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吞噬的黑芒   
  
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吞噬的黑芒

我不是出力最多的人嗎,為什麼現在我卻好像是最不討好的人似的?

我淚奔……

但此刻青龍卻連讓我落淚哀怨一番的時間和空閑都不願給我。

青龍所噴出的龍炎不間斷的,不停的敲擊著自然牆的防護屏障,且侵灼的幅度越來越大,拉鋸戰的天平已經向一邊傾斜了。望著雖然緩慢,但的確是向我們慢慢靠近的濃青色龍炎,我支撐的痛苦萬分。

足足堅持了有十多分鍾,我除了佩服青龍可以張著大嘴而不合上長達十分鍾之久外,也頭痛無比。我之前的兩道防護罩早就已經破裂了,岩之壁和突刺根本就沒支撐多久,自然牆雖然很欣慰的“頑固”了一把,可是還是抵擋不住對方的“積極進取”。

現在我只靠著三層厚厚的冰牆,堅守著。

這時,隨著“嘩啦”的短促一聲破裂聲後,最外面那層冰牆已經徹底碎裂,然後被龍炎于半空中蒸發,連落地的機會都沒有。

隨著最外一層冰牆一起破裂的,還有我的信心,已經十多分鍾了,可是龍炎完全沒有削弱的跡象,如果青龍的龍炎可以如此無盡無止的施放的話,我索性甩手不干好了,什麼都不用做,等死就可以了。

就在我已經分心考慮是不是真的該認輸的時候,第二層冰牆也“壽終正寢”的和我saybyebye了。

原本我應該隨著第二層冰牆的離去而選擇和毒毒商量是否放棄,可是敲擊在第三層冰牆,也是最靠近我們的最後一層冰牆上的龍炎,讓我感覺似乎沒有先前那麼有力了,好像開始有些減弱的跡象。

莫非,青龍經過長達十分鍾的龍炎噴射,也疲了?有了這個認知,我明白,這一擊的苦日子也應該快要到頭了。為此精神一振的我,拼著最後一絲勁,再次布下了兩層自然牆,阻隔在了冰牆之前。

我這最後一刻的拼搏是正確的,後繼無力的青色龍炎再又鬧騰了近兩分鍾後,還是徹底消失了。而使出龍炎有近一刻鍾的青龍,也張著有些僵硬而合不上的下巴,痛苦的“呼哧”、“呼哧”大喘氣。

雖說龍炎並不是特別費力,但長時間的張大嘴巴,卻是連青龍都受不太了的。

好不容易熬到龍炎全部消失,我也立刻直挺挺的倒在了身後毒毒的身上。和青龍還有力氣大喘氣不同,我是覺得連稍微加重呼吸的強度,都能讓我馬上累癱過去。

見我連站著的力氣都沒有,毒毒知道我是真的累慘了。急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毒毒,只能一個勁的給我猛塞藥,可她塞的也太急了點,本就呼吸不是很順暢,她這麼一來,差點沒把我噎死。

“毒……毒毒……夠了……要……死人……了……”最後在一瓶藍藥水的幫助下,我成功順氣。而毒毒似乎也知道她剛才一時心急,卻差點害我去重生點報到,而難得的顯出一咪咪不好意思的局促神情,尷尬的朝我傻笑。

當我倚在毒毒軟嫩嫩的身子上,稍微回複了一些喘氣的力氣,原以為系統怎麼說也會再給我們一些休息緩沖的時間,可沒曾想到……

還未等我休息夠呢,就看見青龍心有不甘的甩著尾巴向後退去,一邊退一邊還咕囔著:“玄武啊,你可一定要爭氣啊,不然我們就要依照那張紙上的內容做了啊。”

而玄武如同以往每次一樣,只是回了青龍一個它兩明白的眼神,並未出聲。

玄武雖未出聲說什麼,但它卻用行動告訴了我們,它想做什麼。邁著沉重的步子,玄武緩慢而堅定的向我們兩人靠近。每走一步,那能讓腳下的小島抖上一抖的悶響,卻仿佛是敲打在我們心口上的大錘,“咚”、“咚”的,讓我們從腦袋到心髒,都被敲打到悶的不行。

“瘋子,你說不會是我所想的那樣吧。”看著虎視眈眈瞪視著我們的玄武,毒毒艱難的開口了。

她雖說的不清不楚,可我卻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居然只給了我們兩、三分鍾的休息時間,就讓玄武出來了嗎?是想玩車輪戰嗎?

