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這個白癡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這個白癡

第一百八十二章你這個白癡

那場到最後不知道發展成什麼樣的鬧“聚”,讓整個晴空高層人員,精神萎靡的過了三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某些人喝多了導致頭痛欲裂,三天里每天都可以看見聚會中的某人臉色慘白的抱著腦袋飄飄悠悠的晃過。

這三天我也沒有白過,雖然之前的接龍游戲讓我小小的損失了一筆金幣,但我不在意,因為最後的贏家是欠債還錢,所以我輸得開心。算是小小的奉承他一下好了,我當初瞞著他沒講我的身份那事,貌似欠債還錢心里還有疙瘩在,這次我小小的貢獻出一筆,也算是安撫他一下吧。

再說了,沉默都答應我,這次接龍我的損失全是他來承擔,我更是樂得無所謂。

輸的最慘的人?還用講嘛,除了眼里只有美人的如墨黑夜濃還能有誰。和隊長做對手,還被我和天經地義趁機踢上三人小組臨時組長的位子,他都可以心不在焉的為了看休息室內的美女而魂不著體,不輸死他才怪。就算是狂天的情報專家又怎麼樣。

在這三天里,我是拼命運用能用的上的資源,搜集著所有關于“最後的榮耀”這個任務的所有資料,順便也有空研究研究自己現在的職業問題。

可費了老力,也沒能研究出來,我這個所謂的“考官”到底算是什麼意思。

縹緲內只要是45級以上的玩家都可以參與的大任務,難不成還讓我去考驗那些參與任務的玩家啊。想想都不可能。

先不說我怎麼對付幾十、幾百萬的玩家,就算我的真的是考官,那我和玩家們比什麼?看誰漂亮???那不用比了,大家都可以各回各家、各找各媽,洗洗睡去吧。縹緲里面還能有比我漂亮的,我美人榜第一的位子早讓賢了。

可若真的是說比打架功夫,我一個人也打不多百萬群眾吧。

就在我掛著滿頭問號毫無頭緒的情況下,系統組織的“最後的榮耀”任務報名日期截止了。

可截至是截至了,但關于任務的後文,系統卻遲遲沒有消息,而所有玩家都伸著脖子,天天翻看任務提示百八十趟的,就怕漏過了系統提示。

而好巧不巧的,就在報名截至這天,因為私事而不在晴空的愛吃桃子的貓急匆匆的從外面趕了回來,直沖我的所在地而來。

我正雙腳曲著,窩在大大的太師椅上,一下看看關于“最後的榮耀”的資料,再看看經過大家群策群力幫我分析的我新職業的利弊,看煩了就哼著小曲發發呆。日子雖然過的萎靡了一點,但沉默心疼我前陣子又是[迷域]任務,又是轉職風波,倒是把淚姐想扔給我的工作一並抗下,要我好好的放松放松。

他這貼心的舉止讓我窩心的同時,也引得毒刺萬分嫉妒。

因為她一回來,就立刻被淚姐壓榨到毫無空閑時間,到現在為止,為了補那一個多月的工作量,也累的跟個什麼似的。可反觀我呢,翹著二郎腿發呆,自然讓她好一陣咬牙切齒。

可誰讓我有一個能干又體貼的男朋友呢。

沉默總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事情辦好(其實是因為真的歸我負責的事情,真的不怎麼複雜而已),然後就回來陪我,聊天、下棋、品茗……哪怕就是都不說話靜靜的看風景都是一種享受。

而我兩會有這少有的兩人世界,也是因為晴空內的人最近真是忙到沒有功夫來打擾我們。

最近晴空真的可以算是麻煩不斷。組隊出去練級、打寶、做任務,總有人給晴空拖後腿、搗亂,甚至還有幾次的襲擊事件。每次發生的事情都不能算特別嚴重,但幾次下來,對晴空的名聲造成了蠻嚴重的打擊。最可氣的是到現在都沒查出來到底是誰主使的。

好在這類事情發生的也並不是很頻繁,似乎對方也在顧忌晴空的實力,怕我們被逼急後的猛力反撲會揪出隱藏在黑暗中的他們。想來也應該是支見不得光的勢力。也因為如此,晴空想找出這支不明底細的勢力也難上加難。而我和沉默就從中賺取到了難得的、不受人打擾的二人世界。

