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六章 也許是對好搭檔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六章 也許是對好搭檔

豬仔今天要出去,很晚回來,所以今天一章就先更了,晚上豬仔就不上來了∼

××××××××××××××××××

第二天全天沒課,睡了一個飽覺的毒毒顯得精神不錯,尤其是在美美的吃了一頓後,毒毒更是感覺什麼狀態都回來了,昨天的勞累、憔悴,全都是過眼的云煙,一絲不留。

可我卻不然,一夜沒睡好的我,頂著大大的黑眼圈,滿臉就兩個字:萎頓。

“瘋子,怎麼啦?昨天晚上做噩夢啦,瞧你那沒精神的樣。”大力的拍著我的後背,毒毒明著關心,暗著趁機打我,讓我又想起昨天游戲中被撞痛的感覺,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

拍開她的手,我沒好氣的說道:“滾,少趁機揩油,本小姐的金貴之軀豈是你能碰的。”

“呦赫,你還真當你自己是鑽石做的啦,瞧你那小樣。好了,不跟你瞎扯了,你快點吃,吃完我們好上游戲繼續挑戰,昨天弄得我們這麼狼狽,今天怎麼也要整回來。”

毒毒信心滿滿的打算今天好好沖關是好事,但我就怕她現在過度自信,等上了游戲,就有她郁悶的時候了。

“毒毒,我勸你先做好思想准備。”如果不是怕她拖累我,我才不打算就這麼告訴她關于第八關的事情類,真想看她被嚇著的樣子。

“咋了?”見我似乎不像是嚇她的樣子,毒毒奇怪類。

“你確定要我說?”我倒是希望她不要我說。

“瘋!子!”

“好好好,不生氣。我說……”瞧毒毒雙眼瞪圓,我高舉雙手,平靜的把昨天看到的,關于第八關的景色,稍微添油加醋的說了一下。其實我也是為毒毒好,說的嚴重點,等下她上游戲後,受到的刺激就少點。免得我說的太輕描淡寫,她不當一回事,那就不怎麼好了。

聽完我的話,毒毒整個人都像個醃蘿蔔一樣,徹底癱倒在床鋪上。

“不活了,不活了。這什麼關卡啊,想要折騰死我們啊!”毒某人開始賴在床上撒潑打滾,悲慘戚戚的哀嚎。

在旁邊聽得已經沒了胃口的娃娃推開還有剩大半的早餐,仿佛就看見我剛才所說的東西就從她的早餐盒里冒出來一樣,為轉移注意力,娃娃轉問毒毒:“小毒毒,你怕這些東西嗎?你不是連百鬼林的傳說都聽的興致勃勃麼。”

“我不是怕,我怕這些死尸爛肉干嗎。我只是覺得惡心,很惡心而已。”回答完娃娃的疑惑,毒毒又接著在床上瞎折騰。

“再覺得惡心你也得給我上游戲。”一巴掌拍上毒毒的翹臀,全然不理毒毒幽怨的視線,我向著自己的床鋪走去。

見我不管她了,毒毒咕咕囔囔的拿過游戲頭盔戴上了。但是一早起來時的好心情肯定已經全部消失了,現在只能帶著不怎麼情願的心情,登入游戲。

看著毒毒沮喪的身影,我無聲的在她背後壞笑。嘿嘿,誰讓她昨晚睡那麼香,而我卻睡不踏實,早上剛有點潛眠,就被她那破鑼嗓子給吵醒了,現在不努力“回報”一下怎麼成。

但壞笑歸壞笑,正經事情還是要辦的。把遲到的早餐、提前的午餐胡亂塞進嘴巴里後,我也登入了游戲。

上了游戲後,我馬上看到了毒毒苦著一張臉,看著眼前的第八關。

“怎麼樣,有何感想?”一抬手,勾搭著在游戲里比我矮了許多的毒毒,我心情不錯的問著。

不過挺奇怪的是,我看到這些場面沒感覺很正常,因為早就習慣了,想有反胃、厭惡、不忍、恐懼……等等感覺也難。可毒毒怎麼對這些場景也沒有絲毫的害怕呢?我就比較好奇了。

“毒毒,你不覺得害怕嗎?”雖然毒毒對于百鬼林的傳聞也沒表現出害怕的樣子,但畢竟聽的和真正看到的,從沖擊程度上就不一樣吧。

對于我的疑惑,毒毒依舊將視線放在前面的那些惡心事物上,很心不在焉的回答:“我二哥從小就比較喜歡看恐怖電影,而且因為渠道的關系,看的也都是那些特別暴力、血腥、又*的那種。我小時閑著無聊,經常偷他的片子看,他的“恐怖經典珍藏”十之八九我都領略過了。”