“天要亡吾等卓越之才啊!”在我一句慘烈的悲號聲中,毒毒和我的不幸臆想成真。

而此時的毒毒也沒心情去計較我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畢竟太拽文的詞句在她聽來,完全是“沙霧霧”。

在我的一句“天要亡我”的悲號聲中,島嶼周圍的海水像是被無形的大手操縱了一樣,許多水柱以驚人之勢噴湧而上,化成無數沖天的水龍卷,密密麻麻像自天上垂下的珠簾一樣布滿了島嶼四周。

看到這些簡直就像是長在皮膚上的汗毛一樣多的水龍卷,我和毒毒的臉色徹底白了。

一是因為這個景象太駭人了,至于二麼,則是因為我看的很明白,這些水柱可不是單純的魔法。

這些水柱,是玄武天生所具有的操控水之能力而彙聚而成的,是直接取自周圍的海水,並不是通過水元素轉化而成的。這也就代表,這些全都是非魔法攻擊,而是實實在在、徹徹底底的物理攻擊。我的完全魔防的神器項鏈,依舊無用武之地。

正當我們震驚之時,原本只是連接著天空與海面的一條條水柱,忽然像身形靈活的靈蛇一樣,帶著驚人的殺氣與洶湧的水流向還半跪坐在地的我們兩沖來。

剛恢複點氣力的我,也沒辦法施放強大的防禦魔法,我只能施放出許許多多的風之屏障,層層疊疊的疊放著,像貼紙牆一樣,一層一層的布的滿滿的,來阻擋水龍卷的沖擊,再施放出一些大的風刃,切斷不斷沖來的水龍卷,好讓它們的沖擊力能夠減小一點,讓我的風之屏障可以苟延殘喘哪怕多一秒也好。

可接下來的情況就不怎麼樂觀了。

水龍卷漸漸變質,先是在水龍卷中開始夾雜著小小的冰片,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小小的冰片逐漸被小冰塊所取代,沒多久,就變成了龍眼大小的冰雹,冰雹快速變大,變成了有一米多長的冰箭。

最後,徹底變成了真正的冰龍卷。表層上還浮現著細細的如鑽頭一樣的螺旋狀水流,緊緊纏繞在冰柱上。

有了這種沉重加犀利的攻擊方式,我堅持的格外辛苦。尤其是水柱中夾雜著許多冰箭的時候,那些尖銳、鋒利又具有穿透力的冰箭,都快將風之屏障給射的支離破碎了。我補的都沒有它壞的快。

