好在這個守護靈大漢似乎也只會利用雙手攻擊,在好幾次險些被打中後,我勉強能靠近他五米范圍內,但再近就沒有辦法了。雖然這個距離並不是很理想,但也沒辦法了,只能考驗一下我的准頭到底如何。

趁毒毒和另一個拳頭糾纏,而追擊我的拳頭剛從我身邊擦過,我抬手一用力,將手上攥到現在的石頭對著大漢的龐大身軀一扔,成功的將其扔進了對方如煙的身體。

而同時,扔完石頭的我也被又緊追而來的大拳頭逼得不得不被迫再後退好幾米,離大漢遠遠的。因為身後追蹤式導彈般的拳頭已經離我很近了,都快打到我了。

用大刀格擋住一擊重拳,雖然沒有直接命中我,但卻依舊震的我難受。連握刀的手都險些松開。

我手上的寬背厚刃刀已經算是大家伙了,基本可以抵擋大漢的攻擊力,但那受到沖擊後發麻的感覺卻怎麼也揮不掉。同時,我還被往後爆退了近十米。

“MLGBD,什麼見鬼的力氣。”一甩麻痹了的手,我不禁出聲咒罵。這個大家伙力氣大到恐怖,我的大刀上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裂痕了,而這,似乎還不是對方的全力攻擊。

但現在對方的暴強力氣不是我所關注的,我想知道的是,我投出去的石頭有沒有起作用。因為這石頭我還真沒用過,也不知道到底好用不好用。

很神奇的是,這塊石頭進了大漢的身體中後,並沒有穿透大漢由煙組成的軀體,而是穩穩的凝固在了其中。照理來說,任何固體物品碰上煙狀物,理應都是會穿透的,也不知道這石頭是用什麼做的,居然在對方體內緊緊固定住了。

大漢守護靈初時對向他扔過來的石頭並不在意,反正秉持著對一切物理傷害皆無視的自信吧,所以也從不去提防這些。可是當他感覺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晚了。

石頭進入守護靈的體內後,上面的醬紫色符紋就開始如同有生命的液體般,源源不斷從石頭中噴湧而出,在大漢煙狀的身體內四處蠕動、亂竄。每過一處,就為其染上深深的醬紫色。

而被符紋腐濁過的地方,身為靈體的大漢就能感覺到像是燒著的刺痛。這對只能由地獄火來淨化的非黑暗性靈體而言,是從未體驗過的。而這一感覺,足夠他驚訝的。

所以這時的大漢已經管不上我們兩個人了,從未體驗過的灼痛,讓他只能抱著自己無聲的嘶喊。沒有清晰的表情,沒有能發聲的聲帶,除了不停的用雙手抓撓著全身,他甚至做不到分解。所以他自然也沒有精力再來阻擊我們了。

因為體內醬紫色符紋的關系,他已經連將身體再分解成煙狀也做不到了,他已經可以說是被變成了固定體,而不是先前可以自由在固定體與煙狀體之間轉換的存在了。

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毒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暫時也不會去想那麼多,總之先和我一起干掉眼前的家伙才是正事。落井下石,火上澆油,可是她最愛干的事。

因為大漢自顧不暇的和體內的灼痛抗爭,所以對于我們兩人的攻擊也沒有能力去防范。就算想反擊,但因為體內從未有過的疼痛折磨,也讓他的反擊顯得虛弱而無力。

既然已經實體化且暫時不會再霧化,那我和毒毒的攻擊自然有了落點處,也不會再發生明明砍中,卻任何傷害值都沒有的情況。

到最後,在體外和體內的雙重攻擊中,守護靈大漢最終窩囊的死在了毒毒的彎月匕首上,死得不明不白。

而身為靈體的大漢死亡後,就又變成了徐徐白煙,但這時的白煙已經能夠沒有任何凝聚力了,漸漸消散在空氣中,最後化為烏有。而那個天使雕像,也因為白煙的散去,失了原本的金色光澤,變得暗淡無光的很。

