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們還能怎麼辦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們還能怎麼辦

“哦,小貓……額,不是,是白虎它啊……”但既然是青龍要聽,那我可不敢不說。而一說,就開始停不下來了。

從一開始聊白虎的收服過程,之後說到我的際遇,狐狸它們三獸各自的糗事,我周圍性格各異的朋友……

期間,還伴著我和毒毒時不時針鋒相對的拌嘴,拌著拌著,我們兩就開始吵起來,最後再莫名奇妙的掐上幾下。可每當感覺快失控的時候,我和毒毒卻又像沒事人似的,繼續該說啥說啥。

這點,到讓青龍和玄武看的很起勁。

貌似、感覺、好像、怎麼……高智能NPC都愛看我們吵架拌嘴呢?

講啊講,東講講,西講講,時間就這麼莫名其妙的過去了。當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們當天的上線時間也已經快滿了。

“啊,我們今天要先下線了,關于闖關的事,等我們下次上線之後再說吧。”再不下線,可能就要被踢下游戲了。所以我爽快的和青龍、玄武暫時告別。

可已經和我混的很熟的青龍卻萬般的不舍:“這麼快?!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呐,不要走好不好。”此時的青龍哪有威武神獸的半絲模樣,那戀戀不舍的委屈樣,和討食的白虎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如果說青龍對我萬般不舍的部分讓我覺得像白虎,自戀的部分又像朱雀,那至現在為止,很少插嘴說過話的玄武,就感覺更像是狐狸了。總是冷冷靜靜、不急不躁,喜歡睜大著雙眼,用目光查看周圍,看似是漫不經心、對你說的話不感興趣的樣,但卻會豎著耳朵(玄武的耳朵,我想是看不到的,所以更別提豎起來,這里只是打個比喻)將你說的話全聽進去。

所以打從開始聊天後,我對于青龍和玄武一開始所存在的忌憚感早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尤其和青龍,相處起來,就跟自家的三獸一般融洽。

這時我也深深感到,縹緲之中,所謂的神獸、聖獸,也沒一個是正常的。

青龍特呱噪,呱噪到我認為他並非是風系神獸,而是水系的。那口水,噴的快和噴泉一樣了,噼里啪啦都是,可也沒見它有不夠用的情況。好幾次我都不得不給我和毒毒加個光明盾,好阻擋一下它噴湧而出的口水。

就青龍那體格,在他看來微不足道的一小滴口水,都能趕上我洗臉盆里的梳洗水了。

玄武算比較正常的?拉倒吧。別看他悶不吭聲的一副老實樣,說話次數也少,其實我感覺最奇怪的,就屬它了。

它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典型的搜集狂。而所謂的搜集狂是我給的簡稱,總的來說,就是搜集一切可見資料的狂人。只可惜,它是非人哉而已。

“再留一下下啦。”青龍還是不想讓我們走,看來是很少碰上一個能陪它扯這麼久,還扯的興致勃勃的人吧。

“不行。要不等明天我們闖關結束後,我們再聊?”好在還有一天的時間,所以今天怎麼浪費都沒關系。提前和關卡執行者套套關系應該還是有好處的。

“那你們什麼時候來闖關?”沒辦法的青龍只能退一步。

可還未等我回答,毒毒倒先湊上去了,趁機詢問起關于最後這一關的情況:“那你先告訴我們,這最後一關到底是怎麼才算過關,我們今天下線後好去准備,那下次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直奔主題,不會浪費時間啦。”

這理由夠牽強,但……說的好。我私下伸個大拇指,給如此厚著臉皮問出這個問題的毒毒。

因為一離開起始點就算是正式闖關,到時就不能下線了。所以我和毒毒兩人也都沒敢邁動一步,就怕是不小心在沒有准備的前提下,觸發關卡。聊天聊到累了,也只是原地坐下。也因為關卡未觸發的原因,青龍它們也沒有辦法靠近、觸碰我們。

