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游戲體育 縹緲世界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只是去看看而已   
  
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只是去看看而已

第一百八十三章只是去看看而已

“桃子姐啊,我真的是問你正事。”

“問正事就問正事,你沒事拋什麼媚眼,還拋的特失敗。”

“……靠。整個縹緲等著我拋媚眼的人多如過江之鯽,你現在居然還嫌棄,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

“你這番話要我轉述給沉默嗎?”

“……嗚嗚嗚嗚,桃子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真的大錯特錯了,求你別到沉默那里嚼舌頭根子。你也知道,默他什麼都好,就是醋勁大了點。你真這麼去講一下,他嘮叨起來又要沒完沒了了,你不會這麼害我吧。好歹怎麼說我剛才也為了你委曲求全的要去見那些個公司派來的人,你不能恩將仇報啊。”

為了阻斷一切沉默有可能啰嗦的征兆,我除了低姿態的哀求外,也只能認了。

‘咩咩的,下次不要讓我抓住桃子你的把柄,不然玩死你。’表面還苦苦哀求,可我心底卻下定了決心,下次找到桃子的把柄,一定也不輕易放過她,讓她也求求偶。嘎嘎嘎嘎……

小小的在心底惡劣的幻想,但表面功夫也要做足才是。

“桃子姐,你就算放妹妹我一馬吧。”

“嗯,算你乖,饒了你了。”拍拍我的頭頂,桃子一副大人教育小孩的捉狹樣。

看桃子那副大人施恩的樣,我差點吐血。

“好啦,不玩了,說吧,你到底要找我說什麼。”知道再玩下去,肯定要逼得我暴走,所以桃子也把話題帶回正經事上。

說到正事,我也沒閑心胡鬧,趕忙拉出系統消息欄:“桃子,關于游戲方面的事你比我們都了解的多點,你幫我看看,這個到底是什麼意思。”

[“系統提示:玩家弱水三千因開啟SSS級群體任務--最後的榮耀,榮受[天後]的眷顧,被選為[最後的榮耀]任務的考官之一。確切任務請查看任務說明。祝玩家游戲愉快!”]

這段話是當初我觸發“最後的榮耀”時被系統告知的,可是我琢磨了許久,都還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在我開啟了“最後的榮耀”後,我不是以任務挑戰者、參與者的身份和任務有關聯,而是以任務考官的身份出現在任務中,這就很耐人尋味了。並且這個所謂的考官,到底是要考什麼的,怎麼考,我都是一頭霧水。

難道真的和我沒事時瞎想的一樣,讓玩家和我比漂不漂亮、美不美、帥不帥啊。那我可以肯定,所謂的SSS級任務在我這里就可以徹底以玩家挑戰失敗而告終了。

可惜,SSS級任務,是絕對不會讓我如此兒戲的隨便玩。

現在我除了找桃子,也沒別的人能給我什麼有用的答案了。可能因為工作的關系(我所認為的隱藏GM),桃子對縹緲中一些較隱蔽的事情了解的都比我們多,所以大多數在任務啊、練技能時碰上什麼問題,大家都會去找桃子向她請教一二。

不怎麼重要的問題桃子都很願意如實的告訴大家,如果牽扯到一些不方便透露的,桃子也都會給對方一個思考方向。就算桃子自己一時也不知道,但隔上一、兩天,也能給一個答案。

所以在私底下,大家也偷偷叫她“縹緲通”。現在我遇上難題了,不找縹緲通我又能找誰。

可惜縹緲通也只是縹緲通,而不是縹緲中真正的資料庫--天後。

“這是什麼意思?”看懂了我要給她看的東西,桃子納悶了。考官?SSS級任務的考官?別說弱水或晴空中的其他人了,連她這個有參與縹緲完成的研究主力人員都對此沒有任何印象。

玩家成為任務中的考官不是沒有,但那都是E級左右的小任務中,被任務NPC指定任務執行者去找某位玩家,通過某些事情或完成某些步驟,再回到任務發布NPC處。在這之中,那名被指名的玩家就是臨時“考官”。