之前扔進去的白底紫紋石頭,失去了靈體的憑依,也還原成原來的樣子,跌落在了地上。只是石頭上的符紋顏色感覺更豔麗了一些而已。

我曾聽憂傷的魅力提過,這上面的符紋會吸收靈體的本源而積攢力量,而靈體的本源一般玩家是看不到的,除了像她這種專門趨控靈體、研究靈體的人,也只有這種石頭能吸收。每吸收一些本源,符紋的顏色就會更豔。

但這塊石頭上的顏色到最後會變的如何,石頭會發生什麼變化,會給持有者帶來些什麼,卻是連憂傷的魅力都說不上來。

揀起石頭,我把它塞回腰帶。說實話,這石頭拿到手上也有一段時間了,可這還是第一次使用。本來就是,碰上靈體的話,一向有憂傷的魅力出面,我只要聽口令就好了。

“瘋子,那是什麼東西啊?”見到我拾起來的物品,毒毒好奇的探問。

但可惜,我也不能給她明確的答案:“我也不知道,憂傷給我的,說是碰上靈體可以用用看。”

“哦……誒,瘋子,你快看!”毒毒的一聲驚奇叫聲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順著毒毒的手指看過去。

只見在大漢死後,就失去了光澤的小天使雕像,居然開始熔化,最後化成一個黃澄澄的傳送陣,靜待我和毒毒踩上去。

“傳送陣都出來了,那我們就走吧,繼續下一關。”見是通向下一關的傳送陣,我自然是想快點離開這里,好繼續闖關。時間緊迫,要抓緊每分每秒啊。

可是毒毒卻連動都不動,好像還不願離開似的,

“毒毒,你干嗎呢?”對于她的奇怪反應我自然納悶,她起先想過關不是挺急的麼,怎麼現在反而不急啦。

可是她居然對我的叫喊不予理睬。

“毒毒?”真的納悶的我,跑到她身邊一看。“我靠,你丫的財迷心竅的家伙!”不是我想罵人,而是毒毒逼得我不得不罵。

我還以為她在干什麼呢,原來是雙眼放光的用眼神再次留戀的在滿室的黃金上好好過一遍。明知道一小片金片都帶不走,還在這留戀個P啊,看再久也塞不進她的空間腰帶。

受不了她的我,猛翻白眼,拎著她脖子上的項鏈,一路把她拖進了傳送陣。我不動手拖,她自己是絕對不會挪步子的,肯定看黃金看到天荒地老。

我以前一直以為我已經夠財迷的了,沒想到毒毒比我還狠。哦,應該說,她夠“金”迷的,她喜歡黃燦燦、閃光光的大金塊。真不知道,她這是天生的喜好還是怎樣。照理來說,她家又不缺錢,何必這樣呢,只要她一句話,為她搬來金山、金海,她家里的那群“狗腿”父兄也不會皺一下眉頭才是。

當傳送陣啟動,身後的黃金屋徹底消失在視線中後,毒毒才惋惜的歎了口氣,感慨萬分:“可惜啊可惜,如果可以帶出去多好,這麼多精美的藝術品啊,放我房間做裝飾,一定分外美麗。”

“毒毒,你好虛偽。”我說完最後一個字,第六關赫然出現在我們眼前。

可是還未等我們兩人看清眼前有些什麼東西呢,我就感覺到空氣中有物體劃破空氣的破裂聲,似是長狀物體正以高速向我們兩人所在之處沖來。

在這種情況未明的地方,我可不敢有任何大意,雖然不能確定到底是錯覺還是怎樣,但甯可錯覺上一百次,也不能放任一次的失誤。

來不及和毒毒解釋,也沒空知會毒毒一聲,一點預兆也沒有的,我拉著就在身邊的毒毒一個就地翻滾,滾到了一邊,離開剛才的落點。

“SHIT,瘋子,你搞什麼鬼!”