沒有離開起始區域,也代表我們兩人沒有辦法聽到系統對于這關的提示。現在要下線了,毒毒自然是想能了解一下大概情況,好用一個晚上想想辦法。

“這個啊……”聽了毒毒的話,青龍可沒有魯莽的一通亂說,而是扭著超長的身子,在半空又翻騰了幾下,一副若有所思、拿不定主意的樣子。

看它這表情,精于此道的毒毒明白,對方不是不想說,可能只是顧慮到什麼而不太能說,但也不是一定不能說。

所以毒毒再接再厲:“要知道,先無論我們成功與失敗,我們能早一點完成任務,對你們,對我們都有好處的不是嗎。而且我們也不是叫你們放水,只是先告訴我們過關的條件嘛,這樣下次我們上線後,不就可以直接開打了。”

“唔……”毒毒的話,讓青龍的矛盾之色更甚。最後拿不定主意的青龍一甩龍尾,跑玄武邊上:“你怎麼說?”感情是要對方替他拿主意。

可玄武並未說話,只是回了個“你自己看著辦,我無所謂”的眼神給青龍。有了這個眼神,青龍的底氣似乎足了不少。

“好,既然你們想知道,我現在告訴你們也無妨。其實呢,這關的過關條件也狠簡單的啦,就是……”說到這,還惡劣的故意停頓幾秒,為的就是看我和毒毒焦急又緊張的表情。

“就是……只要你們兩人能合力,各接下我和小龜……不,是我和玄武的一次攻擊,以及最後我們兩的合擊,只要你們接下這總共三次的攻擊,還沒有死翹翹,你們就算過關。當然,是兩個人都活著哦。就算你們都只剩一滴血也算過。”

說完,還露出一個“我真是大方”的自傲樣,可我和毒毒卻沒心情去管它是不是真的很大方。

這個過關條件聽的我和毒毒兩人冷汗淋漓。

接下神獸的攻擊?!還連接三次?!最後一次還是兩神獸的合擊?!

“瘋子,我們兩從宿舍樓上跳下去,死了一了百了算了吧。”此時,連毒毒都想趴我身上,大唱一曲“女人哭吧不是罪”。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知道不要臉的,可從不曉得原來不要臉到極致是這個樣;聽過下作的,沒碰上這麼下作的。

完全體的神獸啊,系統她老人家當是什麼?!家里後院里養的小鴨子啊。說的是輕巧無比,挨過三次攻擊,哪怕我們身上都只有一滴血都OK。可是有沒有想過,普通玩家挨上神獸一擊,就可以直接去重生點報到了,現在居然要我們連挨三次。

“我們是不是真的得罪系統大神了?”這時,連我都不得不冒出這個看似荒唐,卻最有可能的念頭。如果不是因為得罪了系統,為什麼我們的命會這麼苦?

見我兩臉色不好,青龍自作聰明地跑過來安慰:“放心啦放心啦,才三擊而已,很快就可以解決了。”

“解決”?‘是解決關卡,還是解決我們?’我真的狠想這麼問一句,但考慮到它怎麼說也是我現在招惹不起的對象,所以只能花大力氣將疑問咽回去。但是滿頭的黑線和頭頂連綿的烏云,我想是沒什麼辦法讓它們快速消散的吧。

最後,我和毒毒掛著郁悶的積雨云,選擇了下線。下線之前還能不停的聽到青龍一聲又一聲要我們下次快點上線的叫嚷聲,但我和毒毒都無心理會。

一下線,毒毒沒像前兩天那樣倒頭就睡,而是手腳並用的爬到我床上,拽著我商量大計:“瘋子,你怎麼看?”