就連狐狸它們最近都安分的在寵物空間睡覺而沒吵著鬧著要出來,小麒麟因為沒有白虎它們陪它玩,也懶懶洋洋的在沉默的寵物空間中自我修煉。

這天難得沉默被娃娃叫走說有事要商量,我“乖乖”的也不亂跑。可就是因為我難得的乖巧,讓我被氣勢洶洶趕回晴空的桃子姐,堵在了房間里。

“桃……桃子姐?”被人大力打開的房門,撞擊在牆壁上,發出“嘭”的好大一聲,著實嚇了我一跳。一邊想著莫不成也有強盜敢沖到晴空來撒潑,一邊向大門看去。

可一看清門口撐著膝蓋大喘氣的人是愛吃桃子的貓後,我奇怪了。

說桃子姐是因為知道我回來而興奮的想早點見到我吧,看她因為跑太快而肺疼到都扭曲的臉,怎麼都沒有一點喜悅之情。可若是來尋仇的話,那就更不可能了,我出去這麼久,根本沒有機會得罪她的說,哪來的仇。

所以對于桃子這麼凶悍的氣勢,我一時摸不著頭腦。

“弱……弱水……你……你……你這個……白癡!!!”雖然氣喘籲籲、上氣不接下氣,但是桃子最後罵我的兩個字倒是中氣十足,很有恨鐵不成鋼的味道。

“我怎麼了,你就這麼狠的罵我。”見桃子一見面就開罵,我知道我肯定又在無意間做了什麼事惹這位大小姐不高興了,所以我趕緊的走到門邊,稍顯諂媚的拉著她坐到我先前坐著的太師椅上,又是給她倒水又是幫她順氣,好不狗腿。

桃子也心安理得的接受我的孝敬。

“咕咚咕咚”連灌三杯,桃子才“活”過來了。可是她一有活力,我就慘了。

“啊,痛痛痛痛……桃子姐姐呐,你這是做什麼啊,我的耳朵都快被你揪掉了。”被桃子緊緊揪著我的耳朵,雖然不是很疼,但最起碼也要做做樣子不是,免得讓她沒有成就感,真的逼得她下狠手摧殘我的小耳朵。

我的低姿態讓桃子微微解氣,所以也沒一開口就進行人身攻擊:“哼哼,我的弱水妹妹,你最近挺橫的啊。又是S級任務,又是SSS級任務。怎麼,莫非是打算把整個縹緲的高級任務全給包圓了?”

原本見只有毒刺一個人回來,桃子認為弱水怎麼也要過上好幾天才能回晴空,加上聯絡不上,桃子也就沒急著找我。可未曾想到她自己只是出去做個小任務的功夫,她這個總是出人意料的小妹妹居然就觸發了如此不得了的任務。

聽到弱水三千觸發“最後的榮耀”,桃子就真的差點直接暈倒在任務中。不是高興、不是驚訝、不是恐懼,是被嚇的。

桃子是怎麼也想不通,她那個有時傻呆呆、有時卻又精明的妹子是怎麼一次一次招惹上這些麻煩事的。

因為是游戲里少有的幾個能聊些私密的人,所以桃子和弱水的關系一直挺好的。尤其是在縹緲里,桃子是唯一能給弱水一些關于她職業見地的人,加之弱水的人妖身份也是桃子一手促成的,一來二去加上兩人本就年齡相差不大,成為好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而桃子也真的把弱水當個淘氣的妹妹來看待。

對于弱水的了解,對于縹緲的了解,同時對于這兩者,桃子可以說是整個游戲里了解的最深的人,所以她才比其他任何人更想不通。

一次是意外,兩次是好運,三次是偶然,那四次呢,五次呢,那又算什麼?