對于毒毒氣急敗壞的質問我沒空理會,一躲開後,我就馬上扭頭往剛才站著的地方望去,就看到一根尾部帶著綠色羽毛的長箭牢牢的釘在了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只剩箭支的尾部還露在地表微微抖動。這里可是石頭地面啊,箭支穿進石地後,箭尾居然只有少許露在外面,由此可見剛才那箭的攻擊力有多強勁。

如果是我們的話,肯能已經被整個貫穿,去重生點報道了吧。

沒聽見我的回答,毒毒奇怪的揉著剛才沒有防備而被撞到的額頭向我看來。“NND,肯定紅了一片了。瘋子,你又發什麼瘋……赫!那是什麼?”順著我凝重的視線,毒毒也看到了那只在地面露出一小截的箭羽。

“還能有什麼,要人命的東西唄……靠,沒完了還。”我話說到一半,就不得不拉起毒毒再次閃開,因為又是一支羽箭沖著我們直射而來。

堪堪躲過後,沒功夫看這支箭又插入了石地多深,我們要先找到底是誰放的箭。

這次看清了箭支射來的方向,逆向回望,我們兩終于看清楚了,到底是誰敢在我們還在起始點安全區就敢向我們下手了。

但看清楚的同時,我們也只能自認倒黴。因為很不幸,我們就算是在安全區內,也同樣是在對方的戒備范圍中。而按照系統設定,怪物的戒備范圍與安全區相沖突時,以怪物戒備范圍為首要遵守規則。而會使用弓箭做武器的怪物,它們的守備警戒范圍又通常比魔法系與物理系怪物大上那麼一點。

站在安全區邊緣的怪物,正好可以把我們攬進它的警戒范圍內。

只見前方不遠處,正有一只上半身是個男人,下半身是棕色馬身的半人馬正舉著弓,搭著箭矢又再一次的瞄准了我們。不用猜也知道,前兩箭是誰的傑作了。

看到對方舉起第三支箭,我和毒毒可不敢怠慢,趕忙分頭朝兩邊躲開。這樣不管這個半人馬想攻擊哪方,另一個人就可以趁機靠近它,然後進行攻擊。

玩弓箭的,近身防禦力也就比法系攻擊者好上那麼一點而已,無論是我還是毒毒,都有自信可以干掉對方。

但事實和想象總歸會有點出入,就在我們以為半人馬會有遲疑--哪怕是幾秒也好--到底該攻擊誰。可是令我們想不到的是,半人馬見我們分開逃竄後,居然又不慌不忙的掏出另一支羽箭,兩支箭同時搭在弓弦上,半人馬將弓平置,一拉一放之間,兩支羽箭帶著“嗖”的破空聲,快速朝我和毒毒飛速靠近。

最該死的是,這兩支箭分別阻擋住了我和毒毒前進的路線,逼得我們不得不停步後退。

“該死,是高級弓箭手才能學會的技能:雙羽。”被強迫退回來的毒毒眉頭緊皺。畢竟要同時射出兩支箭,還要分不同的方向,落點又這麼准,換成是玩家的話,都可以說是高手中的高高手了。

可是似乎還嫌我們受到的刺激不夠大似的,接下來半人馬的動作讓我們兩滿頭黑線。

看著半人馬在弓弦上搭上四支羽箭,我不好的感覺就節節上升:“靠,不是‘雙羽’,是弓箭手終極技能之一的:幻世梵天。”

我記得這個技能,當初狐狸在乾林里的時候有跟我提過,因為覺得這個技能超炫的,所以我記得特別牢。

“幻世梵天”,弓箭手的終極技能之一,可以同時射出四支以上弓箭,且每箭方向均不同,同時還能保證落點精確。按照施展的人的能力不同,最高可同時射出九至十支箭不等。

我一直以為最起碼要在大家等級普遍到八、九十級的時候,才有可能看到這個技能被人觸發,沒想到今天居然在這里就看見了。

毒毒雖然不知道幻世梵天到底是什麼樣的技能,但只要聽到“弓箭手終極技能”這幾個字,就能想象絕對不會是什麼簡單的東西。而且比現在外面才沒有多少弓箭手能學會的“雙羽”還牛,那就更不會讓我們怎麼好過了。