但也沒有聽說在這種高級任務中讓玩家擔任重要的“考官”一職的說。尤其是SSS級任務不比尋常任務,玩家要是一個放水……

“誒,你也不明白?”不是吧,連桃子都不明白,那我該怎麼辦?作為“最後的榮耀”這個群體任務的考官的事,我誰都沒告訴,就是等著比誰都了解縹緲的桃子回來,想向她請教。可沒想到連她都給不了我答案。

這次系統也很不厚道,關于“最後的榮耀”這個任務,除了一開始的那寥寥幾句外,其他資料少的可憐。連號稱沒有打探不到的消息的信息來源,這次由小道消息交給女王的眼淚的資料,也只有可憐的兩張紙。還是只有單面的那種。

大家只知道報名截至日期,但任務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又是怎麼參與任務,就沒人知曉了。

“高級任務根本不可能讓玩家擔任考官的,更何況還是超高級任務。”

“可你也看到啦,系統正正經經就是這麼寫的嘛。”

“所以我才奇怪啊。”對于我用手指將那“考官”兩個字反複點來點去,桃子覺得晃眼的一把拍掉。“按規定來說,你身為玩家,就算是任務的觸發者或開啟者,也不可能讓你去做考官才是。”

“可現在的情況就是要我去做考官啊。桃子姐,我知道你比我們有辦法,你幫我去打探打探,這個考官到底是什麼意思,具體又是做什麼的。問問清楚我也好做准備,省的讓我臨時出狀況。”

“傻瓜,你以為SSS級任務是可以隨便問到具體細節的嗎,我還不夠資格。”當縹緲正式運營後,他們這些研發人員,除了那些還負擔著游戲維護與觀察的人外,其他的研究人員已經沒有權力再調閱有關游戲的任何資料了。就算是桃子,身為[騰勝]的大小姐,也只能查閱一下A級及以下任務有關的游戲資料,再上去就只有她的爺爺可以查看了。

而且他們有的權限也只是查看而已,壓根沒有更改資料的權力。

所以[縹緲]才敢號稱是一款完全交給[天後]自主運行的游戲,讓玩家不用擔心有人通過游戲公司的人,從而獲取好處與優勢。

這是外話,暫且不說,還是把話題轉回現下。

聽到連桃子也沒辦法幫忙解決,我為難了:“那我到底改怎麼做啊?”

“等著唄。不管系統到底要怎麼樣,當任務正式開啟,需要用到你的時候,自然會告訴你怎麼做的。”說完,還順手點了點我的鼻頭,將我的苦瓜臉視若無睹。

“這還用你講啊。”那按照桃子姐的意思,現在似乎也只能傻等了。

再稍微講了下各自最近的情況,對于“考官”一事還是什麼結果也沒有,最後桃子唯有隨便安慰我幾句,我也只有無奈的等待任務的正式開始,看系統到底是要我做什麼了。

而隨著報名的正式落幕,無論是各大幫派還是普通玩家,也都在為了這個群體任務,忙碌著。

系統給了十天的時間報名,可是報名結束後,對于任務具體是什麼時候開始,又是以何種方式進行,系統只字未提。如果不是這次收報名費的是縹緲系統,可能所有的玩家都要以為被騙財了。

希望能在任務中獲得好處、或是直接就沖著最後獎勵而去的玩家們,開始抓緊每一分鍾,為不知道何時開始的任務做好充足的准備。

其中動作最大的,無疑就是縹緲系統承認的六大幫派了。晴空、霸濤幫、煙花三月、異幫、信息來源、猛虎幫,這六大幫派,下面的幫眾一動起來,可以說整個縹緲就有過半數以上的玩家動了起來。

加上其他實力稍遜的幫派與一些小幫小派,說是整個縹緲為之而動也不為過。

六大幫派中動靜最大的,奇怪的竟然是因為之前的連番打擊而已經落得六大幫派中墊底的猛虎幫。看來是打算趁這次機會,好好撈上一筆,順便建立一下自己的威勢,好挽回之前的頹勢。而一向囂張、狂妄的霸濤幫,這次反倒是最低調的。

