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五章 忽然有點寂寞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五章 忽然有點寂寞

劍齒虎尖利的鋼爪已經深深陷進了毒毒的肩頭,眼看毒毒的玉頸就要被銳利的尖齒貫穿,而我也因為強烈的沖擊而眼冒金星,無法思考,雄壯的非洲獅已經向我急撲而來,我卻無力閃躲。

就在這絕對千鈞一發之際,除了我們兩人之外,忽然所有的生物,全都被像施了定形術一樣,不動了。

向我撲來的非洲獅撲到一半,從半空中直接掉落在地上,“砰”的一聲,鐵背黑熊也保持著飛奔過來的姿勢,僵直不動了。而壓著毒毒的劍齒虎那尖銳的牙齒離毒毒脆弱纖細的脖子,也只剩兩公分不到的距離了。

已經熬過一開始痛楚的我看清楚眼前的情況後,終于長舒一口氣。看來,這四個小時,我們是終于撐過來了。

可未等我放松的躺下休息,毒毒已經在那邊叫起來了:“瘋子,快過來幫忙啊,我推不動我身上的大家伙。”原來不能動的劍齒虎現在居然整個人都撲倒在了毒毒身上,死沉死沉的身子一下子壓下來,壓得毒毒差點岔氣。

我忍著背後火辣辣的疼痛感,拋下身邊的黑熊和非洲獅,一步一痛的來到了劍齒虎身邊,一腳踹開還壓著毒毒的劍齒虎。而我也因為這個動作,徹底無力的躺倒在地上,背部也因為自己的粗魯,而再一次遭到撞擊,疼的我連叫都叫不出來了。連呼吸時都能感到全身的肌肉、骨骼和經脈在抗議。但除了一身身的出冷汗,我是什麼辦法都沒有。

毒毒也因為我一點也不溫柔的踹開劍齒虎,使得劍齒虎的利爪硬生生的從她身上拔出,而疼的直抽冷氣。當然,她也同樣脫力的只能躺在地上喘粗氣、直哼哼,真正的一副劫後余生的模樣。

“毒毒,你沒事吧。”沒力氣去查看她的情況了,所以只能靠問的。

“MD,怎麼可能沒事,我懷疑我肋骨都斷了好幾根了。MLGBD,那只大老虎真TMD重,也不知道減減肥。”

聽見毒毒這麼罵,安心了。看來她的情況比我想象的要好,最起碼她還有罵人的力氣。

“瘋子,你呢?”算毒毒還有點良心,知道詢問一下我的情況。

“我?暫時還死不了。”的確死不了,血條充盈,狀態偏上,唯一的問題就是體力透支過大,外加精神方面因為一下子放松而顯得頭痛。

“噢……該死,痛!瘋子,有沒有外傷藥?”

“有,但我現在沒力氣拿給你,你忍忍吧。也許等你傷口自動愈合後,我就有力氣了。”

“要死,你怎麼不說等我血流干了,我成干尸了你就有力氣動了。”

“也可以,你要是不介意,完全可以試試血流干了是什麼樣的。”

“老娘介意!不過……MD,這次真的有夠狼狽的,好久沒那麼慘了。這關誰設計的,別讓我知道,不然真的去把他(她)阿魯巴到生活不能自理。”

“是啊,真夠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毒毒沒什麼大問題,我放心的同時,也忍不住又和她開起了玩笑,到最後甚至從輕笑至失聲大笑。

笑毒毒的狼狽,也笑自己的狼狽,但同樣更是自豪的笑。

這四個小時,我們始終是仿若踩著高空中的鋼絲線,且未做任何防護措施般,那種一個不留意,就隨時會喪命的擔憂一直縈繞在心頭,所以使得這四個小時感覺特別壓抑。再加上接連不斷的被追擊,那種逃命的刺激感也在燃燒著。

緊張、刺激、擔憂、疲勞、殺虐……當熬過這些心理關卡的時候,那種暢快、舒緩的心情,也只能通過大笑來紓解了。

不過笑太歡也不是很好,因為牽動了運動過度的肌肉,讓它們發出了抗議。“嗷∼∼∼∼”一聲堪比狼嚎的慘叫激起了毒毒幸災樂禍的心理。所以現在換成了我躺在地上喘粗氣,而毒毒笑的無比暢快,暢快到,快斷氣。