全職者加聖獸寵物,兩只神獸寵物,又得到另一只聖獸送給男朋友,可以在乾林進出自如,A級任務是平常任務,S級任務不止一次接到,轉職任務還挑上最困難的那一個……這些也就算了,只能說明她的運氣真的是詭異了那麼一點。

但是這次不一樣,SSS級別的任務,將包括最起碼60%縹緲玩家的大型任務,還是被弱水三千觸發,這次先不論天後那邊會怎麼樣,就算是游戲公司也不會在沉寂下去了。

如果弱水只是單單觸發了“最後的榮耀”也就算了,可惜之前那些游戲經曆,卻擺明了游戲公司不可能不找她了解情況。

所以桃子緊趕慢趕,好不容易結束了任務,就趕緊馬不停地的趕回來了。所以她也錯過了弱水回來時舉辦的聚會,更不了解弱水最近的情況。

一回到晴空,桃子二話沒講就拉住正好要出門的一騎當千問弱水的下落。當兜兜轉轉到最後,才知道弱水正窩在沉默的房間里。之後沒有多余的話,可以說是用飚的跑來興師問罪了。

尤其是在桃子一進門時,看見弱水正亂沒形象的斜坐在椅子上拿著幾張紙發呆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想我為你擔心到要死,你倒好,在這里混吃等死。是不是嫌日子過太好了?沒關系,跟姐姐我講,我一定好好讓你過的‘精彩’無比。”

越想越氣,桃子下手也越狠,揪的我真的要叫疼了:“嘶嘶……桃子姐,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咱們兩姐妹還有什麼事是不能用嘴巴溝通的呢。所以你就手下留情吧,我疼呐。”

“哼。”見我疼的都飆淚了,桃子才冷哼一聲悻悻的撤回了手,又灌了一大口水,為自己壓氣。

我委屈的揉著被扭的紅彤彤的耳朵,淒淒慘慘的開口解釋:“桃子姐,你說的那些事,又不能怪我。我才沒那麼無聊,自己沒事找事的去招惹那些讓人頭痛的任務,我也很無辜的呐。”

當下,我馬上把自己轉職前後的事詳詳細細的解釋給桃子聽,好讓她為我拿拿主意。若論到游戲本身上的事,除了桃子我還真沒其他人好求教。

“等等,你說你現在已經是平衡使了?!”話到一半,桃子驚訝的打斷。在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後,更是滿臉不解。低頭琢磨了好半晌,沉靜的讓我心慌慌後,才揮揮手讓我繼續說下去。

我只能懷著忐忑的心情繼續講。可在我提到白狐錦和百變狐扇的鑒定變異,易容術的消失,“最後的榮耀”的觸發時,我可以明顯看到桃子眉頭越皺越緊,臉色越來越難看,氣氛也逐漸凝重。

聽完我的敘述,桃子未語先歎:“唉,弱水啊,你這次的問題大了。”

“誒?什麼意思?桃子姐,你可別嚇我啊。”別人這麼說我可以不當一回事,但若是桃子姐這麼講,就肯定有她的理由。

見我忐忑憂心,桃子無可奈何的表示:“你靜下來聽我講,先不要緊張。”把我摁在對面的一張椅子上,桃子示意我無需太擔憂。“因為你接二連三的觸發縹緲內的大任務,雖然已經經由天後證明,你的游戲資料一切正常,並沒有利用BUG的可能與事實,但游戲公司還是坐不住了,所以聯系我,讓我轉達一下,說是可能最近要找時間與你談一下。”

談一下是好聽的,其實按照原本的意思,是直接打算逼問的。如果不是桃子的爺爺,[騰勝]公司的創始人--陶乾--也為弱水打下了保票,公司根本不可能使用這麼柔和的手段。

商議到最後的結果,就是因為桃子認識弱水三千,所以陶乾決定讓桃子以公司或私人的名義都可以,邀請弱水三千好好的和公司派遣的人員談一次。

無論弱水三千是否真的是運氣好還是如何,這事雙方還是要面談一次比較好。

畢竟,就算是[騰勝]集團的大小姐,哪怕是參與了[縹緲世界]的研發,桃子就算是再相信主角,有些事還是要弱水三千親自去說開了比較好。[騰勝]內還有不少董事,最起碼要給他們一個書面交代吧。

“談一談?談什麼?游戲公司懷疑我利用BUG從中賺取好處?拜托,這種事去天後那里查一下就可以證明我的無辜吧,為什麼還要特別找我談一下。”