“什麼怎麼看?”一拿下頭盔就被毒毒沒頭沒腦的劈頭來了這麼一句,讓我一下子抓不住頭緒。

看我的納悶在毒毒眼里,就是無聊的“明知故問”,因此她很沒好氣的敲了我一個毛栗:“你丫的沒事耍什麼白癡,還能有什麼事。過關,過關,過關!剛才下線之前說的過關的問題!”說到最後,更是噴了我一臉的唾沫。

“有話好好說嘛……”我用手一抹經受洗禮的臉蛋,抹去那些口腔分泌物。“剛才在游戲里被青龍噴一臉、一身不算,現在還要再給你折騰,這算什麼嘛。”

我咕咕噥噥的抱怨了幾句,但一見毒毒似乎又有要噴口水的趨勢,我還是趕緊乖乖的吧。

“我還能怎麼看,又不是我說不要,對方就會乖乖不對我們攻擊的。”

“那怎麼辦?對方可是神獸啊。”

“除了硬接,我們還能怎麼辦。難道跟對方商量,讓它們放水。”我無聊的聳聳肩,動手抽著壓在她屁股底下的被子。

“你要睡覺了?!”見我的舉動,毒毒大惑不解。“你想到了對付它們的辦法了?”

“沒有。”這兩個字我倒是回答的干脆無比。

但干脆歸干脆,因為太干脆了,而讓毒毒徹底怒了:“你丫的要死啦,沒想到辦法你就要睡覺,你不想過關啦。”說著,還硬扯著我的被子,不讓我睡。

“拜托,大小姐。”而我為了能讓我舒舒服服睡覺,也緊抓住被子另一邊。“就算我們不睡覺,想一個晚上也未必能想出什麼辦法啊。與其明天精神不佳的去應戰,不如今天先睡好,養足精神,隨機應變的好啊。你也說它們是神獸了,我們現在就算想的再多,也沒有辦法面面俱到,到時候反而被局限了思路,對我們不是更不利嗎。”

為了能讓我安穩睡下去,我展開了我的三寸不爛之舌,不停給毒毒洗腦。現在就算是毒毒有千百個正當的理由,我也要把它們全都拗歪掉。

其實就算我們討論到天明,最後的結果也肯定讓我兩胸悶無比,因為除了硬接這三次攻擊,似乎是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一關,又不能讓我們預先設置陷阱,而且因為是抵禦神獸的攻擊,我們兩擅用的毒藥也是無用武之地。這一關考驗的並非我們兩人的戰斗力,要考驗這個,之前的兩關已經考驗過了。這一關明顯是要試試看我兩的防禦能力。

除了消極防守,我還真沒什麼辦法。可毒毒不管,依舊拉著我的被子,似乎我不給她個明確答案,她就不放手了。

“好啦好啦,怕了你了。我身上還有一些能快速回血、回狀態的藥,到時我再把所有會的魔法防禦罩全施放出來,這總可以了吧。到最後聽天由命,怨不得人。”

毒毒這麼纏著我,還不是因為她的職業所限,沒辦法抵擋大范圍的殺招,所以想讓我出頭頂著麼。不然依照她的性格,真碰上神獸又怎麼樣,還不是照睡不誤,哪會來和我磨磨嘰嘰的瞎搗亂。

當然,如果是最好的情況,那就是青龍和玄武選擇用魔法對我們兩進行攻擊,那時,我就真的完全可以說是立于不敗之地了,畢竟我的相戀之鏈可不是放著好看當裝飾物的。

不過我想可能性不會那麼大,先不說這個任務貌似在系統那里掛了牌了,身為最後關卡的守護者,雖然說不太可能會有我們的全套資料,但上面最基本的職業、屬性和裝備應該會有。我想有點腦子的,看到我的相戀之鏈也不會和我拼魔法。

而且這個[迷域]任務進展到現在,真正碰上使用魔法攻擊我們的少之又少,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全是物理攻擊。所以我才猜測系統早就針對我們的屬性、裝備和職業特性,不斷、時時的更新著關卡特性。