哦∼∼我了然了。怪不得類。齊家二哥的殘忍和嗜血,在道上還是挺有名的,想必他都認為經典的,應該有夠沖擊。

從很早的時候,齊家就是明以商、暗以道為發展策略的,現在雖然齊家在黑道上的勢力和娃娃家是沒辦法比的,但是也是有一定的實力。而負責齊家黑色生意的,這一代也正是齊家二少爺。

既然毒毒都能把他二哥的珍藏都看完,想來心理承受能力,真的很強。

我們又在起始點等了半晌,還是未聞系統提示,看來,是要向昨天那關一樣,正式踏進關卡才會有提示啊。

果然,我們兩剛一踏上如同泡在血漿里的泥地時,系統聲緊隨而來。其實壓根也不需要系統提示,我們兩馬上就很快的明白了這關的大概情況。

同樣的,在我們踏出起始點後,安全區正式消失,和周圍環境徹底同化。

只見先前還在地上充當景觀裝飾物的碎裂尸首居然全都開始艱難而蹣跚的從地上“活”了過來。有腿的靠腿行走,有胳膊的用胳膊爬,沒胳膊沒腿的就扭動著近乎真空的軀干向我們“挪”過來。

這情景看的我們一陣惡心,就像是身臨其近恐怖片拍攝現場一樣。但是這集的恐怖片運氣不怎麼好,碰上我和毒毒這兩個不怎麼捧場的觀眾。

因為我們倆居然還有閑心拿著武器在那細細評判。

“啊,你看那條手臂,肥肉好多啊,生前肯定是個大胖子。”

“咿∼∼你看那條沒穿褲子的大腿,好多腿毛哦,他都不曉得出門前刮腿毛是種禮儀嗎。”

“你看你看,那顆頭顱,地中海耶!是這麼叫吧。還有種說法,是叫‘地方支援中央’是不是?”

“哈哈,看那個走一步摔一下的,肯定生前缺鈣。”

“誒誒,那個掛著一截腸子的,他一拖,掉出來的腸子就更多耶!”

………………

我想,如果這些尸首還活著的話,一定會被我和毒毒如此悠閑又毫無緊張感的話再氣死一次。想我和毒毒都是可以把恐怖片看成搞笑片的高手,哪會被這區區的小CASE嚇到。就連和我們一起看恐怖片的小雨她們,都能被我們兩弄得對面前的恐怖片完全看不下去,不是因為太恐怖,而是因為我兩扭曲的太厲害。

這關就是要在游戲時間一個小時內到達前方盡頭的傳送陣,遲到一秒都算失敗。因為有時間的限制,所以我和毒毒還是決定用殺與逃並用的方法通過。

不過每過一關,都感覺過關條件更為苛刻啊。

“毒毒,在這里毒藥就不要用了,你就跟在我身邊防止有怪物靠近吧,我來用魔法清怪。”

這里都是殘肢斷臂的尸體,毒素在這些已死之物上是完全沒有用的,所以最主要還是靠我的火系魔法來進行清怪攻擊最有效用。哦,對哦,不知道這里的話光系法術是不是也同樣有用。但也因為我暫職法師一職,必須要毒毒守在我身邊,防止那些漏網之魚沖過火系法術,對我們進行近身攻擊。

“我還用你教,你這個游戲大菜鳥。”說是這麼說,毒毒還是安分的守在我身邊。她也知道,對上這些沒有痛覺、不懼毒藥、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怪物,到最後落荒而逃的肯定是她。

“我哪里菜了?”放出四面火牆,先清理一下已經漸漸圍上來的僵尸,我還不忘回嘴。“別忘了,我們已經過了一半的關卡了,能走到這一步,我功勞不小的。”

“算了吧,啥功勞啊,你功勞再多,也擺脫不了菜鳥的本質。”一腳踹開生著尖長指甲的女尸,毒毒趕緊跑前幾步,緊貼在我身後。

我又是一片群體“回血術”下去,造成前方幾十具尸首反減血無數:“切,有空念叨我的缺點,不如多注意一下方向,你不想晃了半天後,我們又走回起點去吧。”雖然起始點已經消失了。