前幾日霸濤幫的人事異動各幫各派都有耳聞,再加上霸濤幫根本沒有想遮掩的公然追殺被驅逐出去的諸葛亮的小弟,所以這也就不是什麼秘密。本來了解內情的人都打算看看霸濤幫在損失了如此一個智囊加高手的情況下,會有什麼漏洞或其他,可沒曾想到少了諸葛亮的小弟的霸濤幫,這時候倒學會了掩其鋒芒。

晴空內的大家也很忙,忙的現在只有沉默偶爾有空陪陪我。不過他大多數時間也是要用來練級練技能,真正能陪我的時間也就只有一半。

好在這兩天學校的事忽然多了起來,我也沒那麼多無聊時間去給大家添亂。為此,淚姐還特意好一番謝天謝地,甚至說要等空閑下來後去廟宇還願,謝謝菩薩保佑,這次沒讓我給她制造額外工作。

聽的我真是氣鼓鼓的卻又沒辦法發作,而其他人則完全笑的彎了腰,連沉默都“含蓄”的勾起了嘴角,不停的咳嗽掩蓋其總是要跑出來的笑意,也盡量不讓我看見他抖動的雙肩。

我真想@#¥%……&*!*&……%¥#@(鑒于有未成年兒童在,咱做消音處理,免得被人家說豬仔帶壞純潔小孩。)

****************************************************

“瘋子,你的衣服都打包好了嗎?”

“大件的都好了,但是小的還沒弄,等我收拾好這里再說。娃娃,你那里弄的怎麼樣了?”

“小瘋子,你快幫我來看看吧,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把這個塞進行李箱。”

“什麼東西啊……我靠,游戲頭盔你另外打個包就是了,你干嗎要塞行李箱里啊,能塞的進去才有鬼呢。拿出來拿出來。快點把別的整理好,時間不多了。”

“瘋子,你浴室里的東西都拿掉了嗎?”

“啊,我忘了,毒毒,你幫我拿一下,我這里騰不開手,謝了啊。”

“知道了,娃娃,我也順便幫你一起拿了吧……天哪,娃娃,你能不能把你的洗面奶這些放在容易拿的地方啊,放這麼高,你平時是怎麼用的?”

“我的洗面奶?啊,那個哦,對不起啦小毒毒,那些是我用了之後感覺不怎麼好的,所以就給順手放那里很久不用的。”

“暈,你早說呢,害我還特意拿下來了。要死,連保質期都過了,你不要了對吧,那我直接扔掉了。”

“好的,謝謝小毒毒。”

“小魚啊,你們那收拾的怎麼樣了?小魚?”

“小魚出去幫我們訂車票了。我們三個都快收拾好了,就等著看票期隨時好走了。就你們三個愛磨蹭。”

“雨兒,你們動作怎麼這麼快啊!?”

“東西少唄。誰跟你們三個似的,大包小包一大堆的,尤其是毒毒你,這麼多東西。”

“你以為我想啊,還不是之前回過一次家里,他們硬塞過來的。不然我也只要兩個包包就可以搞定了。”

“這次時間也太趕了吧,說放假就放假,還要三天內搬出宿舍,一件東西都不讓留。”

“這個宿舍樓要拆了嘛,新的宿舍還要過1個多月才能住人,學校趁此給大家放假還不好。”

“可也不要這麼趕吧。而且這些東西我們怎麼帶回去?”看著自己床上零零碎碎的東西,毒毒一個頭兩個大。

“笨!”剛把不要的東西掃進垃圾桶,我一腳踹上毒毒的小腿。“放彭大帥哥那里不就好了。我們搬宿舍,他不搬啊。”

“對哦!”正埋首與自己的行李戰斗的娃娃聽了我的話,雙眼閃光的抬頭,一副終于得救的表情。

“對啊,我怎麼把他給忘了!都怪瘋子,最近不怎麼往他那里跑,害我一下子都沒想起來。”

“……”聽了毒毒的話,我一個白眼朝天。這都能怪我,太無恥了吧。

得知有地方可以收留自己的“零散物件”後,毒毒和娃娃整理的更是起勁了。而往自己包包里塞的東西少了,說是要暫時寄放在彭鈞偉那里的東西,倒是快要堆成兩座山了。

“娃娃,毒毒,這次放假你們都去哪?”趁著收拾的空擋,我問著她們。

“還沒想好,這次放假通知的急,我還沒跟家里聯系呢。”

