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六卷 終于轉職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還是需要通報   
  
第十六卷 終于轉職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還是需要通報

第一百七十九章還是需要通報

自打系統發出全游戲公告後,被討論的最多的,無疑就是SSS級全體任務,以及觸發了這個任務的玩家--弱水三千。

雖然具體的任務流程、任務目的、任務方式到底是怎麼樣的誰也不清楚,但是在各個系統城鎮上,報名點還是絡繹不絕的排滿了長隊。基本只要是45級以上達到要求的玩家,都來湊這個熱鬧了。

尤其這個任務還可以組隊參加,更是增加了眾多玩家的信心。一個人不行,那三個人一起上總能多一點勝算吧。三個臭皮匠還頂一個諸葛亮呢,何況沒有人會認為,自己不如一個臭皮匠。

就算三個人加起來比不上諸葛亮,那最少也能當個儈子手,直接動手砍翻前路上的阻礙,這也應該做得到。

抱著這種信念,沒有一個人不心存僥幸或自信的認為:自己一定可以。

現在每個人只要繳納20個金幣的報名費,就可以有機會獲得SSS級別的獎勵,沒人會乖乖放棄。

報名成功的玩家,就立刻帶著武器練級、練技能去了。雖然任務該怎麼完成誰都心里沒底,但這種大型群體任務,肯定是要通過層層考驗,那增加自己的實力總是沒錯的。

在整個縹緲如此繁忙的時候,也就是報名開始之後的第五天,晴空城內,出現了一個與周圍忙碌的玩家格格不入、完全不一樣、一派悠閑的身影。這人穿著一件看上去很昂貴的白色狐裘,整個腦袋被狐裘上的帽子遮的嚴嚴實實,加上感覺是低著頭走路,刻意掩蓋容貌的樣子,更是讓人看不清這人的相貌。

此人似乎是在晴空城內找尋著什麼,不時可以看到這人站在岔路路口,停下腳步自言自語一番,左顧右盼之際,彷徨的不知該往哪走。最後像是壯士斷腕般,慎重的選擇其中一條筆直前進。

但也有不走運的情況出現。有些岔路口上,在那聊天、等人或者做其他一些事情的玩家,往往能不時的看到這個行跡可疑的人。這些岔路明明已經路過了好幾次,這人卻還是每每選擇了之前一再走錯過的路再走上一次。就像是對周遭的環境一點熟悉感也沒有一樣,每次都需要良久的抉擇。

久了,許多沒什麼要緊事的玩家也當作是個笑話一樣,站在那些個岔路口,打算看看這個把自己包的嚴實的家伙到底能“路過”幾次。

而被看笑話的那人,依舊苦惱的不停在整個晴空城內徘徊,找不找路。

不用說了,會做出這麼挫的事情,除了我這個沒有自覺的縹緲第一美人之外,整個縹緲也找不出幾個人了。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自己埋頭找路啊,如果能向人問路,或者找個人給我帶路,那自然是最好的。可我現在不敢呐。因為我這張禍國殃民的芙蓉顏,這來晴空的一路上,我已經吃夠苦頭了。只要是見到我的人,無一例外,全都成了一座座造型統一的雕像:兩眼發直,眼神呆滯,口水橫流,失了七魂三魄。每次害得我不得不遮遮掩掩的逃竄。

我可不想在晴空城的大街上繼續制造雕像了,不然被淚姐知道了,還不定扣我一頂“妨礙晴空城正常運轉”的大帽子,好趁機剝削我呢。

我也不是不想叫晴空內的人來接我,可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的通訊器徹底被廢掉了,撥不出去,接不進來。也不知道是從何時起有問題的。在上次被忽然傳送之後,就因為特殊地圖的關系而通訊被禁,之後碰上毒毒,一起闖關,然後又跑到乾林轉職……

那些地方都不能使用通訊器和外界聯絡,所以我也就沒注意過,連踏出乾林的時候也沒去注意。直到今天終于走進晴空城了,看著又變化了好多的晴空城,我才想找人來城門口接我。

這時才發現通訊器的異常。

我也想過下線找娃娃來接,可轉念想想,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很趕時間,靠自己摸索著找去也就可以了。真的給我找到了晴空的話,看他們還有誰下次再敢說我不認識路,是個超級大路癡。