“因為你的‘好運’實在太過頻繁了。放心吧,天後那里其實已經證明你的游戲數據沒有異常了,這次也只是一個過場、一個形式而已。大家隨便找個地方,吃吃喝喝,簡單的回答幾個問題就可以了。”

我看著眼底寫著懇求意思的桃子,無聲歎氣。這游戲公司是見不得玩家好嗎,不然為什麼如此橫加干涉玩家在游戲中的事情。不過轉念一想,似乎我的際遇也的確是奇怪了一點。畢竟誰能像我一樣,見神獸、聖獸就跟吃糖豆一樣的簡單,接高級任務還全都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硬著頭皮接下的。

而且桃子姐也只是游戲公司下面的一個小小雇員(我還信桃子姐當初臨時編出來的借口,全然沒想到,哪家公司會請一個整天只知道玩游戲的員工來工作啊),我也不想讓桃子姐太為難,畢竟人家還指著這份工作過日子呢。

最後,我還是不怎麼甘心的決定和游戲公司的人見上一面:“……見就見吧,談就談吧。可我最近學校沒假期,我根本沒辦法去游戲公司做什麼澄清。”

聽到我答應,桃子算是安心了。她其實就是怕我耿脾氣一發,那就難收場了。所以才在一開始,桃子就怒氣騰騰的對我,好讓我無形中先理虧一下,讓她好為之後的邀請做鋪墊。

“沒關系,只要你願意就可以了。你現實里沒空的話,那就在游戲里見面吧,在游戲里做出說明也是可以的,還能由天後負責見證,更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只要弱水點頭那就什麼問題都沒了。反正之後公司里的事,有她和爺爺負責處理,不會讓弱水受丁點委屈就是。

但這話也不能直接和弱水明講,一切也只能偷偷摸摸的做。

“反正你放心吧,就算游戲公司真的對你的事有疑問,但是只要天後這里沒有你作弊的記錄,那對你的游戲是不會有什麼影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桃子盡力的幫我寬心。

“哦,對了。還有啊,你不要跟別人講說是公司要找你出來談的這件事。你知道的,如果被所有玩家知道游戲公司的這番舉動,輿論總是不怎麼……你懂的吧。”

“放心啦,這我還是知道的。而且就算被傳出去,大家攻擊的目標搞不好還是我類。畢竟這麼多從表面看上去都是好事的事情都被我一個人碰上,沒有眼紅、嫉妒的那才不可能。”桃子在憂心什麼我自然清楚,無論怎樣,游戲公司的形象是必須正面的。

不然當玩家都認為游戲公司會為了游戲內的非作弊行為而對玩家在游戲里的行為、經曆做出相應的干涉,那肯定會造成大量玩家抗議、不滿。

雖說現階段不太可能造成大量玩家流失--因為市面上根本找不到一款可以和縹緲相抗衡的游戲,如果不玩縹緲,那大家就找不到其他可以覺得有意思的游戲了--但輿論倒向與公司形象還是要顧忌的。

“你能明白就好。我就怕你倔脾氣上來,那我可就頭痛了。”

“安啦安啦,我還不會讓你難做的,不然桃子姐你真的凶悍起來,我可是擋不住的呐。”

“去,就知道貧嘴。”

在我故作輕松中,桃子才算是露出到現在為止,最自然、放松的一個笑容。

“桃子姐姐啊,既然我這麼配合你,你可不可以也配合偶一下下哦?”

“你先離我遠一點,不要靠這麼近,我怕你家沉默忽然進來見我們兩姿勢曖昧而吃醋。”先將我那張漂亮臉蛋推的遠遠的,桃子才算作罷。“先跟你講清楚哦,我們熟歸熟,可絕對不幫你殺人放火、作奸犯科。還有,不要這麼看著我,你眨眼睛裝可愛也沒用,別忘了你這張臉是誰給你整的,說實話,對你這張臉我當初在大學里都看到厭了,所以美男計對我不管用。有話就講,少裝純。”可見擔憂的事已經解決了,桃子的心情好了不少,好有閑心開我玩笑。

“呃……桃子姐,你說話真直接。能不能婉轉一點呢?”

“不能。”

“……”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人一腳踢出去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只是去看看而已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