之後那些帶著螺旋水流的冰龍卷更是輕易的將我苦苦支撐著的風之屏障給徹底的摧毀了。而我的風刃也斬不開那些堅韌的冰,反而全部被彈開,粉粉碎的在空中破散,回歸為元素。

無奈的扁著嘴,我只能快速的先用藤蔓組成一個倒扣的碗狀,將我的毒毒先籠罩在內。但繞是我動作再快,還是有一瞬間的空隙,而趁著這個空隙,我們受到的打擊不小。

好在毒毒反應算快,拉著我瞅准空隙東躲西跳,才沒被那些大冰柱壓死。

當藤蔓飛速生長完畢,將冰柱全都暫時擋在外面後,毒毒才心有余悸的拍著胸部,一副真的有被嚇到的樣子。

深知這些藤蔓根本維持不了多久的我,暫時也沒時間管毒毒,我已經利用這些藤蔓稍微阻擋一下的時間,做起了准備。

果然不出所料,這些藤蔓根本支持不了多久的時間,甚至連我預測的一半時間都沒有,才剛過了半分鍾,就被破壞的連原型都看不出了,比風之屏障還狼狽。

但我沒有再供給能量給它們進行修複也是它們壞的如此快速的原因之一,我現在要做的事情,已經沒有辦法、沒有精力去分神關心這些了。

藤蔓組成的防護罩被破,看著直沖而來、氣勢洶洶的冰龍卷、冰箭、冰刃……連毒毒都不自覺的抓緊了我的手臂,緊張的似乎連呼吸都忘了。

這次她沒辦法帶著我跑了,密密麻麻的一片,連個空隙都不給我們留。

現在就算毒毒緊張的把我整個手臂都扯下來,我也沒空去喊痛。

在這麼多只需要0.5秒就能把我們徹底壓成肉泥的大冰塊的威勢中,在我們兩就快被襲上之前,我准備的技能也開始發威了。

只見一小團黑黑的光芒,從我置于胸前相交的指尖上泛出,黑芒以肉眼可見的極快速度變深、變大,瞬間就講我和毒毒籠罩進去,以更快速的速度向外擴散。

可籠罩歸籠罩,黑芒卻並未侵襲我們兩人,只是和我們保持著一厘米的距離,沿著我們身體的曲線貼著而已。

最後黑芒徹底覆蓋了以我為中心,半徑二十五米左右的范圍,那些直沖我們而來的冰塊、冰柱、冰箭、冰刃等等等等,自然是全被籠罩了進去。

原本離我們只有一段小小距離,再過個一秒不到就能徹底秒殺我們兩的威脅,也不見了,我和毒毒安穩的站在黑芒中,什麼都等不到。

看到救命之技成功,我才放心。

沖進了黑幕中的冰龍卷、冰箭、冰刃等,都仿佛從現實中蒸發了一樣,怎麼也找不到了,我們兩沒有受到攻擊,而玄武也對它們失去了控制。

在外面的青龍、玄武自然那看不到我們里面的情況,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可在中心的我,卻能看個清清楚楚。那些冰構成的物體的確就是像被周遭的黑芒腐蝕了一樣,冒著淡淡的白煙,消散在了黑幕中。

同樣能看清這一幕的毒毒拉拉我的袖管,不解:“瘋子,這是怎麼回事啊?”指著這片應該是黑漆漆狠深沉,可現在卻又是透明的黑幕,毒毒想問我這到底是什麼技能。

“我使用的技能唄,還能怎麼回事。這次真是虧大了,為了這個倒黴的任務,我已經虧大本了!”這個黑幕可真的是壓箱底的救命技能啊。

我卻沒正面回答毒毒的疑惑。這個技能真要解釋起來,太麻煩了,而且牽扯了許多其他問題,我怕越解釋毒毒的疑問越多,我索性就啥都不解釋。

見我不願講,毒毒也聰明的不再問了,關于自己的技能,尤其是保命技能,誰願意多說呢。

我則是細心觀察著外面的玄武,直到見著玄武似乎放棄了攻擊,而退後幾步,知道這一次攻擊算是挺過去了,我才慢慢的撤掉了黑芒。

不是不想快點撤掉,而是快不起來。真要一下子讓這些黑幕消失,肯定會造成能量反沖,那時死的就是我了。

黑芒一消失的干乾淨淨,我就累到不行了,只能蹲在地上喘粗氣。

剛剛看似很輕松,其實我就是屏著一口氣在硬撐。這個黑芒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釋放的。它和我之前使用的“卍”字金符一樣,屬于不能多用,消耗巨大,且還要付出一定代價才能勉強使用出的壓箱貨。

本來是想在最後接受兩神獸共同攻擊時才使用的,沒想到這麼早就被玄武給逼出來了。

我正喘的歡呢,青龍開口說了一句話,對現在的我來說,無疑于堪比天籟啊。

“你們現在可以休息十分鍾,十分鍾後,繼續完成最後一步。”可怎麼感覺青龍的聲音里透著一股惋惜呢,好像不能對我們乘勝追擊,有些扼腕。

也許是我的錯覺吧。

聽了青龍的話,我啥都不說了,馬上一屁股坐地上,抓緊時間休息。毒毒也難得賢惠的在我身邊不給我添亂,還一個勁的給我扇風、喂藥、擦汗、噓寒問暖……讓我一度懷疑她是不是轉性了?