不是不想讓毒毒帶路,實在是如果她在前面,我肯定有照顧不到的地方,到時候真的被那些缺牙的僵尸咬上兩口,她還不找我拼命啊。她的雪白皮膚上如果沾上了口水或是尸菌,她肯定要暴走的。

像昨天的叢林一關,就因為被一只蒼狼不小心咬了一口在腿上,那只蒼狼的口水留了一些在她的玉腿之上,這小女人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那只蒼狼給分解成渣了。

最後如果不是我扛著脫力的她猛跑,她早就成其他怪物的晚餐了。

這種“暴走時用盡全力,殺無赦;暴走後渾身無力,軟趴趴”的現象,讓我也很難辦。再怎麼說,我現在和她也是搭檔,而且還是不能舍棄對方的那一種,感覺責任重大啊。

那些帶著腐肉的遺骸的確對火焰有所顧忌,讓我們兩暫時沒什麼威脅。雖然前進速度不是很快,但依照這樣發展,還是有加速的余地。

“瘋子,這關不會就這麼簡單讓我們過去了吧?”因為火焰與聖光的雙重合擊,跟在我身旁的毒毒反倒是無事人一樣,因為我連個讓她解悶的怪物都沒放進來。

“靠,輕松還不好啊。”我沒好氣的沖她啐了一口,居然還有嫌過關輕松的。

其實我也覺得這關似乎太輕松了,感覺不太像是第八關。我正奇怪這呢,忽然就感覺腳下不對勁,似乎被什麼東西絆住了,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往腳下看去,我以為是我絆到什麼骨頭之類的,未曾想到,在宛如泡著鮮血的濕濘泥地里,居然伸出了一只血紅的骨手,死死地抓住了我的左腳腳踝,讓我在沒有任何准備的情況下,差點摔倒。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探出一只血手來,但受到驚嚇歸受到驚嚇,我倒也沒有慌。手上依舊不停的放著魔法,不讓那些腐肉遺骸有靠近的機會,嘴上卻趕緊叫毒毒幫忙。

“毒毒你這個烏鴉嘴,麻煩來了吧,快點解決我腳上的禁錮,不然我們就要被甕中捉鱉啦。”

我剛才的踉蹌也同樣引起了毒毒的注意,現在聽我一說,也趕緊蹲下身幫我想辦法弄開我腳上的骨手。

可是隨著這只帶血骨手的出現,附近的泥地里,開始不停有血紅的骨頭手臂以驚人的氣勢破土而出,再經過掙紮,一個個缺肢少骨的人形骨架,好像是從土地里生長出來的樹苗一樣,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而且這些骨頭架子好像不怕火焰,全都是筆直沖過火焰而來,而且火苗沾染不到它們身上,總是會自動的滑開。

出現的還不光止這些骨頭架子,居然還不知道從哪里鑽出好多女鬼一般的靈體。眼如磷火發著綠光,裸露在外的肌膚如炭,烏漆麻黑,可臉卻白的嚇人。戰斗的時候還會發出淒厲尖叫,並且大張獠牙來吸人血液,噴出來的血液也都是綠色的,黏稠似膠,極度惡心。

看到這些用飄的靠近的惡心靈體,大驚之下的我,想都不想的扔出了回複數、聖光照耀等光明系法術,不間斷的扔。

對付這些冤魂類的靈體,光系法術的確比火系有效的多,連本來在努力幫我掰開腳上禁錮的毒毒,在看到這些女鬼被淨化後,都後怕的直道“好險”。

“丫的,瘋子,還好你什麼法術都能來上幾個,不然換成普通的單系法師,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終于敲碎了緊緊抓住我腳踝的骨手,毒毒如釋重負的自我安慰著。

“先別安心的太早。”我可沒毒毒那麼樂觀。

聖光系的法術比火系更有用是顯而易見的,但它防的住遺骸,防的住骨架,也防的住女鬼,卻就是防不住另一種生物的攻擊。

那就是依附在帶著腐肉的遺骸身上,不住蠕動的:蛆蟲。

剛才的火焰魔法還能抵擋一下這些蟲子,可現在的聖光魔法對它們而言,如同無物。

而最頭痛的是,這些蛆蟲只有食指般長短,小的太容易讓人忽略了,在戰斗的時候,誰會去分心盯著地上一個個把它們找出來呢。尤其這些蟲子的膚色和泥地極其相近,不細心根本看不出來。好在因為現在是戰斗狀態,它們的移動速度很快,倒也是一個分辨它們的辦法。