周圍的景色就在我們兩個人的大笑聲中,逐漸消散,化成點點的閃亮光點,回歸虛無。

我和毒毒兩個人,躺在地上抬頭看著這些剛才還把我們弄得狼狽不堪的光點,心里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先前在我們眼中還是糾纏不清的追擊者,此時卻又變得這麼迷人,像是夏日的螢火蟲,但卻是七彩,在逐漸變黑的空間里,發出奪人眼球的魅惑光彩。

當周圍的景色全都變成光點消失在漆黑的空中後,同樣散發著七彩光點的傳送陣也終于露面了。

看著離我們只有幾步之遙的傳送陣,我和毒毒相視苦笑。

“這都好欺負我們一下的。”

因為我兩都清楚,就這區區的幾步,對現在的我們而言,也是一項巨大的挑戰。

但沒轍,不前往第八關,我們連下線休息都做不到,如果上線時間一滿,被踢下游戲,那就最冤了。

所以我擠出所剩不多的力氣站了起來,拉起也同樣恢複了一點體力的毒毒,拖著她的身子,我們兩艱難的站到了傳送陣上。

想當初,我們學校組織跑馬拉松,我和毒毒兩個人混在最後跑完的那幾十個人之中跑過終點後,也是臉不紅、氣不喘的,還能嘻嘻哈哈鬧騰呢。哪像現在,感覺多走幾步就能讓全身都散了架一樣。

通過傳送,我們到達了第八關後,連觀察一下第八關的情況都沒心情,毒毒立刻選擇了下線。

“瘋子,要看你看,我不行了,先下了。”說完,不等我反應,就逐漸消失了。

看著失去蹤影的毒毒,再看看我們明天將要面對的第八關,我挑了挑眉,無奈的想著:“看來明天要先幫毒毒做好心理准備,才能讓她上線了。”

映入我眼簾的,是個不弱于以前在古墓中看到的一些惡心勁十足的裝飾。殘缺的尸體,滿地的內髒,零散的身體零件,紅到發黑的血液,掛著肉塊的殘破兵器,滿地蠕動的蛆蟲……儼然一副人間地獄的景象。

但對于我來說,完全沒有任何影響,連最基本的震懾力都沒有。我只是習以為常般麻木的稍微環視了一圈後,選擇了下線。

看到早就不想看了的東西,想讓我有啥表情都難。

拿下頭盔的我,看到毒毒已經緊緊裹著被子,累到睡了過去。看來今天的最後一關對毒毒來說,真的是太勞累了。長時間處于神經緊繃狀態,又是打怪、又是驚嚇、又是如同被捕獵的獵物般到處逃竄,確實是讓她累著了。

看到整個寢室里就只有自己還沒睡下,忽然覺得有點寂寞啊。

可是我現在的腦波亢奮度卻完全和毒毒相反,今天的最後一關,反而讓現在的我精神很好,很亢奮。有多久沒有嘗試過這種命懸一線的感覺了?

那種被追逐的壓迫,等待著解放之前的期待,小心翼翼保護自己小命的緊張,擔憂同伴時的焦急……有多久了,失去這些感覺有多久了。

似乎就那麼幾個月,又似乎有幾個世紀這麼長。大家過得還好嗎,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人受傷了,大家最近有沒有接什麼任務呢。他如果還活著,會不會……

該死,又讓我想起了那個人。

抹去忽然竄入腦海的人影,我拉過被子,強迫自己入睡。只要睡著了,就不會去想到他了,就不會再難過傷心了,就不會再讓愧疚啃食自己了。

睡覺,命令自己,一定要睡覺。

可,我卻抱著被子,一夜無眠。

*****************************************************

縹緲世界中,一座景色秀麗的島嶼靜靜的浮蕩在一片汪洋之中,隨著海浪,輕微的起起伏伏,像是海中的筏舟,可遠比筏舟大而美麗。

島兒景色很好,耀眼的陽光,細細的白沙,豔麗的花朵,高高的椰子樹,還不時有幾只小小的寄居蟹爬過,整個一座猶如渡假小島般,充滿著悠閑與安甯。

島的中央,有座風格獨特的純白色巨大建築,雖說是風格獨特,可也能和周圍的的環境完美的相容在一起。雖然說建築風格很奇特,但如果硬要在其中找些影子的話,應該說比較偏向清真寺的建築風格,只是沒那幾根沖天的大柱。