不然為什麼老是碰上像毒毒這種單對單比較強悍的職業,沒有辦法發揮實力的群戰呢。

所以雖然狠殘念,但兩神獸用物理攻擊的比率還是極高的。

而我對這兩個神獸的物理攻擊方式又不熟悉,現在設想的再多,也純粹是自己嚇自己,除了可能更絕望之外,沒有一點好處。

見我下了保證,心滿意足沒心事的毒毒倏然放開原本拽的緊緊的我的被子,回自己床上准備睡覺去了。可她忽然一放手,卻讓我一個措不及防,差點往後摔下去,讓腦袋磕床沿上。

好在收勢及時,才避免了摔成白癡的危險。

死命對著心情好好還哼著歌的毒毒做了幾個鬼臉,我撇撇嘴,把被子往身上一卷,睡覺。

相戀之鏈:神器,絕對防禦之器之一,無視一切魔法攻擊,無等級要求,已認主,不可掉落,不可偷竊,不可交易。主人:弱水三千。

睡醒後的第二日,也是任務規定時間的最後一天,當我和毒毒逃課上了游戲後,看到的只有懶洋洋的趴著,伸著四肢與腦袋,甩著長長的如蛇的尾巴,一臉享受的曬著太陽的黑色大烏龜--玄武。

至于理應在這里的另一神獸--青龍--則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玄武,青龍呢?”昨天的談話還算愉快,和青龍、玄武之間算是有了一定程度的親昵,所以現在我才可以沒啥顧忌地詢問這玄武,青龍的下落。

如果是換成昨天剛進入最後一關的那種時候,我是就算撕裂了嘴,也不敢問出這話的。

玄武估計曬太陽曬的挺舒服的,聽了我的問題也只是懶懶的掀起一邊的眼皮--還是只開了一條縫--用著平板到沒有任何波動的語氣簡潔的說了句:“辦些私事去了,馬上回來,你們先等等。”

這話聽的我和毒毒狂汗。暈死,難道什麼時候開始闖關不是我們兩個說的算的麼,什麼時候變成我們兩個闖關者要依照守關者的時間來做啦?!

但……在心底再怎麼念叨,我和毒毒還是乖乖的待在起始區域,不太敢越雷池一步。

看來完全體、野生神獸還是讓我們打從心底有所忌憚,讓我們只能乖乖依照它們說的話去做。

而在我和毒毒只能無奈的等著去辦“私事”的青龍回來的那會,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一群無聊到聚在一起聊天順便聚賭的高級NPC,正對著房間理的超大白色水幕,聊的開心著呢。

而讓人吃驚的是,縹緲最高存在的[天後]也儼然在其中。難怪這次沒有之前的吵鬧聲了,大家都很文雅的竊竊私語,和對方說話的時候還斯文的用手稍掩在嘴前,將聲線壓得低低的。

對于下面的人說了些什麼,又在想些什麼,天後並不是很在意,她只是微微抬著頭,看著水幕上出現的那兩人。在玄武龐大的身材對比下,兩人的個子顯得渺小的狠,可這兩人卻仿佛有種吸引人的魅力,讓人很容易的就能注意到他們,且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開目光。男的俊俏,女的嬌美,兩人不時低聲交談,就似一對聊著小事的情侶,溫馨而親密。

如果這時我們知道這些NPC是怎麼看待我和毒毒的關系的,肯定會惡寒到渾身發冷,然後避嫌的各退三十……不,三百步,用行動來撇清我兩之間存在的“誤會”。

“就毒毒(瘋子)這性子,就算她真的願意為了我去變性,我也是不會‘紆尊降貴’的!”以上,我和毒毒肯定會暴怒而出的真言。

現在先不管我和毒毒的反應,先把鏡頭拉回這里。

通過水幕來觀察我們兩個,這些NPC也不是第一次了,正確來說,每一關,都讓他們十分關注,但熱情都沒有現在這麼高漲。因為這是關系到最後成敗的關卡了。

這群無聊到快數自己頭發的高級NPC也全都各自下了重注,就是賭這兩人會不會成功闖過最後一關,完成這個傳言變態到爆的任務。

其實這個連環任務關卡真的很變態,連他們這些在旁邊光是看著的人都暗自揣測:如果換他們自己上去,只擁有像這兩人現有的這點本事的話,能不能過的像他們那麼輕松呢?

答案卻是未解。

所以對于最後的一搏,大家的情緒分外的高漲,無論是支持這兩人的、還是不看好他們的,都顯得特別焦躁。

************************

比原定的時間居然晚了1個小時,豬仔羞愧中……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是不是得罪了誰了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五章 濃青色龍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