這些蟲子雖小,但我們兩也不敢小瞧這些手指粗長的蟲子,看著它們在泥地上一路蠕動過來,身後那些遭到它們分泌出劇毒腐濁的痕跡,我和毒毒就渾身發冷,寒毛直豎。

“瘋子,瘋子,快,放火燒。我不想讓這些討厭的蟲子靠近我。”看到這些蟲子,連毒毒都嫌惡的抓著我的後衣擺,要求我快點解決。

其實不用毒毒說我也不會留下它們當寵物的,我不喜歡多足類生物,同樣的,我也不喜歡無足類。

只見接二連三的不停有蛆蟲從殘缺的遺憾上鑽出,一波接一波的往我們兩人靠近,未免受到無妄之災,我只能一邊放火系法術,一邊放聖光系法術。

但因為兩種法術之間,切換施法的過程中有間隔空隙,法術效用時間也是不一樣的,讓我一下子有些忙不過來,導致我們兩多次險象環生。

好在有毒毒在後面頂著,只要不是讓那些小的沒辦法針對擊殺的蟲子鑽過火焰,骨頭架子毒毒還是能抵擋一下的。尸體殘骸是不用去考慮的,經受不住火系和光系的雙重攻擊,消失的最快的就是這些殘骸了。

只是女鬼麻煩了一些,純靈體對毒毒來講,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但好在只要能擋住幾秒鍾,我還是能抽空對著我們兩來一個回複術,也就啥都解決了。

雖然極度辛苦,但再苦也是有到頭的一刻的。

再倒數的那十幾秒的時間內,我和毒毒可以說是用不要命加賴皮的打法,最終在規定時間內擠進了傳送陣。

“MD,以後再也不看恐怖片了。”毒毒雙手撐著膝蓋,一副深受摧殘的表情看著自打我們踩上傳送陣後,就不敢再靠過來的那些遺骸、骨頭、蛆蟲和女鬼。

“怎麼,怕了?”想也知道不可能,我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

“怕個P,只是覺得這些不像是恐怖陰森的僵尸、鬼怪,更像是糾纏不清的黏人蒼蠅。”

“被你一說還真像,特像那種甩不掉的追求者。甩不掉不打緊,還每次死不要臉的黏上來,才最討厭。”說到最後,換我咬牙切齒的瞪視那些緩緩往後退去的“糾纏者”了。

看我這表情,深知我想到啥了的毒毒,這次沒有趁機落井下石、奚落一番,反而是同情的拍拍我的肩膀,搖頭歎氣,一副“寡人無力可回天”的表情:“認了吧,也許再過段時間,那三個家伙就會放棄你了。”三個家伙不用明說,我們兩都知道是指誰:陸綾瀨、相淳一、菲特。

“切!”對毒毒的話,我嗤之以鼻。真會放棄,就不會糾纏了這麼多年了。但我也不想談起他們,會讓我心情不好。“好了,走吧,後面還有大半的關卡要過呢。”

知道我不想談論他們,毒毒一個聳肩,也就不說啥了。

還好我們兩人都對這些血淋淋又反常理的事情一點也不在意,尤其是知道這些都是虛擬的物體之後,更沒有什麼心理陰影。不怕那些蠕動的蛆蟲,不怕飄忽不定的幽靈,也不怕掛著腐爛肉塊的殘軀以及不斷滲血的骨架。

不然光是尖叫、怯弱、腳軟、退懦、哭泣、強壓下心底的恐懼、做心理准備等等等等的麻煩事,就最起碼要浪費半個多小時。這樣還怎麼闖關,早就被淘汰掉了。

莫非我和毒毒接到這個任務真的是天意?無論是考驗心理承受能力,還是身體行動力,每一關要考驗玩家的方面皆不同,可我和毒毒似乎總能幸運的正好避其鋒芒,將主要想考驗的事物,進行徹底或刪減無視。

“毒毒。”

“嗯?”

“也許我們真的是對很好的搭檔耶!”

“……你發燒把腦子燒糊掉了?”

“不,我想是被剛才那個忽然竄到我們中間的那個女鬼給嚇得有些錯亂了。”

“你也知道哦,也不想想剛才說的那話……”

想到剛才我說的那句“好搭檔”,我和毒毒同時冷不丁的打了個冷顫,猛搓雙臂,並異口同聲說道。

“咿∼好冷!”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五章 忽然有點寂寞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不覺得惡心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