兜兜轉轉了好半天,在我沮喪的以為今天可能很難找到目的地的時候,我總算是在不是很大很大的晴空城內,找到了應該很容易找到的晴空府了。

“嗚嗚……總算是到地方了。”看著熟悉的建築,我算是安心了。這一路上找的我真是心慌,有好幾次都走回了城門口,讓我一通猛汗。現在好不容易看到了晴空府三個大字,沒有激動到流淚那是因為我定力好。

可沒等我滿懷喜悅的抬腳進入晴空府,到先被看門的兩位晴空成員給禮貌的攔下了。

“這位朋友請稍等,請問你是否是晴空幫眾,如果是的話,請您摘下帽子讓我們核實。如果不是,希望您不要亂闖,需要找誰我們可以給您通報。”

淚姐的教育工作做的不錯嘛,守衛都這麼客氣,但是核實?晴空這麼多人,他們記得住所有人的面孔嗎。

“呃……我是來找人的,麻煩兩位大哥幫我通報一聲。”我是晴空的名譽長老,本來可以光明正大、坦坦蕩蕩的進去的。可還是那句話,我這張臉我不敢露啊,露了就出大問題了。無奈啊無奈。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謊稱來找人。

見我沒有硬闖,兩守衛放心之余,也更客氣了一點:“請問您找誰。”

不想表露真實身份,也不能用通訊器通知大家,看著絕對不會放行的守衛大哥,我腦子里飛快的運轉,不出三秒,就有了決定。

“麻煩兩位大哥,請幫我找一下女王的眼淚,就說是一位叫‘小三’的朋友來見她了。”這晴空,別的人不一定會在,但女王的眼淚卻一定會在,所以說是要找她,最起碼不會讓我吃個閉門羹。

既然拜托別人,那嘴巴要甜,多叫一聲“大哥”總沒錯。

聽了我的話,兩名守衛先是驚訝的將我從頭至腳的掃了一邊,但因為我實在是“包”的太好了,除了雪白的狐裘外,就只有一雙同樣顏色的長筒布質鞔鞋露在外面。

這個只能從身高上估計是個男性的人居然如此坦然說是要找晴空負責人之一的女王的眼淚,兩守衛雖然驚疑,但素質很好、且被長久耳提命令要禮貌的對待每一位到訪者。心里雖然還有嘀咕,但卻依舊完美的展現著晴空幫眾應有的禮儀。

兩人對視一眼後,其中一人轉身進了晴空府,留下另一人招待我:“我們已經幫您去通知了,請您在此稍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謝謝這位大哥。”淚姐還真是下功夫啊,連守衛都訓練的這麼好,讓到訪晴空府的人無論是什麼身份,都不會有冷落感。不錯不錯。我還以為我這麼一個來路不明的人,又貿然的要見縹緲第九美人,就算不被當作是登圖浪子一樣打出去,守衛也絕對不會好心的幫我通報。沒想到守衛大哥真的願意幫我進去叫人。看來等下不用去翻牆,或者傻呆呆的坐門口等熟人了。

沒讓我等太久,東瞧西看欣賞著周遭風景的我,和看大門順便防范我的守衛大哥,就看見女王的眼淚帶著將信將疑的神情,略顯焦急的小跑出來。

其實女王的眼來心里的疑問不少,她是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會有人說小三在門口要找他。

會在他們面前自稱是小三的,那就只有從來不敢露真面目的縹緲第一美人弱水三千。可是他明明可以使用易容術大方的進出才是。弱水在晴空里經常使用的那幾張“假臉”,守衛不可能不認識,尤其為了以防萬一,女王的眼淚還特地要晴空中的守衛死死記住那幾張臉,免得發生誤會。可如果是弱水回來,他又為什麼要人通報?如果不是弱水,又有誰會在晴空內自稱小三?如果是有人冒用弱水的名號,那又是為什麼?