而在這個甯靜小島上的這座建築中,卻隱隱約傳來了不少吵鬧的聲音。

“哈哈哈哈!我就說嘛,我的後繼者怎麼可能那麼沒用呢,看看,看看,現在他都闖到第八關啦!哇哈哈哈哈……”

一個手持酒瓶子的邋遢老者,一腳踩在圓凳上,一手叉腰,拿著酒瓶的手幅度誇張的上下左右猛搖,也不管是不是會把酒灑出來,也不管是不是會打到別人,笑的十分囂張。

如果我在這里的話,一定會認得出來,這個就是整我整了N多次的平衡者死老頭。

他那打滿補丁的衣服,露腳趾的草鞋,亂糟糟的頭發,邋遢的胡子……化成灰我都認得。

同樣的,在這里還有不少人也是我所認識的。古墓中的乞靈,送我神器項鏈的玉公主,為我和毒毒開啟[迷域]任務的彤和囡囡,全都在這里。還有十來個從未見過的,造型千奇百怪的人,但從大家熟撚的神情上能看得出來,都是彼此認識的。

而既然能和我所知道的高級NPC如此談笑風生的,理應也是同樣級別的NPC吧。

在大家聚在一起聊天的大房間里,在大門對面的牆壁上,有一面超大的白色水幕,上面正播放著一男一女互相掩護,對著圍攻他們的怪物拼命搏殺的畫面。

房間里的十幾個人,都饒有興致的看著屏幕中的兩人,有人皺眉,有人大笑,有人若有所思,也有人面無表情,雖注意的事情相同,但各人的想法卻不盡一樣。

其中,尤以另一位比平衡者看上去還要老邁的老者,對平衡者如此囂張的笑聲最為不滿:“笑笑笑,笑什麼笑,小心你的下巴掉地上闔不上。”說完,還不解氣的重重“哼”了兩聲。

但老者如此不客氣的話並未讓平衡者有任何不快,相反,平衡者雖然停下了張狂的笑聲,可臉上咧的大大的笑容,卻連茂盛的胡須都遮掩不掉:“嘿嘿,空間老頭,你難道是因為嫉妒我有個這麼好的後繼者,不然干嗎講話那麼酸溜溜的。”

“我嫉妒你?你這個邋遢的家伙有什麼好讓我嫉妒的。”聽到平衡者的話,被稱為空間的老者立即火大到跳起來,指著平衡者的鼻子要他說個明白。

“我的後繼者比你的那個厲害。”說到這,平衡者儼然鼻子翹到天上去一般,驕傲的很。雖然他的後繼者老是讓他吃鱉,又時不時做出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可只要是現在能讓空間這老頭認輸,其他啥都不重要。

“呸!”空間聽了平衡者如此不要臉、自誇的話,很不給面子的對其進行鄙視。“到底是誰厲害可不是靠你這張嘴說的。再說了,我的後繼者可是現在的縹緲第二,真讓他來完成[迷域]任務,不需要一天,他就能闖到第八關。哪像你的那個不男不女的後繼者,折騰了兩天,才來到第八關。”

“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上稅。”對于空間的話,平衡者立刻予以還擊。“就你那後繼者,能不能過第一關都難說,還妄圖一天闖七關。哼,我就知道你輸不起,愛逞口舌之快。”

“你敢看不起我的絕技:瞬移!告訴你,真把我的瞬移學到最高,別說第一關那區區九十幾米,就算後面再加一個零都不是問題!”

顯然叫空間的老者也是個火爆脾氣,因為平衡者語氣中透露出來,看不起自己後繼者的藐視態度,已經讓老者擼起袖管,同樣一腳踩在圓凳上,和平衡者大眼瞪牛眼的,兩兩相瞪起來。

“哈,盡情吹吧你。學到最高?你那個後繼者別說學到最高了,連一半都沒學滿吧,而且聽說最近連點進步都沒有了。小心再過一段時間,徹底退步給你看。”

平衡者的話,徹底刺中空間所擔心的問題,使得空間一下子氣焰矮了一截:“那是……那是因為……因為他最近忙于幫務,對,就是因為他最近忙于幫務。他可是個大幫派的老大,哪是你那個閑散的後繼者能比的。”