“我也是,我是暫時不想回去了,上次回去差點沒被老爸、老哥他們給纏死。雖然有些想雙胞胎,但……還是算了,另外找地方。”

“那小瘋子你有沒有地方?如果沒有的話,還是去我家吧,大哥二哥他兩見你們去,一定會很開心的。”

“也是,好像也沒別的地方好去了。瘋子你覺得呢。”

“我麼……娃娃那里這次就不去了,雖然我也挺想沉默,但游戲里也能見到。我倒是有一個地方想回去看看。”

“哪里?”娃娃和毒毒異口同聲的詢問。

“你家里嗎?”娃娃未等我回答,先是猜測著。“也好啦,依你說的,你也很久沒回去了,也是該回家看看了。”

“切,回家干什麼,我家里煩人的家伙比毒毒家里那些男人還有過之,我回去不是找不自在嘛。”

“那你去哪里?”聽我這麼說,兩人納悶了。連一邊的雨兒和波波也奇怪了。

“我來大學之前待的地方。”

狂天!

對我的過去有著些微了解的毒毒和娃娃聽了我的話,心里第一反應跳出來兩個字。

“你真的要去……那里?”有了答案,毒毒興奮的看著我。

“只是去看看而已。”順便要回自己的工資卡。

可毒毒和娃娃不管我到底是回去干嗎的,只知道,我將要去神秘的狂天,去見那些神秘的狂天隊員:“那我也要一起去!”兩人又是異口同聲,看來今天她們默契很好。

但對于我們如此打啞謎一樣的對話,雨兒和波波聽了半晌也聽不懂講什麼後,也早就聳聳肩不管了。

“誒?!你們也要去?”我倒是真沒想到她們兩也會想去。

看到兩人興奮的上下搖動頻繁的腦袋,我滿頭黑線。這該咋辦?許是看出我的為難,毒毒立刻不懷好意的搭上我的肩,“嘿嘿”陰笑,拳頭不時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而娃娃更是配合的露出可憐兮兮的哀求表情,好像只要我一搖頭,她就能馬上哭給我看一樣。

我殘念。她們兩,一個靠拳頭威脅,一個靠眼淚逼我,這不是要我命麼。

“不是我不帶,可是有規定……”

“瘋子。”“小瘋子……”

“……”看著離自己更近的拳頭和淚汪汪的眼睛,我TMD認了。“好啦,我幫你們問問看,如果可以的話我就帶你們去,不行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隊長、天經地義他們和娃娃也挺熟了,加上我又不是去狂天總部,只是去隊長他們的別墅找他們,應該沒關系吧。

唉,本來還打算給狂天那里的人一個驚喜的,看來這次驚喜是要沒了。

見我點頭,雖然只說是詢問,但她們兩才不管呢,就當是我同意帶上她們了,樂得她兩跳起來抱在一起“哦也”的開心大叫。狂天耶,那種做夢都沒想到會去的地方,現在有機會去看看,哪能不激動。

“瘋子你最好了。”和毒毒慶祝好後的娃娃,還不忘過來諂媚我一下,“吧唧”一口親在我臉上,笑的那叫燦爛。之前那副就快天毀地滅的慘烈表情早就不知道飛到哪里去了。

我苦悶的繼續收拾我的東西,腦子里不停思索,該怎麼跟隊長他講。真要是知道我要帶娃娃她們去,應該是會同意的,但其中的住宿費、食宿費、這費那費……是絕對不會少的。別我工資卡沒拿到,反而還要倒貼進去,那可虧死了。

有了,我直接找天經地義商量去,她和娃娃她們感情比較好,她應該能做主。再說了,天經地義就算提錢我也好對付,和她玩太極我還是能做到的。

就這麼決定了。

*************************************

下章豬仔先打個招呼,要晚上一天,下周二更新,大家耐著性子等一下下吧

豬仔身邊沒鍋子,沒鍋蓋,只能找個竹篼子先頂一下,下次買個鋼化盔甲來防身呐~~~~

上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這個白癡    下篇:第十七卷 最後的榮耀 第一百八十四章 都要成呆賬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