我既然知道半人馬要做什麼,自然是不會給它機會。當初聽狐狸說過,幻世梵天是需要時間醞釀才能釋放的技能,而這段時間自然要好好利用。

“混亂之音!”、“迷途!”因為不是很確定幻世梵天需要多少時間准備,所以我使用出的是兩個可以最快見效的黑暗小魔法,最主要的效果就是在對方耳邊制造混亂的噪音,和暫時讓對方看不清眼前事物。

而對于弓箭手來說,視覺和聽覺是最重要的,但這兩個技能的見效時間並不長,只能維持幾秒,但這幾秒對毒毒來說,應該夠了。

在我釋放這兩個魔法的同時,毒毒就已經利用刺客的潛行技能,打算偷偷靠近半人馬,對其進行近身偷襲。而要進入潛行狀態,只需要幾秒就夠了。

運氣不錯,毒毒搶在了我的小魔法失效之前進入了潛行狀態。為了防止我們自己的技能誤傷對方,造成不必要的損失,我們之間一直是組隊狀態,所以我還是能看到她的身影,但就是不清楚,只是一個大致的輪廓。

可出乎我們所料的是,掙脫出黑暗魔法困擾的半人馬,也繼承了弓箭手可以看破潛行的能力,一下子對著毒毒就“嗖嗖”的射出了兩箭,逼得毒毒不得不後退,根本沒有辦法靠近。

同時,對方還不忘“照顧”一下我,免得我又閑的無聊,再擾亂他的感官。同樣兩支箭就貼著我的臉頰劃過,我都能感覺到它們劃破空氣,而帶起的皮膚微刺感。

“瘋子,不行啊,靠近不了他。”第三次被逼退回來的毒毒,無奈的退到我身邊。

“MLGBD,氣死我了!玩弓箭是吧,好,老娘陪他玩!”用了許多辦法都沒能靠近或傷到半人馬,我也被逼急了。這半人馬速度很快,我的魔法有時都未能靠近,就被他閃過。就算閃不過,他也會用箭射下來,讓我們一點成效都未見。

狠狠的咒罵著,我也掏出自己使用的弓箭。不是什麼好弓,攻擊力也偏弱,但唯一的好處就是攻擊范圍遠。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它是白板武器。就算有多余屬性,也不會讓我看得到用不到。

拉開弓弦,將淬了毒的箭矢噼里啪啦的向對方射去。雖然攻擊力不夠,但我速度快,我才不管什麼准頭,反正大致位置確定之後,瞄准都不用,一個勁的放箭。但也因為如此,所以大多數的箭矢都被半人馬躲過去了。

我可不是純粹的弓箭手,才不會和這個超級弓箭手玩正統的對射游戲。我在射箭的空隙中,還不時的丟一兩個無需長時間准備、隨時可放的干擾小魔法。這種魔法效果極小,效用時間也不長,但施放時不明顯,所以讓半人馬也防不勝防。就算傷不到對方,也會讓被施術者手忙腳亂一陣。

也因為這樣,似乎讓半人馬的步調一下子調整不過來,對于攻擊與防守之間的銜接有些應接不暇。而毒毒也趁半人馬沒有時間來注意她的絕佳時刻,趁亂摸到了對方身邊靜待出手。

繞到半人馬身後,瞅准時機,毒毒無聲無息地跳上了半人馬的馬背上,對著半人馬後背心髒的位置,使出了刺客的“舍命二連刺”。也因為出手攻擊的關系,潛行的效用消失。

之後不管有沒有效用,立刻從馬背上面跳下,再次使用潛行急速撤退。她可不敢磨磨蹭蹭留下來挨馬蹄子。

但從最後結果上看來,效果不錯。彎月上有毒毒自制的猛毒,再加上“舍命二連刺”的翻倍攻擊與要害命中傷害加成的設定,半人馬沒有任何懸疑的“啊”了一聲後,倒下了。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二章 黃金小雕像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好運還是厄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