“拉倒吧,看來你那個後繼者也別想在武技上有啥發展了。”平衡者根本不看空間那氣的噴火的表情,自顧自的拿著酒瓶灌上兩口,還得意洋洋的好一陣搖頭晃腦。

“你……”被對方漠視的態度給弄得窩火的空間,除了一個“你”字外,也擠不出別的話來。

“好了好了,你們倆都別斗嘴了。”見兩人的爭執暫且告一段落,一個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留著藏青色長發的溫雅男子,出聲算是給空間一個台階下。“空間,你有這個閑心和平衡吵架,還不如快點決定你對下一關到底是押哪邊吧。”這NPC倒也奇怪,居然帶著一副眼鏡,不過眼鏡和他倒也真的蠻相配的。這種人,似乎就是天生為眼鏡而生的一般,眼鏡不會遮掩掉他們的風采,只會加大他們的魅力。處在一群打扮奇異的人群中,也不嫌怪異。

“哼,還押哪邊,當然是押這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娃兒闖不過第八關。也不想想第八關是什麼景色,就這兩個小娃兒怎麼可能過的去。”

聽了溫雅男子的話,空間憤憤然地走到這個房間唯一一張,由整塊白玉石自然形成的桌子旁,把手往桌面左邊,寫著大大的一個黑色“否”字上一按。與之相對的,就是桌面右邊一個同樣大小的黑色“是”字。

“我就不信那兩個小娃運氣真這麼好,能過了第八關。”說著話的當下,被按上手印的“否”字,閃出一陣溫和的黃光,表明已接受。

而聽了他這話後,乞靈用白的無瑕又幾近透明如明玉般的纖手遮著小口,輕聲笑語:“空間,你可別這麼自信哦。平衡的後繼者,可是當初連我被封印的古墓都不怵的。雖然當初和他一起完成任務的還有別的玩家,可是幫我解封的,從頭到底都是他一手包辦的呢。連我住的古墓都嚇不到他,你認為,第八關--修羅之地,會讓他退縮嗎。”

乞靈的話,空間倒是一點不信,可是其他人卻急了。“誒?!乞靈你怎麼不早說?!”

“啊呀,早知道他是給乞靈解印的人,我第八關就不該賭他輸的。”有人抱著頭無比懊惱。

“還好還好,還好剛才臨時改主意,不然又要輸上一筆了。”也有人拍著胸脯直慶幸。

“那照這麼說,後面那幾關,似乎這兩人過關的幾率應該不小。”還有人摩挲著下巴直考慮。

“不要忘了,他旁邊還有個女孩子呢,女的應該對這些東西沒有抵抗力吧,肯定會暈過去的。到時候也許是轉折點呢。”同樣也有考慮的比較周全的。

“對啊,那不就是說,勝負還未知……”

“嘰嘰喳喳……”“唧唧喳喳……”

一屋子的人又開始討論起來了。

見到大家討論的這麼熱切,帶著金絲邊眼睛的溫雅男子將右腿擱在左腿上,笑的有些……腹黑(真的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現在此男子的笑容,雖然笑容看上去是那麼溫和、陽光,可從背後透出來的氣勢……好黑)的笑言。

“各位,現在第八關還未正式開啟,大家依舊有機會改注。還有,現在除了玉兒、乞靈、彤、古達,和先前被逼的平衡,下注賭這兩位能通關到最後外,還有誰要要押注嗎?”此人儼然一副莊家姿態,但誰都清楚,他只是代理莊家而已。

“穆刹,你怎麼看?”旁邊的人問起了溫雅男子對此事的看法。

溫雅男子--穆刹--笑的雙眼都眯起來,讓人看不到他眼底的光彩:“我嗎?我下注到了第十三關。”

“你對他們這麼有信心?”顯然穆刹的答案讓大家都比較驚訝,現在除了剛才穆刹所說的幾個下了通關的人外,還沒有一個是下注說這兩人能通過第十關的。

平衡者是在一開始被大家話趕話趕的,給逼得不得不下重注在他的後繼者身上,而其中逼他逼得最緊的,就是空間。為了面子上的問題,他起初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押了自己的後繼者,押注之後還心疼的不得了。而其他幾個女子因為和平衡者的後繼者有過接觸,則是自願的押注。唯一一個讓大家想不到的,則是比較奇怪的古達。

“我覺得他們兩個人挺有意思的,所以我不介意多支持他們一下。”

穆刹在這群人中似乎挺有分量的,聽了他的話,不少人開始摸著下巴考慮是不是該重新押注了。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四章 好運還是厄運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六章 也許是對好搭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