“毒毒,你沒事吧?被剛才的攻擊嚇傻了?”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應該沒這麼差吧,可她這忽然的轉變,也讓我想不到別的可能性。

聽了我的話,毒毒剛才還稍顯溫柔的小臉,馬上扳了下來:“你丫的,我對你好你還這麼說我,你犯賤啊。”說完,還順手在我腦袋上敲一毛栗,埋怨我的不會說話。

“喂喂喂,怎麼說我也是功臣耶,你不體諒我、感謝我也就算了,你干嗎還恩將仇報的欺負我?!”揉著沒怎麼痛感的被敲打的地方,我半真半假的哭訴著。

剛剛連續經過兩次生死一線的驚嚇,我們是要找點方法來放松放松,不然繃得太緊,可是很容易崩潰的。而斗嘴是最好的減壓手段。

當然,這獨指我和毒毒之間而已。如果是和娃娃在一起,我會要求抱抱。

十分鍾,如果是閑閑無事可作的話,那就是很漫長的600秒,可越是想趁這點時間做些事情,而非常珍惜的話,你就會發現,十分鍾不過是彈指一揮間的事。

我還沒覺得做了些什麼事呢,青龍和玄武已經雙雙站好了位置,用行動告訴我們,最後的試煉開始了。

果不其然,剛一站定,青龍開口了:“好了,時間到了。我們開始吧。”

未等我兩有什麼回應,青龍和玄武已經動開了。

青龍這次不似先前一樣施放龍炎了,反而是飛到高高的空中,讓我和毒毒就算是抬頭仰望,也只能勉強看清個大概的青色身影。

隨著青龍在空中扭動著長長的身子不停的翻舞,四周的空氣起了微妙、奇怪的波動,空氣仿佛被禁止了一般,有種呼吸困難的壓抑感。

沒有風吹過的周邊,忽然感覺空氣中的水分都在慢慢減少中,開始變得燥熱難當。

“瘋子,為什麼這麼熱。”連穿著清涼的毒毒都明顯的感覺到燥熱的侵襲,更不用說對空間中元素感覺比她更敏銳的我了。

因為外在的變化,讓感覺更浮躁的我們,緊攥著眉頭,等待著未知的攻擊。

與我們的難受感相反的,則是青龍在天空盡情翻騰的模糊身影,周遭,已經開始聚攏了無數受到強烈壓縮的藏青色籃球大小的圓球體。

看到這些在遙遠的地上都能清晰可見的藏青色圓球,我和毒毒臉色刷白的明白,那是被青龍壓縮到極致的風球。看它們那深的幾近深藍的色澤,不難想象,當它爆裂開來後,將有何種懾人且殺傷力強大的威力。

尤其這些看上去就讓人心顫的風球還不止一個兩個的,而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看著越來越多的風球,我和毒毒已經開始在心底為遺書起草了。

和青龍同樣,玄武的身邊也開始有了反應,空氣中的水分急速減少,應該就是它的原因。玄武的身邊,一開始急速聚集了不少的露水,然後露水彙聚成一個個的圓圓的、不停循環滾動的水球,而水球上再迅捷的染上寒霜,冒著森冷的寒煙,最後定格成一個個不停自轉的排球大小的冰球。

而這些冰球的數量之多,都將玄武黑漆漆的身子給遮蔽的看不清楚了,只能透過一絲半隙的空間,才能瞟到點點的黑色。

這真的可以說得上是成片的冰球,更是讓我們兩決定將心中的遺書草稿,徹底定為正式稿件。

越來越干燥的空氣讓我們周圍變得悶熱壓抑,快速失去水分而陣陣刺痛的皮膚也不斷提醒著我們,有大難臨頭的感覺。

青龍抽走了空氣中的風,玄武帶走了空氣中的水,只給我們留下了燥熱與煩悶,和漸漸困難的呼吸。

青龍和玄武在准備,我也同樣在准備,只有毒毒一個人無聊的到處瞎看。

我本來以為之前的黑芒能藏到第三次攻擊的時候來個出其不意,好讓我們較為輕松的化解難關。沒想到計劃趕不上變化,變化反倒讓我措不及防。

這個[迷域]任務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使出了許多需要強大代價又不能輕易使用的技能了。先不論是否都使用成功,這些技能光是使用的條件和限制,就夠我喝一壺的了。

現在看著青龍和玄武的架勢,似乎我不祭出最後的保命符,我和毒毒真的要功虧一簣了。

真窩火!

***********************

大家久等了!!!豬仔“咕嚕”、“咕嚕”滾著來報到了。

上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五章 濃青色龍炎    下篇:第十五卷 迷域關卡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召喚無級魔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