一堆的問題讓女王的眼淚迷茫了,所以她才如此心急的親自跑來看看情況,而不是讓人帶來訪者去接待室等候。

“誒?!”心中滿是問號的女王的眼淚看到晴空門口那個將自己整個包在一件白色狐裘中的人影時,已經先信了三分。整個縹緲中,除了弱水三千外,誰還需要把自己裹得這般嚴實。可還是有不解的地方,如果真的是弱水三千,那何不光明正大的走進來呢,晴空的大門他出出進進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小……三??”不能確定,那就索性問問明白。

“嘿嘿,淚姐,我回來了。”說著話的同時,我避開兩名守衛好奇的視線,輕輕的撩起狐裘大帽的一角,讓她看清我現在的樣子。

一瞧清寬大帽簷下的臉,女王的眼淚像是被蛇咬到一樣驚嚇加驚喜的瞠大雙眼。因為出現在她面前的,居然是弱水三千那張真正的絕世容顏,而不是易容過後的平凡姿色。

“小三!!!”同時她也明白了為什麼需要通報的原因了。

雖然不知道我為什麼不使用易容術,但這里也不是問話的好地方。“你這家伙終于知道回來了,你想害我們這里的某人想你想瘋掉啊。”一確定是我,女王的眼淚就沒了什麼顧忌,上來就隔著狐裘開始在我身上專找肉多的地方擰。擰一下責備一句,直疼的我一個勁的求饒。

躲是不敢躲的,如果讓別人看見有人在晴空府的大門口和縹緲名人之一的女王的眼淚追趕打鬧,不出十分鍾,網站論壇上就要翻天了。

“嘶、嘶,淚姐手下留情啊,我知道錯了還不行麼。”

“現在討饒晚了。誰讓你回來還這麼裝神弄鬼!給我過來,我今天不好好審問審問你,你還真當這里是客棧,讓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說著,女王的眼淚也不顧自己的淑女風范,也不管守衛驚愕的表情,拽著我漏出來的發絲,用“牽”的將我帶走。

“冤枉呐。又不是我想玩失蹤的……”而我的解釋聲,逐漸消失在晴空府迂回的廊道中。

我汗呐,怎麼這次回來後,感覺淚姐好像是被壓迫久了,終于在我身上找到宣泄口似的。難道晴空里還有人能讓淚姐氣悶到無處發泄?貌似聽娃娃說過,是有那麼一個啊……

扯著我的一撮發絲,七扭八拐一番後,女王的眼淚一邊罵罵咧咧一邊帶我來到了高級干部的休息室。

終于說累了,將我往休息室中的大沙發椅上一按,她自己也往旁邊一坐:“你這小家伙,這次出去這麼久,都不知道報個平安,任務完成了也不知道早點回來。拖這麼久,想害沉默老大得相思病啊。看等下他怎麼教訓你。”

早在來到休息室的路上,女王的眼淚就在念叨我的間隙通知了所有能趕來的高級干部到休息室集合了。不過有點惡作劇的是,淚姐雖然聯系了許多人讓他們快些趕回來,但卻沒有告訴任何一人,叫這麼急的原因是因為大家等了許久的弱水回來了。

淚姐變壞了呢。

“還有啊,前幾天的系統公告到底算是怎麼一回事,你這次可要好好的坦白交代。對了,為什麼你的通訊器都聯系不上你?害得大家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都找不到人,只能等著。你的轉職又怎麼樣?聽毒刺說你在上次的大任務中得到了不小的好處,都有些什麼?你干嗎不用易容術,還要偷偷摸摸跟做賊似的……”

趁著還沒有人到,女王的眼淚一口氣問了N多的問題,讓我連聽都沒聽清楚她到底問了些什麼,更不要講回答她了。

在淚姐連珠炮一般的提問時,我很放松的舒了一口氣,除下了帽子。這帽子帶的,都把我憋壞了。一連帶了好些天,感覺連吸進口的空氣都是那麼沉悶。

“淚姐,你先歇歇行不?我保證我一定會如實相告,可你也得等大家都到齊不是,不然我同一些事情要講上好幾遍,我也會累的。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為了能平安走到這里,可是經曆了千辛萬苦啊。”

摘下帽子,我才有心情回應她如繁星般多的問題。

“千辛萬苦?哈哈……你不要告訴我你是一個人在晴空城里轉悠的哦。不用想了,你一定又迷路了。哈哈……”知道我最大罩門的女王的眼淚笑的真的飚眼淚了。她完全能想象我自己一個人靠著自己並不能相信的感覺在偌大的晴空城中摸索找路,又一再走回頭路的情景了。

我窘困。

唉,我的路癡程度啊,一輩子都沒有辦法改善了,被笑也不是一次兩次,淚姐還算笑的含蓄的,如果換成狂天那群家伙,他們那笑的不留情面的行為,真的能逼得我直接挖個坑把我自己埋進去一了百了。

不知道為什麼,似乎我這次的迷路,點中了淚姐的哪個笑點,她這一笑,就停不下來了,半躺在沙發上,笑的滾來滾去、笑的猛拍沙發背、笑的直呼肚子痛、笑的像哮喘病發作、笑的喉嚨發痛……

無奈加郁悶的我只能撐著下顎、嘟著嘴自己跟自己生氣,看著身邊一向定型為憂郁美女的女王的眼淚笑的如此失態。

沒讓淚姐笑太久,也沒讓我生悶氣太久,女王的眼淚之前叫來的人相繼趕到。娃娃、一劍回眸、見錢眼開、一騎當千、逝不還、燈火闌珊、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很哀怨、風生水起、憂傷的魅力、悠閑假日、隨風而逝的雨、雪後雨……

每個人一看見沒有使用易容術,反而坦誠著一張讓人目眩容顏的我,第一反應就是死命地揉揉眼睛,然後在自己身上的某處狠掐一下,直到身上的疼痛感告訴他們不是做夢後,才痛並驚訝的尖叫出聲,沖到我面前表示驚喜。

“哇!小瘋子,你終于舍得回來啦。嗚嗚,這張臉啊,我真的好懷念呢,你怎麼忽然想開用真面目和我們見面了?”

“小嫂子啊,聽說你在之前的任務拿到不少好處呢,拿出來給大家開開眼界吧。”

“弱水,怎麼樣,[迷域]是不是很刺激?聽毒刺講的那叫驚險啊,我怎麼沒湊一份呢。”

“弱水,你的轉職怎麼樣了,成功了嗎?”

“弱水呐,前幾天的公告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你觸發了SSS級任務?”

“廢話,這個游戲里還有別人叫弱水三千嗎。”

“弱水,你的運氣也太好了吧,剛完成一個任務就觸發另一個任務,你的幸運值是怎麼長的。”

“弱水……”

“弱水……”

短短時間內,我還沒喝上幾口茶解渴呢,就先被一群久違的朋友又是擁、又是拍肩、又是搖晃的,給搞得頭暈腦脹了。期間我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機會說出口。

等我回神,發現原本圍著我的人全都撤離時,才看見我身邊已經只剩下不知何時到來的沉默了。看他一臉臭臭的表情霸道的把我攬在懷里,再瞧瞧周遭的朋友一副受不了猛翻白眼做鬼臉的樣子,不用想也知道,他們會放棄繼續糾纏我而跑那麼遠安分的分別坐好,肯定是因為被沉默趕的。

緊了緊沉默牽著我的另一只手,我好小聲好小聲的說道:“默,我回來了哦。”因為沉默的“淫威”而讓我逃過被大家圍著差點窒息,開心之余的我笑得萬分燦爛的看著身邊的沉默。

可惜我漏算一招,此時的我可不是現實中的模樣,我這一笑,整個休息室徹底安靜下來,連呼吸聲都小到近乎于無。

“怎麼了?”我一臉無辜的看著大家,三秒鍾後我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大家的表情我太熟悉了,這幾天幾乎是天天能見到。

我狂汗,我也沒怎麼呀,就是笑笑而已。

“小瘋子,我勸你以後還是不要笑了,再多笑幾次,我想我們都會因為缺水或失血過多去重生點報到的。那很糗耶。”

小聲的啐了一口娃娃的調侃,我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不是因為娃娃的話,而是因為身邊的沉默。坐在我身邊的沉默並沒有表現出多少的親昵,但霸道的如同宣示所有權般攬著我的手,加之溫柔的目光,引得大家眼含興味的盯著我們兩猛瞅,也讓我有些窘迫。

“你終于回來了。”

很輕的聲音,卻很溫暖。卻讓我更加控制不住臉上盛開的笑容,因為我的心,暖暖的。

***************************

如果沒有意外,明天還有一章,大家好好的等著撒

上篇:第十六卷 終于轉職了 第一百七十八章 徹底的拋棄    下篇:第十六卷 終于轉職了 第一百八十章 轉職後的情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